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世界分离

作者:倪柝声     来源:作者原创 时间:2017-10-22 06:51:40

与世界分离.jpg

  我们已经看过,教会是撒但肋旁的荆棘,不只使它感觉非常不舒服,而且还限制了它行动的自由。教会虽然在世界,但她非但不对世界的建设提供任何的帮助,而且还一直宣告世界已在审判之下。倘若这是事实,倘若教会一直是叫世界不安的一个原因,那么同样的世界也是不断加痛苦给教会的原因之一。因为世界一直在发展中,它对神子民所加的痛苦也不断在扩大;事实上教会今日所面临的压力,是教会初期所未曾遇过的,当日神儿女所遭遇的公开逼 -/迫,多半是在身体上受到攻击(徒十二;林后十一),所冲突的点往往是物质的、摸得着的事物。今日基督徒在世界所遇到主要的困苦,远比往日所有的狡猾,乃是一种隐藏在物质背后摸不着的势力,非但是不圣洁的,而且是属灵气的邪恶。今日这种属灵气的压力远比当日圣徒所遭遇的为大,而且有一种因素是往日所没有的。

  世界的趋势

  在启示录第九章里面,我们看到一种情势的发展,在作者记述的时候是遥指着将来。「第五位天使吹号,我就看见一个星从天落到地上;有无底坑的钥匙赐给他,他开了无底坑。便有烟从坑里往上冒,好象大火炉的烟;……有蝗虫从烟中出来飞到地上;有能力赐给它们,好象地上蝎子的能力一样。并且吩咐它们说,不可伤害地上的草,和各样青物,并一切树木,惟独要伤害额上没有神印记的人。」(1-4节)这是一种表号的说法,那从天落到地上的星显然是指撒但说的,而且我们知道无底坑就是它掌权的范围,也可以说是它的仓库。这似乎说到在末后的世代,撒但的势力将倾巢而出,人将要发现,他们所遭遇那种属灵气的权势,是以前所未曾遭遇过的。

  这正好和今日的情形相符。固然神的话早已说明,时代末了,罪恶与暴力将超过以往,但是这些还不是特特说到教会在时代末了所要遭遇的搏斗,乃是说到那在日常生活中属灵气的压力。「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的日子也要怎样。那时候的人人吃又喝,又娶又嫁,到挪亚进方舟的那日,洪水就来,把他们全都灭了。又好象罗得的日子,人又吃又喝,又买又卖,又耕种,又盖造;到罗得出所多玛的那日,就有火与硫磺从天上降下来,把他们全都灭了。」(路十七26-29)主并不是说这些事——食物、婚姻、商业、农业、工程等等,是挪亚和罗得时代的主要特点,而是这些事在时代的末了特别得势。「人子显现的日子,也要这样。」(30节)问题就在这里,那些事的本身并不包含罪,只不过是世上的事而已。在你所经过的年日中,曾像今天这般专心注意改善生活,想把日子过得更好一点么?今天食物和衣着已成为神儿女特别的重担。我们要吃什么呢?要喝什么呢?我们要穿什么呢?许多人已把这些当作主要的话题。有一种势力迫着你去思想这些事;要生存就得注意这些事。

  但是圣经却警告我们说:「神的国不在乎吃喝,只在乎公义。」圣经要我们先求神的国和神的义,然后向我们保证我们所需要的都必加给我们。圣经要我们不要为食物和衣着忧虑,因为野地的花、空中的鸟,尚且得着看顾,难道祂还会不顾我们这些属乎祂的人么?但是从我们每每为这些事焦虑来看,竟好象神所看顾的只是飞鸟和花草,而非我们!

