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睁开的人

作者:史百克     来源:作者原创 时间:2018-03-13 06:37:31

眼睛睁开的人.jpg

  “当时,耶和华使巴兰的眼目明亮,他就看见耶和华的使者站在路上”(民二十二31)

  “比尔的儿子巴兰说;“眼目睁开的人说------眼目睁开而仆倒的人说””(民二十四3-4和合本小字)

  “;到了耶利哥,耶稣同门徒并许多人出耶利哥的时候,有一个讨饭的瞎子,是底买的儿子巴底买,坐在路旁-----;耶稣说:“要我为你作什么?”瞎子说:“拉波尼我要能看见”耶稣说;“你去吧,你的信救了你了。”瞎子立刻看见了,就在路上跟随耶稣”(路十46,51-52)

  “耶稣拉着瞎子的手,领他到村外,就吐唾沫在他眼上,按手在他身上,问他说:“你看见什么了?”他就抬头一看,说“我看见人了;他们好像树木,并且行走。”随后又按手在他眼睛上;他定睛一看就复了原,样样都看得清楚了”(可八23-25)

  “耶稣过去的时候,看见一个人生来是瞎眼的-----对他说:“你往西罗亚池子里去洗。”他去一洗,回头就看见了------他说:“他是个罪人不是,我不知道;有一件事我知道,从前我是瞎眼的,如今能看见了!”(约九1,7,25)

  “求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神,荣耀的父,将那赐人智慧和启示的灵赏给你们,使你们真知道他;并且照明你们心中的眼睛,使你们知道他的恩召有何等指望,他在圣徒中得的基业有何等丰盛的荣耀”(弗一17-18)

  “我劝你向我买火炼的金子,叫你富足;又买白衣穿上,叫你赤身的羞耻不露出来;又买眼药擦你的眼睛,使你能看见”(启三18)

  “------要叫你们的眼睛得开,从黑暗中归向光明,从撒旦权下归向神;又因信我,得蒙赦罪,和一切成圣的人同得基业”(徒二十六18)

  我想巴兰所用的一个短语很适合作为此次默想的主题——“眼目睁开的人”

  我们这个时代的病根

  当我们仔细思想今日整个世界的光境时,发现到在属灵方面普遍的瞎眼;我们对此留下非常深刻的印像,并且觉得沉重。这是这时代的病根。“这世界所遭遇的问题,若不是全部至少也是大部分,都可以归根于“瞎眼””。如果我们这样说,并不会太离谱。大部分的人都是瞎眼的,这是毋庸置疑的。本当是无限光明的日子,不料大众却都瞎眼了。领袖都瞎眼了,瞎眼的领瞎眼的。主的百姓也是一样,多半是瞎眼的。一般说来,今日的基督徒是非常瞎眼的。

  综观[属灵的瞎眼]的问题

  我们刚刚读过的圣经,如果不是全部,至少也涵盖了大部分[属灵瞎眼]的问题。一开头,是那些从来没看见的,他们生来是瞎眼的。

  然后是那些能看见的,但他们不能看见很多,还看得不是很清楚——[人好像树林,并且行走]——但是他们如果在恩典的工作下,可以看得更清楚。

  接着是那些真正、有清楚看见的人;但是,对于这些人面言,那神圣的思想和目的,仍有极广大的范围,需要等待圣灵更完满的工作。[求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神、荣耀的父,将那赐人智慧和启示的灵赏给你们,使你们真知道他;并且照明你们心中的眼睛,使你们知道他的恩召有何等指望,他在圣徒中得的基业有何等丰盛的荣耀。]这些话是对有看见的人说的;但是,对于他们而言,神圣意义的这个浩瀚的范围,仍然需要圣灵的属灵的看见上作更深的工作,才能得着更完满的认识。

  然后又是那些有看见,也跟随的人,但他们却已经失去了曾经拥有的属灵的看见,变成瞎眼的了,只因为多了一个最致命的因素:他们以为自己是看见的,但他们却看不见自己的瞎眼。这就是老底嘉的悲剧。

