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合一

作者:倪柝声     来源:旷野呼声作者 时间:2017-12-05 07:53:41

 基督徒的合一.jpg

 
  今天我们所要提起的问题,是基督徒的合一。我们曾看过基督的身体,乃是彰显在地上的一件事。保罗告诉哥林多的人说:「就如身子是一个,却有许多肢体;而且肢体虽多,仍是一个身子;」保罗下面又接着说:「基督也是这样。」(林前十二12)保罗不是说基督和祂的教会也是这样;保罗也不是说基督和祂的子民也是这样;保罗是说基督也是这样。换一句话说,头是基督,身体也是基督,肢体也是基督。所以他说,身子是一个,却有许多肢体;而且肢体虽多,仍是一个身子,基督也是这样。而不是说基督和祂的教会也是这样。这一句话,明显的给我们看见元首、身体、肢体,都是基督。
 
  当保罗在往大马色的途中遇见光的时候,主对他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 -/迫我?」扫罗问祂说:你是谁?主说「我就是你所逼 -/迫的耶稣。」这一个「我」在天上。一个在地上拿着大祭司的文书的保罗,怎么能逼 -/迫在天上坐在父右边的拿撒勒人耶稣?在这里,我们就看见说,这个就是基督身体的合一。头、身体,肢体,都是基督。所以扫罗在地上逼 -/迫教会,主不是问他说:你为什么逼 -/迫我的教会?你为什么逼 -/迫我的子民?主乃是问他说:你为什么逼 -/迫我?因为你这样作,就是逼 -/迫我。换一句话说,基督与教会是合而为一的。
 
  一、合一是今天在地上的事
 
  这一个基督明显是在地上的;因为这一个基督是可逼 -/迫的,是能逼 -/迫的。所以,基督的身体这一件东西,乃是在地上的。哥林多前书十二章所说的「基督也是这样」,这一个身体,乃是在地上的。这里所说的身体虽然是一个,肢体却有许多;肢体虽然是许多,不过只有一个身体。这乃是地上的,因为是可逼 -/迫的。扫罗是逼 -/迫在地上的身体,而主说这是逼 -/迫我,这就是说,我是在地上的。
 
  「这一件事极为重要。基督的身体乃是一个;人只有一个身体。所以,身体合一这件事,不是等到天上才彰显的;身体合一这件事,乃是在地上就得彰显。在地上,身体就是合而为一的。哥林多前书十二章给我们看见基督身体的事,里面就有一句话说:「若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若一个肢体得荣耀,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快乐。」(林前十二22)这明显给我们看见,基督的身体是在地上的东西。因为如果是在天上的,说喜乐,说得通;说受苦,就说不通。你不可能说,身体在天上受苦。一个身体受苦,全体就都受苦,这明显是在地上的。只有在地上,才有一个肢体受苦的可能;也只有在地上,才有全身受苦,全身受逼 -/迫的可能。所以,基督身体的合一,不是将来在天上的事,乃是今天在地上的事。
 
  主耶稣在约翰福音十七章的祷告,是在那里求教会在地上合一。祂说:「使他们都合而为一;正如你父在我里面,我在你里面,使他们也在我们里面;叫世人可以信你差了我来。」(21节)从第二句话「正如……」到「使他们也在我们里面」,用括号把它括起来,你就能清楚看见说,主盼望教会能够合而为一,是要叫世人可以信。如果信的是世人,就明显这一个合一,也是在世人面前。主是盼望世人能够信。这给我们看见说,这一个合一,也是今天在世界里的事。
 
  现在第一个问题要解决的,就是说,基督徒的合一,乃是今天在地上的事,乃是今天在世界上的事。基督徒的合一,不是将来在天上的事。将来在天上,基督徒当然是合一的。但基督徒的合一,今天乃是在地上彰显,在地上实行的问题;不是将来在天上彰显,在天上实行的。这一件事,弟兄们必须清楚。因为老年的信徒,常常告诉初信的人说:「你们不要替教会合一不合一担心,你们不要替基督徒合一不合一担心,总有一天,到天上的时候,都合一了!」但那是在主面前的事。主今天所要求的,是要在地上就合一。这一个责任是在我们身上。不要以为说,要等到了天上,我们才合一。基督徒的合一,今天在地上就得彰显。这是我们今天第一要注意的事。
 
  二、合一不能扩充到身体之外
 
  关于合一的问题,有许多人是这样想:不管一个人是不是神的子民,不管一个人是不是有生命的人,也不管一个人到底是不是基督身体里的肢体,只要他在外表上有基督徒的名称,我们都可以与他们合一。换一句话说,圣经所给我们看见的,乃是身体的合一。今天有许多人所主张的合一,是超越过身体的范围,也包括了尸首在里面,包括了身体之外的东西在里面。这种合一,不是神所许可的。
 