  这一点,我们需要特别着重的来说,要知道这种情形是反常的。今天表现在许多基督徒中间那种对吃喝的过分注意,无论是为着最起码的生存或奢华宴乐,都属反常的光景,背后都有超然的意义。因为在这里所遇见的,并不单单是吃喝的问题,我们在这里所遇到的是污鬼、撒但编组并控制着整个世界的秩序,并且用污鬼的力量,藉着世界的事来引我们进入圈套。今天许多的事,若不从这里着眼,就无法明白。巴不得神的儿女能醒悟,明白这事实!在以往的日子,神的圣徒也曾遇见各种艰难;但在艰难重压之下,他们能抬头仰望并依靠神。而今天圣徒往往在各种重压之下困惑、慌乱、迷惘,他们似乎不会信靠祂。但愿我们认识这些压力和混乱的源头乃是撒但。

  在婚姻方面情形也一样,在这方面我们所遭遇的难题也是空前的。一方面杰出的青年人打破了老旧的传统,另一面却缺少任何新的典范和辅导,因而更加混乱。这事实也不能单单看为自然的趋势,我们还得认清它那超然的背景。娶和嫁在任何时代中都是正常的事,但是今天却有一个因素,播在这些事间,使它成为不正常。

  此外在农业、建筑和商业上,何尝不是这样。这些事本来是合法和有益的,但是今天在它们的背后却有着一种权势,将人压倒、迷惑和失去平衡的地步。推动看世界系统的邪恶势力,促成了一种情形,其中有两个极端:一方面是极端的缺乏,生存都受到威胁;而另一面却又给豪富的人,提供获取钜资的空前机会。今日有不少基督徒,在经济方面遭遇到空前的艰难,而另一面,又有许多基督徒,得到空前的机会,成为巨富。这两种情形都是反常的。

  你到任何一个家庭去,听听他们的谈话,你会听到这一类的话:「上周我买下了某一件东西,是什么价钱买的,这一下使我省下了多少钱。」「我运气真不错,这是一年以前的,那时不买可就惨了!」「你如果要卖的话,趁现在价钱好赶紧脱手。」你有没有注意到人今天跑来跑去,狂热的作着买卖?医师囤积面粉,服装制造商在出卖纸张,从来没有摸过生意的男女也被投机的洪流冲得站不住脚。他们被商场上的龙卷风吹得疯狂的团团转。难道你不觉得这样的事不平常?你看不见这里有一个势力在使人着迷么?今天不少人的行动和精神近乎失常的。人今天作买卖不只是赚一点钱,或赔一点钱,在买卖上的问题,乃是人摸着了撒但的制度。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末世中,有一种权势如同脱缰之马,不管人愿意不愿意,都被逼得跟着它跑。

  世界的媒介

  因此今天的问题,还不重在罪恶,更严重的问题乃在世界,谁敢说你吃喝是错呢?谁能反对嫁和娶呢?谁能否认你买或卖的权利呢?这些事的本身并没有毛病,毛病是出于那隐藏在这些事背后那属灵气的力量,它藉着这些事作媒介,毫不留情的摧残着我们;巴不得我们都能认识这事实,虽然我们叫摸着的是一些很平常很单纯的事,撒但就是利用这些事来陷害神的儿女,使他们坠入它所操纵的庞大的世界系统中。

  「你们要谨慎,恐怕因贪食醉酒并今生的思虑,累住你们的心,那日子就如同网罗忽然临到你们。」(路廿一34)注意主所说的「今生」,在希腊文的新约圣经中,关于生命或生活用过三个字:zoe,指属灵的生命或生活;psuche,指魂生命或心理生活;以及bios,指生物的生命或生理生活。主在这里所用的乃是第三个,以形容词的形态出现;biotikos意思是生活的忧虑(中译为今生的思虑)。主警告我们要小心,免得我们过分的受生活的思虑所重压,也就是为着那些最普通的事及必需的吃和穿焦虑。正如亚当和夏娃在这些简单的事上跌倒了,同样许多基督徒也是由于这些简单的事,而忽略了神属天的呼召。因为我们的心往往在这些事上,主警戒我们,不要让这些事累住我们的心,不要使这些事成为我们的重担,以致受到亏损。换句话说,不要让这些重担将我们压垮。我们在灵里应当有一种超然的感觉,脱离了物质的连累,无论是「在屋里」的,或是「在田里」的(路十七31)。

