为何要上教会?

作者:康来昌     来源:新浪博客 时间:2014-09-13 06:26:02

康来昌.jpg

  信息经文:诗篇26:8-10,「8耶和华啊,我喜爱你所住的殿和你显荣耀的居所。9不要把我的灵魂和罪人一同除掉;不要把我的性命和流人血的一同除掉。10他们的手中有奸恶,右手满有贿赂。」大卫说:「我喜爱祢所住的殿和祢显荣耀的居所。」圣殿或教会有什么好?为什么喜爱?为什么要去?

  不轻看物质的殿

  一般人相当看重圣殿或教会的建筑物。尤其欧洲这些大教堂,真是富丽堂皇,叫人肃然起敬。但在圣经里,好像上帝并不是那么看重圣殿物质的建筑;像希律所建的殿,以色列人和神好像都不是很看重。

  不过,也不是完全不看重。在什么都没有的旷野,上帝还是看重一个百姓能聚集的地方,也需要有一个会幕;而且在出埃及记里看到会幕是用可能找到的最好材料来建造。所罗门在建殿时也用了很好的材料,因此,不能说神不看重这些物质的东西。

  所以,我们不轻看这物质的圣殿(教会),虽然知道比起属灵的殿,它差太远。神看重属灵的殿,但就算属灵的殿,我们也不能够认为它单单就是属灵,而好像跟物质没有一点关系。

  因为在约翰福音,耶稣对抗犹太人时说:「你们拆毁这殿,我三日内要再建立起来。」(约2:19)那里说:「但耶稣这话,是以祂的身体为殿。」(约2:21)保罗对哥林多教会也说:「岂不知你们的身子,就是圣灵的殿吗?这圣灵是从神而来,住在你们里头的;并且你们不是自己的人,因为你们是重价买来的。所以,要在你们的身子上荣耀神。」(约6:19-20)他不是说你们的「心」是圣灵的殿,是说「身体」,包括脚指甲、头发,这些可以剪掉的东西。因此,因着上帝的创造,我们对上帝的殿有一个物质上肯定的地方。

  传统学者讲我们中国人很有美感,但起码看现在的中国、台湾,我们的房子、街道,恐怕只有丑感,没有美感,尤其从西方回来的话。为什么我们总喜欢把一个环境弄得灰暗、肮脏、不整齐?在教会里(或华人机构)如果稍稍注意一下美丽的话,就好像是体贴肉体,所以不太能够把教会弄得很漂亮。我要说的是:其实不必轻看这些,包括姊妹注意打扮,不必轻看。圣经叫我们不要看重这些,甚至有攻击这些字眼的时候,是因为我们用这些取代了上帝。那就跟用学问取代了上帝一样,非常不好。

  教会有神的同在

  物质的圣殿、物质的身体,都不是坏事,甚至是很好的东西。这里我们都看到,神并不全然否定物质方面的价值,包括一个物质的殿。不管旧约、新约都看到,神愿意住在人心里,所以,「你要保守你心,胜过保守一切,因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发出。」(箴言4:27)但神在旧约里,也弃绝了祂物质的殿。因此,圣殿的重要是要有神。有神在的地方,就是一个好的地方;神不在的地方,就没有荣耀可言。

  但这样,问题又来了:哪个地方没有神?从正统神学来讲,妈祖庙里一样有神,有真正的上帝。比妈祖庙更多神明偶像的地方就是巴比伦,但那地方有上帝完全的同在,如果有一个敬畏上帝的人在那里的时候。就算没有一个敬畏上帝的人在那里,你能不能看到上帝的荣耀、属性在那里?我想应该可以,包括有人用他的聪明智慧、金钱、奉献的心志,建了一个亵渎上帝、荣耀假神的地方,给人敬拜,而神居然没有灭掉这些人,那我们不是就在这里看到上帝的慈爱和荣美?也包括他们用上帝赐的智慧在做亵渎上帝的工作时,上帝的宽容居然是大到一个地步,不马上收回这人的智慧,这都有上帝的荣耀。

  我要讲的是:如果要到物质的圣殿里来敬拜上帝,是因为这里有上帝,我喜爱这个地方的话;那么,哪里都有上帝的存在,我在卧室里也可以敬拜上帝。

  所以,喜爱到教会(或圣殿)第一个理由,因为有神、有神的荣耀,所以我们喜爱圣殿、教会这一个物质的地方。而同时也有个问题是,遍地都有神、神的荣耀,为什么要到一个物质的教会去?这问题对属灵的基督徒是很严重的。尤其属灵的基督徒很容易看到那里面的罪恶,对教会里面的人事有一大堆看不顺眼的地方:「牧师犯淫乱、会友相咬相吞,我为什么还要到教会来?」

