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人之危的示每

作者:陈终道     来源:作者原创 时间:2018-06-03 07:28:57
乘人之危的示每.jpg
 
  经文: 撒下16:5-14
 
  示每是扫罗族基拉的儿子(撒下16:5),对神的百姓,从没有贡献。他仇恨大卫,完全因他是扫罗的后人,与扫罗有亲属关系。扫罗因不专心遵从神的命令而被丢弃,另膏立大卫作以色列人的王。就单单因这缘故,示每也像扫罗那样把大卫当作仇敌。示每正可以代表好些单凭属肉身之亲情关系、不理会神家的得失、盲目制造争端的人。在大卫的国度里,只要有“示每”为样的人,撒但就有机会制造纷争与扰乱。在此,我们从这段圣经中看看示每是怎样的人。
 
  一、乘人之危,不拯人于危
 
  按撒母耳记下十六章五至十四节,大卫之子押沙龙背叛他。大卫全无防范,在匆忙中带着他的手下勇士和跟从他的人逃亡。示每趁大卫离开耶路撒冷时,一面追赶,一面咒骂,又用石头砍大卫和他的臣仆,说:"你流扫罗全家的血,接续他作王;耶和华把这罪归在你身上,将这国交给你儿子押沙龙。现在你自取其祸,因为你是流人血的人。”与大卫一同逃亡的洗鲁雅的儿子亚比筛忍耐不住了,对大卫王说:"为死狗岂可咒骂我主我王呢?求你容我过去,割下他的头来。”王说:"洗鲁雅的儿子,我与你们有何关涉呢?他咒骂,是因耶和华吩咐他说,你要咒骂大卫。如此,谁敢说你为什么为样行呢?”大卫又对亚比筛和众臣仆说:"我亲生的儿子,尚且寻索我的性命,何况这便雅悯人呢?由他咒骂吧!因为这是耶和华吩咐他的。或者耶和华见我遭难,为我今日被为人咒骂,就施恩与我。”
 
  大卫看示每这样无端的侮辱咒骂他是“耶和华吩咐的”。换言之,大卫把示每无理的对待,看作是神对他的管教,可见他为自己犯奸淫的事深深痛悔,所以把所遭遇的苦难,看作自招的恶果。这种自疚不为他制造精神压力,却为他产生接受神熬炼的能力。
 
  大卫的优点就是他肯接受神的管教,并藉此得着神的锻炼。今日许多人祈求神给他有信心,有忍耐,有爱心,能爱仇敌。但如何才会有这样的爱心呢?神因此安排你遭遇各种患难逼 -/迫和各种可恶的人。可是每当人的凌辱临到我们,或是对我们态度稍微骄横时,我们已经忍耐不住,大发牢骚了!这样,又怎能使我们的生命长进呢?
 
  注意,大卫并非没有力量反抗示每,他手下的任何一位勇士,都可以轻易地为他对付这小小的示每,但他却接受示每的侮辱,因他看作是神的造就。多少时候我们忍受人的侮辱和欺压是不得已的。他是上司,你是下属,他发一回脾气,你无法不接受;他是长辈,你是晚辈,他责骂你,误会你,你无法向他解释,你只好忍受。但大卫在这里并非如此。大卫是个王,示每算什么?对神的国度有什么贡献?有何资格可以辱骂大卫?大卫可以随便打发一个人去将示每的头割下来。但大卫并不容许他的手下如此做,他忍受示每给他的凌辱,他接受神的造就。
 
  示每根本不能与大卫相比。他未为以色列人打过一次胜仗,未杀过一个敌人,反倒跟这位对神百姓大有贡献、屡胜强敌、使神选民的国度平定稳固的大卫为敌!他从没有将神的信息传给同胞,从未写过一句诗称颂神的作为,却会对这常常用诗章称颂神的大卫说咒骂侮辱的话。示每除了能毁谤与漫骂外,还能作什么?他很会乘人之危,不会拯人于危。他不但没有以神的荣耀为念,也没有按正途为自己的先祖争取什么属灵的光荣;不但羞辱以色列人的神,还加增了他祖先的羞辱。他怎能跟大卫相比?实在相差太远了。
 
  今日教会可能有不少象示每这样的人,而且容许这种人在教会中当权。试问教会怎能复兴?
 
