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交通的一些原则

作者:倪柝声     来源:作者原创 时间:2017-11-12 07:10:53

教会交通的一些原则.jpg

   教会只有一个

 
  圣经里说,教会只有一个。保罗所在的那个教会,就是我们所在的那个教会。我们所在的教会,也就是使徒约翰、路得马丁、克鲁文等一切重生的人所在的那个教会。圣经里的教会,实在没有时间、地理、种族的分别。在神的眼中,中外古今,自始至终,只有一个教会,并没有两个教会。圣经里承认基督的身体只有一个,永不承认基督的身体有两个;因为元首只有一个。圣经里肢体虽是多数的,但是,身体却是单数的。所以中外古今得救的人只能成一个教会,一个身体。既然如此,为何又有各地的「众教会」呢?以弗所书既说只有一个身体、一个圣灵、一个指望、一主、一信、一洗、一神,为何圣经又说起众教会呢?岂不是圣经里有冲突么?一面说只有一个身体,一面说众教会,又是为何呢?这就是告诉我们,圣经里对于基督的身体,和地方的教会是有不同的看法的。实在说起来,教会只有一个,正如基督的身体只有一个。可是每一个地方,信徒多的,有三千至五千,少的只有两三个人,如马太福音十八章所说的;只要在一个城市或村镇,有一班信徒在那里,一同聚集,这一班信徒,就是住在那个城巿或村镇的教会。所以原文圣经顶注意的给我们看见,「在某某的教会」。这个「在」字就是说出教会只有一个,不过分散寄居在某某各地而已。圣经就是把寄居在某一地的教会中人,当作一个地方的教会,小规模的代表那个独一无二的教会。
 
  有一件事是顶宝贵的,就是哥林多前书十章所说的:「我们虽多,仍是一个饼。」这里的我们,是包括所有的信徒。饼只有一个。所以我们不要以为我们文德里有一个饼,戈登里又有一个饼,北平、长春等处都有一个饼。在全世界里,从物质的眼光看来,饼虽然可以有千万个,但是,在神的面前,从属灵的眼光看来,只有一个饼。为何只有一个饼呢?因为我们在肉体上,是受时间、空间的限制,不能只擘一个饼。若是可能的话,全世界的信徒,可以只擘一个饼。虽然可以有弟兄们在长春、北平、杭州、南宿洲,各自擘一个饼,但在神面前却只是一个饼。我们的手,在主日晚上在上海所摸的那一个饼,与栾弟兄在杭州、黄弟兄在南宿洲所摸的,同是一个饼。在各地方所擘的饼,所代表的基督的身体,仍是那一个。神只有一个教会在世界。这一个教会散居在各城各村里面。这散开住在各城各村里面的教会,就是称为在那城、在那村的教会。为着便利的缘故,就称这些在各城各村里的教会,为神的众教会。其实神的众教会就是神的教会。主叫我们每主日擘饼,就是要我们不要忘记各地各方的教会,并非独立的为教会,乃是联合而为一个教会。故用一个饼来代表,叫我们记得:中外古今的信徒,和地方教会虽多,仍是一个饼。
 
  我不喜欢用政zh i来作比方,因为太时髦。但是,我今天要用一点作比方。国民党最佩服孙中山,各处机关都有孙中山的照片,孙中山的照片,可以有几千万张,但是所代表的人,却只有一个,照样,我们所擘的饼,可以有千万个,但是,饼所代表的基督的身体,却只有一个。饼所代表的主,也只有一个。所以各地方小规模的教会,就是代表基督的整个身体。所以,我们立刻看见一个地方的聚会,虽然只有五十个人在那里聚会,但他们所代表的,是中外古今所有的信徒。今天在戈登里,只有五十多个人聚会,在赛山若只有七八个人聚会,但他们在主前擘饼聚会中所擘的饼,是代表彼得、保罗、路德马丁、斯理等人,也代表你和我。所以,无论是宝山、杭州、苏家嘴,或其它各地的聚会,都是代表基督的身体。所以,没有一个教会可以单独行动。所有的行动,都得顾得全体的教会才可以,你在聚会里,不该只看见坐在你旁边的那几个弟兄姊妹,你该看见整个的基督的身体。所以,你所作的事,不止和二百个与我们一同聚会的人发生关系,乃是和整个基督的身体发生关系的。因为我们只有一个身体,所以,你虽然只是一个肢体,你所作的,就是基督身体作的。一个肢体会拖累整个身体。
 