  所以,我愿意在这里郑重的说,身体的合一,才是教会的合一。教会的合一,只以身体为范围,不能扩充到身体之外去。不是说,凡挂上基督教的名字的,凡挂上基督徒的名字的,我们都得和他们合一。神的话,没有这样定规,也没有这样说。
 
  信的和不信的不能合一
 
  许多人欢喜引用一段圣经,就是马太福音十三章。他们说,在马太福音十三章第二个比喻里,主告诉我们说,当祂离开世界的时候,好象是睡觉的时候,有仇敌来,将稗子撒在麦田里就走了。到长苗吐穗的时候,稗子也显出来。田主的仆人对主人说,你要我们把稗子薅出来么?主人说,容这两样一齐长,等着收割。那时收割的人要把稗子捆成捆,留着烧;把麦子收在仓里。许多人有一个误会,以为台一,乃是麦子和稗子的合一。以为合一不止是麦子的合一,也是包括了稗子。要知道主在这里不是讲合一,不是说信的人和不信的人应当混在一起;乃是说,信的人不应该杀不信的人。罗马教就是预备把稗子拔掉,把他们所谓异端的人,都拔出来。我们知道他们不止在原则上错了,连事情都错了。他们不止把稗子拔掉,他们也把麦子拔掉了。在原则上是错的,在事实上也是错的。因为他们把基督教当作异端。
 
  在这里,主的命令不是说,在这世界里要把稗子拔出去。主是说,在教会里要分开。这里所说的让两样都长到收成的时候,不是说让两样都长在教会里,乃是让两样都长在田里——世界里(在第一个比喻里,解释田是世界)。换一句话说,有名无实的基督徒,不必把他们从世界里挪开,不必像罗马教那样把他们杀掉,可以让他们活在世界里。但这并不是说,基督徒的合一包括了稗子。
 
  教会不该容纳不信的人
 
  今天在所谓的基督徒的团体里、宗派里、公会里,有许多不信的人在里面。他们容纳不信的人,就是容纳稗子在教会里。主不是说,容纳稗子在教会里;主乃是说,容让稗子在世界里。主叫我们维持基督徒的合一,是要维持在教会里,不是维持在世界里。
 
  今天有许多人,像罗马教的人,不让稗子活在世界上,要从地上把稗子拔去。这是一个极端。另外有一个极端,像有的团体,把不信的人留在教会里。你们如果去看所有国立的教会,只要是这一个国家的国民,只要是这一个国家的国民所生的,他们就可以给他施洗,就可以把他们带到教会里来。生在这一国里的人,就可以作这一个国里的基督徒。你们看见说,把教会的门开启到包括不信的人,这是不对的。
 
  连期理在起草理公会会章纲例的时候,里面也写着:「凡是愿意逃避将来忿怒的人,都可以作斯理公会的人。」请你们注意,这一句话是够拢统的。当然,我们在许多事情都赶不上他,他是神大用的人;许多事情,我们没有学过,我们赶不上他。但是,我们可以对他说:「弟兄!你这一句话包括得太大了吧!」事实在教会里面,不包括所有要逃避将来忿怒的人。因为连佛教的人,恐怕也可以说他们是要逃避将来忿怒的人。
 
  所以我愿意和弟兄们看,什么叫作教会?教会乃是有基督生命的人,乃是基督将祂自己分给他们的人。什么叫作教会?教会乃是基督的身体。所以,基督徒的合一,乃是只包括神的儿女。基督徒的合一,并不包括有名无实的人。他们还是属乎世界的,他们是没有重生的,他们在神面前还是罪人,他们并不包括在教会里,所以他们也不包括在合一里。
 
  原则问题
 
  有一个主的仆人,是在公会里事奉主的,对我说:「我们并不弃绝得救的人!」我说:「那当然!我们不盼望有任何教会弃绝得救的人。但是我要问一句话,你弃绝不弃绝不得救的人?」他对我说:「你们是很厉害的,能知道谁得救,谁不得救,我们却不知道。」我承认他这一个答复是对的。但是我说:「我不是问你知道不知道谁得救,谁不得救;乃是说,你如果知道谁是不得救的,你容让不容让他在教会内?我们所争的,不是事实的问题,乃是原则的问题。我们所争的,乃是你如果知道一个人没有得救,你接纳不接纳?」他说:「就是我们知道,恐怕我们还是要接纳。」一个教会,如果在原则上接纳不得救的人,就不是教会。我们不是说在事实上的得救。在事实上,使徒行传里的西门,到底得救不得救,我们不知道。许多人,你问他的时候,好象是得救的,在事实上,也许会有错。但这并不是原则。问总是要问的。但是,有的团体,不管人相信得救也好,没有相信、没有得救也好,一律接纳,根本不问,这是在原则上的难处。
 
