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种聚会

作者:倪柝声     来源:作者原创 时间:2017-11-14 06:30:14

五种聚会.jpg

  聚会有好几种。不过每一个聚会,有两点是当注意的:

  (一)早到凡住在聚会楼上的,不要等到楼下唱第一首诗了才下楼。聚会迟到,是最不仁爱的事。因为要叫别人等你。哥林多前书十一章三十三节说:「所以我的弟兄们,你们聚会吃的时候,要彼此等待。」守这节圣经的人不少。可惜是有的弟兄们,不来等别人,总是要别的弟兄等他。从九点半等到十点,有的弟兄还不到。我特别对住在文德里的弟兄说,住得最近的人,也许是最迟到的人。所以每个人,都当尽力早到,以免别人等你。

  聚会时迟到的害处有好几样:第一,是叫聚会迟起头,迟结束。使负家庭责任的姊妹们回去太迟,不便煮饭或照管孩子们。第二,是在擘饼聚会中,有的诗已有弟兄提起唱过,只因你迟到,你再提同样的诗,就未免重复了。第三,有时聚会已经起头,你自己迟到,又重新起一个头,这样可以使一次聚会中,竟然会起了四五个不同的头。虽然我们是可以随着圣灵的引导来学习记念主,虽然每次记念主的聚会的起头各有不同——有时是从主受苦难起头的,有时是从我们的罪得赦免起头的,有时是从主的荣耀起头的,若有迟到的人,就并不知道这次聚会的起头是什么,他的祷告和唱诗,就和聚会联不起来。所以你宁可早来,在聚会的地方等一等,总比迟来的好。

  (二)站起来说话关乎擘饼聚会和普通聚会,弟兄们最好站起来说话。按中国的俗尚来说,坐着说话,是无礼貌。坐着说话,声音不够大,不能使别人听见,又易与别的弟兄所发的声音冲突。因为你若坐着,低着头,提一首诗,就不能看见同时有无别的弟兄站起要祷告,或要提唱诗。无论如何,我们的耳朵,总不及眼睛。你若先站起来,就能避免二人同时开口之弊。所以若有二人同时开口,就是因为这两个人都未在开口前,先站起来。因此请弟兄们记得,无论要祷告,或提唱诗,或要说什么话,总请你先要用眼睛看一看有人站起来没有。如果没有,然后再说不迟。这些虽是小节,也是弟兄们当注意的。

  一、擘饼的聚会

  第一点当注意的,就是在擘饼聚会中,我们是来记念主,所以总得把主当作中心。我们当知道祷告和祈求,在擘饼聚会中,是不合宜的。我们当然可以藉着祷告来感谢赞美主,却不当在擘饼聚会中来记念你的需要。所以在主日晚上的聚会,只有纯洁的感谢和赞美。在擘饼聚会中,按圣经的亮光来看,当分两层:就是在擘饼前,是把主耶稣放在我们面前;在擘饼后,是把天父放在我们面前。在擘饼前,主要引导我们作的,是记念主自己。所以所有的感谢赞美,是以主为中心。一切都注重在主身上。在擘饼前,我们所看见的,是主耶稣为独生子,只有祂一个作子。在擘饼后,就看见主耶稣作长子,我们有分于神的儿子,我们是作众子。在擘饼前,主耶稣是一粒麦子;在擘饼后,是一粒麦子落在地里死了,就生出许多子粒来。因为我们分辨了基督的身体,主就变作长子,变成希伯来书二章所说的,祂要领许多儿子进入荣耀里。祂要在会中带领众子来赞美父神。这正如小群诗一百八十三首所说的。但这并非律法,并非每次聚会定规要照样去做的。我们若肯好好的学习,受主的引导,就要顶明白的看见这种属灵的运行,总是一步过一步,领我们到父的面前。当日主耶稣是先带领门徒吃逾越节的筵席,后来唱过诗,才到橄榄山去。诗篇中所记的「上行之诗」(请注意每篇前的小字),都是在以色列人守逾越节时,吃过逾越节的筵席以后唱的。他们一面上台阶,一面唱这些诗。所以吃了主的身体后,就当上山到神那里去赞美神,让主带领我们来亲近父神。我们的诗歌都是「上行」的,在擘饼后,越过越高才可以。这些不止有希伯来书的教训,主耶稣所说的比方,诗篇的教训,以及我们的经历,也是如此。我们得救后,总是先感谢主,赞美主,后来才敬拜神。