  再者,还有我们所引述的巴兰和大数的扫罗所代表的那两类的人。巴兰,被告利前因或说[指望得利]弄瞎了眼。我认为这就是新约圣经所说的[随从巴兰的路]的意思;如此关切自己的利益得失,以致对于神伟大的思想和目的是眼瞎的,竟看不见站在路上的主,濒临被杀的边缘,竟然瞎眼而浑然不知。圣经说的很清楚,巴兰并没有看见主,直到主开了他的眼睛,然后他看见了主。[耶和华的使者]:圣经是这样说。那是主的自己,我不怀疑这一点。这时他就看见了。他后来两次说到这件事——[眼目睁开而仆倒的人]。巴兰就是这样一个人,一个这么顾个人的性格、这么顾个人的天性,以致于瞎眼的人,他们是非常容易受[事情]所影响,这就是症结所在,在属灵的事情上,这是多么的瞎眼。如果你我在这问题上有一点踌躇,我们就处于极严重的危险中。这对我有什么影响?我要付什么代价?我能从中获取什么利益,或者会有损失?我们是否片刻容让诸如此类的问题影响我们呢?这时黑暗就很可能会夺走我们的心,而我们就走了巴兰的路。

  接着,我们看到大数的扫罗,他分明是瞎眼的,但他的眼瞎是因为他对宗教的热心,他对神很热心,对传统很热心,对历史的宗教很热心,对宗教世界中成文定型的东西很热心。这是个盲目的热心,连他自己以后都这样说:[从前我自己以为应当多方攻击拿撒勒人耶稣的名](徒二十六9)。[我自己以为]。当他发现原来他所热心,并且努力去作,好计神喜悦并满足他自己的良心的,竟是这样完全而彻底地与神为敌的,竟是这样的偏离真理和正路的,他有了何等惊人的大转变。这是何等的眼瞎啊!他真是我们活生生的警戒:热心并不证明所热心的事是对的,我们就一定在对的路上。我们所热心的,很可能就是一件盲目的事,我们对传统的热心,很可能就是我们的盲点。

  我认为眼睛在保罗的一生中占了很重要的地位。当他属灵的眼睛开启时,他天然的眼睛瞎了,我们可以把这个当隐喻来用。在宗教上过度地使用天然的眼睛,只不过显示我们是多么盲目,而且可能只有当天然的眼睛在宗教方面瞎了的时候,我们才能看见,宗教上的眼睛若不瞎,就无所看见。对很多人来说,他们之所以无法看见,正是因为他们看得太多了,并且是用不对的方式在看。保罗坚决地告诉我们:有时候,我们先得眼瞎,然后才能看见。这一点显然在保罗余生的岁月中留下了一个记号,就如同主的手也曾在雅各身上留下一个记号一样。他到了加拉太,以后他写信给加拉太人;你记得他是这样说的:[那时你们若能行,就是把自己的眼睛剜出来给我,也都情愿:这是我可以给你们作见证的](加四15);这就是说他们注意到他的痛苦,他们留意到他那在往大马色的路上所留下来的记号,所以对他深表同情,倘若能行,连把自己的眼睛剜出来给他都情愿。但这是何等的奇妙,在往大马色的路上所临到他身上的托付,竟然都是关于眼睛的事。保罗眼瞎了,他们拉着他的手进到大马色;但主就在那一刻对他说:[我差你到他们那里去,要叫他们的眼睛得来,从黑暗中归向光明,从撒旦权下归向神](徒二十六18)。

  这一切要对我们说很多话,但已经大约涵盖了[属灵看见]的一般性问题。当然,还有很多的细节,但我这个时候并不准备这么细的讨论;以后我们会说得更仔细。

  属灵的看见永远是个神迹

  我们已经把[属灵的看见]这个问题大略看过,现在我们要特别留意在每一个案例中,有相同的一个特点,就是:属灵的看见永远是一个神迹。这个事实就说出了,神的儿子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整个意义。主耶稣督来到这世界的最根本的理由,可以从神的话中看出;因为人生来是瞎眼的,这一点在神面乃是确定不移的。[我到民上来,乃是光](约十二46);[我是世上的光](约九5):你知道,约翰福音中的这些话,正是主耶稣医治瞎子的时候说的。[我在世上的时候,是世上的光],他医治了那个生来瞎眼的人,以实际的行动证明了这些话。