  中国人住在南洋的,是闽广的华侨居多数。在南洋一带,无论是乡村城市,几乎都有华侨的会馆,在各处会馆的人数,虽有多少的不同,但是,他们在一个地方得势,就是代表中国人在那里得势;他们在一个地方受欺压,就是代表中国人在那里受欺压。他们在南洋如何代表中国,我们也如何在我们的所在地代表教会。从此可以看见每个教会的行为,与基督的身体的行为有何关系;从此也可以看见到底一个一个的聚会,彼此的关系是怎样。虽然,你不过是小规模的教会,小规模的团体,站在一个境界中,神却要藉着这小规模的教会,小规模的团体,来彰显那大规模的教会,大规模的团体。所以,我们在这里小的地方教会所作的,就是代表,就是包括所有基督的身体作的。所以,就不能不和别的地方的教会发生关系,和别的地方的弟兄姊妹们发生关系。
 
  接纳擘饼
 
  假定有一个弟兄,被你们接纳擘饼,你们不是把他接纳到在杭州,或是在天津,或是在宿洲的聚会里,乃是接纳他到神的众教会里,到神的家(外表)里去。我们在杭州接纳一个弟兄,就是替在天津,在上海,在宿洲,以及在各处的教会,都接纳他。我们若在上海要接纳一个人,若想到在杭州和在北平的弟兄,以为不该接纳这人,我们就不该接纳他。你不能单独行动。如果你所在的那地方的教会所作的,是别的地方的教会所看为不当作的,你就不能单顾到你们当地几个人的看法而去作。因为这样作,是不分辨基督的身体。如果我们个人所作的,不能代表在上海的弟兄们去作,也就不该作。如果有一件事,不能经过全体的教会同心的通过就去行的,就不是身体的行为,这乃是单独的行为。圣经中只有身体的行为,没有单独的行为。
 
  若有一个弟兄,要来擘饼,我们为何要仔细查问呢?因为我们不止为在上海的弟兄们来接纳他,也是为在天津,在杭州,在温州,以及在各处的聚会的弟兄们来接纳他。所以当他到别处去聚会擘饼,各地的弟兄们,就不再查问他。他只要带一封介绍信去,别处的弟兄们,相信在上海的弟兄们所作的,就凭着介绍信接纳他擘饼了。所以,我们应当小心的,顾到别的地方的弟兄们而好好的去作。
 
  承认恩赐
 
  另外若有在江北苏家嘴聚会的弟兄们,承认某人有恩赐,可以作牧师、教师,或传福音的。他在上海,也能照样作牧师、教师,或传福音的。在上海的弟兄们,也应当照样承认某人是有恩赐的。一个有恩赐的人,决不会易地而失去他的恩赐。所以,一个地方的聚会,也不能不承认别的聚会所认为有恩赐的人。如果神给他牧师的恩赐,他在江北被人承认为牧师,他在我们中间时,我们也要同样的承认他有牧师的恩赐。如果在上海承认某人可以传福音,在北平也应当照样承认他。恩赐是不会因地而异的,虽然职分是因地而异的。恩赐不是就地为政的,虽然职分是就地为政的。所以,每一次一个聚会,要承认人有无恩赐时,应当小心。因为不止是为这个聚会来承认他有恩赐,也是为别处的弟兄们来承认他有恩赐。所以,我们不该单顾自己,我们该顾到全体教会。
 
  同工
 
  关乎同工的事,我先引一件事来说。有一位在某地作工的弟兄,要请一位弟兄去作工。他来问我说,你看我请他去好不好。我说,你不必问我,你自己想看,你若把这位弟兄介绍到在北平,在上海,或在南京的聚会里,他们能不能接纳他呢?他说,恐怕不能。我说,那末你也不能接纳他,你也不能请他去作工。因为你若承认他是你的同工,你就是把他带进来,和所有与你同工的人同工。你不止是为你自己,和你所在的地方的聚会中的几个人接纳他,你乃是代替基督整个的身体接纳他。如果使徒保罗这些人,今天还在世上,你所作的,就是代替保罗彼得这些人接纳他作同工,叫他们也多一个同工。不然,这样作法,就是单独行动。一切单独行动,在基督身体上,并没有地位,都应当拒绝。所以,每个聚会,应当小心,不可有单独的行动,并且学习跟从神,叫每个聚会所有的行动,和别的地方的聚会同负责任。
 