  第二点当注意的,就是我们当如何在擘饼聚会中,学习跟随聚会所已有的起头。我们记念主,固然是记念主。内中却有多少不同的起头。有的是注重主的苦难,有的是注重主的荣耀,有的是注重主所经历过的。我们当注重所已有的起点,然后一线跟上去。无论唱诗、祷告,不宜另起一头,要一直进步到底。不要有三四个起头。另外我们千万不要把早起读经时觉得有意味的圣经,或平日所爱唱的诗,在擘饼聚会时找机会来塞进去。这不过是个人的,这并不是作弟兄的当作的。因为在聚会中,不止当保守个人的,也当保守聚会一致的往前进,这是一件宝贝的事。所以在擘饼聚会中,要试验到底谁是好弟兄。你是只顾自己的东西呢?或是顾到聚会的行动呢?有时聚会当完了,感谢赞美都够了,但是,有一位弟兄,忽然又起立祷告,或提议唱某首诗,这就是多余的。

  在一个聚会中,我们个人的活动当停止,当跟从众人的运动。若是个人在房间里,无论是任意唱诗,是随便祷告,都不要紧。但在聚会中,就不止你一个人。所以千万请你不要把个人特别的感觉,太带到聚会中。自然我们的感谢和赞美,都是个人的,若非个人的,就是假的,是为别人说话。但是聚会虽是顶个人的,也是顶顾到众人的,所以我们当顺从一条线而向前。

  关乎在擘饼聚会中讲道也是如此,当以主为中心。若有弟兄读一段圣经,是把人引到主面前,或是讲一段道引人来记念主的,都可以。其余的圣经就不必读。所有聚会,无一比擘饼聚会更要紧。因为听道是听人讲到主,不过是为着我们自己。擘饼聚会,是我们去遇见主,记念主,是为着主自己。

  二、读经的聚会

  在上海的弟兄姊妹们,本有一读经的聚会,曾读过罗马书、以弗所书,和约翰一书。可惜这种聚会已停了好几个月。在这种读经聚会中,不是一个人独讲,是弟兄们一同在神面前读。有的弟兄打开一段圣经来读,其它的弟兄,或讲一点,或互相讨论,或发问题,或给人一些关乎这段圣经的解释。就是这样的一节一节的读下去,把一章圣经好好的读过。可惜我们读经的聚会,因无弟兄特别负责就停止好久了。我觉得在一个有聚会的地方,没有读经的聚会,是一个失败。若要有读经的聚会,弟兄们就当在这件事上受训练,姊妹们亦可把同样的原则,带到姊妹的聚会中。

  读经的聚会,是没有固定的人主领的。有的弟兄起来读经,有的弟兄起来发问,有的弟兄起来作答或者解释都可。至于这聚会的原则,就是不为自己。每个弟兄,不当把自己放在里面,应当把自己放在门外,再进到里面去。我们要注意发表身体的生活。不止读经的聚会是如此,所有的聚会都当是如此,都是为弟兄们的。在聚会中,并非发表你自己;你也不当被动的等谁来帮助你。你在聚会中,是为着服事你的弟兄。主曾说,不是受人服事的为大,是服事人的为大。每次你来聚会时,你当记得,我今天在此,是为作弟兄姊妹的仆人,是为服事弟兄姊妹,不是专为听道而来。当每次想到我来是为事奉弟兄,帮助弟兄。不是存心骄傲的以为我这样作,是因我比别人大,比别人好,乃是因为我应当如此的。所以,在这种聚会中,你不该坐着等人开口。你或者当先起首发问题,给别的弟兄看见,然后有人回答。就能叫众人跟随这条线一直下去。你若看见一个问题,已有相当的答案,就可以让这问题过去,再另发一个问题。我们当记得,这种发问,不当单顾到自己,只想望自己能明白;应当想望别的弟兄们能得益处。所以,你发问时,不当只问你所要问的,而不问你所已经知道的。也许你所已经知道的是很多,但是,新来的弟兄们也许不知道。你若知道,你就应当替他们发出问题来,把他们心中所要知道的发表出来。

