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如何写

作者:生命树     来源:旷野呼声作者 时间:2017-11-03 07:22:57

 1.jpg

  导语:中国的名著,写尽了世界的塌陷,人间的荒寒;道尽了我们的疼痛和悲苦,我们的眼泪和生死……肉身的尽头,是冰山与冰山的碰撞,生命的碎片化作虚无,留下的是无尽地孤独与寒冷。以至于《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呕心沥血,疼死在半部书里。

  纵观历史的长河,伟大卓越的文学作品都是真理的催生品,放射着璀璨夺目的光芒,诉说着不能言说的言说,记录着永恒对短暂的爱抚,流趟着彼岸对此岸的召唤。读者的心灵视野在神性的国度被无限地拓展。

  中国的文学作品写尽了此世的幻灭与荒凉,没有对彼岸的追寻和叩问。《金瓶梅》写土豪,《红楼梦》写贵族,《水浒传》写叛党,《西游记》写妖怪,《封神榜》写偶像,《聊斋志异》写灵异,《三国演义》写政zh i。《金瓶梅》话沉沦,《红梦梦》诉幻灭,《水浒传》说悲壮,《西游记》讲曲折,《封神榜》叙战争,《聊斋志异》谈八卦,《三国演义》道凄凉。中国的名著,写尽了世界的塌陷,人间的荒寒;道尽了我们的疼痛和悲苦,我们的眼泪和生死……肉身的尽头,是冰山与冰山的碰撞,生命的碎片化作虚无,留下的是无尽地孤独与寒冷。以至于《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呕心沥血,疼死在半部书里。

  今天,西门庆死了吗?潘金莲死了吗?红楼梦醒了吗?妖孽消失了吗?战争结束了吗?历史走远了吗?大地上行走的都是书中的人物,只不过更名换姓而已,以几何倍增的形式生长着。一个商品卖不出去的时候,就重新注册,重新命名,打入市场,掀起又一个商潮;一个人臭名召著时,易容易术,隐姓埋名,混迹江湖,掀起时代浪潮;一个朝代走不下去时,更换朝代,同样的人物上演同样的故事,推动历史发展。生活是无尽的《红楼梦》,爱情和婚姻是说不够的《金瓶梅》,朋友圈是《水浒传》传奇,政zh i是演不完的《三国演义》,新闻媒体是没完没了的《聊斋志异》,人生是一趟又一趟的《四游记》。

  我有贾宝玉的多情,我有林黛玉的眼泪;我有西门庆的跋扈,我有潘金莲的悲情;我有孙悟空的刚直,我有猪八戒的好色;我有闯荡江湖的叛逆,我有英雄气慨的凄凉……我有着双重的身份,我即是男人,也是女人。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有我的影子,他们是我,我也是他们。

  我曾不止一次地进入他们里面,进入他们的疼痛、悲伤和眼泪里,久而久之,我成了他们的辩护律师,同时我发觉每一部书的作者也是他们辩护律师,最终无力辩护,兰陵笑笑生把西门庆和潘金莲交在了武松的刀下,高鹗把贾宝玉交给了虚无,罗贯中把英雄人物交给了东逝的江水,施耐痷把江湖好汉交给了朝庭……一个辩护律师为他人辩护的目的,就是为了改变他人的现状,脱离现实的悲苦,否则就是在为罪孽买单。

2.jpg

  我们一代又一代迂回在五千年的文化里,情绵绵、意绵绵地自娱自乐,走不出尘归尘,土归土的“土”里,梦想着成为世界之“王”

  岂不知,中国的文字,充满了神性,每一个字里都隐藏着上帝的奥秘,就“王”来说,不是简简单单的一笔一画,不是老虎额头上的记号,不是彩旗飘扬的字符,“王”是用十字架接天连地抒写而成的,是此岸与彼岸完美的结合,是天、人、地三者的合一。抽掉天上的一横,定规是尘归尘,土归土的“土”字,拿掉地上的一横,必定是干柴烈火的“干”字。“土”属于坟墓和死人,与天断裂,与永恒无关,以自我为中心,膨胀的欲望最终灰飞烟灭;“干”悬起来的空中楼阁,不理民间的疾苦,用一句一句的真理炮轰人性,高高在上,不接地气。“土”和“干”都是没有翻过的饼,无法供应他人的需求。

  历史历代,人们争先恐后的做王,却不知道隐藏在“王”里面的真相。耶稣基督用他的大爱和血肉之躯,在十字架上写出了一个完整的万王之王的“王”字,深深地插入地球的心脏,在天地之间熠熠生辉。

  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 14:6)。”他是一切,一切都在他的里面!没有被真理点化的文学,都是夹生的、属地的文学。

  在上帝面前,我们看到世界拒绝上帝的荒凉,看到了天人断裂的真相:男人没有遇见耶稣,都是西门庆;女人没有遇见耶稣,都是潘金莲;一对男女相爱,没有遇见耶稣,就是一部《金瓶梅》;一个党派没有遇见耶稣,就是一出《三国演义》;一个民族没有遇见耶稣,就是《水浒传》传奇;一个国家没有遇见耶稣,就是一场又一场的《红楼梦》;新闻媒体没有遇见耶稣,就是没完没了的《聊斋志异》。

  现实中,每一个女性,不知不觉中,接受生活各式各样的风暴,从最初弱不经风、多情纯洁的林黛玉长成知书达礼、坚韧忍耐的薛宝钗,最后定位成精明能干、八面玲珑的王熙凤。变的是女人,不变的似乎是男人,男人希望家里有一个薛宝钗或者一个王熙凤,心目中却始终住着一个林妹妹,所以嚣张跋扈的西门庆成了女人们的偶像。一个女子,不论在任何角色之间转换,如果没有成为那个抹大拉的马利亚,人生就是红楼一梦,悲剧之中的悲剧,虚空之间的虚空。

  中国的未必是世界的,中国的文学名著,让我们看到每一粒尘埃都有一个漂亮的名字,都有不为人知的伤痛和眼泪,每一粒尘埃都期盼着爱与救赎。

  天、地、人合一,不是随随便便达到的境界!进入伤痛,才能医治伤痛;进入黑暗,才能背负黑暗;进入死亡,才能超越死亡。在这之前,中国文学首先要进入基督的伤口,吮吸上帝生命的丰盛,带上神的光芒进入每一粒尘埃的伤口,去聆听他们的心声,触摸他们的眼泪,把世界的归给世界,把上帝的还给上帝,这样才能缝合伊甸园里的断裂,把天地两极结合起来,让“生”牵起“死”的手,飞向永恒,在宇宙间书写出一个“王”字。

 

(本文首发在作者微信公众号:耶路撒冷的星空)

 

  TAG: 如何

【作者简介】 生命树,旷野呼声作者,不是诗人,不是作家,不是牧者。一个被基督的大爱深深吸引的平信徒,在圣灵的带领下提笔,审判自我,见证耶稣,赞美上主!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返回列表  上一篇:信仰的代价是生命的冠冕 打印文章   录入:雪鸽   责任编辑:雪鸽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6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
/zsmy/276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