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满溢(一): 苦难是化了妆的祝福

作者:joy     来源:作者原创 时间:2017-09-23 07:58:13

 1.jpg

  写在前面的话

  刚开始决定受洗信主,是功利的求神填补我内心的空白和医治我的“暴食症”,包括抑郁,取悦他人,自我形象低等心理问题。信主后两年里,神并没有拿走我的心理疾病,反而越来越严重。直到2014年,在美国一场布道会上,我深刻感受到自己的破碎和软弱,内心真心实意地呼求神进入我的生命,也愿意把自己这一生奉献给神,被他使用。之后我没有迫切祈求他医治我,但有一天蓦然回首却发现,我已经从内到外被他医治。一切荣耀归给他!

  他早有安排

  我的小学就在一所教堂旁。那个时候就是“圣诞节”去教堂凑热闹。第一次遇见基督徒是高中的一位同桌,后来也是好姐妹和好朋友。当时觉得她特别不一样,她笑得阳光灿烂,内心充盈而健康。那个时候,她说她是基督徒,信仰上帝。

  之后,在去北京上大学的第一年的第一个星期里,就遇到新生欢迎会。后来知道是基督徒弟兄姐妹筹办的。当时参加的感受就是,非常平安,每一个人都充满喜乐,和其他人不一样。所以慢慢就开始参加她们每周的聚会,渐渐开始了解信仰。

  但大一暑假回家的时候,我叔质问我:“你自己不能赚钱,不能养活自己,你有什么资格去有这些所谓的信仰?这都是需要在物质保障下,才应该追求的东西!”于是回到北京之后,我不再参加团契。也是那一年,我的暴食症和抑郁,开始扑面袭来。

 

  一个人流泪的童年

2.jpg

  我的心理疾病根源于我的原生家庭。从小我的父母离异,我妈妈会突然在我生活里消失,然后又突然回来,之后又突然间消失。所以在小学和初中阶段,我无心学习,就一心想要“找妈妈”。在初二那一年,我尝试过自杀,但没有成功。那个时候,在学校面对同伴时,我会笑容满面。在家里面对爸爸和奶奶,我也尽量做一个“乖孩子”。但我一个人的时候,会常常躲在厕所或卧室里哭。

  我很孤独,觉得没有人真正懂我,我也很伤心,因为我所爱的妈妈常常不在,我甚至找不到生活的目的和意义。偌大一个城市,我却不知道哪里才是我的家。当时我奶奶对我比较严厉,我爸爸当时成立了新家。当时我最大的心愿,就是等我满18岁,离家出走。

  除此之外,我也受着自我形象的折磨。我妈妈很漂亮,我却不是她和她身边朋友期待的那个女皇的公主,所以每次聚餐我都会被许多人奚落我“丑小鸭”的外表。我努力,想变成我身边漂亮的女孩,但我就是做不到。我恨我自己的长相,身材,成绩等所有的一切。我看不到自己的价值,我很自卑,很忧郁,但外表要尽量扮演一个快乐和随和的女孩,这样可能至少会让别人喜欢自己一点,不至于太被嫌弃。

  "Yes, I do!"

  "是的,我愿意!"

  带着童年的创伤去到了大学。在大二那年,因为暑假过度减肥,回到学校之后,我开始患上“暴食症”。每天就是在“狂吃-狂吐-狂运动-又狂吃”的死循环里饱受折磨。那个时候我想要休学,但又不能让父母知道。当时正巧有去美国交换留学的机会,因为我本身学习英语专业,加之从小受外教教育比较多,所以顺利通过面试和笔试,在大三那年去到了美国南部。

  当时直接负责国际交流项目的老师,是一位台湾人,她丈夫是美国人,全家都是基督徒。因此,他们平常聚餐交友的圈子,基本都是教会的基督徒。放假的时候,我住在他们家里。那是我人生里第一次体会什么是“家”,有爸爸,有妈妈,有厨房。他们关心我,包容我,爱我。能被这样呵护,我觉得当时自己就像是我梦寐以求的公主。那时我就跟着他们祷告,跟着他们每周日去教会礼拜。但当时基本听不懂圣经和福音,所以去教会基本就是睡觉和吃饭。