  所以每一次属灵的看见,都是从天上来的神迹,这也就是说,一个真实在属灵上有看见的人,一定就在他生命的根基上发生过神迹。他整个的属灵生命都源自神迹,一个看见前所未见的神迹。属灵的生命就是从这里发源的,从这里开始了基督徒的生命;从[看见]开始。

  每一个传讲主话的人,都应当有这样的神迹历史,他只能指望这样的神迹,也发生在听他所传讲话语的人身上。这就是为什么他是这样的无助,是如此的笨拙。或许,[愚拙的道理]有这一方面的意思。一个人可以真的有看见,并且也传讲他所看见的,但听的人去函同有看见:所以,他实在是在对瞎子说:[要看见!]然而,他们还是没有看见。他只能完全倚赖神的灵来到,就在那时那地行一个神迹。除非神的灵行了神迹,他所传的全属枉然,不会期望有果效。我不知道,当你来到一个聚会中。低下头祷告,你会祷告什么,我倒是想给你一个建议。很有可能,一个人所传讲的、所教导的,真的是从神迹而来,但你仍然一点没有得着。所以,我建议你总要祈求圣灵,就在这一刻,在你身上重新行一个神迹,叫你能看见。

  但我们要进一步地说,每一点新的看见都是从天上来的工作。这不是一次就作完的工作。我们有可能不断地看见,更完满地看见,看见真理的每一个新鲜片段,但是这一个不是我们力所能及的工作。属灵的生命,并不只有在开始的时候才是一个神迹,而是直到末了都是延续不断的神迹。我们前面所读的圣经就是说出这一点。一个人很可能受了一次触摸,在此之前他是个瞎子,看不见什么,而如今看见了,但他只看见一点点,无论在深度上、广度上,他所见的都很不完全。他所见的总是有些失真。需要再一次从天上来的触摸,好叫他凡事可以看得准确、看得完全。但就算他是这样,这都还不是终极的,这不过是某个度量中的完全而已,在神那里仍然不宜极广大的空间可以看见。但这仍然有待智慧和启示的灵来成就。一路到底,都得是来自于天上。如果不是[来自天上],还有谁能得着呢?因为就是[来自天上],才赋予我们真实的属灵生命一个实际的价值,而一直保有神迹的要素。

  失去属灵看见的影响

  这是末了的话。失去属灵的看见,就是失去属灵生命的超然特点,这就带进老底嘉教会的光景。你如果想真实明白这件事的意义,那就是说,老底嘉所代表的,是一种不冷不热的光景,以致于主说:[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启三15);如果你想真实明白这话的意义,你说:[为什么会这样呢?背后到底有什么因素造成的呢?]这事情的解释,其实很简单:老底嘉已经失去了它超然的特点,它已经堕落到地上了;它已经只是属宗教的了,它已经偏离了原来属天的地位。然后,你看见了老底嘉教会中得胜者的回响,[得胜的,我要赐他在我宝座上与我同坐](启三21)。你已经堕落到地上太深了,你已经失去了你属天的特点了,然而在你们当中的得胜者,天上仍然有你们的地位,这就是显示主是多么反对老底嘉教会的这种光景。失去了属灵的看见,就等于失去了属灵生命的超然特点。当这些都丧尽的时候,不管你是多么的[宗教],主只能说一句话——买眼药:这就是所需的。