  不因易地而异
 
  假定说,你在北平和一位弟兄有交通。他若到了上海,他也应当和我们有交通。他若到了上海和我们没有交通,就不对了。我们有一位虞信良弟兄,他在牯岭,有几位西国弟兄常来和他一同聚会,彼此是有交通的。虞弟兄在上海时,这两位西国弟兄,也在上海。他们在上海,已住有几个月。但他们没有来擘饼过。我向虞弟兄问起这两位西国弟兄,他说,他们来上海,约有几个月之久。我问他们为何不来哈同路擘饼?他们说,因为事忙,所以不来。我却知道,他们实在是因为别的原因而不来聚会,并非为事忙。这就是单独的行动,并非身体的举动。他们既能在牯岭和虞弟兄有交通,为何不能在上海和与虞弟兄有交通的人有交通呢?他们若能和虞弟兄在牯岭有交通,也就能在上海和一切与虞弟兄有交通的人有交通。他们不能只和虞弟兄有交通,而不和在上海与虞弟兄有交通的人有交通。当他们和虞弟兄有交通时,他们不止是拣选与虞弟兄有交通,他们也是拣选与一切和虞弟兄有交通的人交通。他们不应当拣选单个聚会与他们有交通,他们应当拣选与一切有交通的聚会有交通。
 
  比方,今天在上海有聚会,你来擘饼,你以为这里比别处好,有道理听,所以就来和这里聚会的弟兄们有来往,有交通。不久,你到北平去。那里也有和我们有交通的弟兄的聚会,人数只有十几个,聚会是有些软弱的。另外在北平有一位教会里的名人,顶会讲道,却是不和我们有交通的。你到了北平,心中就计算说,我是去和那些顶软弱的弟兄们聚会呢,还是去听那位名人的讲道呢?你若到有会讲道的人的地方去,就是单独行动;因为你和我们有交通,就是与和我们有交通的弟兄有交通,你不能拣选你聚会的地方。这是身体交通的原则,你不能单独行动。
 
  我们常想,我们能拣选,我们能任意改换我们聚会的地方。岂知并没有这件事。我们在聚会中,有顶大的福气,负顶大的责任,也受顶大的限制。你若到北平去,就必须到徐仲洁弟兄那里去擘饼。你若到天津去,就必须到李弼弟兄那里去擘饼。你若是到烟台去,就必须到李常受弟兄那里去擘饼。因为他们是站在教会的地位上的聚会。你们千万不要以为宗派捆绑人。我们的交通捆绑人,比宗派捆绑人更厉害。人家所有的是律法上的组织,我们所有的是身体上的组织。恐怕世上没有一个宗派捆绑人,比我们承认身体组织的原则,捆绑人更厉害。我们身体上的肢体,没有一肢一体可以自由行动一天的。就是有一个手指,要自由一天也是不能的。我们的捆绑,乃是身体的捆绑,所以没有个人的自由。所以,弟兄们,愿你们真能看见基督的身体,就不至于有单独的行动。我们信主后,不止只是信主得救,并且应当在弟兄的地位上作弟兄。我们不止作基督人,我们应当在弟兄中作好弟兄,这才是爱弟兄。
 
  每一个弟兄所负的责任
 
  在实行方面,我们要问说,若是这样,弟兄们当负什么责任呢?每个弟兄,不止应当负本地聚会的责任,最少他应当顾到全中国各地有交通的弟兄姊妹们。其实他应当看到全世界有交通的人。目前,我们当然只能看到全中国各地信徒中与我们有交通的人。若要更合圣经,就应当把中国除去,应当看到全世界各地有交通的信徒。我们是与他们一同有分于神和他儿子的交通的。今天我们有一个不好的地方,就是在上海聚会的,只看见在上海聚会的人。在北平聚会的只看见在北平聚会的人。信徒缺乏世界的眼光与爱心,乃是今日的大亏欠。许多人只看见自己有罪,信了主,就可以免罪,得救。什么叫作弟兄的交通,并不知道。还有许多人只顾念到所看得见本地的弟兄,而不顾念及所看不见各地的弟兄。这并不是神的旨意。
 