        教会是祷告的殿

  喜爱到教会(或圣殿)第二个理由,从圣经看,那是一个祷告的地方。上帝说:「我的殿必称为万民祷告的殿。」(赛56:7)所罗门在献殿时也说了:「论到不属祢民以色列的外邦人,为祢名从远方而来(他们听人论说祢的大名和大能的手,并伸出来的膀臂),向这殿祷告,求你在天上祢的居所垂听;照着外邦人所祈求的而行,使天下万民都认识祢的名,敬畏祢像祢的民以色列一样,又使他们知道我建造的这殿是称为祢名下的。」(王上8:41-43)「向这殿祷告」,但以理向着耶路撒冷,一日三次,双膝跪在神面前,祷告感谢。包括回教徒面向麦加祷告,恐怕也是从这里来的。然而,我们都会觉得这有一点迷信,因为神无所不在,神又不是住在耶路撒冷,所以我祷告时不必向着耶路撒冷。「向着耶路撒冷」的意思是,虽然相隔千里,但我还是在向这个上帝祷告。当然古人也没有「地球是圆的」的观念,你面对这里就是朝着这里去。

  但圣殿是一个万民祷告的殿,这有什么好?我不是到处都可以祷告,为什么一定要到圣殿里祷告?

  教会有上帝的话

  喜欢圣殿第三个理由,也是大卫之所喜欢圣殿,因为那里面有上帝的话。也是所罗门献殿时的祷告里说到:「将当行的善道指教他们。」(王上8:36)今天一想到圣殿,大概就想到献祭。但在圣经里,圣殿的确主要是献祭,但也是一个教导的地方,虽然没有在圣经里看到太多,但所罗门的确有这样讲,我们就相信圣殿是个教导上帝话语的地方。

  教会是献祭的地方

  喜欢圣殿,前面说的这三个理由:有神的同在、是祷告的地方、有神的话,都可以反驳,因为这三点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得得到。第四个理由,它是一个献祭的地方。这的确是别的地方不可以有。

  在申命记里,神藉着摩西吩咐以色列人不可以到处献祭,献祭要到上帝的殿去。当然我们已经知道,这是不要他们学了迦南人的风俗,也不要以自己心里想的,我要怎么献就怎么献,以至于慢慢跟世俗的宗教溷同,所以献祭一定要到圣殿里去。

  这一点,虽然我们今天有圣灵,也有神的话了,但仍然很重要。不可以随随便便就说:我们开始一个教会吧。从天主教来说,根本不可以在天主教以外有别的教会。聚会所也是这样想,倪柝声就认为开设一个教会比任何事都要谨慎。事实上从他们的观点是要禁止的。除了他们以外,不能有别教会。我也承认尤其在基督教里,好像我们照着自己意思,「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主的名聚会,那里就是一个教会,那里就有主在我们中间。」(参太18:20)从属灵的观点来讲是这样;但就圣经讲,教会也不是这么随便设立的。

  如果我们喜欢去教会,是因为教会有这样一个献祭的功能,是在别的地方(家里、火车站等)不可以有的。但是,这理由又被它本身所否决,因为今天我们不需要献祭了,不须要带者着牛羊来教会。

  献祭的意思通常分为两种:一个就是赎罪祭,一个是感恩祭。赎罪祭,我们更不需要献了,只要向神呼求,耶稣基督的宝血就洗净我们的罪。感恩祭,这更简单了,我们就奉献金钱,寄张支票或电汇到任何一个教会都可以。那为什么要到教会?

  我们是罪人

  前面说的教会存在的每一个理由,似乎都被我们用圣经上的话否决掉:一、到处都有神的存在;二、在哪里都可以祷告;三、到处都有神的话,电视、广播、录音带、CD;四、现在不需要献祭了。那么,为什么我们要来教会?

  在日本有「无教会主义」。从20世纪开始,教会越来越式微。为什么很多人不喜欢来教会?

