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之琴

作者:林马良     来源:原创投稿旷野呼声 时间:2017-11-14 06:31:19

大卫之琴.jpg 

  在撒母耳记上16:14-15记载着说:“耶和华的灵离开扫罗,有恶魔从耶和华那里来扰乱他。”扫罗的臣仆对他说:“现在有恶魔从上帝那里来扰乱你。我们的主可以吩咐面前的臣仆,找一个善于弹琴的来,等上帝那里来的恶魔临到你身上的时候,使他用手弹琴,你就好了。”

  以色列士师,先知撒母耳,奉耶和华神的差遣,膏立扫罗为以色列历史上第一代君王,那么这样的一位受膏者,为什么有恶魔来扰乱他呢?原因是扫罗偏行己路,转去不跟从神,违背了神的命令,圣灵离去,魔鬼撒但来了。许多人问,为什么恶魔会从耶和华神那里来呢?因为魔鬼撒但有一个别名叫控告者,我们可以从约伯记中找到依据,有一天,神的众子来侍立在耶和华面前,撒但也来在其中。耶和华问撒但说:“你从哪里来?”撒但回答说:“我从地上走来走去,往返而来。”扫罗因此景况非常不好,常常心烦意乱,坐立不安。

  耶西的牧羊儿子大卫被召来,为其弹琴,以驱恶魔。来扫罗宫中前,牧童大卫首先沐浴更衣,俯伏在耶和华神面前祷告,然后起立,手握十弦瑟前往宫中。大卫深知,狮子与熊衔走一只羊羔,他可以打死狮、熊,救回羊羔,但此次是与恶魔争战,他祷告求神给他力量,神啊,求你教导我的手能以争战,我以指头弹琴,以驱逐在扫罗王身上的恶魔。我读这章圣经,从灵里看见,牧童大卫已经穿上神所赐的全副军装,整装待命,可以出征了。可是我从灵里看见扫罗王,真理的带子随风飘去;公义的护心镜不见了;传讲律法与戒命的鞋子被丢弃在脚后;信德的藤牌在哪里呢;救恩的头盔被抛在脑后;手上已经没了神之道的圣灵的宝剑,属灵的全副军装已经全部脱落了,脱落了,扫罗王的生命之门,向恶魔敞开着。圣灵离去,邪灵来了,危睑的日子已经来临,王宫上方乌云层层,王宫里面苦涩枯燥。不安与黑暗的阴影总挥之不去,他伤痛地感觉到,他已经走入荆棘密布的丛林,一股深沉的苍茫感袭上心头,脊梁冰凉,如走入冰封雪地;心灵凄凉,如陷入浊流死河。亚当、夏娃犯罪,被逐出伊甸园,不得见神的面;扫罗犯罪,被逐出神的园地,不能见神的面。

  牧童大卫为驱赶恶魔而来,他手握十弦瑟,侍立在扫罗面前,弦歌一曲,音响心灵,大卫的琴声像江河流水,由远及近,从波平浪静之中又时而听见气势磅礴的波涛之声,大卫的琴弦被天风拨动,琴音之美,如雅各在雅博渡口守候神,又如摩西在红海彼岸发出雄浑之声赞美神;琴音壮烈,如约书亚伸出短枪击败诸王,又如迦勒骑着战马冲锋陷阵!我们知道,中国的古诗词,讲究格律,讲求押韵,有的诗词要求对仗,诗词中其声字的运用,句调的组合,以及讲究平仄交叉,高低抑扬的和谐音调,声韵上的严格安排,紧紧地与音乐联系在一起。在格律与音节之中,在对仗与押韵中给人美的思索,在憧憬与理想中表达诗人的深深情感,诗人笔下的田陇村巷是美的,原野上的牧童村夫是美的。

  大自然中的和风细雨,飞鸟可爱,都可以寄托诗人的情感,甚至一棵忘忧草,一朵小野花,都可以隐喻诗人的为国为民的伟大抱负。圣经中的诗篇,是希伯来之诗,词音与韵律以整齐之格式和重读的音节,以及对偶的方式表达诗人的不变情怀。诗人很少以含蓄委婉的手法,诗中常常表现想像丰富,方向执著,诗人在风霜雨雪下,也有困惑与迷茫,但在神面前,诗人不隐瞒自己的心思意念,艰难中,有时诗人看见百姓如迷失的咩咩之羊,流浪在阴冷的旷野上,寻求神,渴望神。于是诗人揭露罪恶,让人远离败坏,行走在光明的路上。诗人常常向百姓说,神的律法戒命是何等的宝贵,神的话语让人不去偏行己路。我们看到诗人写到大海,让我们晓得神的慈爱如大海长阔高深,写到火焰,让我们晓得耶和华神乃是烈火!诗人许多时候借景抒情,在美丽如画的山河中,让我们看见耶和华神的含情优美;在无垠的穹苍里,让我们看见耶和华神的光明磊落!我们读圣经诗篇,就深深地领悟到,是耶和华神首先爱了我们,是耶和华神首先拣选了我们,诗篇是希伯来诗人赞美神,感恩神,是诗人内心感情的自然流露。希伯来诗人对神创造的天地,众水,绿野,花草带着深深的感情,在赞美中表达诗人对神的感恩之情。大卫的赞美诗篇是希伯来杰出的代表作,他赞美神的诗篇,是以色列百姓站在迦南美地,心灵喜乐的明证,感恩之情有时如高山流水,有时如群芳吐艳。

  大卫通晓音律,当大卫为扫罗王弹琴的时候,大卫的琴音是希伯来诗篇的琴音,时而是崇山峻岭之间大风的回旋激荡,时而是大江流水之中波涛滚滚的悦耳之音,字里行间的排比,比拟都如同大自然里的山花浪漫;上行之诗的词音和对偶,如同大自然里的沉鱼落雁。我们从灵里读圣经诗篇,看到诗人在圣灵感动中,启示后来神子基督的降生,是天父极大的救恩临到人间。大卫抚十弦瑟以音乐驱恶魔,预表女人的后裔耶稣基督,以十字架为琴弦,弹奏出天国福音,要伤魔鬼之蛇的头!大卫侍立在扫罗面前,弹奏出让大地光明的声乐,不给魔鬼留地步,因为魔鬼是属黑暗的。你听,大卫琴声中五音聚之于风云之中,交响激荡在江波之上,手指弹处,是进军中的千军万马直逼扫罗身上的恶魔;琴弦声响,是一浪高过一浪的红海之水吞没埃及法老全军。

  大卫琴声中说:“耶和华是战士,他的名是耶和华,法老的车辆、军兵,耶和华已抛在海中。他特选的军长都沉于红海。深水淹没他们,他们如同石头坠到深处。”摩西的歌是希伯来民族的胜利战歌,大卫一生爱读摩西的歌,大卫后来所写的诗是受了摩西的歌深深的影响。他今天侍立在扫罗王面前,就选择弹奏摩西的歌。祷告与赞美是大卫的一双翅膀,他今天如鹰展翅上腾,与扫罗宫庭上空的天军合而为一,击败了空中属灵气的恶魔。祷告与赞美同样是今天教会的一双翅膀,若我们今天不祷告,今天就已经打了败仗;若我们今天不唱诗赞美神,今天就没有了智慧。

  大卫的诗,激励我们跟从主耶稣,快乐地徜徉在福音的青草地上,流连于天国的生命河边。大卫的赞美是天籁之音,摇动了黑暗的权势;深藏在扫罗身上的恶魔逃遁了!
 

  TAG:大卫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