  讲道的聚会,是为帮助刚强的信徒。读经的聚会,是为帮助软弱的信徒。对于讲道的聚会,只有能领受的人,能从中得益,不能领受的人,就不能从中得着什么。讲道的聚会,可以说是多为着有知识的或聪明的人,(自然智慧知识,在于神并不在乎。)愚笨不识字的人、迟钝的人、领会很慢的人,在听道聚会中所能得着的,恐怕只有四五成。读经的聚会,就是为帮助最软弱的信徒。就是在读经聚会的时候,你才知道你弟兄们所知道的有多少。有时你以为有的弟兄所问的有点不相干,而无意识,你就好笑。岂知这正是他的需要。你就能看见,什么东西正在那里打他、摸他。在你以为不需要的,在他却以为是大事;在你以为是小事,在他却是泰山那么大的事。所以在读经聚会中,你切勿以为这种聚会太浅,于你并无益处。你当知道,你来是为帮助聚会,你来是作一个仆人。就是姊妹,坐在这种聚会中,是不开口的,也是帮助聚会的,也是来事奉弟兄,作他们的仆人。也许你的不到会,是叫别人受损失。若是大家都如此不到,就叫聚会变成零零落落的,就叫聚会受了损失。你来,就是你赞成这聚会,维持这聚会。

  不知你们能不能看见,你若不能帮助或者事奉弟兄姊妹,就已经是错了。这就是因我们只顾到自己灵性的长进,不愿帮助弟兄,服事弟兄;没有顾到弟兄的益处,没有顾到聚会的长进。所以姊妹们,也不要以为我又不开口,我已懂得,就不必来了。岂知你坐在那里,就是帮助聚会。另外,若是有的弟兄,觉得有的问题,你已经懂得,已经明白,你就当为别人发问,当为别人仔细作答。你切勿以为这些我已经懂得,已听过多次,太重复了。盼望弟兄姊妹们,在聚会中学习作弟兄,作姊妹,学习在人中作人。盼望弟兄姊妹们,能有共同的进步。所以,我就盼望能在最近,恢复我们中间的读经聚会。

  在聚会中,若有会发生辩论的问题,就不必提起。我们已过的一年多,在所有的聚会中,许多情形都好,都有进步,蒙神的赐福。但有一天的光景可不好,有两个弟兄因某事辩论,几至彼此脸红。这就是因为不知道在弟兄中作弟兄。使徒说,不要辩论所疑惑的事。这原则是很要紧的。若有弟兄一定要争辩,就是对不起你的弟兄,不帮助你的弟兄,乃是为要贯彻你一己的主张。如果你贯彻了你自己的主张,却不能帮助弟兄,又有何益呢?所以,在任何聚会中,我们每一个人的肉体,都得受捆绑,把己放在死地。平日口头说这些话多容易,在聚会中,乃是大试验肉体的时候。平日也许我们看见某弟兄的温柔,某弟兄的忍耐。但是,在聚会中才能看见他们到底是生的、涩的,或是甜的呢。所以,在聚会中,当尽力把疑惑的事放下,不起争论。但是,可惜的,是个个弟兄都以为他的问题是应当贯彻的。

  在读经的聚会中,只有一个原则,就是放下自己。在聚会中,有二种不好的光景:就是骄傲与退缩。骄傲的,是看自己的长处;退缩的,是看自己的软弱无用。因为看自己的长处,就多开口;因为看自己的软弱无用,就不开口。其实开口与不开日,是同样的不好。什么地方有自己,就有骄傲;什么地方有自己,就有退缩。这些都是肉体,都该放下。所有的问题,是要主得着荣耀,就没有难处了。