  这个时刻的需要

  这就叫我们看见这个时刻的需要。当然,这是每一刻、每一天、每一个时代的需要。但是,我们越来越察觉到这个时代的这个需要,从某一个角度而言,我们甚至可以说:从来没有一个时代,像我们今天所处的时代,这么需要是大得可怕,但除非有人可以满足那个需要,我们实在没有指望。希望全系在此:就在这个黑暗的世界,这个充满困惑、混乱、悲剧、冲突的世界中,有人可以起来说:「我看见了!」惟愿今日就有人可以站在他的地位上,产生影响,而人们也当一回事,这样一个有看见的人,要带给人一个何等的新希望,一个何等的新景象!这就是我们的需要。到底是怎样满足这个需要,是不是以一种公开的、全国性的、或是国际性的方式来满足,我不知道,但一定要有人能说:「我看见了」,站在那个地位上,以一个属灵的方式来满足那个需要。

  你知道,基督教大半都已经变成只是一个传统。真理已经拆解开来,放进一本万用手册——「福音派教义大全」,用篱笆把自己围起来。这些就是福音派的教义,在讲道和教导上,它们已经为福音派基督教设立了界线。没错,它们所呈现出来的,的确有许多不同的形态。它们连同许多趣闻、插图被端出来,很有趣、很吸引人。也有颇具创意及独特的东西,所以这些古老的真理也就不会太过平淡无奇,因为有这些装饰美丽的外衣,人住往就能够了解;也有很多是靠传道人、教师个人的能力和个性。人常这样说:「我喜欢他的风格,我喜欢他的态度,我喜欢他说话的方式!」——的确,大半都靠这些:但是当这些装饰都被除去的时候,没有故事、没有趣闻、没有例证,也没有传道人、教师个人的能力和个性:当这一切都不见的时候,你就只会听到同样老掉牙的事,我们也会有人起来用同样的方式赢得一点人的接纳和印象,甚至比之前的人要严重。我不认为这是过于严苛的挑剔,因为这正是症结所在;也不会有人认为我是在要求你们改变或放弃这些古老的真理。

  但我想试图说明的乃是这个:不是新的真理,也不是改变真理,乃是必须有人,在他陈明真理的时候,听的人能认出他是一个有看见的人:这就是不一样的地方。不是一个又读、又研究、又准备妥当的人,而是一个有看见的人,关于这样的一个人,我们只能用约翰福音第九章中的那个人来说:「神迹的要素。」「他是个罪人不是,我不知道。有一件事我知道,从前我是眼瞎的,如今能看见了」(约九25)。你会知道,一个人是不是有看见,他所说的到底是从何而来、如何而来:这就是我们的需要:某些东西,某些说不清楚的东西,是从神迹而来,而你会说:那个人真的有看见!那个女人真的有看见!就是这一个「看见」的因素,叫一切有了不同。

  哦,是的,这是一件远远大过我们所能领会的这个,一个眼睛得开的人,就得准备好面对阴间。约翰祖国间第九章的那个人,就是这样立刻遇见阴间的反对。他们把他赶出去,就连他的父母也怕付代价,不肯站在他这一边。「他已经成了人,你们问他罢」。是的,他是我们的儿子,但也不要逼我们太过,把我们卷在这事里头;到他那里去,叫他自己澄清,别搅扰我们!他们遇见了红灯,想避开这个问题。看见是要付代价的,可能得付一切的代价,因为看见对于主而言具有极宝贵的价值,可以反对撒旦——这世界的神,弄瞎了不信之人的心眼。这是在除去撒旦的工作。「我差你到他们那里去,要叫他们的眼睛得开,从黑暗中归向兴明,从撒旦权下归向神」(徒二十六18)。撒旦不愿意接受这个,无论在一开始,或是在任何的程度上。看见是一件惊人的事。

  哦,今日是多么需要有人能站在属灵的地位上,说:「我从前是眼瞎的,如今能看见了,这件事是我知道的!」。这真是件伟大的事。有太多的事我不知道,但有一件事我知道,我看见了!这是前所未有的。这要带着冲击的力量,这是注册商标。在神的话语中,生命总是和光连在一起的。一个人若真的有看见,一定会带来生命和高升。但如果一个人给你的是二手的、学来的、研究来的、读来的、作出来的,那肯定不会带给你生命,只会是短暂而虚假地提振你的兴趣,一时的魅力罢了,根本没有真实的生命可以叫人活着。