  神拯救人的工作,是为得着活石,来建造灵宫。不然,就是一块块零零碎碎的石头,就不能成为灵宫了。所以,我们的擘饼,是为着彰显基督的整个身体。每一个擘饼的人,应当向基督全身体负责;应当看见他是向一切有交通的人负责。所以,每一次当我们要接纳一位弟兄,与我们一同擘饼,负责的人,应当让他看见,擘饼是为分辨身体,不止分辨主的身体,也是分辨基督的身体。若不分辨身体,就是犯罪。
 
  所以一切擘饼的弟兄们,应当知道,合乎圣经的擘饼的条件,第一,必须是一个得救的人;第二,必须是不犯哥林多前书五章所说的那几样罪的人。另外,关乎擘饼的弟兄当负的责任方面,也该给他们知道。他该向本地的聚会负责,也该向各地的聚会负责。若有弟兄不能看见他该负的责任,我们不应当拒绝他,应当让他考虑,让他看见这一切的关系,知道擘饼不止是记念主,也是向教会负交通的责。若有一位要擘饼的弟兄看清楚这一切,也肯负责的话,就可接纳他。不然,就只好让他先看清楚,先考虑过,然后由他自己定规,要不要与我们一同有交通。
 
  这件事,并非什么新发明的事。在二千年前,已经有了。弟兄们若要到一个地方去,他应当注意,先去找有交通的弟兄。你千万不要到了一个地方有了四五个月,还不找到有聚会的地方去。他们也不知道你是在那里。你也不要在动身前,不请长老的弟兄写荐信带去。你该知道,你到那一个地方去聚会,就该向那边的聚会负责。你的行为在那里,就该像一个弟兄,不该不像弟兄。如果我们个个人都注意到彼此的交通,照着圣经去做,这种交通,是非常宝贵的。我们的责任,是顾到基督的全身体,不应当只顾到本地的聚会的事。不可像宗派中人所做的,做教友的不管其余的人,也不认识他们,只认识牧师。或是长老会的教友,只知道长老会的事;监理会的教友,只知道监理会的事。我们却不然。我们所应该知道的,是一切有交通的弟兄姊妹的事,是全世界弟兄姊妹们的事。求神把我们带到当初的地位上,求神给我们看见这件事。
 
  假定说,有弟兄姊妹有机会到外埠去,他最好先探听那地方有没有与我们有交通的弟兄。若是碰着在一个地方,可以有两三个可以擘饼聚会的地方(如弟兄会,以及其它独立的聚会),可以凭我们拣选的,你就该拣选与我们有交通的弟兄的聚会。你这样作,是有益处于他们的聚会,他们也是于你有益处的。我们承认,我们所走的道路是孤单的,人数一定不多。但是,神总会为我们开门,叫各地方总有几个同心的人,可以聚在一起。求神给我们看见,圣经里所要我们做的是什么?
 
  聚会和聚会间彼此所负的责任
 
  圣经里告诉我们,神在一个聚会中所定规的事,也是神在另一个聚会所定规的事。若两个聚会里所定规的事,不能一样,就有不是了。若不是你这个聚会所定规的错了,就是他那个聚会所定规的错了。圣经里讲教会办事方法,最清楚的是哥林多前书。哥林多前书一章二节告诉我们,这本书不止是写给在哥林多的信徒,乃是写给所有在各处求告主名的人。换一句话说,即众教会的方法应当是一样的,不是在各地方的教会各自不同的。使徒在哥林多前书讲到姊妹蒙头的事,他讲完了就说:「若有人想要辩驳,我们却没有这样的规矩;神的众教会也是没有的。」所以,使徒不许可有一个地方聚会的行为,与别的地方聚会的行为不同。从这一点上,我们看见,我们的聚会,也不能单独行动。应当这个聚会,顾念到别的聚会。所以,我们在这里行一件事时,应当顾念到这件要行的事,与别的聚会有何关系。一个姊妹,决不能在北平的聚会里不必蒙头,在上海的聚会里就应当蒙头。在神的众教会里,什么都是一律的。哥林多前书十四章说,妇人在会中要闭口不言,「像在圣徒的众教会一样」。这是给我们看见,姊妹不在会中讲道,是在圣徒的众教会中,一律遵守的。
 
