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在上帝皮袋里的眼泪

作者:里程     来源:作者原创 时间:2018-05-30 08:10:56

装在上帝皮袋里的眼泪.jpg

   经文:撒上21:1-15

 
  一.引言
 
  因扫罗王由嫉恨而生的杀害,大卫被迫逃离王宫。他先後求助撒母耳和约拿单,但他的生命安全仍得不到保障。本章记录大卫继续逃离,分为求助祭司亚希米勒(12:1-9)和进到迦特(12:10-15)两个段落。
 
  二.释经
 
  大卫求助亚希米勒(12:1-9)
 
  “大卫到了挪伯祭司亚希米勒那里,亚希米勒战战兢兢的出来迎接他,问他说:‘你为甚麽独自来,没有人跟随呢?’”(12:1)“挪伯”,是耶路撒冷东面、基比亚南面的一座城。示罗被毁(4:3)以後,会幕迁到此地。“祭司”显然是大祭司,照顾圣所的。
 
  当年,撒母耳到伯利恒去膏抹大卫的时候,城里的长老“都战战兢兢的出来迎接他,问他说:‘你是为平安来的麽?’”(16:4)因为撒母耳是耶和华的先知,百姓都尊崇他。大卫是王的女婿,平常出入都有跟随的人(18:27);这次却独自来到这里。亚希米勒感到不平常。
 
  “大卫回答祭司亚希米勒说:‘王吩咐我一件事,说:‘我差遣你委托你的这件事,不要使人知道。’故此我已派定少年人在某处等候我。现在你手下有甚麽?求你给我五个饼,或是别样的食物。”(21:2-3)大卫没有对亚希米勒说实话。这可能出於大卫自身的安全,或者为了不连累亚希米勒。如果大祭司因不知情而帮助了大卫,应该无罪。
 
  “五个饼”,一个人吃会太多,分给跟随大卫的人吃会太少,可能是一个大概数字“几个饼”。如果没有饼,“别样的食物”也行。可见大卫当时的逆境。
 
  “祭司对大卫说:‘我手下没有寻常的饼,只有圣饼;若少年人没有亲近妇人才可以给。’大卫对祭司说:‘实在约有三日我们没有亲近妇人。我出来的时候,虽是寻常行路,少年人的器皿还是洁净的;何况今日不更是洁净麽!’祭司就拿圣饼给他,因为在那里没有别样饼,只有更换新饼,从耶和华面前撤下来的陈设饼。”(21:4-6)??“寻常的饼”是指一般的饼,“俗”饼;“圣饼”就是“陈设饼”,是用细面烤成的饼,排列两行,摆在陈设饼桌上,象徵以色列十二个支派以感恩的心献给耶和华的(利24:5-9)。
 
  “新饼”的原意是“热的饼”。陈设饼每逢安息日要换新,撤下来的圣饼是给亚伦和他的子孙在圣所吃的。
 
  “没有亲近妇人”即没有因性事而染上礼仪上的不洁(参利15:16-18)。
 
  “约有三日我们没有亲近妇人。我出来的时候”,原文的语义不确定。“约有三日”的原文是两个字:第一个字段意思是“如同昨日”,第二个字是“第三日”;这可能是希伯来文迪一个惯用语,表示“如同过往的惯例”。这句话可解读为:“如同过去的惯例,我们出发前,没有亲近妇人。”
 
  “少年人的器皿”应指少年人的身体。“何况今日不更是洁净麽”:平常行路,少年人的身体都是洁净的,何况这次是执行任务呢!
 
  大祭司给大卫的饼虽是换下来的陈设饼,按律法规定只可以给祭司吃。
 
  耶稣在世时提到此事。当法利赛人指控耶稣的门徒在安息日掐了麦穗时,“耶稣对他们说:‘经上记着大卫和跟从他的人缺乏饥饿之时所作的事,你们没有念过麽?他当亚比亚他作大祭司的时候,怎麽进了神的殿,吃了陈设饼,又给跟从他的人吃;这饼除了祭司以外,人都不可吃。’”(可2:25-26)。这说明,不应拘泥形式上遵守礼仪的规条;行善和救命总是合法的。有怜悯的行为才符合律法的真意。亚希米勒给大卫撤下来的圣饼,是善行。
 
