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救是从亚当里进到基督里

作者:王三元     来源:作者原创 时间:2017-10-02 07:14:08
002JW0daty6T0nnOdjn65&690.png
  一、人为什么需要拯救
 
  “基督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提前1:15)人为什么需要拯救?如果没有堕落,就不需要拯救;如果没有犯罪,也不需要拯救;如果自己能改了,也不需要拯救。正因为这一些人自己全都不能做,所以才需要拯救。
 
  人堕落了,想改回去,像没堕落之先那样,回不去了。犯罪死在罪中,也解决不了。没堕落之先,人是完美的;堕落了之后,人是处处地都有缺点。说话也好,想法也好,做法也好,处处地都是亏欠。事实上,每一个人都犯了罪。从经验来讲,人想不犯罪也办不到。按照上帝的公义,人的行为将来都要受到审判,结果只能是灭亡。
 
  人都是想怎么过好日子,想着怎么过得好一点。怎么发财?怎么万事如意?等等。实际上,一个灭亡的人,一个正在等待下地狱的人,想这些东西有用吗?如果一个死刑犯,整天想着今天高兴、明天舒服,是不是不正常?人为什么还整天想这些事?主要的是不知道,可有人告诉他,他又不信,这就叫“醉生梦死”。
 
  人不知道,不明白,但不等于你不是这么种状况。你不明白,神明白。现在的问题是,给人传福音,他往往地拒绝承认自己的状况。就像“扁鹊见蔡桓公”的故事讲的,蔡桓公病了,他自己没感觉,不配合治疗,结果死了。医生说他有病,他怎么也不相信,怎么也不认为自己有病,医生只能是干着急,没办法。眼睁睁地,他这个病越来越厉害,就是不认。你说你赶紧吃药吧!他说他没病。他不但说自己没病,还质疑医生:“我没病,你为什么说我有?我现在算是弄明白了!你吓唬我吃你的药,你是既赚着钱,又出着名啊,还想让我知你的情、感你的恩!”
 
  向罪人传福音也是这样。你告诉他是罪人,他说:“我哪里是罪人了?还下地狱,神能让好人下地狱吗?别说神是公义的了,人也得讲公道啊!我做了一辈子好事,怎么成的罪人?”他不觉着自己是罪人。你说会灭亡啊!他说:“怎么灭亡?全世界的人都灭亡了,我也灭亡不了,我比别人强!”你说信耶稣吧!他说:“信什么耶稣,骗人的!还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来,让我魔道些这个。”所以,他不承认自己是个罪人,你告诉他也没用。
 
  所以,耶稣到世上来拯救罪人,他只能拯救那些信的人,不能救不信的。你说神是全能的,连信的带不信的一块救不行吗?很简单,医生只能医治那些找他就医的人,不能医治那些拒绝医治的人。把一个最好的医生,放在一个健康的地区,他就会无所事事,因为都是些健康人,没人找他。你说他们都有病啊!可他自己不觉着有病,他不会找你看病。一个好的医生,放到一个有病的地方,他就忙不过来了。大家都需要他,他自己也觉着有用武之地。这就是主耶稣说的:“康健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可2:17)
 
  现在问题就是这样,神说你是罪人,你自己觉着不是;神说你会灭亡,你说哪有这回事?人否定有病(罪),否定天堂地狱,否定灭亡,否定灵魂,就开始整天想着吃什么、喝什么、怎么升官发财、怎么追求一些罪中之乐,就是光想这些东西。一个不明白救恩的人,他就整天关心这些东西。你说:“也不能怨人家想这些事啊,日子过得不好,确实有一些问题需要解决。”问题是,你生活中遇到的那些事,比起下地狱来,算事吗?
 
  实际上,你为什么觉着有问题?主要的是和别人比,和那些在世俗上过得顺利的人比。一个人在世界上活着,只要有贪心、不满足,他就会觉着问题很多、很麻烦。圣经上说:“只要有衣有食,就当知足。”(提前6:8)你说这个要求不是太低了吗?耶稣说:“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太5:26)这就是说的有吃有穿就当知足啊。你说那飞鸟也建了个仓库,粮食有的是?实际上,它每天能吃饱了,仓库对它来说没什么意义。我看着那些多么有钱的,那些钱他也用不着,真正用到自己身上的,也就是吃穿,整天鼓捣那些多余的,多是出于贪心。
 