  但是,各地教会的聚会的起始,有早有迟,各地教会的光景,各有不同。有的对于教会真理是清楚的,有的对于教会真理并不很清楚。这样,我们应当怎么办呢?应当谦卑学习,并效法别的聚会。使徒说:「并且你们在大患难之中,蒙了圣灵所赐的喜乐,领受与道,就效法了我们,也效法了主。」(帖前一6)他又说:「弟兄们,你们曾效法犹太中在基督耶稣里的各教会。」(帖前二14)这里是告诉我们,在帖撒罗尼迦的教会,效法在犹太的各教会。为何在帖撒罗尼迦的教会,要效法在犹太的各教会呢?因为福音是先传给犹太人的。这些在犹太的教会,乃是先进的教会。(这句话,是我姑且这么说。请你们注意,在圣经中并没有这样称呼在犹太的各教会。)所以,没有一个聚会,可以单独行动。所以,下止个人不该单独行动,就是整个聚会,也不该单独行动。
 
  独立的聚会
 
  若有人打算在一个地方,设立一个聚会,不与其它的聚会有交通,有来往,这就不是教会的地位。圣经中的教会,没有不顾到别的教会的。在外国,各种「教会」中,我们目前尚未找到与我们一同站在教会地位上的聚会。若是有这种聚会,我们若只管我们在中国的众教会,而不与在外国的教会来往,就是错了。在神方面,并没有在中国的教会和在外国的教会之别。我们若只管在中国的教会,把在外国的教会割断,就不是神的旨意。神的教会是在全世界都找得到的。若是在别的地方找不到站在教会地位上的聚会,就是另一问题,若是我们的交通,只限于中国,就是失去了身体的地位。
 
  什么是宗派
 
  我怕我们中间,有不法的信徒起来,盼望得着名声和长老的权柄,若达不到目的他就想,我可以另外到一个地方去,或乡村,或海岛去传福音,领人得救。他真的就去另外一个地方传福音,引了多人得救。他在那里带领他们有聚会,有擘饼,也在那里设立了长老和执事。他样样都按着圣经去做,却不和我们来往,只注意自己的聚会,把这块地盘把守得顶牢。他以为可以不理我们,分道扬镳。岂知这就是宗派,并非站在教会地位上的聚会。这实实在在是圣经所说的宗派;因为你的交通,只限制于你这一二百人。就是你那里所有的聚会、擘饼、所设立的长老、执事,都是按着圣经手续的,你那里的交通,若只限定在那一个地方,就是一个宗派。所以,将来若有什么聚会的交通,是以地方为限制,不以基督的身体为限制的,不能包括所有的信徒的,就是一个宗派。
 
  比方说,为什么长老会是个宗派呢?因为他只能和在南京、苏州、英国、美国的长老会有交通。如果一种交通,只能包括在上海、南京、英国,或美国的长老会,不能包括基督的身体的,就是宗派。所以,一切的交通,只能包括几个地方的信徒,不能包括古今中外所有基督的身体的,就是宗派。如果我们中间,有不法者出去,另立一个聚会,叫信徒的交通,只限于他那一个聚会的,这就是一个宗派。
 
  如果在烟台的弟兄们,都抱着闭关主义;他们在那里好好的做工,叫弟兄们样样事情,都照圣经来作,只是不和别的人有交通。这样,如果你到烟台去,你还得脱离宗派,因为他们也是一个宗派。各宗派都有他们的标记。若有人以地方为宗派的标记,他们也是一个宗派。我们不止要看一个聚会所作的,是不是合乎圣经,就以为他们是不是宗派。所有的问题,不只在乎一个聚会的方法合不合圣经,也要问他们自己是不是宗派。如果他们也是个宗派,就应当脱离。如果一个聚会不是出于基督的身体的,也不是归于基督的身体的,就当脱离。因为这些也是宗派。所以,我们若要好好的事奉神,就当学习,不违背神的命令,学习受弟兄姊妹的限制。我们不能只顾一个地方。各地的教会,对于一件事,都应当有同样的办法。但是,我们行为的标准,不是跟随多数的通过,乃是弟兄们合一的定规。同心与合一是圣灵的工作,多数的通过,是人们造成的。
 
