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复兴的障碍:盲目

作者:魏司道     来源:作者原创 时间:2017-09-05 06:28:50

教会复兴的障碍:盲目.jpg

  在新约中有四个语词是互相关连的,那就是:真理、信仰(教义)、知识、理解。可是,在现今的时代中却有一种倾向,就是关于宗教的事,人们不愿意用心智去理解。人们正在逐渐减轻真理、信仰、知识与理解的重要性。今日教会最大的错谬,就是想在蒺藜中摘无花果——以为从盲目无知与不健全的教义中能产生救恩与善良的生活。圣经绝对没有这种愚昧的幻想。反之,圣经很强调知识的重要性。圣经吩咐我们要用心智:你要尽心……尽意爱主你的神。(路十27)我们不只是相信真理,也要明白、认识并爱护真理。我们若不认识真理,根本就不可能相信真理;我们若不去学习,根本就不能知道何为真理。我们在接受和履行以前,必须先知道基督教信仰的体系是什么。

  神拯救世人并不是藉着抽象的观念或原则,而是藉着历史中某时某地所发生的事件。古希腊人认为信仰就是相信是一些的抽象原则,如公义、善良、美德、秩序等等;今日也有许多人怀着与古希腊人类似的错谬观念。有人说:我的信仰就是真善美。这对所有人都是最好的信仰!但,真理、善良与美德只不过是抽象的概念而已。说我们的宗教就是真理、善良与美德,不能就令我们成为真善美,我们可能仍然是愁苦、矛盾、自私自利的人。

  事实虽然如此,但有许多人——包括一些承认自己是基督徒的人——仍然认为信仰只是具有永久价值的某种理想或原则,他们称此为属灵的价值。当他们读圣经时,就拿亚伯拉罕的生平来说吧,他们不认为那是在神的救赎计划中最独特、最重要的事件之一,而认为那是在实践永恒的法则,他们认为亚伯拉罕是信心与不自私这两个法则的典范。圣经所有的事件都依此类推,任何特殊事件的意义与重点都被一笔抹杀,那些事件只不过是一些法则或价值的说明或例证而已。金律(你愿意人怎样待你,你就怎样待人)就是我全部的信仰——说这种话的人就是认为信仰只是抽象的理想,而不是历史的事实。他乃是说他不需要一位救主,只要一个理想而已。

  宗教团体往往会发表所谓的信条,可是当你仔细念这些信条时会发现它们根本不是信条,而是一个理想表。这种信条并没有陈述人们应该相信的事实,乃是一些他们认为有价值的抽象理想的纪录。“我信诚实,我信不自私,我信服务”这就是他们所说的信条,这种信条根本不具有基督教意义。信条不是理想,真正的信条乃是包含着事实的。伟大的基督教信条都包含着神创造之工,基督道成肉身与祂的被钉十架、复活、升天、再来……等事实。神救赎的计划并不是理想或价值,而是历史的事实。神进入世界历史中,并在某特别时地成就了某些特殊事件。祂吩咐挪亚造方舟;祂召亚伯拉罕出迦勒底的吾珥;祂藉摩西之手拯救以色列人离开埃及。此外,祂差遣祂的爱子到世上来,生于伯利恒,长于犹太和加利利,被钉死于耶路撒冷城外的十字架上,第三日从死里复活,四十天之久与门徒相遇,然后在某一特定地点升上高天。神以历史的事实救人,世人得赎乃是由这些特定的事件所完成的,这一切的事件都有特定的地点和日期。在某一特定的日子、时辰,在耶路撒冷城外,一千九百多年前所发生的那件事,成为拯救世人的办法,这远超过人所梦想的一切理想与价值。

  神所赐给我们的这部圣经,就是记载祂在人类历史中的行动,并解释那些行动的意义。圣经是一部洋洋数万言的巨著,它包含很丰富的报导——有历史的事实与神所启示的,对事实的解释。它包括事实与教义,不是理想与价值而已。这些事实就是神救赎工作的史实,而教义就是神对这些史实的解释,基督徒的经历就是根据这些事实和教义。基督教是史实、教义与经历。经历是根据教义,教义是根据史实,这就是有历史事实作根据的圣经启示。如果对史实与教义毫无所知,不可能有真正的基督教信仰。如果轻视史实与教义,那种基督教信仰一定很不健全。基督徒必须相信基督教的教义,也就是我们必须认识事实,并且认识神对这些事实所作的解释。当然基督徒不能只知道某些事实及其意义,那不过是根基而已。一座房子光是有根基是不够的,但如果连根基都没有,那还成什么房子呢?今日最严重的问题,就是有许多人幻想他们可以拥有无根基的房屋;他们幻想自己可以拥有基督徒的经验,却不需要知道基督教的事实,也不必相信基督教的教义。今日最大的悲剧,就是教会中有一群人,对基督教的事实与教义完全盲目。他们并不是忽视一些无伤大雅的细节,而是严重地忽视重点,其结果就是真正的基督徒经验越来越少。