  三、传福音的聚会

  关乎传福音的聚会,弟兄和姊妹们,有一顶大的错误。我对不起你们,要提起一件事,就是常有弟兄打电话来问,今天上午或下午,是否传福音?他们的意思是说,若是传福音,我就不出席,因我已得救了。这就错了。问题不是是否传福音,问题乃是我应当前去聚会来刚强弟兄的手,不叫他一人冲锋;来帮助弟兄和聚会,不是来得我个人的益处。请你们记得,虽然传福音的聚会中,没有好的、新奇的福音可听;但是,每次所传的同样的福音,是荣耀的福音,是每个已得救的人,应当感觉听不厌的。所以,你只要坐在聚会里,无形中就是帮助了讲道的人,刚强了讲道者的手。若是你从未有过讲道的经历,你就不会觉得这个的紧要。你若曾有过这经历,你就觉得,若有一个弟兄坐在那里,你是有何等的安慰呢。所以,在传福音聚会中,我们不当盼望有好的、新奇的道理听。许多道理,你已是顶熟,听得顶多的了,但是,你若出席,就是帮助你的弟兄,坚固你的弟兄,也是帮助了聚会。更是与神同工了。

  有一次,我遇见一位弟兄问我说,今天下午是否传福音?我说,是的。他就说,「哦!」这一个「哦」,就告诉了我一个很长的故事。所以在传福音的聚会中,弟兄们的问题,不是利己,叫自己得益处;问题乃是叫弟兄姊妹得益处,叫聚会有长进。

  许多时候,在传福音的聚会中,弟兄姊妹的面容是如何呢?若有新的,关乎福音方面的道理,听见的时候,就精神焕发。若无新奇的可听,他们的口虽不说什么,心中却好象是在那里说,今天我懊悔来了,就提不起精神来听。我所希奇的,就是在传福音的聚会中,竟有这种难处。我觉得如果是神的福音,就是听一百遍,每次都当觉得是新的,每次提到神救我们的故事,是何等的宝贵呢!我们该永远赞美那些福音的故事。

  有的弟兄姊妹,在他们的脸上,老无表示,不动声色,不笑也不喜乐,总是冷静的。这种态度并不给讲道的弟兄什么帮助,反使讲道的弟兄,感觉不自由。不知道自己是在那里错了,他们才这样。这些事,只要你自己讲过一次,你就能觉得的。多少时候,有的人来,是坐那里散布死亡。有一种面貌,甚至会把聚会弄得冷落下去。所以你若来聚会,你不妨有时说一声「阿们」,以表示同情,或者点点头,或者报以笑容,以表示你因他所讲的道得了帮助。你若这样,你就是给他一个属灵的帮助,叫他觉得个个弟兄都拉着他的手,叫他的手不发酸,不是他一人独自站在这里。这些事是很有关系的。你坐着抱何种态度,就能叫上面讲的人受何种影响。现在这件事在我们中间好得多了。

  当讲的人的话,摸着你的时候,你说一声「阿们」,是顶合式的。就是声音大些,我也不反对。因为这不止是人在房子里说「阿们」,天使也在那里说「阿们」。这正如使徒行传二章,彼得站起来讲道的光景。我顶喜欢这段圣经,因为这里所表明的,不止是彼得一人站起来对众人讲,其它十一个使徒都站起来了。虽然只有彼得一人开口讲,但是,那十一个人也都与他一同站,与他表同情。所以传福音的聚会,不是问个人的生活好不好,乃是要顾到聚会的生命好不好。千万请你们记得,你们不要回头看自己得了什么,自己好不好。若是你聚会的生活好,你个人的生活也一定好。