  时间很快,一年立马就到了。

  2012年4月29日下午,我从美国飞回中国。就在那天早上,我在当地教会,受洗信主!为那一天,许多人为我祷告了很久,因为中间我有很多次犹豫,也有无数还未被解答的疑惑。但当时最终让我做这个决定的,就是因为:爱。

  头一天晚上,我非常难过,我很害怕回国去面对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的生活,我也舍不得离开那个生命里第一次给了我那么多温暖的家。我抱着台湾妈妈哭着说:“我舍不得你,谢谢你这么爱我”。她抱着我,哭着回答我:“亲爱的Joy,我也舍不得你,我爱你。”中间停顿了一下,她接着说:“上帝爱你,他对你的爱,是无条件的。欢迎回家!”那个时候,我就瞬间觉得我成长以来一直的空缺,被填补了。那就是上帝的爱。

3.jpg

  这是台湾妈妈送给我受洗的礼物,五年后的今天,真是如里面所说:喜乐和平安。

  那天早上,在偌大一个美国教堂,当着许多人的面,牧师问我:“Will you accept Jesus as your savior for your whole life? (你愿意接受耶稣作为你的救主吗?)”,我对着话筒坚定地说:“Yes, I do!”(我愿意)。那刻当场很多弟兄姐妹都哭了。我也哭了。

  我知道,我回家了。

  我当时写下的日记是这样的:“我永远不会忘记,当圣水浸透我整个身体,洗去我那个腐烂的生命,赐予我重生的希望。”后来读圣经,这句经文很感动:“你怎样在旷野,在未曾耕种之地跟随我,我都记得。”(耶2:2)

 

  再一次跌入谷底,

        再一次遇见他。

  当然,那个时候信主,我内心也有一个声音:我希望神能治愈我的“暴食症”,我相信他会治愈我的,那么我就可以分享自己的见证了。很幼稚的想法,但我却抱着这个想法期待了2年。但医治,却并没有降临。

  回国之后的那一年,因为同时申请美国研究生,白天工作,晚上上课补学分,很少去北京的教会和团契,所以基本没有任何灵修生活。也因为美国那片土地给了我太多的爱,我一直期待再回去,再去汲取爱。所以我也求神看顾我重新回美国的路。

  他真的重新把我带领回去了,但不是我所期待的结果,而是真正的破碎和医治。

  2013年8月,我回到美国,顺利进入全美排名专业第一的学校。那所学校压力非常大,我白天工作,晚上上课,周末打工,空闲时间还要参加学校各种聚餐和会议。在重重压力之下,我的暴食症又开始爆发。这次的程度比之前更严重。

  我很恐慌。于是我看了我们学校的心理医生。但她是美国人,我们之间对家庭和同理方面的理解有偏差,她没有真正帮助我治愈心理问题。但她建议我先休学,也不建议我回国,因为以我当时的处境回家可能更糟糕。之后我开始抑郁。白天大家看到我都是笑容满面,但只有我自己晚上一个人待着的时候知道什么是黑暗。我觉得我几乎被黑暗吞噬了,一觉醒来,全是眼泪,全身颤抖。我躺在床上,什么也不想干,也不想接受别人的帮助,也不知道明天在哪里。

  直到有次我打开一对夫妇见证的文章,里面是一对北京夫妇的信主见证。那位姐姐分享的是婚姻是坟墓。因为她从小出生在一个父母互相憎恨对方的家庭,于是她带着婚姻的恐惧进入到她自己的婚姻,之后却开始了几年的灾难,假想她的丈夫会伤害她。当时这个故事很打动我,因为我对那位姐姐在文章里分享的经历感同身受,同等的绝望。正巧,就是在2014年3月份,那个我状况最差的时候,那对夫妇当时也在美国读神学,并应邀来我当时所在的教会做春季讲道。