  二、 颠倒是非,诿过于人
 
  示每说大卫是流人血的坏人,是流扫罗全家的血而接续作王的。这完全是颠倒是非、含血喷人的话。我们从撒母耳记上的记载可知,大卫根本不想杀扫罗家的人,反倒是扫罗一心要杀害大卫。他几次苦苦的追杀大卫,使大卫长久在飘流中生活。大卫虽有两次很好的机会,只要一举手就可杀死扫罗,但因他敬畏神,不但自己不下手,且禁止手下杀扫罗,直到扫罗战死沙场,有人拿着扫罗的首级来见大卫,不但未受大卫赏赐,反而被大卫处死,大卫又为扫罗作哀歌哀悼他。后来大卫作以色列王,他又想到扫罗的儿子约拿单与他结盟。于是寻访扫罗家还有什么后人,要善待他。后来寻到了扫罗之孙、约拿单的儿子米非波设,于是打发人召他入宫将扫罗的田地赐给他,使他与自己同桌吃饭。这一切的事都证明大卫善待扫罗全家。扫罗的死,实在是死在自己的罪中,是被神丢弃而死在战场。但示每竟然颠倒是非,说大卫杀死扫罗全家,然后接续作王。其实大卫在扫罗死后,尚未立即作以色列全国的王,仍在等待神的时候,直至押尼珥引领各支派的人来归顺大卫之后,大卫才正式作以色列全国之王。
 
  示每的话明显是有成见,因示每是扫罗的后代,他见自己的先祖战败而死,不冷静的省察先祖的过失,引为鉴戒,却将一切过失推在大卫身上。我们也常有这种成见。我们自己遭遇灾害、损失和不幸,将过失推诿在别人身上而怨天尤人,无理的怨恨人,却不省察自己,这正是示每所代表的人。但大卫对示每采取什么态度呢?他只静默的不作声,不回答示每的漫骂,不和他辩解。对于这种不可理喻的人,辩解是多余的,他可能反而更加断章取义的找着你说话的把柄,以致引起更多的纠纷与是非。假如他是可以理喻的,那他早就该知道扫罗的死,到底是否大卫流他全家的血了!大卫为什么安静地接受示每的漫骂?因为大卫若和他辩论解释,也一定解不通。这种人用不着向他解释,他只是看你的权势地位而已!当大卫一旦恢复王位时,就不需要解释,他自己也会知道他所说的是错的。他只不过是一个落井下石、乘人之危的小人。假如我们在世上忠心的照神旨意行,我们也会受到人的妒忌、诬蔑、冤屈和误会。当我们遭受到这些待遇时,有时用事实辩解,比用口头辩解更好。假如有意陷害你的人正象示每这种小人,最好象大卫那样默不作声。
 
  三、看风转舵,抢先求饶
 
  无论基督或使徒的教训,都是要我们待人宽容。耶稣说:"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 -/迫你们的祷告。”(太5:44)使徒保罗说:"用爱心互相宽容。”(弗4:2)诚然基督徒应当宽容人,用爱心待人。但在这邪恶的世代中,不少恶人正是要利用基督徒的这种态度来达到他们邪恶的企图。难道基督徒应当那么愚昧地自甘受欺吗?我们怎样用爱心对待奸诈的小人呢?请看大卫怎样宽容示每吧!既有恩慈又有智慧;既用爱心又用权势;公私兼顾,情理俱合。大卫虽是古人,他在运用爱心方面之成功,对于今日的信徒,却是常新的属灵功课呢!
 
  撒母耳记下十九章十六至二十三节的记载,是大卫属灵生命一种美丽的表现。这时大卫手下的将帅,已将押沙龙之叛变平定,于是各支派的以色列人都来欢迎大卫回耶路撒冷。当大卫要回宫时,曾在大卫逃亡时侮辱他的示每,知道自己处境危殆,首先带领了一千便雅悯人和犹太人,出去迎接大卫,在大卫王面前承认他的错失说:"我主我王出耶路撒冷的时候,仆人行悖逆的事;现在求我主不要因此加罪与仆人,不要记念,也不要放在心上。”示每是个小人,看风转舵。在大卫失势时,无论大卫怎样向他辩解。也是无用;但一旦大卫重得权势,即使不辩解什么;他好象忽然变得很明事理似的,忽然恍然大悟,知道大卫并非坏人,也不是流扫罗血的人了!
 
  在这里,我们应注意的是:大卫回宫乃是打胜仗,平定了叛变而回宫,当大卫隔离开耶路撒冷时,他是逃亡──逃避他儿子的叛变。那时他容忍示每,或可以说他体察情势,不想为自己增添仇敌。但大卫现在已打胜了押沙龙,已平定叛变回宫,在这时示每到大卫面前承认自己的错失,其实对这种小人的认罪到底是否真诚,真是值得怀疑的。故此大卫手下的将军亚比筛不肯放过示每。他说:"示每既咒骂耶和华的受膏者,不应当治死他吗?”但大卫不肯让亚比筛将他杀死,他说:"今日在以色列中岂可治死人呢?我岂不知今日我作以色列王吗?于是大卫答应不杀示每。
 