  四、祷告的聚会

  我们祷告聚会的人数不多,自然我们当尽力量来赦免我们的弟兄和姊妹。因为有的因地点太远,有的因有事不能出来,这都可以原谅。但是,我们若要事情有成效,或是要得最大的能力,这是祷告的聚会能帮助的。祷告的聚会,是最能测量属灵的能力的。盼望许多弟兄姊妹能来,也是多有祷告的负担。

  在祷告聚会中,第一个问题,是能准时到会。聚会的生活,是基督人属灵生活的帮助;聚会的生活,是彰显基督人基督的身体生生活的。我们若不注意聚会,若不注意共同的生活,就是我们的失败。

  在祷告聚会中,当提起的祷告的事件,该用简短的话,把事情说明;不当话语太多。这是我们已往的失败。我们每次提起一件事,当先问,我在家中曾为此事祷告过没有?若未在家中祷告过,就不必来骗弟兄。你若从未在家中为此事祷告过,此事就无需要,就无价值来祷告。这是个原则,也是定律。凡自己未曾祷告过的,就是不需要祷告的;凡已经祷告过,觉得个人的力量不够,需要人帮助的,方有在祷告的聚会中提起的价值和意义。

  神最多听的,就是祷告会的祷告;神最少听的,也是祷告会的祷告。神常听的,是个人的祷告;神少听的,是祷告会的祷告。神大听的,也是祷告会的祷告。在祷告会中,常有人用他在房间中所不曾用的话,发表他在房间中祷告时所不曾发过的情绪。许多时候,在房间中祷告,并无这么多的话和事,但是,在祷告会中,却有这些的话和事,这都是不应当的。其实,凡在房间中没有负担来祷告的,就不能把它带到祷告会中来祷告。一切没有负担的祷告,就不必祷告。一切没有负担的祷告,是神不听的祷告。在你里面,你所觉得的祷告,神也觉得。在你里面,是有负担的祷告,就在神的面前也有负担。如果在祷告会中,有同心,有负担的祷告,这种能力,实在比个人祷告的成效大。不然,就无需公众的祷告。凡没有遮盖,彼此能同心,无隔阂的祷告,是有大效力的。神必定听这样的祷告。所以,我们才说祷告是一个工作。

  祷告不要太长太多。祷告应当布一个网,固然是不错的;但是,却不要一个人去布这个网,你若觉得有未祷告到的,当暗暗的求神兴起别人来祷告,来布网。当我在英国,有一位弟兄告诉我在祷告会时的一个故事。就是有一位弟兄,祷告许多事,他觉得他祷告得太长了,应当停止;但是,他人觉得他还有许多当祷告的事不及祷告。他不祷告下去,又怕无人能继续他的祷告;他若继续祷告下去,又怕一人太占时间。他为别人设想,就觉得该让别的弟兄祷告。他就祷告说,我一个人祷告得太长了,叫一位弟兄继续我的祷告。真的,他祷告完了,就有人继续他的祷告,把应当祷告的事说出来。所以,就是你的思想是顶强壮的,你的思想是又多又好的,你也当求神兴起别人来祷告。神能顾念到这个,因为神是活神。我们在祷告会中,当让别人有机会来祷告。这样,就有同心活泼的祷告。

  有时神用我们中间一个人,替弟兄姊妹们说话。一切有祷告经验的人,都知道要得合式的话语,来发表需要,是非常难的事。有时虽有五个或者八个弟兄,为同样的一件事祷告,总觉得这负担还没有脱去。所以应当求主赐给我们祷告的话,来发表我们负担的心意。当求神兴起一个人,来发表神的心意。有时竟有十人为某事祷告,并且个个都祷告得很好,可以过去,但是,大家还觉得祷告不中肯,好象气未透出。忽然有一位弟兄祷告,他一开口,气就透出了,个个人里面,都觉得对了,个个人都说「阿们」了,这就是在圣灵里的祷告。在祷告会中,若得不着一人代替大家来发表里面的需要,就是祷告会的失败。若从七点祷告到七点半,已经达到这一点,大家就可以回去,不必继续祷告,因为已经得着了。圣灵的言语,是圣灵藉着人祷告出神的心意。惟有这样的祷告,才是个彻底的祷告。