  所以,一个人应当祈求的,并不是改变真理,或是新真理,而是对真理有属灵的看见。「主还要从他的话语中涌出更多的亮光与真理」,这是真的。如果我能的话,让我在这里尽力驱逐我们长久以来所受的那种束缚。我们并不是在追求一个新启示,我们也没有说、或提议、或暗示你:在神的话之外,还有什么额外的东西,但我们要宣称,神的话实在还有太多的部分,是我们未曾看见的,而我们可以看见。当然,每个人都会同意这个——但其实就是这样——要看见,你愈看见,真实的看见,你就愈觉得整个的被淹没了,因为你知道你是来到一个浩瀚无边的境界,远非你短暂的一生所能经历透的。

  要结尾了,让我重复的说,从开始直到末了,属灵生命的每一个阶段一定要有这个秘诀在其中——「我看见了!」就在我们刚刚信主才重生的时候,「我看见了!」应该是我们生命中很自然的表达,我们应该迸出这样的话来。我们基督徒的生命应该从这里开始。一路上,直到末了,都应该是这样,这是神迹的工作,就是这个神迹的因素,我们才得以保存在这种充满惊奇的气氛中,这个惊奇的因子重复再重复,以致于每一个新的境遇,都叫我们觉得好象从来没有见过似的。

  但或者我可以同时这样说,通常是当所见过的亏蚀暗淡了,接着才是圣灵新的工作。主似乎把这个当成是必要的,所以我们会来到一种情形只能呼求主:除非主指示,除非主启示,除非主作一件新事,我所见过的,现在一点都用不上,一点都救不了我。就是这样,主把我们领进黑暗之地,黑暗的时刻。我们觉得以前看见的,曾经叫我们有活力,叫我们得胜的,都失去了能力。这就是主叫我们一直往前的方法。如果你我在任何一个阶段,可以完全的满意,对于还没有得着的东西,没有感觉一种「绝对的需要」,我们会往前吗?当然不会!为叫我们一直往前,主就得把我们带进那些经历中,叫我们绝对需要重新看见主、认识主,而且一路上都是这样,直到路终。这可以是一连串看见的关键时刻,看见再看见,再看见,当主开我们眼睛的时候,我们能说,好像从来没有过的,「我看见了!」所以这不是我们的研究,我们的学习,我们的书本知识,而是智慧和启示的灵,叫我们真认识他,我们心中的眼睛被照明了,而也就是这样的看见,叫人有遇见权柄的感觉,这就是我们所需的。这就是那要素、那特点,这就是我们今日所需的。不是为看见而看见,而是为着带进这种叫人觉得是权柄的感觉。

  今天,权柄的声音在哪里?说话带着权柄的人在哪里?我们生命的每一部分都极端地渴求权柄的声音。教会觉得困乏,因为缺乏属灵权柄的声音,缺少先知的音符——主如此说!世界也觉得困乏,因为缺少权柄,而权柄只有在那些有看见的人身上。在那生来是瞎眼、后来看见的人身上,在他的见证中带着更多的权柄——从前我是瞎眼的,如今能看见了——比一切的以色列人、比他们一切的传统与学习还多。正是这点叫主耶稣这么有分量。因为「他教训他们,正像有权柄的,不像他们的文十」(太七29)。文士是权威人士。如果有人想要知道律法的解释,他们就去见文士。如果他们想知道权柄的见解是什么,他们就上文土那里。但他说话正像有权柄的人,不像他们的文土。他在哪一点上有权柄?乃是在凡事上,他能说:「我知道!」这不是读来的,也不是听来的,也不是研究来的,不是这些叫我有能力,而是——我知道!我看见了!

  愿主使我们都成为眼睛得开的人。
 

  TAG:眼睛 睁开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基督徒的盐与光  上一篇:凡事越过神的代价 打印文章   录入:华美   责任编辑:华美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 本作者更多文章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8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