  教会里的传道人,很头痛的工作,就是请人到教会来;也尽量把教会的意义弄得广一点,不是只有主日崇拜要到教会,甚至还有主日学、团契、小组聚会等等。总之,就是有一群人的聚会。

  然而,也正像前面所说的理由:「瞻仰神的荣美、向神祷告、听神的话」,这都是个人跟上帝的关系,不需要到教会去。甚至,牧师讲得那么差,我们上网或去听一些比较好的解经讲道录音就可以了。祷告更是,到教会祷告比较没有敬虔的心,都是行礼如仪,很无聊;到不如我自己在家里祷告还比较好一点。所以,很多基督徒越来越不要到教会去;甚至,就是到了教会,也是人在心不在。

  「为什么要到教会?」其实就跟「为什么不来教会?」的理由一模一样。不来教会的理由是因为人,来教会的理由也是因为人。

  注意,来教会的理由当然应该是神,来敬拜神。但我已经说了,你在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敬拜神,为什么要来教会?不来教会的理由因为人:不喜欢这牧师的讲道,看了某某牧师、长老、同工、弟兄姊妹就讨厌,所以不来了;或教会里七言八语,让我受伤、跌倒,所以不来了;或我最圣洁,自己在家里面敬拜上帝就好了。

  然而,刚好就是这同样的理由,你要来教会。神是灵,属灵的事是比属物质的事重要,但神没有因此要我们轻看属物质的教会。我们高举神,我们目中无人只有神。但如果你目中真有神的话,每一个人都是耶稣的身体,他们都是你的肢体,你的弟兄姊妹。

  诗篇26:8并没有太发挥我刚才讲的这些,但我们可以思考大卫喜欢上帝的殿、圣民,「论到世上的圣民,他们又美又善,是我最喜悦的。」(诗16:3)今天,我们对真理、神、神的工作、耶稣救恩、耶稣的作为、圣灵的认识真的很少,甚至很多是负面的。我也必须说,我们对教会的认识也很差,包括我们不爱教会的弟兄姊妹。用约翰一书和耶稣的话来讲,这根本就不是爱神。因为,目中没有人,目中也不会有神的。你说:「我真的是爱神,但实在是受不了教会里的某些人(譬如有犯淫乱的牧师等等)。」这我承认。但如果你是耶稣的儿女、信徒,就当记得耶稣和上帝爱这些罪人,甚至为这些罪人而死。然而,更不能忘记,你自己也是罪人。

  因此,我反对日本的那种「无教会主义」。虽然我们有千万个理由不想上教会,或我们两三个亲朋好友、志同道合的人一起来敬拜上帝就好。但就相爱这一点,我认为这不是教会。教会不是亲朋好友、志同道合的人聚在一起;教会是相咬相吞、志不同道不合的罪人聚在一起。当然,我们都有一个志同道合的主耶稣,若连这都没有了,就不是教会,恐怕我们也不必去了。

  要记得,哥林多教会已经离经叛道到有人说:「你们当中有人说复活的事已经过去」,但保罗写哥林多前后书时,还是说写给「在哥林多的教会」;甚至,绝大多数加拉太人已经把「因信称义」、「福音」都丢弃了,但保罗写加拉太书时,还是说写给「加拉太教会」。保罗并不是说写给「一群背道的人」。不要轻看教会,那是上帝、耶稣的新妇,你不可以侮辱人家的仆人、妻子,何况你就是那妻子。

  大卫说:「耶和华啊,我喜爱祢所住的殿和祢显荣耀的居所。」不只那殿,更看重的是:祢在其中;祢的殿也是每一个祢所拣选的儿女。那荣耀不是显在最棒的设计师和建筑物(像欧洲的大教堂),而是显在我们这些罪人身上。

  我承认我也是常常骂教会、对教会冷嘲热讽,包括牧师、传道人和信徒。这都有源源不绝的事实让你看到,但求主让我们禁绝我们的舌头和心思,看到神的心意。

  接着诗篇26:9-10,「不要把我的灵魂和罪人一同除掉;不要把我的性命和流人血的一同除掉。他们的手中有奸恶,右手满有贿赂。」这两节经文也给我们很大的提醒。

  圣经里有些经文(特别在诗篇),乍看之下,好像上、下文不太能衔接(我相信圣灵默示的完整,不过也承认有一些句子好像有这现象)。第8节讲:「我喜爱祢的居所。」第9节怎么在喊救命?好像很难把教会生活跟喊救命连在一起。我们在很危险的地方,譬如海边、飞机上,可能喊过救命,但在教会中怎么会喊救命?教会是给人平安的地方。大卫说喜爱圣殿这个地方,为什么接着说:「不要把我的性命和流人血的一同除掉」?(这「流人血的」显然是害他的人,而且「他们的手中有奸恶,右手满有贿赂」)。但若仔细看看,恐怕是有一点关系。