  基督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为什么人都需要拯救?因为世人都犯了罪。犯了罪,这不是个行为问题,是个生命问题。犯罪是行为问题,但是你不想犯罪办不到,这就是生命问题。亚当是人类的始祖,也是人类的代表,他是把自己卖给罪的这么一个人。就像在奴隶社会,人只要是奴隶,他的子孙后代也全都是奴隶。圣经上说我们以前是给罪当奴仆,怎么给罪当奴仆的?就是从亚当开始,他把自己出卖了,卖给罪了;卖给罪,就是在罪的权势之下;世人都是他的后代,这样,所有的人也都在罪的权势之下。
 
  罗马书第七章是从另一个方面讲的。说人肉体犯罪,是肢体当中有一个东西,保罗给它起了个名字,叫犯罪的律。犯罪的律是个什么东西呢?就是说,有这么一个东西,住在人的肢体里面,这个东西叫“罪”。这个“罪”是怎么住进去的呢?就是罗马书第五章十二节讲的:“罪从一人入了世界。”这个“世界”当然是指人类讲的,“一人”是指的亚当。保罗说:“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作;我作不愿意的恶,我倒去作。若我去作所不愿意作的,就不是我作的,乃是住在我里头的罪作的。”(罗7:19,20)说“住在我里头的罪”也好,说“犯罪的律”也好,都是一个意思。
 
  罗马书第五章说罪从一人入了世界,第六章说人是给罪当奴仆,第七章说有一个犯罪的律。保罗说我不愿意作恶,光愿意行善;但是,我愿意行善呢,当不了家;不愿意作恶呢,倒作出来。而且我行善的时候,里面就有恶与我同在。这样呢,想改,改不了,自己当不了家。这是一种什么状态?他比喻说是一种给罪当奴仆的状态。
 
  给罪当奴仆,罪就在你身上有一种权势,有一种力量,它奴役你。罪在哪里奴役你?它直接地在你肉体里头。什么时候进去的?就是“罪从一人入了世界”的时候,从亚当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的时候。从那时候开始,人也作了罪的奴仆了,人里头也有了罪性了,人光能犯罪不能行善了,成了这么一种情况。
 
  这就是人的一种光景,人自己没办法。人本来是神造的吧,是完美的;自从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之后,有了罪性了,罪住到里头了。人里头有了一个实实在在的东西(罪),这个不是比喻。人给罪当奴仆,这是比喻的说法,就是形容人在罪的权势之下,不能自主的状态。
 
  这样,人肉体这个生命就是从亚当遗传的,他是一直给罪当奴仆,在罪的权势之下。从另一个方面来讲,肉体的本质里面,有这么一个败坏的东西,这个东西就叫罪。这个东西不是你,是另外一个东西。怎么说不是你呢?你做事行事的时候,不愿意犯罪,但是不想犯罪当不了家,你就做出犯罪的事来。如果你本身就想犯罪,那是你干的。你不想犯罪,光想行善,但是行不出来,不愿意犯罪倒做出来,这样,从主观上来说,这就不是你做的。事实上是你做的,为什么还说不是你做的?因为你当不了家。比如说你拿着笤帚扫地,是笤帚扫的还是人扫的?肯定是人扫的,不是笤帚扫的。表面上是笤帚在扫,实际上笤帚当不了家,谁当家?它给谁当工具,谁就当家。你成了罪的奴仆了,你不犯罪当不了家。
 
  那么,你当不了家,只能犯罪,犯罪的后果只能是灭亡。怎么才能不灭亡呢?怎么才能得救呢?怎么才能不堕落呢?怎么才能不犯罪呢?这些问题你自己解决不了,就得需要人救你。怎么救?在奴隶社会,奴隶是可以买卖的,可以用代价把他赎出来。犯罪的给罪当奴仆,罪的奴仆也可以用代价赎出来,这是个比喻。赎出来之后,他就不再是奴仆了,他就成了一个自由人了,他就可以不犯罪了,可以不给罪当奴仆了,也不需要拿这个罪的工价了。
 
  给罪当奴仆,罪给你工价,罪的工价乃是死,就是灭亡。罪的奴仆用什么赎出来?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那么你欠的罪的这个工价呢,就是死;所以,主耶稣只能用死来满足律法的一切要求,用死来救赎你一切的罪。
 
  二、信耶稣不能个人主义
 
  只有主耶稣能替你死,为什么呢?因为人灭亡啊,主要的不是因着你的罪,而是因着亚当的罪。你犯罪的原因,和你的行为基本上没什么关系。为什么没关系?因为人的灭亡是整个人类的问题。你就是光做好事,也已经死在罪中了;你就是从来没犯过罪,也死在罪中了。当然,你个人犯罪,罪的工价也是死。为什么说你的死和你的行为没关系呢?因为你犯罪的时候,你已经死在罪中了,是一个已经死在罪中的人犯罪。
 