  公开弟兄会的原则,是各地方的聚会,只管该各地方的聚会,不管别的地方的聚会。从南京聚会里被革出来的人,仍旧可以到上海的聚会里来擘饼。他们并且说,我们和别的聚会,从来不相争。若是照他们这样作法,上海只管上海,南京只管南京,当然不会争了,当然可以说是相安无事,各作各事了。其实这一派公开弟兄会,并非真的不争。他们在一个聚会里,若有几个人彼此在道理上的意见不合时,就分开去聚会。也许到了下一个主日,他们就分开聚会,有一班人,就另外租一个地方聚会。有的地方甚至分成好几个聚会,并且这几个聚会,是彼此不来往的。他们还要说,我们不和人争!人欢喜这样做法的,就跑到这样作法的聚会,人欢喜那样作法的,就跑到那样作法的聚会里去。这样作法,与宗派的作法,没有两样;不过和那些宗派有大小规模的分别而已。其实,这永远不是圣经的办法和教训。
 
  一致的行动
 
  在上海的聚会,若革了一个弟兄,在南京的聚会,却把他接纳了,我们不能把在南京的聚会也革出去,我们只能和在南京的聚会办交涉。因为一个地方的聚会所革出去的人,就是所有聚会所革除的人,一个地方的聚会所接纳的人,就是所有聚会所接纳的人。这不止是站在教会地位上的聚会,应该如此行,就是各宗派里,也是这样作法。凡在上海的长老会所革除的,也是在南京的长老会所革除的。宗派中既然如此,我们这站在基督教会的地位上的,盼望显出基督身体的生活的,彼此有所关系的,岂不应当比宗派更为深切,更为一致么?
 
  但是,还有另一方面的真理,也是我们所当注意及的。所有聚会的行政,都是就地为政的。济南的断案,上海不能推翻或干涉。上海的断案,济南也不能推翻或干涉。不过上海或济南在断案时要记得这件的断案要如何影响到别的聚会;所以,该为别的聚会的缘故谨慎,并受捆绑。一个聚会的行政,别的聚会固然不能干涉;但是,如果这个聚会是专心寻求神的旨意的,就不肯恃着教会是就地为政的,而随便作去,必定会请教于别的聚会,盼望能够作得合乎圣经;并合乎主的心意。所有的问题,就是肉体曾否经过审判,是否属灵。这样才会顾到别的聚会。
 
  若是在济南的聚会,错误接纳了一个未得救的人,后来把这人介绍到在上海的聚会。在我们收信的那一天,他就是一位在上海的弟兄,他与济南就没有行政上的关系了。以后是归于在上海的聚会来对付他,或是把他革出去。在上海的聚会,并不必再为这件事,去问在济南的聚会了。如果在上海的聚会,革除一位弟兄是革错了,他后来到了济南,被在济南的弟兄们看出这件错来,在济南的弟兄们,不能立刻接纳这位被革的弟兄,当先写信到上海,问在上海的聚会,在上海的聚会若不服这件事,在济南的聚会,就不能接纳他。如果在上海的聚会服这件事,在济南的聚会,就可以接纳他。
 
  所以,只有一个问题,我们的肉体,必定应当放在十字架上。就是聚会对于聚会,也是根据这原则。我们自己错了,就当服我们的弟兄。如果自己只想贯彻自己的主张,就无法可想,就成了一个宗派。有时若有一位弟兄,以为自己总不会错,他自己就是一个宗派。所以,我们应当好好的审判肉体,把肉体放在死地,好好的活在圣灵里,才能好好的办教会的事。不然,肉体不肯受审判,你要这样作,他要那样作,就无法办理教会的事。我们每一个人的己应当除去。个人和个人当如此;聚会和聚会,也当如此;这乃是圣经的教训。

  TAG:教会 交通 原则

【作者简介】 原名倪述祖(Henry Nee),归信后更名倪柝声(Watchman Nee,倪儆夫),是第一位对西方基督徒具有影响力的中国基督徒,中国基督教新教自立教会运动“地方教会”运动兴起人,他将中国基督教新教早期福音的性质转为追求属灵生命经历的阶段,以及为着教会建造的方向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返回列表  上一篇:牧师,你的同工是否可以成为你的杖和竿? 打印文章   录入:华美   责任编辑:华美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6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
/jmxg/276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