  今天不是说手续上如何,乃是说原则怎样定规。比方,你定规说,所有黄帝的子孙都可以作中国人,这是原则。你如果弄错了,把一个大和民族的人收进来,这是手续上的错误。你如果定规大和民族的人可以作中国人,这是把原则打开了。历世历代以来,常常有错,我们也有错,我们也常常作错事。愿意神怜悯我们!我们没有什么可骄傲的。但是,我们看见,主在原则上所定规的,教会不能把门打开来接纳不信的人。
 
  所以弟兄们,无论遇见任何的团体,他们的原则是打开来:信的人可以进来,不信的人也可以进来,你看见这不是教会,这乃是世界。因为有麦子,也有稗子,这不是神的教会。因为在教会里,乃是蒙召出来的人。如果出来的人也在里面,不出来的人也在里面,这就不是教会。
 
  应该离开混乱的团体
 
  如果有一个团体,门开得这么大:信的人可以进去,不信的人也可以进去,这一个团体就不是基督徒的团体;这一个合一,不是基督徒的合一。所以,如果有一天,主开我的眼睛,叫我看见说,我应该离开这一种团体。请你记得,我这一个离开,并没有离开基督徒的合一。因为这一个团体,根本不是基督徒的合一,根本里面是混乱,是搀杂。所以离开的时候,并没有离开基督徒的合一。如果有一种团体是包括信的人,也包括不信的人;是包括得救的人,也包括不得救的人,两个都混在一起的,神的命令是叫我们从他们中间出来!
 
  哥林多后书六章十四到十六节:「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基督和彼列有什么相和呢?信的和不信的有什么相干呢?神的殿和偶像有什么相同呢?因为我们是永生神的殿。」你们要知道,你们自己是什么种的人?你们自己乃是永生神的殿。所以你们与任何的偶像都没有关系。就如神曾说,「我要在他们中间居住,在他们中间来往,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你们是永生神的殿,神要在你们中间居住,在你们中间来往。神是你们的神,你们是祂的子民。
 
  所以结果呢?神的命令乃是说:「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的物,我就收纳你们。我要作你们的父,你们要作我的儿女。这是全能的主说的。」在这里我们看见,任何基督徒的团体,名字是基督教的,而里面有信的,也有不信的,我们就要出来。就是他们的名字叫作基督的教会,如果在里面信和不信的混在一起,我们总得出来。
 
  原则不能错
 
  在原则上,不让不信的人进来,才是对的。曾有一个弟兄问我说:「你们到底有没有收错了人?」那个时候,我在感觉上觉得没有收错了人。我就回答他说:「也许有,但是相当少。」他说:「这样,你与我们有什么分别?」我说:「在我们中间,如果有不信的人进来,他是夜里爬墙进来的。在你们中间,如果有不信的人进来,是你们在正午十二点,开着大门让他进来的。」我们千万不要骄傲,我们也许会错。会施浸施错,会接纳接错,不过,这是人偷着进来的,不是我们在原则上定规的。今天在所谓的基督教团体里,只要你挂一个名就可以进来。所以,他们是十二点太阳正中的时候进来的。不是说,我们今天在手续上绝对没有错;当然我们在神面前要非常小心,不要作错事。如果故意的让他错,在原则上让他错,那就不是教会。
 
  没有保守非基督徒合一的需要
 
  如果有一个团体,明知道某一个人是不信的,却随便让他进来,这一个团体定规不是教会。对于这一个团体,神的儿女没有保守合一的需要。因为那一个合一,不是基督徒的合一,我们不需保守。我们只需要保守麦子的合一,不需要保守麦子和稗子的合一。今天在地上有许多自称为教会的团体,里面有信的,也有不信的。他们要维持一个外表,他们要保守一个合一。请你们记得,他们这个合一是用不着保守的。他们这样的合一,反而要推翻那真正的合一。他们所要保守的合一,我们反而要出来,因为一到里面去,反而是破坏了合一。

  TAG:基督徒 合一

【作者简介】 原名倪述祖(Henry Nee),归信后更名倪柝声(Watchman Nee,倪儆夫),是第一位对西方基督徒具有影响力的中国基督徒,中国基督教新教自立教会运动“地方教会”运动兴起人,他将中国基督教新教早期福音的性质转为追求属灵生命经历的阶段,以及为着教会建造的方向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肢体的功用与和谐  上一篇:教会复兴四要素 打印文章   录入:华美   责任编辑:华美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 本作者更多文章
倪柝声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6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
/jmxg/279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