  “当日有扫罗的一个臣子留在耶和华面前;他名叫多益,是以东人,作扫罗的司牧长。”(21:7)???“多益”字义是”害怕”。”留”的原文是指“被拘禁”、“被限制”;多益留在耶和华面前,是因为一些不知道的原因,被拘禁在那里。
 
  “司牧长”:以色列历史中没有出现过这个职位,因此也有人认为这可能是“强壮的快跑者”(例如在王车前奔走的人)。扫罗“左右的侍卫”(22:17)也是这个字。
 
  “大卫问亚希米勒说:‘你手下有枪有刀没有?因为王的事甚急,连刀剑器械我都没有带。’”(21:8)会幕不是兵器库。为什麽大卫这时向大祭司要刀枪?一个可能的原因是,他看见以东人多益在场,已意识到多益会告发他(22:22)。因此,他需要刀枪自卫。
 
  “祭司说:‘你在以拉谷杀非利士人歌利亚的那刀在这里,裹在布中,放在以弗得後边。你要就可以拿去,除此以外,在没有别的。’大卫说:‘这刀没有可比的,求你给我。’”(21:9)当初,大卫用机弦石打死歌利亚後,从刀鞘中抽出歌利亚的刀,将其头颅割下;将歌利亚的军装作为他个人的战利品,放在自己的帐棚里(17:50-54)。大卫一定是将其刀放在会幕中,由挪伯的祭司看管。也就是说,大卫仍拥有这把刀的所有权。否则,亚希米勒不敢擅自作主,让大卫把刀拿去。
 
  “这刀没有可比的”,可能有双重意思:一方面是刀是一把好刀,更重要的是,这刀象徵耶和华的同在。
 
  “求你给我”的原文是“把它给我”,是权威的命令,不是礼貌的请求。
 
  去到迦特(21:10-15)
 
  “那日大卫起来,躲避扫罗,逃到迦特王亚吉那里。亚吉的臣仆对亚吉说:‘这不是以色列国王大卫麽?那里的妇人跳舞唱和,不是指着他说:‘扫罗杀死千千,大卫杀死万万’麽’?”(21:10-11)???迦特是非利士人的重要城邑,靠近以色列境界。为甚麽大卫要逃到迦特?或者因为迦特是非利士人的地盘,扫罗无法追捕他。可是,他所打死的巨人歌利亚正是迦特人(17:23)呀!难道他不怕非利士人报复他吗?也许,最危险的地方,是最安全的地方?
 
  果然,大卫被带到迦特王面前时,其身份已经被认出来了。
 
  “以色列国王”的原文是“那地的王”。非利士人应该不会知道大卫受膏的事。大卫的英勇事蹟(18:6-7)不仅在以色列境家喻户晓,非利士人也早已风闻,甚至把大卫误作以色列国王。
 
  “大卫将这话放在心里,甚惧怕迦特王亚吉。就在众人面前改变了寻常的举动,在他们手下假装疯癫,在城门的门扇上胡写乱画,使唾沫流在胡子上。”(21:12-13)虽然大卫惧怕,但只是将臣仆的话放在心里,不动声色,想装疯逃离。
 
  “寻常的举动”原文是“分辨的能力”、“见识”;“在众人面前改变了寻常的举动”就是在众人面前变成一个没有见识、愚笨、不正常的人。
 
  “胡写乱画”,《七十士译本》译为“捶打”;“在城门的门扇上胡写乱画”:在城门的门扇上狂乱地捶打,像捶鼓一样。
 
  “使唾沫流在胡子上”:在古代近东传统中,胡子是男人尊贵的象徵;大卫如此作,表明是疯癫的人。
 
  “亚吉对臣仆说:‘你们看!这人是疯子!为甚麽带他到我这里来呢?我岂缺少疯子,你们带这人来在我面前疯癫麽?这人岂可进我的家呢?’”(21:14-15)“这人岂可进我的家呢”的“家”应该不是指亚吉住的地方,而是指他的国,即,迦特。
 
  大卫装疯的苦肉计奏效了,他成功地逃离迦特。
 
  三.反思
 
  ???大卫英勇善战、忠心侍奉,却遭到扫罗的嫉恨和追杀。他求助於撒母耳、约拿单,人身安全仍得不到保障;他求助祭司亚希米勒,又被以东人多益告密,致使挪伯城的85位祭司和百姓惨遭杀害(22:18-19);逃到迦特後,其身份又被迦特人识破,被逼装疯卖傻,才能羞辱地逃生。作为耶和华的受膏者,大卫无辜遭害,求生无门。耶和华的看顾、保守在哪里呢?
 
