幔子裂开

作者:江守道     来源:作者原创 时间:2018-07-01 06:33:12

幔子裂开.jpg

   读经:

 
  出埃及记二十六章三十一至三十四节:“你要用蓝色、紫色、朱红色线和捻的细麻,织幔子;以巧匠的手工绣上基路伯。……这幔子要将圣所和至圣所隔开。又要把施恩座安在至圣所内的法柜上。”
 
  马太福音二十七章五十至五十二节:“耶稣又大声喊叫,气就断了。忽然殿里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地也震动;磐石也崩裂;坟墓也开了。”
 
  希伯来书十章十九,二十节:“弟兄们,我们既因耶稣的血,得以坦然进入至圣所,是藉着祂给我们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从幔子经遇,这幔子就是祂的身体。”
 
  许多人熟悉十字架的故事。主耶稣被钉在各各他山的十字架上。祂断气前大声喊说:“成了!”忽然在锡安山圣殿里面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这两件事发生的地点完全不同:一在耶路撒冷城外,一在耶路撒冷城内;一在露天大庭广众之前,一在圣殿人迹罕至之地。但是它们发生的时间却绝对相同,都在申初,即下午三时,分秒不差。请问这究竟是巧合,抑是安排?不信神的人或者要争说,这是巧合,因为根据他们的理论,万物都出于偶然。氢氧二气偶而相遇,适有氢二氧一,就无意识地结合成水。人的生存,以至于人的遭遇,都基于一种盲目的巧合。这件事和那件事全无因果联系。但是在于信神的人,却要在神面前低头下拜,承认这是安排。凡是世上的事,每件都含有意义,因为都是出于神的安排。神是宇宙的布景人。祂的布排维妙非凡。历史上最着名的智慧人所罗门王曾经说过:“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务都有定时;……神从始至终的作为,人不能参透”(传3:1、11)第一世纪伟大的使徒保罗也说:“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罗8:28)可见地上根本没有所谓巧合这回事,一切都有安排。既是安排,就有意义。试问主耶稣在十字架上的断气,和圣殿内幔子的裂开,究有何种关系,含有何等意义?
 
  原来远在创世以前,在神的计划中,这两件事的发生早已定规。历史不过把神所定规的,在地上公开表演出来,给我们看见,使我们揣摩,以致明白神的旨意。是的,幔子的裂开,解释了主耶稣的断气。这里含有福音极基本的真理。凡不明白幔子裂开的,就不懂得十字架的工作。人常要问:主耶稣为何钉死十字架上?祂既是神的儿子,是神所喜悦的,何以神撇弃祂,不理睬祂?祂既是完全的人子,不说从无犯罪的行为,连犯罪的倾向都无,为何祂死得这惨?祂被列在罪犯之中,祂受了罪犯之刑。神弃人厌,究为何故?当主临终之前,又大声喊叫:“成了!”这声何等超奇出众!似乎与祂的遭遇不合。处在这种光景中,可谓惨之极矣,依照常情,当长叹一声,表示一切完了。可是祂竟然大声喊叫,如同得胜君。祂喊:“成了!”请问成了什么?什么得以告成?十字架究竟作了什么事?
 
  织成幔子
 
  古时神吩咐以色列人制造一个会幕,因为神要居住在他们中间。神的心意是要和人同住,这是神造人的惟一目的。可惜人有了罪,以致不配得到神的同在。然而神并未放弃祂的初衷;祂纵不能直接住在人中间,祂却不惜工本,藉着会幕来间接同住。所以会幕的主要意义,就是神要和人来往。但是会幕的构造相当复杂,有外院,有圣所,还有至圣所。神的法柜和其上的施恩座,放在至圣所里面,那里才是神的荣耀居住之处。外院有门帘,外院和圣所之间也有帘子,圣所和至圣所中间又有幔子隔开。人在院外,不能看见院内的布置;在院内,不能见到圣所的摆设;在圣所,仍不能见到至圣所的荣耀。这些无非表明进到神面前的道路尚未畅通,真是困难重重,不易见到神。因此会幕的见证似乎是矛盾的:一面启示神要住在人间,一面又昭示人不能亲近神。一面是邀请人前来,一面又是挡驾于外。按着神的心愿,何等愿意与人来往;但是依照人的光景,实在难得与神亲近。
 
  在圣所和至圣所之间,挂着幔子。这幔子是用蓝色、紫色、朱红色线,和捻的细麻织成的,并以巧匠的手工绣上基路伯。据说这幔子非常厚,而且结实。厚有一手,如用两对牛背向而奔,亦无法把它撕破。这幔子到底指着什么说的?它究竟预表什么?记得主耶稣在世上的时候,曾经这样说过:“你们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约5:39)当主复活以后,祂也对门徒说:“摩西的律法,先知的书,和诗篇上所记的,凡指着我的话,都必须应验”(路24:44)由此可见旧约上的话,无论是预表,或是预言,甚至历史和诗歌,都与主耶稣发生关系。这些都是给主耶稣作见证的,见证主的身位和祂的工作,现在试问幔子给主作了什么见证?
 