  这样,只能是借着主耶稣来拯救,圣经上说主耶稣是末后的亚当。从亚当生的,叫旧造的人;在基督里的人,叫新造的人。两回事,所有人的灭亡是因着亚当,所有的人得救是因着耶稣。所有的人灭亡,不是因为自己,是因为亚当;所有的人成了罪人,也不是因为他自己犯罪犯的,是因为亚当犯罪犯的。所有人的得救,也不是因为你做了什么好事,是因为耶稣做了好事。得救是这么个道理。
 
  你犯的罪还是罪,但是你灭亡主要的是因为亚当。今天你得救也不是因为你的行为,是因为耶稣。基督徒讲好行为,不是说靠这个得救,而是说你得救了之后,要有好行为。那么,在亚当里灭亡呢,不是因为你的罪,是因为亚当的罪。我犯的那些罪是罪吗?是罪,是灭亡了的人所犯的罪,是一个已经死在罪中的人,整天行在罪中。尽管人死在罪中是因着亚当的罪,但至于每个人所犯的一切罪,将来都要照样面对神的审判,那时,神必要照各人所行的报应各人。就如人称义虽然是因着基督的义,但人靠恩遵行神一切的话语,将来都要从神得赏赐!
 
  信耶稣不能个人主义,我们看到,保罗给哪个教会写信,他着眼的不是哪个人怎么样,而是那个教会怎么样。教会怎么样,肯定是那里有人怎么样;但有人怎么样,他不说那个人,他主要的是说教会。保罗责备哥林多教会,说你们那里有人行奸淫,娶了继母为妻,你们还在那里自高自大,并不哀痛,把行这事的人从你们中间赶出去(参林前5:1,2)!保罗写那封信,他就没准备和那个犯奸淫的人说话。你们那里的人有嫉妒纷争,你们那里的人有分门别类,是不是?都是这样。你们那里有人怎么样怎么样,他是对那个教会说话,不是对个人说话。
 
  启示录里讲的那七个教会也是这样(参启二、三章)。主耶稣给教会写信,怎么写的?哪个教会有人犯了罪也好,有人做了好事也好,他一说就是“你要给教会的使者说”,“我知道你的行为”。看了看不是他的行为啊,是他教会里别人的行为,但主说我知道你的行为,你怎么样怎么样。实际上他是个整体的行为。劳碌忍耐,不容忍恶人,是他这个教会的性格。“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就是你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启2:4)他责备的是教会。
 
  教会里不是说不能讲个人,但整体上不能讲个人主义。我们看到圣经上很少说到个人,你看到以色列人在旷野,他受责罚也不是所有的人都犯罪啊,就是有人发了怨言,结果就有了责罚了。米利暗埋怨摩西,结果以色列全体都不能起行,都停到那个地方了。有人发怨言,火蛇进入他们中间。他们不一定是都发怨言啊,但火蛇进去,说不定咬着谁,说不定谁倒霉。
 
  社会上也是这样,个人主义很严重啊。你看,2008年汶川地震的时候,人就开始议论纷纷了,说神怎么这个干法?怎么死的净是些小孩?那些小孩有什么罪啊?神这不是不公道、不公义嘛,小孩知道什么呢?就说神不公平。有些教会,可能是整天讲神是爱讲的,非要把地震和神的爱扯到一起,把地震也说成神的爱。圣经上从来都是讲地震表明的是神的愤怒,哪里有说神的爱的?你从圣经上哪个地方看出地震是神的爱的?地震表达的是上帝的愤怒。
 
  但是讲愤怒,人会想,你挑着那些犯罪的愤怒啊,不能全都成了愤怒对象吧。我给你说,这都是人的个人主义的看法。你说怎么叫公义?人遇到坏事了,他会说:“我也没做坏事啊,怎么摊上这样的事呢?”可他摊上好事的时候,就不会说:“我也没做好事啊,怎么能摊上这么好的事呢?”人摊上坏事,都说神不公义;摊上好事,就不说话了。赚了便宜,也没有说不公道的了,都成了应该的。
 
  那么,降灾的时候,你说是挑着降公义还是一块降公义?你说应该谁犯了罪给谁降灾?那么,下雨的时候,谁行为好就给谁下?太阳照人的时候,光挑着那些行为好的照?行为不好的不照他了?你说不能这样?那么降灾的时候也不能这样。“神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你站在神的角度想想,下雨的时候是挑着下好,还是不挑着下好?所以,人在神面前不能讲个人主义。
 
  还有,教会是一个身体,你千万不要个人主义,你不能脱离身体特立独行的。肢体要互相配搭,都是一个心灵,一个脚踪,是这样。
 
  我们看到人类灭亡,人想的好像是个人的问题,实际上人类灭亡是群体的问题,是整个的在亚当里的旧人类的问题。你说我还想不通,你说亚当犯了罪,咱都灭亡了,那个时候咱也当不了家啊,要是咱在跟前,拉着老祖宗别让他吃啊,结果他吃了,咱都跟着倒霉。说实在的,你开头也没犯罪,但一出生就生在亚当里,就灭亡了。这个亚当也是,又不是不吃不行,吃了就灭亡,你为什么还非吃不行呢?你看看,你吃了,不光是你灭亡,后代都死在罪中了!
 
