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诗词歌赋 > 心灵感悟

顺服的村庄

作者:胖溪羊     来源:原创投稿旷野呼声 时间:2017-07-25 00:23:10

顺服的村庄.jpg

  “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创世纪2)

  (一)主是如此怜悯。他无须戴上任何面具,就可以来到主的怀前。

  他踏着清晨的草地散步,犹如踩着柔韧的水波;他在月光的村路回来,星星抚摸着他的脚踪。

  他与喂养的鸭子、小猫、小羊组成了一个家。天气太冷,他与它们同居一室。他在所住的两间东屋里架起木板栅栏,小鸭子夜里在里面歇息。小猫是不能与它们在一起歇息的,因为小猫很想抓一只鸭崽吃。他就把小猫拴在床头上。小猫很乖,夜里睡觉时就在他的枕边打鼾。深夜,拴在门鼻上的小羊咀嚼着一捆青草......主赐予每个生灵以生存的权利,人们没有理由轻视它们。人的最终结果未必比他的小家伙们幸福呢。你看:它们多么喜乐。一只小虫一池清水一阵草香就让它们惊喜半天。他定期为它们洗澡。水管前特意挖了一个水池让小生灵们洗浴。它们的小脸蛋儿和身上平日里都是干干净净的,他就可以随意与他们亲吻拥抱。

  这是一个一亩大的院子,院子里种满梧桐树。梧桐树上不断飞来他不知道名字的小鸟。那个盛夏的中午,他正在树荫下打盹儿,鸟儿的鸣叫声惊醒了他。他看见水池边有一只黑白相间的鸟儿正冲他啼鸣。水池边懒洋洋卧着的小鸭子对它的到来无动于衷。他的沙发椅就在水池旁,探探身子就能握住那只小鸟。他不敢动了,害怕一动就把它吓飞了。它蹦着小碎步望着他叫。它的黑白两色毛羽分布的极精致,像一帕织好的缎子闪闪发亮。它比麻雀要大,比鸽子还小,圆圆的眼睛里浸润着清水。它的小嘴是浅紫色的,尖尖的凸起着;它的尾翅下滑,站立时合拢,蹦跳时则散开了。主啊,它为什么来到他的身边鸣叫?是饿了么?水池边小鸭子吃剩的面条、粥饭还有,它怎么不吃呢?看来,它不饿,或者,它只吃虫,不食人间烟火?既然不食人间炊饭,为什么又到人间与他对望?它是谁?是主给我的影像吗?他开始友好的与小鸟对话,它叫几声,他就说几句话。他指着半掩的房门说:“到我的屋里去好么?”它未置可否,只是更好奇的望着他,蹦跳着。他试探着弯下身子,用手去抚摸它,它不让,躲闪着,却不飞走。一阵惊喜掠过他的心:说不定,这只小鸟今后就真的在这里安家了呢。他马上就给它起了个名字叫黑小白,它一听呼叫就会飞到他的肩上来。主啊,感恩你赐我这只小鸟,珍贵无比,因为“两个麻雀不是卖一分银子吗?若是你们的父不许,一个也不能掉在地上。”(马太福音10)突然,小鸟扑棱飞到树上,回眸看看他,又看看天,纵身飞投出去,融于蓝天,主在微笑......。

  (二)他请来了蝈蝈、小白鼠、鱼儿到他的院里。小竹笼里的蝈蝈在一棵树枝上垂吊歌唱着。小白鼠则在窗台上焦虑的盘算何时才能挣脱这只小铁笼?大大小小的鱼儿在特意为它们准备的大水缸里嬉戏。夜静时分聆听鱼儿梦中的游弋声很是感人。在梦里,它们终于回到了大海。可他的村庄没有大海哦,只有这一缸从地底而来的清水。鱼儿是属于大海的,但不是每条鱼儿都能皈依大海,犹如他漂泊流浪的命运......那个黄昏,小村的夕阳很红。他搂抱着他的小羊。此时,基督音乐“耶稣受难”从小屋升起。他潸然泪雨,把脸埋在了雪白的羊毛里。主啊,这样的场景在他的村庄里循环出现。他不知道还有没有比这份感动更幸福更美妙的事情了?主啊,他时常被这份感动折磨得恍若隔世。

  主的岁月,是他完全浸入爱的时刻。他每天在顺服、读经、祷告里度过。累了,他就与小家伙们在一起喜乐,或躺在院里的梧桐树荫下睡觉。正是多雨的夏季。脱光了身子淋雨是他最动情的一件事。无论是早上或是深夜,只要雨水的手掌拍响窗棂,他就立刻冲进雨中,犹如绝望时终于得到主的救赎,幸福无比。当雨水从他的头顶泻到脚踝,他的忧郁就会随水流失。那个夏季对他而言如此重要。他终于从红尘飞扬的人世降落到主的心怀。身体虚弱的他竟在淋雨中健壮起来。有时赤身裸体在雨中呆上一、两个小时也不生病,相反,淋雨之后感觉神清气爽。