  在希伯来书里已经给了我们答复:“……祂给我们开一条又新又活的路从幔子经过,这幔子就是祂的身体。”原来圣殿的幔子乃是说到主耶稣在地上为人时所有的身体,是象征主的为人的。幔子是用捻的细麻织成的。“细麻”在圣经里用来指着公义的行为说的。祭司进到圣殿里事奉神之时不准穿毛衣,必须穿细麻。这就是说人到神面前事奉神,必须有义才可以。启示录十九章八节也说:“就蒙恩得穿光明洁白的细麻衣,这细麻衣就是圣徒所行的义。”世人中间有谁是绝对义的?除了主耶稣以外,谁配称为“那义者”(约壹2:1)“兵丁既然将耶稣钉在十字架上,就拿祂的衣服分为四分,每兵一分:又拿祂的里衣:这件里衣,原来没有缝儿,是上下一片织成的”(约19:23)。主的这件里衣,象征祂那完美的义。是的,主耶稣为人时所有的义是里面发出的,不像法利赛人的义不过是外面涂饰而已。主耶稣的义是没有缝儿的,是上下一片织成的。无论在祂的话语上,或在祂的行动上,都找不出一点漏洞。非但在外人面前如此,在朝夕同处的门徒面前更是如此。祂能站在仇敌跟前挑战说:“你们中间谁能指证我有罪呢”?(约8:46)哦,祂的为人是用细麻织成的。
 
  这幔子除了用捻的细麻以外,还用蓝色、紫色、朱红色线交织。“蓝”是天的颜色。所以蓝色线是表明主耶稣为人的生活充满属天的情形。“紫”是尊贵的颜色(斯8:15)表明主耶稣有君尊的身分。祂原是王,是万王之王。祂的出身尊贵,前途又可夸。“朱红”是流血的颜色,表明主耶稣为担当人的罪而牺牲流血。当祂替我们罪人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是全身血红,正如一首诗歌里所说,“看祂全身满被水血,如同穿上朱红衣饰!”祂是属天的,祂是尊贵的,但祂为我们成了牺牲。祂那属天尊贵的身分,调在祂的牺牲里,使祂的牺牲显为超越可贵。
 
  “并以巧匠的手工绣上基路伯。”“基路伯”是一种天使的等级,是专为着神的荣耀的。古时亚当犯罪被赶出伊甸园,神就在东边“安设基路伯,和四面转动发火焰的剑,要把守生命树的道路”(创3:24)神的荣耀,神的生命,是不容污秽的罪人来污辱和亲近的。何时人要凭着自己进到神面前,何时啊啊啊就要干涉,四面转动火焰的利剑就要击杀。这啊啊啊是用巧匠的手工绣上的,换言之这并非普通人的工作,是神亲自绣在主耶稣身上的。在主的身上有一种荣耀,是神自己的荣耀。祂虽然住在罪人中间,并与罪人为友,但祂是那位荣耀的主。哦,祂的爱叫祂来亲近罪人,祂的荣耀却使祂远离罪人。祂纵然穿上罪身的形状,祂仍是独一荣耀的主。
 
  隔开的幔子
 
  这幔子到底有什么用处呢?经上记着说:“这幔子要将圣所和至圣所隔开,又要把施恩座安在至圣所的法柜上。”幔子的功用就是隔开,把圣所和至圣所隔开。圣所即“那头一层帐幕作现今的一个表样”(来9:9)圣灵用此指明,在主耶稣钉十字架以前,人所有的功德都不能叫人进到神面前。在至圣所里才有施恩座,才能碰到神。但是这里有一个幔子把神的施恩座遮掩了,叫人见不到神。因此这个幔子也称为“隔开的幔子。”“把柜抬进帐幕,挂上隔开的幔子,把法柜遮掩了,是照耶和华所吩咐的”(出40:21原文)。
 