  今日我们在教会内和教会外都面临着一股很猖狂的反智的偏见,以及对基督教信仰的严重忽视。有些已参加教会多年会友,找不到《以斯拉记》在圣经的什么地方。还有的人不知亚伯拉罕与施洗约翰谁先谁后。这等人对于圣经的体系与架构一无所知。他们所知道的,只不过是关于基督教的一些模糊概念而已。今日在教义上的忽视有两种型态:单纯的与诡辩的。单纯的忽视,就如以上所举的例证,虽属可悲,但仍不难挽救。如果是初信者,对教义不热,无可厚非;但如果已加入教会多年,却还盲目无知,诚属可怜至极!也是一大羞耻。另外一种就是诡辩的忽视,此种忽视乃今日教会中的一大难题。这是有自觉的、取巧的、故意的忽视,这种忽视比单纯的忽视更为严重。这等人甘愿居于无知的地位。他们不但缺乏知识,而且积极地藐视知识。他们以为在宗教界知识是无用的。他们认为无知比他们所反对的神学更有价值,更属灵。此等故意忽视宗教知识的人,认为所有信仰上求真的精神,乃是神学上的吹毛求疵。他们的这种心理状态,只可称之为以自己的羞辱为荣耀。

  今日我们正面临着这种顽强的、对宗教知识的轻蔑。这种对知识的轻蔑是错误的,又是反圣经的。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与第二世界战之间,反对知识在宗教界已达最高峰。今日这种情形虽稍有转变,但轻视知识、轻视基督教教义,仍在有力地进行中。有一位牧师对我说,在他传道的那个教会中,有些人抱怨说他讲的道太深。我告诉他不要为这事担心,人们觉得他讲的道太深,就是换一个人讲真正圣经的教训,他们还是照样觉得太深。那并不是因为牧师讲奇怪的、深奥的神学难题,而是因为他讲明确的信息。这信息中包含事实与教义,不仅是理想与价值,因此那些以为基督教只不过是属灵价值的人,就反对他,说他讲的道太深。任何要求人去动脑筋的讲道,都要被他们以太深为理由而加以拒绝。这种对知识的轻蔑,视教义讲道为太深的态度,是由于误会基督教的本质而产生的。基督教最根本的就是——所发生的历史事实——那是一个特定的、有系统的知识。如果我们藐视这知识,我们就藐视合乎圣经的基督教,归根结底来说,那就是藐视基督教的神。

  有些信徒十年里面没学习到任何一项新的真理。他们简直是在理智上冻僵了。他们对基督教基本真理的知识,可以说是贫穷至极。你在他们家中找不到任何基督教书籍,他们的圣经不是已经积了一层灰尘,就是没掩埋在一堆消遣性的杂志之下。此种悲剧,不仅是由于他们对基督教真理可悲地忽视,也是由于他们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处在这种盲目的状态中,也不觉得自己需要什么知识。几年前他们在某某奋兴会中举过手,签过名,也回答了几个问题,他们就算加入了教会。他们偶尔上主日学,一个月去教会作一次两次礼拜。年复一年地过去,他们所学无几,等到死期来临,他们就无知无识地进入永恒,关于神及其真理毫无所知,当初加入教会时怎样,死时还是那样。这种情形诚属可悲,这并不是凭空捏造的幻想,这是实际的情形。这是今日教会衰弱的原因之一。正如以赛亚所预言的:牛认识主人,驴认识主人的槽,以色列却不认识;我的民却不留意。

  基督徒不应该以最基本的真理为目标,而应该尽可能深知真理。我们不应该以一点点能够使我们上天堂的知识为满足,而是要尽量寻求有关神及其真理的一切知识,使我们在知识上多而又多,日新又新。如果我们没有从神的话语中有新的获得,我们在知识上就没有真正的进步。因此,牧师与教会领袖应当像主耶稣所说的文士那样,常常从神话语的宝库中拿出新旧的东西来。我何等爱慕你的律法,终日不住的思想。(诗一一九97)你的言语,在我的上膛何等甘美,在我口中比蜜更甜。(诗一一九103)

