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让他的眼睛重见光明

作者:大漠     来源:旷野呼声作者 时间:2017-08-15 08:04:47

 e1188f8d3cedfa82762309f7579795cd.jpg

  当一个人在面对眼睛失明时,会产生什么样的精神状态?是迷茫萎靡,还是就此颓废与沉沦?其实,这种不幸无论发生在谁的身上,出现这种精神状态都是正常的,也是会被人们理解的。但是,这一切都不属于基督徒。因为,这是基督徒哲人唐弟兄以其切身的经历告诉我们的。在面对右眼几乎失明的过程中,他不仅没有什么颓废和沉沦,而是用主耶稣赐予他的善良和博爱,诠释出一个基督徒生命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彰显出基督的荣耀与光芒。至为奇妙的是,他失明的眼睛被主医治,最终得以重见光明。

  

  2016年8月29日这一天,对哲人唐弟兄来说,注定不是一个平凡的日子。由于平时视力的不断下降,右眼一天比一天模糊,迫使他不得不将脚步迈向了沈阳市盛京医院。

  盛京医院,是沈阳乃至东北的一所现代化的大型医院,其规模和医疗水平及设备,在全国也是赫赫有名的。经过检查,哲人唐弟兄的右眼被确诊为青光眼和白内障,而且是处在危险期,需要立刻住院治疗。于是,他当天就办理了住院手续,经过一系列检查化验后,于9月5日由薛大夫作了第一次晶体移植手术。但是,由于眼压太高,没能将人工晶体植入眼内。这次手术失败了。

  沒有晶体的右眼什么都看不见,眼前只是白花花的一片。虽然手术失败了,但并没有给哲人唐弟兄带来失望,他每天都坚持向神祷告,向他依靠和信仰的神祈求,祈求神的怜悯和医治,他坚信神不会让他的眼睛失明,一定会医治他的。薛大夫告诉他,要等两个月以后才能再次手术。11月30日,他再次住院手术,植入人工晶体,谁知,这一次的手术又没有成功,因为晶体位置偏斜,依然看不见。紧接着,12月5日又作了第三次矫正手术。晶体位置矫正了,但因手术撞伤严重,角瞙岀现了水肿,右眼的视力仅有0.01,并且干扰左眼也昏花不清,不仅不能看书写字,连正常走路都极为困难,眼睛里的路面,高低不平,模糊不清,只有依靠老伴的搀扶和牵手才能岀行。这与双目失明基本没有什么区别了。

  三次手术,三次失败,三次的希望,也伴随了三次的失望。虽然如此,但哲人唐弟兄那颗汹涌澎湃的对主的信心毫不动搖,依然坚固,对主的深情一点也没有减少,反而愈加强烈。他知道,信仰的主一定会医治他。三次手术,9个多月的熬炼,他如同掉进一个没有尽头的深渊,挣扎着,煎熬着,忍耐着。在挣扎与煎熬中,始终有一缕希望之光给他力量,给他毅力,给他安慰。

  人的本性都渴望有求必应,让环境顺应我们的欲望,都希望避开一切的挫折和苦难。但是,爱我们的上帝,恰恰不是一位有求必应的神,祂所要做的,是开启我们心灵的眼睛,认识自己的局限,仰望祂为我们预备的恩典。祂要给予我们的是生命的蜕变,心灵的安息与永恒的归宿。

  在采访哲人唐弟兄时,当他谈到这段日子的感受时,他不免有些激动,整个身躯都在颤抖,他说:“这时期,我的肉体遭遇了极大的痛苦,但是住在我体内的灵却在里面強有力地支撑着我。我向神祷告,住在我里面的灵就安慰我、鼔励我、帮助我。我确切地知道,神一定会医治我,我的眼睛一定会重见光明!”

  凡是基督徒都知道,这个灵就是圣灵。是圣灵的工作在运行,在给他力量,给他信心,给他希望。

  几只麻雀在天上东飞西奔,似乎没有定向,但若没有神的许可,一只也不能落到地上,它停在这里或栖息在那里,都有神的许可。神全能的护理,已经事先指定它们栖息在哪一个树枝,啄食哪一粒谷子,在哪里过夜,在哪里筑巢,以什么为食物,最后死在哪里,一切都是神的预定。是的,作为一个基督徒更是这样,我们早在恒古之前神就拣选了我们,我们的一切经历乃至心思意念都是主所预定的。我们自然会为此感恩,无论主怎样安排我们,无论遭遇什么样的痛苦和磨难,这都是主的意思,都蕴含着主的恩典,我们所要做的就是行出主的样式。这对哲人唐弟兄来说,对这一点更是清清楚楚。

  正是本于这样的信仰根基,他不仅懂得荣神益人的道理,而且身体力行。因为手术的失误,他的儿子坚持要向医院、向给他作手术的薛大夫讨要说法,让医院赔偿。但他坚决没有同意,并说服儿子放弃了这一主张。他牢记神的话:“人有见识就不轻易发怒;宽恕人的过失便是自己的荣耀。”(箴19:11)他不但没有埋怨薛大夫,反而给薛大夫以安慰。在作笫三次手术前,他对薛大夫说:“失败是成功之母,我相信你,大胆地作吧。”

  不但如此,他还将十年前在同学聚会时写的一首《品味人生》的诗用微信传给了薛大夫:

  弹指一挥五十年,

  时间飞逝如闪电。

  人生道路多曲折,

  是非恩怨不计算。

  困难挫折虽是苦,

  回头再者都是甜。

  今日世界多变幻,

  风雨过后是晴天。

  薛大夫感概地將陈毅的一首诗回复给他: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欲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

  哲人唐马上想起×××的两句诗,立即回复道:

  待在山花烂漫时,

  他在丛中笑!