  主啊,感恩你赐他这个顺服的村庄。小村如诗,而他就是写诗的人。

  (三)主啊,第一次,他看到那轮金黄色的圆月。这轮圆月如此异样,令他在惊叹之中感到不安。一朵朵黑云从金黄色的圆月面前疾闪而过。一股冷风从田野拔地而起,又打在他的身上。主啊,他要到那棵大树下坐一坐。他倚坐在大树身上。冷风拂开枝蔓,槐叶和月光一起落在他的脸上。主的神奇的力量再一次征服了他。这黑云飞渡的金黄色月夜是主为他铺设的殿台吗?他就在殿台上扮演人类的角色?他是在接受审判,还是在沐浴恩泽?天堂里,可有安置他的皈处?匍匐在田野里的冷风终于舒展开了。这是属于它们的时刻。它们一轰而起,踩着草丛树叶和他的发梢流过。无形无影的它们恢复了原貌。刀光剑影中,它们来不及与他说话,就一起涌向东方。东方的天幕已经垂压下来,厚黑的绒幕里,金黄的圆月静静的倚坐在那里。他刚刚沐浴过的身体是那么刚劲。经历了千古风霜万载雨雪,他已经厌倦了这一切。主啊,他开始目不转睛的看着你。希望你能够发现他的存在。你却仍是神情安详望着前方,目光清澈。主啊,你让他沉浸于爱的感觉中吗?在这寂静而动荡的深夜,你一定让他听到了爱人的脚步声。主啊,你终于打开门扉,从天台之上走了下来,此时,主啊,你已全然不顾自己的光辉是怎样让万物迷醉、让人类发狂了。天地为之黯然。他的心被你俘掳。他渴望你的凝望。主啊,他的爱人就曾经这样望着他。让他幸福的哭出声来。

  主啊,黑云已经聚集成浩荡的队伍。它们不再骚扰他,而是列队排往东天,钻进绒幕。金黄色的圆月夺人眼目,情形如同白昼。他甚至看到了墓草上滴着的露珠。一只青蛙落在他的脚面上,一声呱鸣,便又跳到水沟里了,溅起一片虫鸣。刚才,这些虫蛙们也被黑云冷风吓住了,都悄悄藏在里面,不敢作声。金黄色的光辉又让它们展开了嘹亮的歌喉。

  主啊,这样的夜晚,人们都累了都睡了,惟独他还诉说着灵魂的事情。

  一切恢复了平静。他又倚在大树的身上。趴在田野里的豆秧们也睡着了,睡梦里漂染着浅兰色的水汽。他感觉自己荡漾在兰色的草原上。草茎草叶如爱人的手指抚摩着他的头发。主啊,他在你的怀中甜甜入梦……

  一闪电光让他从梦里惊醒。一声雷响让他跳起身来。主啊,整个天空倾斜下来了,雨水泼洒在他的身上。冷风从四面裹卷而来。他想快些回村,可雨水瞬间就竖起一张墙网,他被困在中央。他跑到小径上,水沟里发出泼水的声音,虫蛙乱成一片。他得穿过这条泥径才能走到回村的路上。从这里到他住着的地方还有一里多地,小村地势低洼,最怕雨天。每到大雨倾盆,整个村庄就等于被水泡起来了。惊诧之余,他镇定下来。主啊,沐浴了金黄色的月光,又领受暴风雨的洗礼,是一件多么喜乐的事情,他异常兴奋起来。一片漆黑,他凭着感觉试探着往前走。跨过水沟太难了,平日里还需猛跳几步跨过水沟,今夜却不能了。他决定趟过水沟去。水沟的高坎到了,他用力一蹬上去了,不料,脚下一滑,跌进沟里,小腿一阵刺痛。索性用沟里的水洗涮一下手和脸,稍事调整,选好落脚处,纵身几步他便穿过了水沟。回村之路到了,他发觉自己心在发抖......哦,主啊,他看到了村前闪烁的灯光。深夜里,只有他的小屋闪亮着灯光。主啊,这是你的灯光。你的灯光让小村之夜多了一些温暖,又让夜归人多了一份感动。近了。他听到小鸭子的叫唤声。近了。他发觉自己的钥匙、钱票都已经被雨水湿透了。到了。他打开大铁门,故意让铁锁发出响亮的碰撞声,小鸭子们闻讯而至。小猫被锁在屋里,现在自由了,扑上前来在他的腿脚上撒泼。小羊的草棚漏雨了,连忙把它领回屋中。他抽开炉火,脱去衣服,披上毛巾被,开始清洗自己。果然,右腿给划伤了,有一个血口,还在渗着血渍,用了两个创可贴才把伤口盖住。

  终于,他坐在沙发椅上,饮一杯热水,为主写一首诗——

  今夜,狂风推门进来

  泼我一脸的雨水

  我哆嗦着坐在这里

  就像小村的炊烟

  主抱住我

  我突然委屈的哽咽

  历经了前世的磨难,后世的浩劫

  我终于像一支花朵

  开放在主的嘴唇

  今夜我终于陷入噩梦

  噩梦里的厮杀多么痛快

  主用温暖的爱

  擦去我嘴角滴落的罪行

  今夜,暴风雨燃烧了我的村庄

  主啊,你赐我一轮金黄色的圆月

  让我苦难的声音如此芬芳

  主啊,你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今夜,终于传来顺服而永生的回响.......

    作者简介:胖溪羊。男,六十年代生人。媒体工作三十年,2012年回归主耶稣基督。

  TAG:顺服 村庄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在这严寒的冬天  上一篇:雨水湿透了土地 打印文章   录入:胖溪羊   责任编辑:华美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基督教答题网
  • 本作者更多文章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6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
|
/xlgw/267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