  今日在大部分福音派教会中,存在着一种对真理漠不关心的态度,甚至是憎嫌真理。差不多所有的教会,都受到这种倾向的影响,无人敢说他能将这种毛病根除。人们心里流行一种强烈的误解——以为真理并不是基督教的要素,因此不必学习。人们认为教义根本是不能忍受的,甚至会友要求牧师的讲道是完全属乎灵修的或传福音的,或完全与实践的基督教有关的。凡是扳起面孔说教的,都在他们反对之列。那些不知道基督教究竟是什么的会友,都喜欢他们的牧师讲基督教与心理学、基督教与劳工问题……等题目。简言之,他们要果子,却不要结果子的树。此种只重灵修或传福音,而不以纯正圣经教义为根基的观念,对教会有很大的破坏力。如果这种势力在任何教会中继续得胜,那么教会就不是真正的基督教会了,而只不过是空壳子而已。

  从轻易离开某一教会而加入另一教会这件事上可以看出来人们对真理或教义的重要性缺乏认识。他们新加入的教会,从信仰上稍有不纯到绝对新派之间或许程度各异,但他们离开教会的主要原因,往往并不是信仰纯正与否的问题,而是为了方便、好虚荣或与牧师意见不合。当今信徒大多无法有系统的、合理地说出自己的信仰,他们以为那是多此一举。

  这种反理智的偏见,其结果就是拦阻人去追求所需要的宗教知识与教义上的训练。这种无知与幼稚的成见,拦阻他们去追求他们所缺乏的真理;这就像事先认定全麦面包不好吃的小孩,一口也不肯尝看看它到底是什么滋味一样。很多人也是这样心存成见,反对教义,不肯开放心胸。他们连试听一次教义的讲座,试读一本有关教义的书刊都不肯,却一口咬定那些是枯燥无味,不好消化的东西。这种人是被自己的成见害了自己,他们拒绝领受那些会帮助他们灵命健全的、生活的必需品。

  今日教会的牧师与领袖都知道查经班是必需的,但他们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在教导会众的路上有一块大绊脚石——对圣经教义漠不关心的态度。牧师若想在道理上栽培信徒,非先除掉这个障碍不可。在许多人的心门上都有这块大石头,这块石头必须挪开。否则当牧师讲解基督真理时,他们的心门总是关闭着,犹如铁幕深垂,真理无法进入,他们所听到的只是空洞的声音而已。那种先入为主的、顽固的反对教义的成见,必先除掉,否则,牧师的教导是事倍功半!一般人对真理的忽视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缘由。初信者,刚脱离了异教思想,如果对基督教的教义不重视,那可能是因为他过去的背景,缺乏学习真理的机会,或因教会根本不教导信徒有关教义的真理,所以他们根本学不到什么。但论到诡辩派的忽视,那是另外一件事,这一派的忽视并是由于缺乏学习的机会,乃是有更深之根源,而且这种根源并非始于一旦,它是从外面来强加在基督教身上的——由于宗教界有些所谓之专家与领袖故意地轻视教义,所以一般信徒心中就被播入了反教义、反神学恶种。

  根本上说来,今日基督教界反理智的成见以及反教义的风气,受三个人的生活与工作影响很深。这三个人就是康德(1mmanuelKant)、施莱尔马赫(FrederickD.Eschleiermacher)与黎秋(AlbrechtRitschl)。他们都是德国人,他们都把宗教中理智的成分打了折扣,专注情感。说来倒也令人费解,这三位原都是思想上的健儿,他们却都忽视了宗教里理智的部分而注重其它。

  虽然有千万的人根本没有听过康德、施莱尔马赫与黎秋这三位的名字,可是无形中都已经受了他们的影响。教会中许多人也都不知不觉地在思想上受到这时代风气的薰陶。把宗教的真理由形而上学分离出来的始作俑者是康德,他认为信仰是超现实的,是我们的感官所不能知道的。

  施莱尔马赫与黎秋同步康德的后尘,他们都把康德的哲学思想放进宗教里。施氏(1768—1834)被称为现代神学之父,他是普鲁士陆军随营牧师之子,热心学习康德著作。施氏的主要神学作品是《根据福音派基本原则的基督教信仰》,于一八二一年问世,后经修订再版,书中主张基督教的本质并不在教会的信条中,而在宗教的情感里——使人经由教会,藉着基督,去信靠神的那种情感。