  二人在诗中交流情感,享受快乐,充满鼓励和信任。

  薛大夫总夸哲人唐弟兄心态好,哲人唐弟兄却告诉他自己是一位基督徒,不是自己怎么好,基督徒的好与善良都是来源于主。他还赠送给薛大夫一本《圣经》。并对他说:“今天的医学成就,都是前人付岀了宝贵的代价积累起来的,我的眼睛如果能给你提供一点经验,也是对医学作岀一点奉献。”

  这让薛大夫极为感动,握住哲人唐的手久久不愿松开。此刻,千般滋味,万种思绪,无声胜有声,心灵在一种别样的境界中相遇和拥抱。

  哲人唐弟兄在眼疾手术处于失败的状态下,不但没有沉浸在痛苦和失望之中,而且以其主赐的爱心和饶恕的襟怀,彰显出了一个基督徒应有的品质,荣神益人,也让世人在他身上看见和感受到了基督的荣光。

  

  十九世纪著名的英国牧师钟马田认为,疾病通常使基督徒陷入灵性低潮,很少有人在健康状况不佳的时候,依然保持旺盛的属灵激情。哲人唐弟兄在九个多月的剪熬中,经历了难以想象的痛苦和折磨。虽然哲人唐弟兄坚信自己一定会被主医治,但信心与行为往往在这种时期是互相撞击的,互相背离的,信仰中的灵性生命在外在力量的摧残中,很容易出现盲目和误导,有时甚至会忘记神,自己去寻找岀路。也就是我们常常说的软弱。

  因此,哲人唐弟兄也如一般人一样,有病乱投医,到处打听医治的信息。有朋友建议他去北京、上海医治,有人吿诉他医大四院有白內障专家,也有人告诉他医大一院有角膜专家……如此这般,让他东奔西跑,不知所措,茫然若失。除北京上海外,本地医院他跑了个遍,很多专家都为他诊治过。但丝毫效果也没有。他如同在深渊里翻滚挣扎,任凭怎样的努力都是空忙一场。

  挣扎过后的平静,让他想起很多的往事。

  哲人唐弟兄虽然身材高大,魁悟健壮,但今年已是近80岁的人了,已经迈向了人生的暮年。他是一位文g e前毕业的大学生,曾从事过教育工作,也曾是一位高级工程师,还在官场中叱咤风云过。得势时的前呼后拥,失势时的门庭冷落,被追捧和被落井下石的滋味他都尝过。官场的波诡云谲,人生的潮涨潮落,让他愈加清晰地认清了人的本性,看到了包括自己在内的人的心灵深处的罪性。

  他清晰地记得,第一次接触《圣经》是在一次出国考察的时候。当他来到马来西亚入住宾馆时,居然发现一个令他感到奇怪的事情。每一个宾馆的房间里,都端放着一本厚厚的《圣经》。当时他还没有信主,只是把《圣经》看做一本普通的书籍。独处闲暇时,他也只是出于好奇随便地翻阅一下。这件事随着紧张的考察工作,渐渐地云淡风轻,在他的记忆里很快就消失了。直到1998年受洗归主的那一天,这件事又从他的记忆中跳了出来。他觉得,主拣选人的过程,也是一个奇妙的过程。他从内心里对主的拣选,充满了感激和感恩。

  出于对主的感恩,他始终委身于沈阳东关教会,他不但经常到教会听道,而且每天都在阅读《圣经》。他对圣经有许多奇妙的思考,在他阅读《圣经》的时候,心里总是汹涌着一种激情,澎湃着一种感动,每一句经文都进入了他思考的领域。思维在这个领域里驰骋,让他突然升出一个自己都不敢想象的念头,就是想写一本书,一本以圣经真理为根基和理念的哲学论著。出现这一想法不是凭空的,因为神给了他很多启示,并且他一生都酷爱哲学和科学。他非常欣赏杨振宁先生的一段话:“科学的尽头是哲学。哲学的尽头是宗敎”。到了2013年,这个愿望终于实现,由中国国际文化岀版社出版了他的《论“有”的哲学》一书,并在海外发行。此书提岀了许多新观点,所有的观点都是岀于圣经,既凝结着他对主的感恩之情,更是主给予他的智慧和恩典。也是他在信仰基督的时日里结出的一颗丰硕的果子……