  在此之前,从未有任何一位牧师像那位弟兄讲道一样,如此打动我。他是80后,在讲道中提出了对高考如愿只会却更加迷茫的叩问,对我们成长起来一味追求成功的质疑,还有对我们这代人空虚和恐惧的呼喊,他说的每一句,都在解答我曾经的疑问。

  然后开始祷告呼召的时候,正好放一首歌《轻轻听》,“我的羊听得到我声音。”瞬间,我跪在地上祷告,眼泪不断往下流。旁边的姐妹都被吓到了。我当时知道是什么回事,一直以来伪装出来的鸡血和坚强,那刻全部瓦解。我哭着告诉神:我很破碎,我很糟糕,我没有任何能力,我求你,帮助我。我求你,进入我的生命来医治我。那刻,我真的觉得神就在我的身边。“主啊,我的心愿都在你的面前,我的叹息不向你隐瞒。”(诗38:9)

  讲道过后,我亲眼见到文章里的那位姐姐,她已是一位母亲,而且非常健康。我说我好羡慕她,但我觉得自己永远不可能好了。她抱着我,也为我祷告说:“Joy,你要相信你如今的经历,神会医治你,会使用你,必然会让你成为他人的祝福!”那刻,我觉得很有力量。如同神亲自派这个姐姐告诉我,他必然会医治我,也必然会使用我祝福其他人一样。

  同年8月份,因为各样原因,当时也觉得受神呼召,选择先休学回国。回国之后的三年多里,我的暴食症再也没有出现过。突然有一天发现,我就这样被神医治了。

4.jpg

  这是当时见证我受洗的一位朋友送给的礼物,是的,感谢赞美主!进入他爱的国度!

 

  苦难和祝福

  有次圣经学习,老师提出一个系列问题:你们认为,为什么神一定拣选以色列人?为什么神要拣选摩西,带领以色列人走出埃及?为什么神不让所有人一起完成这件事?

  这是我个人很喜欢的答案,因为神的其中一个旨意是use people to reach people (使用一群人,去触碰另一群人),就是生命影响生命。

  神是着重关系的神,这也是信仰和宗教的不同。宗教更多是教义,但基督信仰却无时无刻不在展现我们和神的关系,因着我们和神的关系,从而影响我们和其他人的关系,进而影响其他人和神的关系。

  但有时为什么要经历苦难的装饰,才能得到祝福呢,为什么不能直接得到祝福呢?我喜欢这几段经文。

  “我们得救是在乎盼望:只是所见的盼望不是盼望,谁还盼望他所见的呢?但我们若盼望那所不见的,就必忍耐等候。”

  (罗8:24-25)

  苦难是我们目前可见的,但就是因为可以看得见,所以我们并不盼望所看得见的。我们盼望看不见的,神的救恩,而这需要我们不断忍耐等候,也练就我们的信心,而信心是“是未见之事的确据。”

  (希11:1)

  ”因为知道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盼望不至于羞耻;因为所赐给我们的圣灵将神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

  (罗5:3-4)

  求神都使用我们在患难里的经历,成为他人在患难里的祝福和安慰!

 

作者简介

 

Joy,90后,因感受到一直内心空缺的“爱”,于2012年在美国受洗归主。但信主两年时间里只是“功利”敬拜和祷告,不断受到暴食症,抑郁,自杀倾向困扰。直到在2014年美国一场布道会上真实感受到荣耀的上帝和自身的破碎,全心跪拜,愿这一生和未来的家庭都被神使用。主修青少年正向心理发展和家庭教育,目前的呼召是在中国西部地区服侍。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行在恩典中的女子)

 

  TAG:苦难 祝福 恩典 满溢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25年前,我收到一个伟大的邀请  上一篇:主啊,你救我的眼免了流泪 打印文章   录入:雪鸽   责任编辑:雪鸽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 本作者更多文章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6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
/mengen/272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