  我们必须认识我们是谁!我们是教会,我们是世上的光,要照亮在黑暗中的世界。所以我们当为此而生活在世上。

  以往教会曾弃绝这世界的样式。今天教会不只用世界的样式,而且还加以滥用。当然我们必须用世物,因为是必须的;但我们不该对它有需求,也不该有愿望,因此主接着又说:「你们要时时儆醒,常常祈求,使你们能逃避这一切要来的事,得以站立在人子面前。」(路廿一36)倘若没有一个属灵气的势力需要防备和抵抗,神何须吩咐我们儆醒并祈求呢?我们不能听凭命运,必须时时儆醒;免得我们在灵里被世界的因素所缠住。今天有一些世事和世物是我们生存所必需的。关心这些事是该的,但是被这些事压倒就不合理了,这会使我们失去神的上好。

  世界的焦点

  启示录告诉我们,撒但要建立它敌基督的国度,在政zh i世界中(十三章)、在宗教世界中(十七章),以及在商业世界中(十八章)。在政zh i、宗教和商业这三重根基上,将出现撒但的强暴霸权。在启示录末了的几章中,撒但的国度以巴比伦的姿态出现,那是它特别的工具,巴比伦似乎是代表腐化的基督教——也许是指罗马,但她比罗马更大更邪恶,并且她的审判是根据她的贸易。启示录十八章整章都说到商人和商品。那些为巴比伦大城倾倒悲伤的人,从君王到航海的水手都因她繁华的贸易忽然停止而悲伤。不是因为政zh i,而是她的商业,显然不是因为宗教,巴比伦使多人致富,因此她的倾倒使多人悲哀。我们不敢着重的说单纯的商业有什么错,但是我们根据神的话来看,它的开始和撒但有关(结廿八),而它又与巴比伦一同告终(启十八),我们又从痛苦的经历中得知,商场上比那里都腐化,都更败坏,连那些谨守基督最高原则的,也都受到它无情的摧残,若非神的恩典无人能以站立得住。

  对巴比伦我们是否保持敏感呢?当商人哭泣时,天上却响起了哈利路亚(启十九)!这是新约圣经唯一记载哈利路亚的地方(1-6节),我们是否和声响应呢?

  我们一接触商业,就摸着了危险的边缘。倘若因为我们的出力而从事纯商业的经营,而且带着战兢恐惧的心情,靠着神的帮助或者能脱离魔鬼的网罗。假如我们过分自信,那么要想逃脱从事商业时不知不觉所产生的自私是不可能的。因此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并不是要禁止买卖、吃喝、嫁娶;问题乃在如何逃避这些事背后的权势,因为我们不能被那势力所胜。

  那么有什么秘诀使我们能在神旨意中来用世物呢?秘诀就在为神来用世物,换句话说,要知道我们不是积攒无用的财宝,也不是储存钜额银行存款,乃是为祂所积存。你我必须甘心乐意在任何时刻舍去一切,为主舍去两千元或两元,对我们应当毫无分别。问题乃在乎我是否欢欢喜喜的舍。没有丝毫疼惜的感觉。

  这并不是说我们大家立时要把一切都处理掉,我所说的乃是我们既是神的儿女,就不该为自己积攒财宝。倘若我有所积攒,那是因为神对我的心说了话;倘若我有所舍去,原因也该为此。我为神的旨意而保守,所以当神要我给的时候,我就能毫无忧虑的给。我所以持有世物,并非因为我爱这些,所以当神要我送出去的时候,也能毫无顾惜。这就是与世界分离的意义,就是向世界自由,并分离归神。
 

  TAG:世界 分离

【作者简介】 原名倪述祖(Henry Nee),归信后更名倪柝声(Watchman Nee,倪儆夫),是第一位对西方基督徒具有影响力的中国基督徒,中国基督教新教自立教会运动“地方教会”运动兴起人,他将中国基督教新教早期福音的性质转为追求属灵生命经历的阶段,以及为着教会建造的方向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这个时代,神看中的仍然是人品  上一篇:教会是否需要施行劝惩? 打印文章   录入:华美   责任编辑:华美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6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
/jmxg/275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