  现在啊,你也别埋怨亚当了,现在神就给你个机会,你什么也不用做。当初伊甸园里有两棵树,一棵是生命树,一棵是分别善恶树。那一次,神说你不可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没说不可吃生命树上的果子。结果呢,你吃,神也不拦你,吃了就灭亡了。现在呢,你也别埋怨亚当了,神给你个机会,什么机会?亚当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了,没办法了;现在人人都有个机会,凡愿意的,都可以白白地来吃生命树的果子。
 
  什么叫生命树的果子?生命树的果子就是基督;分别善恶树的果子是亚当。虽然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当不了家,那是亚当干的;但是,现在你完全可以吃生命树的果子。那个时候说,你吃的日子必定死,结果吃了,死了。现在是谁信耶稣谁得永生,什么也不用你做。这样,谁信谁得救,你非要不信,那就是你自己的问题了。
 
  当初神告诉亚当,你不可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因为吃了必定死,结果他非吃不行;现在同样地给你个机会,你什么样的罪人都不要紧,只要信耶稣就得救。那么,你非要不信,能怪谁?现在给你个机会,和亚当机会一样;所以现在啊,你就别怨亚当了。你在亚当里,你自己说了不算;但是在基督里,现在你可以选择,是这么个道理。
 
  这样呢,受洗归入基督,就是归入基督的身体,基督的身体是教会啊,这就不是个人问题。你个人受洗接受基督,这是个人接受福音,但是这个受洗是进到基督里,是在主的身体里,这是一个群体行动。你仔细看看圣经,保罗的书信,使徒的书信,他都不是强调的个人,都是强调的教会。圣经上一直说教会是他的身体,这样你就知道这个教会论的重要性了。那么你看到人的灭亡是在亚当里,人的得救是在基督里,在基督里就是在基督的身体里,这就是神的教会。
 
  所以,神是看教会,不是着眼于个人,这样,教会里就不能讲个人主义。不讲个人主义,你才会意识到自己应有的责任,要作教会和无数灵魂的守望者。亚当是因着不顺服,众人都死在罪中;现在因着一个人的顺服,众人就都称义得生命。在亚当里都是不顺服,在基督里都是顺服。所以,基督徒最重要的是学顺服,顺服就是以基督为头。信耶稣没别的,就是学顺服,要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顺服。因着一个人的不顺服,众人都成了悖逆之子。不顺服是什么?就是旧生命,旧生命就是骄傲、自义。
 
  三、旧生命的特点
 
  亚当的生命特点就是不顺服,就是骄傲,就是自以为义,不承认自己是罪人。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之后,人堕落在罪中,没有一个怨自己的,都是怨别人。亚当原来是亲近神,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之后是惧怕神、躲避神。神说:“谁告诉你赤身露体呢?莫非你吃了我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树上的果子吗?”亚当说什么?“你所赐给我、与我同居的女人,她把那树上的果子给我,我就吃了。”(创3:12)你看,他怨别人。夏娃怎么说的?“那蛇引诱我,我就吃了。”(创3:13)她怨魔鬼。
 
  你强辩理由,神不喜欢。不管怨谁,你犯了罪,只能怨自己,不能怨别人。亚当吃果子,是不是夏娃给他的?是,但是你来到神面前,她给你是她和神的事,你吃不吃是你和神的事。神告诉你不可吃了,你说不怨我,怨夏娃,你是听夏娃的还是听神的?听妻子的还是听神的?你爱妻子还是爱神?为什么耶稣说爱妻子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亚当的失败就是爱妻子过于爱神,尊重妻子过于尊重神了。你说耶稣的要求是不是太过分了?还不能爱父母过于爱神,不能爱妻子儿女过于爱神,不能爱自己的性命过于爱神,为什么这样?因为他是上帝,他有权这样要求。
 
  你犯了罪了,不能怨别人。是夏娃给他的,但是你不能怨夏娃,你只能怨你自己。亚当还说是“你所赐给我、与我同居的女人给我”的,能听出这话是什么意思来了吧?他不光是怨夏娃,他还怨神,这就是罪人的特点。罪人他不找自己的问题,他光找别人的问题,这就是旧生命,人的旧生命都这样。
 