  施氏主张以宗教情感来代替圣经真理,他认为讲道的内容当得自传道者的宗教感受。他虽被称为现代神学之父其实他是神学的破坏者,因他使神学沦为只是人类宗教意识的研究。使人们将认识的对象由启示性的神,转为宗教性的人。施氏重方法而轻内容,重感受而忽视真理与知识;他以主观的宗教经验,代替了神在圣经中的客观启示。如果说他是现代主义的肇始者,并不为过。黎秋(1822—1889)为德国柏林福音派教会牧师之子,他的使命是想把宗教从他谓的哲学的b ao-/政中解放出来。他认为宗教应该以人的需要为范畴,他把利用神看成比荣耀神更重要。他所关心的是宗教而非神学,是经历而非真理,是价值而非教义。黎秋反对基督教代刑的观念——基督的赎罪是为了满足神律法的要求,并将基督完全的义归给信他的人。他用父子观念(上帝为父,人类皆兄弟)代替基督代赎的真理。黎秋认为神学与形而上学是对立的,基督教教义与绝对真理也是对立的。根据黎秋的说法,基督是谁并不重要,基督对我们有何价值才是重要。如果施莱尔马赫被称为现代主义之父,那么黎秋就是曲解基督教教义、使基督教只剩属灵价值的倡导者。

  对此疾病作诊断很容易,要开有效的处方却很困难。但无论如何,我们必须找出补救的方法。首先应注意的是,教会的牧师与教师对于基督教教义的绝对重要,应有强烈与清晰的信念。教义对于基督教的重要性,犹如人身体中的骨骼,那并不是相对的重要,而是绝对的重要(不是可有可无,而是非有不可)。没有教义,就没有真正的基督教。必须在这一点上有彻底清晰与确实的认识,教会才可能有真正的进步。

  其次,传道人绝对不能因着不爱听教义者的要求就在讲道上妥协,这是一种试探。传道人往往妥协了,把教义的讲道丢在一边。传道人如果为了迎合一般人忽视教义的心理,于是专讲灵修和实际生活上的教导,必将发现得不偿失!身为主的仆人,我们的使命是从神得来的,并非从会众得来的。不拘任何代价,我们要忠于圣经——不只是不否认圣经的真理,更是要进一步地,有长期计划地讲解圣经真理内容,阐明其正意以及真理的体系。只重灵修而忽视圣经知识的传讲乃是罪恶,而且是今日教会中的大罪。大多数教会和教会的出版社都迎合此种心理,许多教会的牧师在讲台上所讲的也是如此,但那是罪。

  你要……尽意(Withallthymind)爱主你的神——其含意就是包括教义的传讲。我们万不可在这一点上屈服,假如我们为传真道打破了饭碗,我们也不会比古时的真先知更不利。我们当刚强壮胆,站立得稳;虽然在一些时髦的、不属任何宗派的教会书刊中,常常摆出迎合人胃口、用温水冲淡了的脱脂牛奶,我们还是应该供应干粮,应该清清楚楚、一针见血地指出基督教信息的本质。

  第三,要尽量使教义趣味横生。说真理干燥无味,那是没有根据的,当然对未重生的人来说,真理是难以入耳的,念圣经也是味同嚼腊。神的福音在犹太人为绊脚石,在外邦为愚拙(林前一23),但在灵性上醒悟过来的人是受欢迎的。要使教义性的讲道有趣味,需要花很多时间去预备,但不是不可能的。我们在教会里不能讨人人的喜欢——耶稣在世上时也末做到这一点——但我们能传讲讨神喜欢的真理,完成祂的旨意,这才是我们传道的目的。传讲教义并非专门讲正式的教义神学。将正统基督教教义存在心中的牧师,能以传记式的,历史式的,解经式的以及其它种种传道法把教义宣扬出来,而不会与圣经的教义内容脱节。再者,对初信者不要讲太多教义,因他的胃还没有那么大的消化力。要渐渐地把他们引入胜境,律上加律,例上加例,这里一点,那里一点。(赛28:10)我们可以循序渐进,但必须提供真货,而不是那些流行,或是只讲理念与价值的仿制品。

  忠实地传讲圣经教义,渐渐地你将会发现有一些人在教义上得到启发,终于很清晰地明白了基督教信仰究竟是什么。看见会友如此得帮助,你会觉得很欣慰,同时也就得到了一个不会再说教义的讲道太深或那是神学上的吹毛求疵的人。这样的人才是教会的真正产业,这就证明牧师在主里面的劳苦不是徒然的。此外,我们也应当提醒信徒多阅读有价值的教会书刊。并不是所有的书刊都适合一切的信徒,这些书刊务必与信徒的程度与吸收能力相配合。真正有价值的基督教作品,必然会帮助人注重、体会神的真道。

  TAG:教会 复兴 障碍 盲目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从属灵“烧尽”到“愈合”  上一篇:功成身败的神人 打印文章   录入:华美   责任编辑:华美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 本作者更多文章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6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
/jmxg/271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