  在祷告会中,应当有弟兄作圣灵言语的出口。有时五六人祷告一件事,都不觉得通,忽然被某人一开口,就摸着这一点,大家就觉得祷告通了,都觉得就是这一件东西。这就是我们在祷告会中当注意的。

  一九二六年,我在福州患重病,全身都发紫了,有三位弟兄,一位姊妹,到我房中来为我祷告。第一个人为我流泪的祷告,但我觉得没有摸着那东西。第二个人也顶恳切的为我祷告,我仍不觉得什么。第三个人本是出名会祷告的人,但是,他的祷告,仍无效。第四个人是那位姊妹祷告。她一开口,就说:「神阿,人在阴间,不能赞美你,你也不喜欢人在阴间赞美你。」我立刻觉得通了。不必等到祷告完了,才觉得病好,只要负担去了,病就好了。所以,我就在当天下午起床,第二天就动身到马限,由马限起行到厦门去作工。所以,我们当求神用我们作祷告聚会的口,把今天弟兄姊妹们的重担和需要,藉着我们,用圣灵的言语说出来。

  我再提起这次特别聚会的事。我们的聚会,是从一月二十日那主日开始的。在十七日礼拜四晚上的祷告会中,都为特别聚会的需要祷告。有好些弟兄,都尽力为许多事祷告,我也尽力说「阿们」,但是,总觉得有一个需要,有一个负担没有说出来。后来有一位弟兄一开口,就求说,神阿,求你给我们好天气,不太冷,不要有雨雪,要能安安静静的。当日在座的人,个个能觉得,他的祷告所得的「阿们」,比别人的祷告所得的「阿们」来得多。那几天天气不好,就是祷告聚会的那天,正在下雪。但是一到礼拜五,雨雪都停止了。到什么时候再下雨的呢?直到我们会完后的礼拜四下午才下雨。在整个聚会的时期中,完全没有下过雨。另外,在文德里有一家治丧,到我们要开始聚会的前一日,就是礼拜六,他们大热闹的治丧,第二天就停止了。到我们会完了,他们又开始有吹打诵经等事。若在聚会期间有这些事,就不能安安静静的聚会了。

  祷告聚会中,需要有人作圣灵的口,若有人能作口,就无难处。我们的难处,就是不知道什么是需要,神却知道。所以每一个弟兄,当盼望作圣灵的口。什么时候,祷告透了,就是气透出去了,也就是祷告已经够了。

  五、弟兄和姊妺的聚会

  因为上海地方大,弟兄姊妹们散居各处,彼此没有交通,所以弟兄的聚会和姊妹的聚会,是特别需要的。所以我们每礼拜六下午四时半,有姊妹的聚会;晚间七点有弟兄的聚会。在这种聚会中,是特别注意到彼此的交通,提起家常的事。讲到弟兄们如何作弟兄,也商议一点聚会的事。凡外埠弟兄姊妹们的难处,本地弟兄姊妹们中的失业者,或有什么弟兄姊妹有需要(属灵的或属物质的),我们都在这聚会中提起。这是非常紧要的。就是在这种聚会中,许多事能避免,许多事能得更正。我们在神面前,总不能作单独的信徒,总当学习负别的弟兄姊妹的责任。若在公会中作教友,会有人作了二十年的教友,却仍是你所不认识的。也会有作了五年的教友的人,你从未与他点过头的。许多人只顾个人的得救,只顾自己做基督人,却不管弟兄和姊妹是如何,不管共同的生活。但是,神并未为我们各人特造一个天堂,把我们放在里面,乃是把我们放在团体中,为的是叫我们彼此相助,彼此有交通。

