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加尔文《基督教要义》有感

作者:大漠     来源:旷野呼声作者 时间:2017-10-08 07:10:03

 0d4c59cc8a86d249e0fa56abfd8d8b80.jpg

德国思想家狄尔泰在《梦》的这篇文章中,为我们描绘了他在在上世纪初做过的一个梦。他梦见自己穿越历史,在一个晴朗的夏日黄昏,走进了三个不同类型的伟人圈子。他一会被一群人深深吸引,过了一会又被第二群甚至第三群人迷住心窍,弄得他身心俱乏而不知所终,觉得自己要四分五裂了。但就在这时他睁眼醒来。他举目凝望,那布满苍穹的星星越来越明亮,忽然让他心有所感,深刻地领悟到:我们努力奔向光明,奔向自由与和美,不能抛弃过去,人只有在属于他的历史中才能说明自己。

其实,我们周围的景象很类似狄尔泰的这个梦,甚至比他的梦还要魅力十足,能够吸引和迷住我们的不是三两群,而是应该以百计算了。各种思潮各种理论以及各种奇谈怪论的信息,如泛滥浑浊的黄河之水,以一泄千里的强势,通过我们的手机、微信、电视及网络而汹涌地扑进我们的视野。就在我们猝不及防的时刻,我们所坚守的信仰正在一步步地被濡染侵蚀甚至毁灭。所以,我们完全有必要像狄尔泰所领悟的那样,在属于基督徒自己的历史中来说明自己,甚至是从历史中找回已经丢失了的自己。

我们信仰所归属的基督新教或者叫更正教,是从十六世纪欧洲掀起的一场波澜壮阔的改教运动中崛起的。当时,改教家以圣经为依据和标准,发文或者著述,对教廷的腐败与教义的偏差以及道德的沦丧等,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揭露和痛斥,以保持和捍卫纯正的信仰,让信徒脱离教廷的专制和迷信,倡导信徒要认真阅读圣经,因圣经本身就是信仰的根据。也就是从这时起,《圣经》只掌握在少数神职人员手里的现象逐渐被打破,广大信徒手中也开始有了《圣经》这部书。当时改教家的口号是“回到圣经”、“唯独圣经”,并从《圣经》真理及古时教父的教导中得出“因信称义”、“信徒皆祭司”等一系列教义与神学上的崭新概念。

改教运动是从1517年10月31日,由马丁路德反对罗马教廷出售“赎罪劵”的《九十五条论纲》为导火索的,随即席卷整个欧洲,成为基督教发展历史上的一个伟大的里程碑。所以,今年10月31日恰好是改教运动500周年的纪念日。改教运动有三大改教家,也是改教运动中最重要而杰出的领袖。这就是著名的马丁路德、慈运理和加尔文。

历史如同我们的血统和出身,如果我们蔑视这段用改教家及一大批殉道者的鲜血和生命开创出的历史,甚至认为它不值一提乃至给以背叛,那么,就等于我们将自身的信仰与生命埋葬一样,成为被自己所唾弃的人。重温这段历史,重读那些改教家的论著,不仅可以进一步理解圣经中神的话语,更会促使我们对现实的诸多诱惑保持一份警惕,以不断进深我们的信仰,在灵性生命的造就上赢得主的喜悦。因此,改教家当年的一系列的论著,应该是当下基督徒进深信仰的必读之书。

别人我不知道,当我阅读完加尔文三卷本的《基督教要义》后,觉得自己就是一只井底之蛙,突然地跳上井岸,顿时是眼界大开,眼前一片开阔一片新鲜。面对眼前之景,我忽然认为自己根本就不是基督徒,《基督教要义》里的内容,虽然都是基督徒应该了解和知道的,但以往却感觉非常模糊甚至陌生,读过此书才豁然开朗。实际上不仅是我,甚至多数的基督徒对自己信仰的基督教的了解,也都是零散和碎片化的,所以,当社会与教会出现一些不正常的事件时,基督徒便陷入了一种迷茫而不知所措的状态,不知道如何面对和看待,更不用说去以信仰加以解决和解释了。由此,我们的信仰成为一个脱离社会实践与生活的信仰,是形式上和嘴上的信仰,是躲进教堂成一统的信仰,似乎基督教信仰与社会无关与生活无关,纯系是一个封闭性的信仰。

《基督教要义》这部书,一共1620页,分为四卷,基本囊括了基督教的整个教义。作者加尔文以《圣经》做为论说的依据和基础,并参照古时教父,尤其是奥古斯丁的观点,对当时的天主教及经院神学家的错误教义,进行了颠覆性的驳斥与否定。并且旗帜鲜明地确立了从圣经而来的一系列崭新的基督教要义。

作者加尔文1509年生于法国的诺瓦永,从小就接受过极好的人文教育,25岁就取得了法学博士学位,属于当时意义上的“人文学者”。在这个圈子里有一个重要人物,既巴黎大学的校牧科普。1533年11月1日科普在就职演讲中表达了对路德在德国推动宗教改革的认可,以及在法国鼓动宗教改革的勇气,这使法国z /-府对法国境内的宗教改革进行了严厉的限制。科普和加尔文都逃离了巴黎,四处躲藏。加尔文是因为被认为与科普的讲演有关联而被牵涉其中。可就在这段时期,即1534年他还在法国时,便写作了这部《基督教要义》的第一版。这时他才26岁,并因此而一举成名。