  在此我们可见大卫如何用恩典去对待一个恶待他的人。这实在是最象基督的生命。我们失势时受人侮辱、欺凌、诬赖,我们的心里有时有这样的一个意念:假如我有一日得势,我一定要报复,要给一些厉害了他们看看。可见我们的宽容常是迫不得已的,受环境所迫而已!如果我们得势时,能宽恕那些原先恶待我们,用各种坏话诬赖我们的人,那么我们就真正有基督的爱在心中了。
 
  四、 爱与义,公与私
 
  大卫应许不杀示每,似乎已经把他和示每之间的恩怨了结。岂知这事还有下文。若干年后,大卫临终时嘱咐所罗门说:"在你这里有巴户琳的便雅悯人,基拉的儿子示每。我往玛哈念的那日,他用狠毒的言语咒骂我,后来却下约但河迎接我,我就指着耶和华向他起说:"我必不用刀杀你。”现在你不要以他为无罪,你是聪明人,必知道怎样待他,使他白头见杀,流血下到阴间。”(王上2:8-9)我们读了这两节经文,便觉得和我们刚才所说的有矛盾。大卫岂不是已表现了他那宽大的恩慈对待这阴险的小人吗?为何他在临终的遗言中,又提起示每咒骂他的事,并叫儿子所罗门将示每杀死?究竟大卫是否真正宽恕示每呢?刚才我们说过,示每的认罪到底是否真诚,实在可疑。事实上没有任何凭据可以印证他的认罪是真的。他不过是一个投机的小人,见风转舵。大卫并非不知他是小人,不过大卫是个宽厚的人,既然示每肯开口认错,无论他是否真诚,大卫都用恩典待他。
 
  但另一方面,大卫心里明白示每到底是个怎样的人,是否应当容许他留在自己国度里。大卫清楚地知道示每并非真正悔改,对这种人不能不加以防范;所以他一方面厚待示每,但另一方面,大卫并非真的那么愚昧地当示每是个好人。很明显的,示每态度的改变乃是因大卫王权的改变。大卫失败时,示每显露他的真面目;在大卫胜利时,示每就伪装得很柔顺。这种改变根本就不算是改变,只是一种伪装而已!
 
  大卫吩咐他儿子所罗门杀示每,使我们看到对付小人应有的原则。你可以很宽厚的对待小人,但切勿因小人的甜言蜜语,就当他是君子,就信任他,将事情交托他,或将主的圣工交在这些人的手中。大卫是有智慧的,他善待示每是一件事,把他当作对国度无害又是另一件事。大卫个人报复是一件事;示每对大卫的国权有损害,是应该割除的毒疮,这又是另外一件事。从撒母耳记下19章节17节跟从示每来见大卫的有一千人,看来他凭扫罗后人的身分,并非全无影响力。这样奸诈的小人,应经常提防,在合宜的时候把他除掉。
 
  大卫很聪明地嘱咐他的儿子所罗门,应留心这小人,在适当的时候处置他,可见大卫将个人的恩怨与国家的利益,分开处理。他不愿因个人与示每之间恩怨而杀示每,但他亦不要为着表现个人的宽厚,而容许示每在他的国土中坐大妄为。大卫将恩慈与公义运用得非常适当。这种做法,是我们今日事奉主的人所应学习的,我们常常不是过于恩慈,就是过于公义,不能行在一条正确的路上,大卫之对待示每,给我们看见个人的恩怨与神国之利益应该分开。私人的友谊与主的工作损益应该分明。我们用这样的态度处理神家的工作,便不致受个人感情的影响,使主的名得不到完全的荣耀了!
 

  TAG:乘人之危 示每

【作者简介】 陈终道(Stephen C. T. Chan,1924年-2010年11月24日),香港人,客居加拿大。 著名华人基督教牧师、解经家。 母亲陈倪闺臣是倪柝声的大姐。 1936年随母亲到聚会所听道。 1937年被接纳擘饼,但他自述少年时期非常反叛。 1939年脱离家庭,在中国西南地区自立求学。 1945年在重庆北碚复旦大学读书期间,艾得理、赵君影、于力工牧师与江守道弟兄在复旦基督徒团契举行奋兴布道大会,推动中国学生归主运动。受到影响遂向校长承认伪造文凭进复旦大学一事,退学后进入贾玉铭所办的灵修神学院。当时该院设在南岸山上。 于印尼玛琅圣道神学院(1953-1956)、菲律宾圣经学院(1968年先后4次)、新加坡等5所神学院的专兼任圣经教师,曾任香港及若干地区培灵研经大会讲员。 先后在中国大陆、东南亚和加拿大牧会多年。 1978-1984年担任加拿大温哥华市列治文宣道会牧职。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神永不止息的爱  上一篇:神所重用者的表现 打印文章   录入:华美   责任编辑:华美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8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