  整个诗篇26篇,大卫倚靠上帝,但受到很多煎熬。从4-6、9-10节看来,他也常常在奸恶的人当中,甚至奸恶人的会。奸恶人的会就好像神儿女的会一样。恐怕这里也告诉我们一件事情,就是:在教会里面真是有邪恶的人。

  耶稣也讲了,稗子和麦子没有办法分开。但你也不要马上说:「对,我们教会里一大堆稗子」,搞不好你自己就是,而且是所有稗子里最大的一棵。以「麦子和稗子的比喻」来说,虽然在有形的教会里我们不太能分出谁是真基督徒、假基督徒。但也不是在今世完全不能分,当他们结出果实,果子露出来的时候是能分的。但我们还是小心,在耶稣讲的道里,恐怕是宁可失之太宽,不要失之太严。

  在社会上,我想也有这样的现象。你要贸然就把作恶的消除,可能也会有偏离的时候。现在社会和教会里,都是好、坏溷杂,有守法的,也有不守法的人。在以色列的社会里,也是好坏溷在一起。最后谁能够把那坏的除掉?只有上帝。

  这诗是大卫写的。大卫就算是一个君王,也不能把恶人都消灭掉。他没有这能力。事实上,看他生平里很多恶人,对他威胁最大的,就是他儿子,他也很难消除掉;起码在他有能力消除时,他也没办法消除。

  说这些都不是说,我们在社会上、教会里不要尽分辨善恶的责任。但这诗篇里也告诉我们,有的时候我们是没有办法,只有求神施行审判。而神在审判时,求神怜悯,不要把好人、坏人一起除掉。

  你说:「神当然不会做这事。」各位,就灵魂来讲,神不会做这事;就肉身来讲,太会做这事了。好比飞机失事,机上的基督徒没死,死的都是非基督徒吗?没这回事,都一样粉身碎骨。基督徒照样会生病、死亡。这些都是常识,但有时我们有错误的观念,就把常识掩盖,好像基督徒有一种特别的护身符一样。我不觉得是这样,我们有护身符,我们的上帝:我们求神保守我们的灵魂、保守我们的生命(灵魂也可以翻成生命,在旧约不是分得那么清楚。),不要让我们跟恶人一起除掉。

  但从新约或灵魂来讲,我们的肉身可能跟恶人一样毁灭,但我们灵魂会得救,而且神会给我们一个新的肉身。这也不是指将来而已,我们希望在我们活着的时候,神就不要把我们的性命和流人血的恶人一同除掉。不是我们贪生怕死,是希望神的公平,包括在对待我们肉身时,我们也能在今生就多多的看到。我承认在今生的时候,你要凭信心的眼中看到,但我们还是希望更多的看到。

  基督徒上教会,是因为知道教会有世界找不到的真理和真爱。也有些人上教会,不是为了得到这些属灵的好处,而是为了得到世俗的好处:交朋友、学英文、找女朋友、找下线、得选票、得物质的帮助、让上帝为我做工……。也有些人,艰难的时候,就勤上教会,寻求上帝;平顺的时候,就忘记上帝,不来教会。我们都求神怜悯,使我们真认识祂百般的恩赐,且记住:我们上教会,正因为我们是悔改的罪人,我们是基督的身子,不仅「各自作肢体」(林前12:27),也在基督里「互相联络作肢体」(罗12:5)。所以,我们聚在一起领受神的话和神的爱,靠着主的灵,学习用神的爱相爱,彼此服事,也在互相磨擦中,彼此磨得越美善,使我们这基督的身体,教会,更加茁壮、荣耀。

 

  TAG:为何 上教会

【作者简介】 康来昌是中华基督教长老会信友堂牧师,1948年父母来台,1949年出生在台湾,在台北和平基督长老教会过了快乐的童年。毕业于师大附中与文化大学,台北中华福音神学院,美国范德堡(Vanderbilt)大学基督教伦理学博士。1990-1996年在台湾中华福音神学院当任教务主任。从1996年起就在台北信友堂牧会。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试炼乎?试探乎?  上一篇:基督徒特征 打印文章   录入:默想   责任编辑:默想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9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