  还有,亚当犯了罪,用无花果树的叶子编成裙子遮盖自己的羞耻;罪人犯了罪,就是不好好地承认,遮遮掩掩,大的说成小的,小的说成没了,总是给自己找些理由。亚当吃果子,他说是神赐给他的女人给他吃的,这就是遮掩自己。人遮掩自己的时候,往往的就是怨别人。说别人的缺点,往往就是一点说成两点,两点说成三点,越说越大;说自己呢,就是大的说成小的,小的说没了。这就是罪人,不诚实。
 
  在基督里不是这样,谁也不怨,怨自己。要自己彻底认罪,一点儿也不留情。我们看到两件事情,你要注意,亚当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之后,用无花果树的叶子编成裙子遮盖自己的羞耻,主耶稣为你赎罪的时候,是赤身露体钉在十字架上。你说我看着那个耶稣像,腰里还围着个东西;那个东西实际上钉十字架的时候没有,是弄耶稣像的,弄成赤身露体的他觉着不好看,所以就加上那么个东西。
 
  用叶子遮盖自己的羞耻是什么?那是代表着肉体的羞耻啊,人都是遮盖自己的羞耻。哎呀,自己办的不光彩的事啊,或者不合适的事,就这样遮掩。今天一个得救的人是彻底认罪。你要注意,你无论和谁有问题,你无论什么问题,来到神面前,只说自己,不说别人。那天我还给弟兄姊妹讲过,我说信耶稣不能讲理,弟兄姊妹给我说事,你说怨谁?谁信主信的时间长就怨谁,谁听的道多就怨谁,谁热心就怨谁,他是个传道人更怨他!基督徒和不信主的计较事,他不信主的再不讲理,你一个基督徒和他计较这个干什么?你怨他?那你不和他成了一样的了吗?不都成了不得救的人了吗?既然是得救的人,就不能说一样,圣灵的工作都是让人自己责备自己。
 
  所以,你看看亚当的表现,你就知道哪是旧生命。亚当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之后,叫罪从一人入了世界。当他背弃了神,就等于把自己卖给罪了。神说不可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他吃了,两个事:第一,背弃神,第二,卖给罪。“世间有两军对敌,即是恶与善;你必定意属于一边,不能中间站。”这边背弃神,那边就是献给罪。背弃神和献给罪,是一件事的两个方面。神不让他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魔鬼让他吃;当他拒绝了神的吩咐,听从了魔鬼的时候,就等于和魔鬼弄成一伙了。这样,从亚当吃果子开始,人就和神弄成仇敌关系了。
 
  这是一个方面,把自己献给罪了。第二个方面,人吃了馒头长肉,吃了毒药中毒,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它不是长肉,也没什么营养,也不是吃了什么毒药马上就得抢救,而是吃了之后长了个东西,这个东西叫罪。就像人吃了馒头长肉一样,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肉体当中有了个东西,叫罪。罪从一人入了世界,从吃了那个果子之后,人的生命就多了这么个东西。
 
  这样,罪就整天在你的肢体当中,你是给罪当奴仆的;你给罪干活行,你去给义干活不行;你给魔鬼干活行,你给神干活不行。所以,你愿意行的善行不出来,不愿意作的恶倒作出来。你生命里头有这么个东西,你的生命性格就是这么个性质了。
 
  亚当吃了果子之后,就这么个品行了。有了罪,也不爱他的妻子了,怪她给他吃果子。刚才我们说他爱妻子过于爱神,实际上把犯罪原因推给妻子,这就不是爱她了。听妻子的吃果子,那是爱妻子过于爱神,吃了果子之后,就不爱她了。有了责任就推了别人身上,夫妻两个也是互相推。
 
  亚当夏娃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之后,说“他们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创3:7)。这是肉体的眼睛明亮了,灵里的眼睛瞎了。这个“眼睛明亮了”是什么意思?我们看到约翰福音第九章那里记载,耶稣医治了一个生来瞎眼的人,那些法利赛人看见了,告诉这个人不要把荣耀归给治好他眼睛的耶稣,说他是个罪人,应该把荣耀归给神。那个瞎子说,他是不是个罪人,我不知道,我光知道一个事实,就是我从前眼瞎,现在看见了,我还知道神不听罪人的。你们真是奇怪,我生来眼瞎,他一句话叫我好了,你们说他是个罪人,还说不知道他从哪里来的!耶稣说的什么?他说:“我为审判到这世上来,叫不能看见的,可以看见;能看见的,反瞎了眼。”那些法利赛人说:“难道我们也瞎了眼吗?”耶稣对他们说:“你们若瞎了眼,就没有罪了;但如今你们说:‘我们能看见’,所以你们的罪还在。”(约9:39-41)
 