当我们读过他的这部《基督教要义》的时候,都很难想象这么精深这么宏大的一部巨著是出自一位年轻人之手。他对《圣经》的熟悉和把握是超越常人的,他在圣经的解读上,强调的是圣经的信息和内容,而不是字句。但在字句上他坚持简单的字意解经,反对寓意解经。强调从上下文甚至整部圣经中的精义中去解读经文。在解经上,他反对驳斥天主教及一些经院神学家强解圣经的作法。如果在解经上给加尔文归类的话,应该归在精义解经的范畴。我的这种看法,只是源于《基督教要义》这部书的内容,而且不是全面的,只能说是姑妄言之。所以,也可能是错误的看法。如果我们想深入了解加尔文的解经方法,只有去研读他的几十卷的《圣经注释》与《圣经讲章》,才会得到一个正确的结论。

《基督教要义》这部书经过几次的再版,而每一次再版都增加不少新的内容。1536年第一版只是类同于路得的《教理问答》似的小册子,我们现在所阅读到的这部书,是作者1559年最后修订的版本,应该可以称为是一部巨著了。

这部书是一部论辩性的著述,但是在与经院神学家及天主教论辩的同时,加尔文的力量与说服力不是建立在反对和否定的意见上,而是建立在他强烈的肯定信念和丰富的思想上,这一点应该是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的。在网络及信息发达的今天,我们可以看到很多辩驳性的文章,但是与加尔文之比,基本没有可比之处。我们往往是攻其一点而不及其余,甚至没有耐心去读完被他攻击的文章,便一口咬住绝不放松,且以此来显示自己的正确和伟大。这种自以为义的文章,缺乏加尔文那种博大的情怀及其丰厚的学识,显得知识浅薄而心胸狭小。如果被攻击之人一言不发,自以为义者就像似跳梁小丑那样,反倒使自己显得非常可怜可恨了。所以,一个基督徒在写这种辩驳性的文章时,无论是出于护教心理还是出于坚守真理之心,首先要出于爱心,还要必须具备丰厚的学识,才会叫人心服口服。

加尔文是学者、牧师、改教家集于一身的。但他写作这部书时,主要是以一位牧者的身份与心态抒写完成的。正如他在前言部分所坦言的那样:“让准学生用来预备自己研读圣经。”所以,在他对天主教与经院神学家论辩后,便以正面来论述自己的观点。全书计四卷,每卷都在二十章左右,但几乎每章都是这种写法,只是部分章节将这种写法颠倒过来。他写的每一章都是一个大的论题,都关涉到信徒的信仰的灵性生命。他的驳论部分,对于不了解当时改教时期历史背景的读者来说,显得生涩一些,但正面论述部分却是简单易懂的。因此,这部书是一部适应于每一个基督徒阅读的书籍。

这部书几乎包括了基督教信仰的各个方面。如论上帝、论救恩、论三位一体、论教会、论圣礼、论因信称义、论z /-府、论预定等等。阅读此书,可以将我们平时了解和知道的碎片化的基督教真理拼接起来,在头脑中形成一个较为完整的概念,可以为进一步阅读《圣经》打下坚实的基础。这部书名为基督教要义,但更多的作用却是对《圣经》的一部导读之书。因为,这部书阐释的真理和教义,都是从《圣经》而来,每一个真理都有圣经的依据。另外,我们从这部书中,还可以窥见到当年改教运动中的一些背景历史,对于理解基督教历史的发展是大有帮助的。

当然,我们阅读《基督教要义》以及一些著名神学家的著述,绝对不是为了增长知识,更不是为了在教会中取得什么职分,而是为了我们自身的信仰,为了更能够读懂神的话语,以此铸造我们自身的灵性生命,并在各种思潮汹涌扑来的时候站稳脚跟,不至于随波逐流而玷辱我们所信的基督。对于加尔文的这部论著,其评论文章很多,从网络上就可以搜索出一大批。我们在阅读这部书之前,可以先阅读一些评论文章,这样可以扫清阅读上的一些障碍。

当我读过此书,另一个收获就是,对近期某教会的分裂现象以及某教会被拆十字架的事件,拥有了一种清楚明晰的认识。不像以往,对这些现象的出现感到茫然和不解。因为,加尔文已经在这部书中阐明出来。因此,当我们阅读此书的时候,最好是能将社会与信仰生活上的实际结合起来,进行哪怕是浅层次的思考。

对于加尔文本人和他的论著,五百年来虽然影响巨大,不仅改变了教会的面貌,也促进了整个欧洲社会的政zh i经济的改革。但对加尔文和他的论著加以否定的神学家也是存在的。其实,这是正常的,反与正、邪与恶、黑与白,在任何时代任何时候都是同时存在的。即使没有这些,也会出现认识的深与浅的区别。所以,我们阅读一些基督教经典之作的时候,不要让一些不同声音所骚扰,只要是符合《圣经》真理的,我们就要加以肯定和赞赏。对加尔文来说,他提出的“预定论”就有不同的声音。我读过一些这方面的文章,这次阅读《基督教要义》还重点阅读了他的“预定论”。我觉得他的预定论是符合圣经真理的,所以认为是正确的。一些反对文章,多数都是并没有完全读完加尔文的预定论,便做出了否定的结论。也就是说,没有真正弄清加尔文预定论的主要理论是什么,就一捶定音了。

另外,我们也要像加尔文一样,凡是《圣经》启示的可以探讨,凡是《圣经》没有启示的就远而避之,因为我们有限的人是永远难以测透无限的神的。也许因为如此,加尔文这部《基督教要义》的第一章所阐释论述的,就是关于认识自己与认识神的关系。

  TAG:加尔文 基督教 要义

【作者简介】 大漠,2009年8月28日在沈阳东关教会受洗归主。2012年开始在《旷野呼声》网站做文字侍奉至今。先后在《信仰之旅》、《文化中国》及网站发表信仰文章近200篇。现为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会员、辽宁省散文学会会员、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沈阳市作家协会会员。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信主后,你更自由了吗?  上一篇:读《陶恕传》 打印文章   录入:大漠   责任编辑:华美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6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
/xstj/273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