  许多贫穷的弟兄,不敢到有钱的弟兄家中去;有钱的弟兄,也不喜欢到贫穷的弟兄家去。社会上固然有贫富之别,家庭中固然有主仆之别,但是,在聚会中,就该除去这些分别。肉体上地位的不同,都当经过十字架。这就是十字架上所作的。我们不应当把在十字架上所除去的,所当带到坟墓里去的,反而带到聚会中来。十字架不止把犹太人和希利尼人,化外人和有知识的人中间隔断的墙除去,就是为奴的和自主的中间隔断的墙,十字架也把它除去。换一句话,一切社会上的阶级、主义和制度,都当铲除。在家中有主仆之别,在教会中就无此分别。一位弟兄若是作另一位弟兄的仆人的,他在这位弟兄家中,就绝对的是仆人,当在一切的事上顺服他的主人。作主人的弟兄,也当绝对的在家中作主人。若是在弟兄的聚会中,或擘饼的聚会中,就无主仆之别了。双方在这件事上,都当防备走到极端。仆人不该存心以为他是我的弟兄,所以我可以在家中差派他。主人也不该以为他是弟兄,而不好好管他的仆人。在家庭的地位上,是有分别的。基督人仍当好好的作人。又如父子二人,同是基督人,他们在家庭中是父子。在聚会中,儿子可以认他的父亲为弟兄;但是,在家庭中,儿子就不能以他的父亲为弟兄。所以在弟兄的聚会中,当弟兄们在一起时,当把弟兄们带到一个地位,叫他们看见,在主里不是有钱没有钱,有知识没有知识,有地位没有地位的问题。这些阶级,当特别除去。所以,弟兄和姊妹们,特别应当在弟兄和姊妹的聚会来聚会。这是为的有交通。为的帮助弟兄和姊妹的难处,为的过共同的生活。这不是为听道,虽然也有道听,却不是为了听道才来聚会。不然,若是会讲道的睡了,聚会就散了。今天许多复兴会的危险,就是当领复兴会的人走了,那地方仍然没有人。所以神的法子,是把单个的人救来,把他放在聚会中,叫他们彼此合在一起,互相帮助。

  为着注重实行方面,我不得不说几句不好听的话。第一点,弟兄们当多有彼此的来往,不但彼此关心,也是彼此监视。有许多事,应当由个人去对付。但是,许多时候,你该知道弟兄们的难处。例如有一弟兄失业,就当探知他失业的经过,到底是为什么。如果是正当的诚实的失业,就当在弟兄的聚会中提起来,大家该按雅各书二章的教训去帮助他。我们在此当注意的,是去作,不是去信。若是只如雅各书二章所说的那样信的话,是没有用处的。如果某弟兄的失业,是因他不诚实,就当帮助他,劝戒他,对付他。若是真失业的弟兄,就当供给他。所以,诸如此类的事,不能在祷告的聚会、擘饼的聚会、传福音的聚会中提起;只能在弟兄的聚会中提起。如果关乎个人名誉的事,是不需要在弟兄聚会中公开宣布的,就不该在会中宣布。

  我们若不能知道弟兄们的软弱难处,不能知道谁的家庭中出事,谁的家庭中不出事,谁的灵性上出事,谁有缺乏,谁有疾病,也不看顾这些人,就不应当。公会中请了牧师,特别是为看顾这些事。我们中间却无这等人,个个弟兄都当去作。贫乏的弟兄,不要特意不与富有的弟兄来往;富有的弟兄,不当不顾念贫乏的弟兄。我们谁也不能因不愿意与谁来往,就不作弟兄。弟兄们当在共同的生活上,显出聚会的生活,发表作弟兄的正当的生活。凡不能看到这些的,就是失败的,因为这是神今天特别要我们来作的。
 

  TAG:五种 聚会

【作者简介】 原名倪述祖(Henry Nee),归信后更名倪柝声(Watchman Nee,倪儆夫),是第一位对西方基督徒具有影响力的中国基督徒,中国基督教新教自立教会运动“地方教会”运动兴起人,他将中国基督教新教早期福音的性质转为追求属灵生命经历的阶段,以及为着教会建造的方向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父亲的观看和告诫  上一篇:逃避拜偶像诸罪 打印文章   录入:华美   责任编辑:华美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6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
/shijingjiangzhang/277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