  然而,大卫似乎没有这些疑问。
 
  经文没有说明大卫为甚麽去到挪伯。但从下一章谈到亚希米勒为大卫求问耶和华的经文(22:10,15)看,大卫到挪伯,不单为了食物和兵器,更是想藉乌陵与土明寻求耶和华的指引。也就是说,在急难中,大卫仍依靠耶和华。
 
  本章的经文,多记述大卫逃亡时的活动,几乎没有提及他的内心活动。对此,《诗篇》34篇和56篇提供了宝贵的资料。现在来看诗56篇。
 
  诗56篇的题注(希伯来《圣经》视为诗的第1节;中文《圣经》没有列入正文)是:“非利士人在迦特拿住大卫,那时,他作这金诗,交与伶长,调用远方无声鸽。”
 
  这篇诗,一开始就是向耶和华呼求:“神啊,求祢怜悯我,因为人要把我吞了;终日攻击欺压我。”(56:1)然後大卫说:“我几次流离,祢都记数;求祢把我的眼泪装在祢的皮袋里;这不都记在祢册子上麽?”(56:8)“我的流离”和“祢的皮袋”,原文的发音很相近,引发读者注意在一件事上:我的眼泪全因流离所致,而上帝却十分珍惜地将他的每一滴眼泪都收藏起来。“皮袋”是古代用来装水或酒的器具。把眼泪装在祂的皮袋里,表明耶和华上帝极其顾惜、珍贵他的每一滴眼泪。
 
  “祢数算”、“祢装起”、“祢记上”,这些图像描述上帝的细微的看顾。
 
  因此,大卫对耶和华的信心,战胜了他的惧怕、战惊:“我倚靠神,必不惧怕。血气之辈能把我怎麽样呢?”(56:4)“我倚靠神,必不惧怕。人能把我怎麽样呢?”(56:11)果然,挪伯祭司、百姓被屠杀的惨案,成为大卫兴起史的一个重要的转捩点。在惨案中幸存的祭司亚比亚他带着以弗得逃离,投奔大卫(22:20,23:6)。亚比亚他是亚希米勒的儿子;亚希米勒是祭司以利的曾孙。从此,大卫有了正统的祭司,帮助他求问耶和华。相反,挪伯惨案使扫罗与以利的祭司系统决裂,失去了宗教上的支持,断了求问耶和华的路,最终导致他去隐多珥求问交鬼的妇人(28:1-25),自取灭亡。
 
  大卫第一次到迦特,装疯、羞辱地逃离;大卫第二次在迦特出现时(见第27章),已有人跟随,并被迦特王待为上宾;最後,非利士人被大卫治服,迦特被大卫攻取(代上18:1)。
 
  我们应该学习大卫信靠上帝的信心。大卫写这篇诗时,尚未得知以後的事情,不是“事後诸葛亮”。“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悦,因为到神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神,且信祂赏赐那寻求祂的人。”(来11:6)信心的内涵就是,相信耶和华是独一的上帝和紧紧抓住祂给信徒的应许。我们坚信,如果没有上帝的允许,任何事都不会临到我们(太10:29-31);临到我们的事,尽在上帝的掌控中。“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认定祂,祂必指引你的路。”(箴3:6)使徒彼得说:“你们若因犯罪受责打、能忍耐,有甚麽可夸的呢?但你们若因行善受苦、能忍耐,这在神看是可喜爱的。”(彼前2:20)。信徒因行善受苦,上帝喜悦,会珍藏其眼泪;信徒犯罪受责打,固然没有甚麽可夸;但是“忧伤痛悔的心,神必不轻看。”(诗51:17b)上帝责打,为了成全信徒,祂同样珍视信徒痛悔的眼泪,把它装在自己的皮袋里。
 
  

  TAG:上帝 皮袋 眼泪

【作者简介】 冯秉诚即里程,《游子吟》的作者,著有多部有影响力的基督教专著。已婚,现有一子一女。现全家四口全改信基督教。现任威斯康星州米城中华基督教会(Chinese Christian Church of Milwaukee)差传牧师和真道培训中心(True Word Training Center)主任。“中国基督徒作家基金会”专业作家。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神所重用者的表现  上一篇: 充满仁爱的三一真神 打印文章   录入:华美   责任编辑:华美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8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