  以赛亚书上也有一句话:“谁比我的仆人眼瞎呢?谁比我差遣的使者耳聋呢?谁瞎眼像那与我和好的?谁瞎眼像耶和华的仆人呢?你看见许多事却不领会,耳朵开通却不听见。”(赛42:19,20)
 
  亚当吃了果子之后眼睛明亮了,而一个得救的人,却应该是眼瞎耳聋的人。有一个姊妹,老是和另一个姊妹有矛盾,你说我,我说你的,就是那些事。隔上一阵儿受不了了,跑来问我怎么办。我说信耶稣不是讲理的事,信耶稣还讲理吗?一个罪人才讲理啊。我说教给你四个字吧,你要是记住这四个字,就没事了。她说什么字?我说“眼瞎耳聋”。“啊?我好好地,怎么眼瞎耳聋?”我说圣经上说的,你好好看看(就是以赛亚书四十二章那里)。她说:“那好,那好。”
 
  为什么眼亮?就是吃果子吃的,吃了之后事儿就多了。你今天只要和神和好了,就看不见那些事了。没和好之先,你的眼亮得很;这个沾光了,那个吃亏了;这个给我脸子了,那个不待见我了。现在呢,别人得到全世界,你一点也不眼红;升官发财啊这些东西,根本看不见;用这些东西和你说,白说,没用;向这些东西都死了,眼瞎耳聋。这是十字架的道路啊,别人愿意说我什么就说我什么,不在乎。耶稣说你若瞎了眼,就没有罪了;正因为你看得见,不是说你看得对错,说明你的罪还在。你说你看出来了?耶稣不是说你看得对不对,是说的只要你还看得见,就说明你的罪还在。你的眼看这些东西,说明你还是个罪人,你需要悔改。所以,亚当吃了果子之后,眼睛明亮了,就是自己分辨善恶,这个对、那个错的,这就是旧生命。
 
  还有一件事情,信耶稣什么都看不出来吗?什么都看出来了。“属灵的人能看透万事”(林前2:15),你说他看不出来吗?能认识神,能认识自己,看透世界万事。什么叫眼瞎?人对我好、对我歹,沾光了、吃亏了,等等,这些方面眼瞎耳聋。刚才说,亚当吃果子之先,也认识神,也认识自己,也知道什么才是神喜欢的,什么是神不喜欢的。吃了果子之后,也不认识神了,也不认识自己了,也不认识世界了,就整天纠缠那些小事,整天你啊、我的。
 
  人犯了罪,他不但怨别人,背后还怨神。人只要发怨言,实际上都有怨神的成分。为什么?你说他埋怨的是张三,不是埋怨的神,我告诉你啊,以色列人在旷野,没有直接埋怨神的,都是埋怨环境、埋怨摩西。你不认识神不用说,你认识神,你知道神的主权管理万有,你遇到的事,也可能是人对你怎么样,也可能是碰到个什么事,背后实际上都是神让你遇到你才能遇到。你好像是在埋怨这个人、这个事,实际上在上帝感觉着,你埋怨的啥都是埋怨的神。
 
  亚当吃了果子之后,一个是眼睛明亮了,一个是天起了凉风。天起了凉风,这就是和环境有了对立性了。耶和华神在伊甸园中行走,亚当隐藏了,神呼唤他,说:“你在哪里?”亚当躲避,神知道不知道他在哪里?肯定知道。那么,神知道,怎么还问呢?他是让你说出来,让你说出来是一个主动地认罪啊。神知道你过去亲近神,现在远离神、躲藏神。
 
  神呼唤那人,这是一种爱,是一种寻找,他希望你回应。当人一犯了罪,神就主动地来寻找人。人都是躲藏,到现在还是这样。福音来到了,你给他传福音,他躲避。他从门口走,一看是教会,他躲着。还有一些人,他不愿意看圣经,为什么呢?躲避神。为什么不愿意看圣经呢?他表面的理由有的是:“我不看这个,看那个干嘛?没时间,迷信!”说好多理由。
 
  为什么不愿意看圣经?好多人一看圣经,好像就是说的他,说的他的毛病。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感觉,一读圣经啊,就开始说他的毛病,念上几句,不愿意看。我们基督徒看圣经的时候,还有听道的时候,有两种反应:有的是“可说着我的毛病了,得悔改”,有的是烦,怎么说我呢!有的人不愿意看圣经就这个原因,不想悔改的人就不愿意看,这就是从亚当开始就躲避神。实际上,你躲避神,神也知道。
 