  三

  哥林多前书说:“你们所遇见的试探,无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实的,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受的。在受试探的时候,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叫你们能忍受得住。”(林前10:13)是的,人的尽头就是神的起头。就在哲人唐弟兄快要走向绝望之时,他看到了神奇妙的作为。

  4月26日,他在医大一院准备挂一位角膜专家的号,但连续在两个窗口挂号,结果两次都没能挂上。以前,他去挂同一位专家的号,都很容易,这次却让他感到很是意外。挂号员见他不走,就问他还想挂谁的号。他不知怎么地就顺口说了一句:“随便挂,挂谁都行。”

  就是这么一句“随便挂”的话,让他结识了一位眼外伤专家张洋大夫。这位张洋大夫,耐心地听完他对病情的叙述后,向他详细讲解了一些关于角膜的知识。其实,这正是他当天去医院想要咨询的问题,听后觉得心里很是欣慰和敞亮。于是,他问张洋大夫沈阳哪家医院眼科最好,张洋大夫立刻给他写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陆军总院高主任”。张洋大夫不但对他非常热心,而且说话特别风趣。当他把这个纸条递到哲人唐弟兄手上时,说:“你拿这个条子到病房去找高主任,这个条子就值钱了。”还说:“木匠活儿你不能去找瓦匠。”

  这话进入哲人唐弟兄的心里,就好像开了一扇门,让他欢喜快乐,高兴万分。

  当他第二天在陆军总院的病房中找到高主任时,高主任正在给病人作检查。哲人唐弟兄当即把张洋大夫写的纸条递给了他。高主任接过纸条,亲切地说:“哦,我知道了。张洋大夫已发微信告诉我了。”

  经过高主任仔细诊査之后,告诉哲人唐弟兄说:“你的角膜需要更换内皮细胞,等有人捐献新鲜角膜时,我给你作手术。”

  哲人唐弟兄听后,忙问:“需要多久?”

  高主任说:“不一定,最快也得一个月,中国人捐遗体的少,这要看你的运气了。”

  这位高主任,名叫高明宏,是一位博士生导师,美国亚利桑那大学客座教授,曾在全军和东北地区率先开展美国波士顿人工角膜移植,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角膜专家。哲人唐弟兄对他充满了信任。

  哲人唐弟兄对能够偶遇这个高大夫,心里清楚他一定能够治好自己的眼睛。对此,他不由得从内心深处爆发出对神的感恩。他回家跪在地上祷告说:“神啊,我的心称谢你!我的灵赞美你!是你为我予备了最好的医生。难怪那天挂不上号,是你引领我巧遇张洋大夫,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若不遇见张洋大夫,我哪里能得见高主任。真是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我感谢神!”

  6月13日上午,哲人唐弟兄接到了陆军总院眼科医生打来的电话,叫他马上来住院,准备手术。这一消息,枯木逢春那般,让哲人唐弟兄内心狂喜,仿佛他的眼睛已经复明了似的。当天下午5点,高主任为他作了角膜移植手术,而且非常顺利。术后,当他从一位女大夫那里得知,移植给他的这个新鲜的角膜,是本溪一位年轻大学生捐献的时,心里非常感激这个大学生。当然,他更感激的是神。奇迹终于在一周后出现了,当围裹他眼部的白色纱布被一层层打开的时候,他激动了,心涌狂澜,内心里不住地赞美神,感谢神。他在祷告时说:“神啊,你真是爱我的神,你不仅为我预备了最好的医生,还为我予备了最好的角膜,九个多月的苦难,一朝解除。你的慈爱如此真实,已显明在我的心里,你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使我无可推诿,我要深深地感谢你,在我一切的事上都要专心仰望你、依靠你、一生一世永远跟隨你!”

  哲人唐弟兄的眼睛,终于被神医治而重见光明了!

  在我采访他的时候,手术完成已经两个多月了,哲人唐弟兄的眼睛,看上去清晰明亮,右眼的视力已然恢复。

  司布真牧师在论及疾病时有一句名言:“神给我们任何人在世上最大的祝福是健康,但疾病带来的祝福却比健康还大。”这就是说,无论我们的疾病好与不好,只要我们对主充满信心,主必医治。只是我们只看到了肉体的医治与否,却忽略了主对我们心灵的医治。我们周围的弟兄姊妹,很多人的疾病在肉体上并未得到医治,但其灵性生命的提升却是显而易见的,使我们更加体味到神的恩典,更加地仰望神。

  在基督里的人生,尽管其道路依然崎岖,苦难也不时地临到我们,但每一刻每一分,主都在这个过程里,锻造着我们生命的绚丽和永恒,使我们逐渐地显明出祂的样式而荣耀神。

 

  TAG:眼睛 重见 光明

【作者简介】 大漠,2009年8月28日在沈阳东关教会受洗归主。2012年开始在《旷野呼声》网站做文字侍奉至今。先后在《信仰之旅》、《文化中国》及网站发表信仰文章近200篇。现为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会员、辽宁省散文学会会员、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沈阳市作家协会会员。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返回列表  上一篇:专访|90后基督徒诗人古昊鑫:永远的生命爱好者 打印文章   录入:大漠   责任编辑:华美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6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
/zhuanfang/269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