  人不犯罪,神不需要寻找人。基督耶稣降世,不是人找神,是神来找人。耶稣说你们要传福音给万民听,实际上也是让你去寻找亡羊的,呼唤无论什么样的人,都可以到神面前来。从亚当一犯了罪,神就开始找人了。路加福音十九章第十节:“人子来,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
 
  人躲避神,神来寻找,呼唤那人:“你在哪里?”亚当怎么回应的?很肤浅:“我在园中听见你的声音,我就害怕,因为我赤身露体,我便藏了。”他是就事论事,很表面,光说现象。神就进一步问他:“谁告诉你赤身露体呢?莫非你吃了我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树上的果子吗?”
 
  你想,神知道不知道他为什么躲藏?神知道不知道他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都知道。第一,藏到哪里,神知道;但神不说你藏在哪里,让你说。结果呢,他不说根源,光说表面现象。下面神就直接问他:“莫非你吃了我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树上的果子?”神知道不知道?知道;知道为什么不直接说?“我知道你吃了果子了,你藏了!”为什么不这样说?这样说他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一再这样说,是提醒他主动地认罪,他就是不认,就是不说自己错。
 
  现在赖不过去了,神直接问到你了,结果他说什么?“你所赐给我、与我同居的女人,她把那树上的果子给我,我就吃了。”耶和华神对女人说:“你作的是什么事呢?”女人说:“那蛇引诱我,我就吃了。”这就是我们肉体的性质。
 
  为什么要推卸责任?为什么要躲避?别受责备啊,别受责罚啊;可你这样说管用吗?这样说就不受责罚吗?实际上你如果赶快认罪,表示自己错了的话,可能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你怨夏娃,神也问夏娃了;她做错了,神也责问她。你说这个事俺俩个都有错?到你这里,神就光问你,不管她怎样。她也错了,神和她算账,你的问题神要和你算账。
 
  你说人有错是上了魔鬼的当?这么说也不是不对,但上了魔鬼的当,你不能把责任推到魔鬼身上,你自己就没责任了。你真杀了人,公安局来抓的时候,你不能说不怨我,全是魔鬼引诱的,去抓魔鬼吧!不可能的,谁犯了错找谁,谁杀了人抓谁。“哎呀,某某人让我杀的!”那这个某某人是教唆犯,但是他教唆是他的事,你杀了人,不能因为他教唆就减轻你的罪责,或者说你犯罪的性质就变了。我给你说,哪一个人犯罪,神都知道,用不着你说三道四,今天是要解决你的问题。
 
  得救是从亚当里进到基督里。我们肉体的那些毛病就是亚当生命的表现,你顺服肉体,就是旧生命不死。教会所有的问题就是老旧人不死。教会是基督的身体,那个亚当的生命一出来,那是教会的问题。教会所有的问题就是接受了耶稣,不接受十字架。信了耶稣了,旧人不死,是这个。
 
  前段时间z /-府领导到我们这里来,介绍情况的时候,说我们教会好。我说这不叫好,这叫正常。教会团结,都同心合意,这叫正常,不叫好。如果里头有些嫉妒纷争,有些这个那个的事情,那叫不正常。你讲十字架的道理,这个教会就正常。教会不正常都是因为不走十字架的道路,都是不对付老我,老我不死。
 
  十字架的道理是什么?耶稣钉十字架的时候,被人控告了这么多,他什么话都不说。这就表明,十字架的道理是不讲道理的一条道路啊,不讲为什么。“我又没有罪,为什么钉我十字架?”“我对你好好的,你为什么对我这样?”这样的话不是十字架的道。“我对你怎么样,你怎么对我这样?”你说他为什么这样?主让他这样;主为什么让他这样?主看你老旧人不死;你说我哪里老旧人不死了?你这不还在讲理么!耶稣替你死了,你还不愿意死。不冤屈你,能死吗?死了的人还觉着冤屈吗?死了的人,你说他啥,他都不做声,为什么?他死了。只有活着的人,才七蹦八跳的。
 
  四、信靠与顺服
 
  人在亚当里堕落了,堕落了是个旧生命的问题。人得救是什么?得救是接受基督。接受基督就是在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也要在他复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这样就接受了基督的生命了。但是,你是活在肉体里面,接受了个新生命。你有新生命了,肉体还是老一套,他俩不一个脾气。
 
  你这个属灵生命和这个肉体的生命不一个脾气,这样呢,你想顺从圣灵,就得改脾气。你自己改改不了,你得和圣灵联合,靠着主,主给你改。就如你所有的病,得医生给你治,你自己弄不好。这样呢,信了主之后,想改改不了;为什么改不了?这叫软弱;谁软弱?圣灵软弱还是肉体软弱?现在基督在你里头,圣灵在你心里,你胜不过去,你说你软弱,这说明你不靠主,还靠自己。什么时候想着改,什么时候改不了。主改你,你才能改了。主改你,也用不着你帮忙,你得安息,因为得救就在乎归回安息。
 
  第一是信靠。我自己干不了这个事,我相信主能干了,我只能是信靠。我靠他,他来给我干。第二个是顺服。顺服是什么?神给你解决问题的时候,你得配合。就像医生给你治病,医生说什么,你得配合。你说现在还头痛,他说头痛没事,现在吃这个药。你说等着不痛了再吃,能行吗?你说这一段时间怎么厉害了?医生说不要紧,过上半个月就好了,你先吃什么药。你说我可不吃。这都叫不顺服。
 
  神给你摆上十字架,你觉着是在对付你。十字架是给你治病,你知道不?你骄傲,结果神给你摆上功课,来对付你的骄傲。你爱面子,神给你摆上个人,来对付你的面子。这是治病。你知道神管理万有,让你凡事谢恩,你这个不愿意,那个推出去,你这样能治了病吗?你说这个病我治不了,医生给我治。医生告诉你,让你按时吃药。你说没事,我隔上几天再吃。你不听医生的,他怎么给你治病?
 
  信靠是你不行,他行。他行,他给你治,你得配合。他给你摆上的环境,摆上的事,都是按着你的需要给你摆上的,让你长身量,让你改毛病,让你对付自己,让你学谦卑、学忍耐。实际上这是神拯救你的方式。信靠是你别治了,让主给你治;顺服是主给你治的时候,你配合。安息是老老实实地,就是别胡“戳即”(捣乱的意思)了。真要解决了这个事,完全不是我,完全是主做的,将一切荣耀归给神。“哎呀,好歹地我也使了使劲,和耶稣一块来把这个事解决了。”把你那两下子放起来吧!用不着。完全是神的作为,就这样。
 
  这样,你有了新生命了,你肉体的脾气还在,亚当的那个脾气还在。你没有新生命的时候,只能靠自己;有了新生命,新生命是基督,你为什么还犯毛病呢?因为软弱;谁软弱?肉体软弱,不是耶稣软弱。耶稣在你里头,你为什么还软弱?因为你不靠耶稣,还靠自己。靠耶稣怎么个靠法?一个是信靠,让他做,我安息;第二是顺服。现在主正在造就我,摆上这样、那样的功课,给我治病。基督徒遇到的患难、逼 -/迫,有的是让你长信心,有的是造就你,是要把你造就成另外一种性格。你得接受造就,信主你想和主结合,不愿意走十字架的道路不行。
 
  今天要拿着自己当仇敌,肉体不欢迎的事,你就拿着当恩典,拿着当福。你站在肉体的立场上,神给你恩典,你就拿着当苦待你了,你就埋怨。你看看亚当,神说那人独居不好,给他一个妻子。人找对象,找到一个舒心如意的,大人也放心了,这是多好的事啊。可亚当吃了果子之后,连神给他妻子,他都不说感恩的话了,他就埋怨,“不是你给我妻子,我吃不了果子啊,我也死不到罪中了。”他灭亡了怨神,拿着恩典当埋怨的理由了。
 
  “你看看,不是你给我的这个女人,我能吃这个果子吗?我能死在罪中吗?不都是你吗?”我给你说,这个亚当就是咱啊,咱那毛病找找根儿,都在亚当那里。今天信耶稣是什么呢?就是知道哪是老旧人,就是旧人死、新人活。用什么解决?用十字架。十字架,耶稣是榜样。你说我受不了了,不该遇到这样的事啊!耶稣是神的儿子,他更不该遇到这样的事!就你这点事,还喊冤叫屈的什么呢?
 
  所以,今天一个恨恶自己的人,要拿着十字架当恩典、当荣耀,拿着十字架当赞美的题目。今天我们要知道,信主怎么才叫走正路。教会为什么需要不断讲十字架?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需要与主同死啊!与主同死的目的是与主合一、与主同活。你追求基督,就得用舍己的方法来追求。
 

 

  TAG:得救 亚当里 基督

【作者简介】 王三元牧师,甲子之年,现居山东济南,为长春里教会牧师。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不要图谋  上一篇:与神相和——快乐的要素 打印文章   录入:心安草   责任编辑:心安草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6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
/juhuijiangzhang/273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