  谁都晓得,神的儿子降生的惟一的,是要把人带到神面前去。“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14:6)何以祂的身体又称为“隔开的幔子”呢?难道祂真来把人和神隔离么?其实叫人和神隔开的,乃是人自己所犯的罪。“你们的罪孽使你们与神隔绝,你们的罪恶使祂掩面不听你们”(赛59:2)。自从人犯罪之后,在人和神之间就有了一道墙。良心的控告叫人不敢来到神前,神的圣洁也不让人到祂面前。神是绝对公义圣洁的,决不能与不义不洁来往,因为这些是背乎祂自己的。所以从始祖亚当以来,就没有一个人能站立在神面前。好些人想试着闯进至圣所,结果有火出来,把他们焚烧了。火就是神圣洁的审判,神审判一切的罪恶和污秽。现在主耶稣来了。祂是那位合乎神心意的,祂的一举一动都与神的性情相合,祂的心思意念都与神的旨意一致。祂是那幅美丽荣耀的幔子,只有祂有资格与神面对面。幔子就里面而说,是面对至圣所的法柜,它和施恩座之间毫无遮蔽,是完全畅通的。但是幔子就外面而论,则隔开了至圣所和圣所,使外面的人不得看见里面神的荣耀。因此主耶稣的降生和祂在地的生活,就着积极方面说,证明了在神心目中的人是如何的;然而就着消极方面说,也定罪了所有的世人。为什么祂可以与神面对面,而其他的人不能呢?这里就是定人罪的地方。祂是义的,祂是圣的,所以祂能与神面对面。何以你我不能到神面前呢?祂的生活见证了我们的不义,祂的光定罪了我们的黑暗。所以这里并非说主耶稣来此的目的,是要拒人于千里之外,使神人隔绝,乃是说祂的生活显明了人与神隔开的原因。如果人有圣洁像祂一样,人就可以亲近神。可是人没有这种圣洁,反而有许多不义,以致被隔在外面。那位本来要把我们拯救到神面前的主,反而变为一层幔子,把我们和神隔开。
 
  今天有一班人自鸣高尚,竭力提倡效法耶稣,以耶稣在地的生活为一种标准,誉祂为“完人之范,”鼓励人去学习,达到完全。这种论调乍看似乎非常动人,其实是骗人的迷梦。请问谁能效法耶稣?人愈想效法,愈被定罪,因为祂的圣洁是属天的,荣耀的,人越想与耶稣的生活行为比较,越发看见己的不义不洁。人走近光,就发现身上的污秽。当人欲效法耶稣之时,非但不得近神,反而更觉得自己不配亲近神,自惭不如耶稣,岂敢见神。耶稣成了一幅隔开的幔子,使人对神望洋兴叹。
 
  幔子裂开
 
  有一天,这位道成肉身的耶稣在十字架上死了。在祂临终断气之前,祂大声喊叫:“成了!”正在那时圣殿里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祂的身体擘开等于幔子裂开。身体的擘开是显在人面前的事实,幔子的裂开是显在神面前的事实。众目所见的是十字架上的断气,神所看见的是殿里幔子的裂开。在十字架上被钉的耶稣。照人的估计,“像根出于干地……祂的面貌比别人憔悴,祂的形容比世人枯槁”(赛53:2,52:14)但是照神的估计,祂却是价值连城,华美荣耀的幔子。多少时候人只看见主耶稣被人弃绝,以致于死。当时的祭司文士和法利赛人,因为嫉妒的缘故,挑唆百姓反对耶稣。要求波拉多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从已初到午正,即从上午九时至十二时,祂受尽了人的讥刺和辱骂。经上记着:“从那里经过的人辱骂祂,摇着头说,咳,你这拆毁圣殿,三日又建造起来的,可以救自己从十字架上下来罢。祭司长和文士也是这样戏弄祂,彼此说:祂救了别人,不能救自己。以色列的王基督,现在可以从十字架上下来,叫我们看见,就信了。那和祂同钉的人也是讥诮祂”(可15:29-32)但是很少人注意祂在十字架上也是被神离弃而且压伤。“从午正到申初,遍地都黑暗了。约在申初,耶稣大声喊着说,以利,以利,拉马撒巴各大尼!就是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太27:45、46)自正午至午后三时,十字架的背景完全更变。先前是光天化日,现在却黑暗密布。先前是攻击祂,现在是神离弃祂。我们或者能够解说先前的痛苦,因为“世人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不爱光倒爱黑暗”(约3:19)但是我们可以怎样解说后来的痛苦呢?主耶稣被人厌弃,尚可说;说祂被神弃绝,这怎么说呢?祂岂非神的爱子,从来都讨神的喜悦?祂所以被人钉十字架,也是为着神荣耀的缘故。神怎能附和人的行动,而压伤祂呢?是的,祂挂在十字架上的后三点钟,完全与人无关,乃是神自己把祂压伤。转过来看殿里的幔子,就越见清楚。当幔子裂开之时,乃是从上到下裂为两半。请注意,这幔子不是人力所裂的,也未经人手。这幔子不是从下到上裂开,而是从上到下裂开,可见裂幔子的那位必定是高高在上的。那位不是别位,就是天上的神自己。神亲自裂开幔子,神自己将主耶稣压伤。哦,这是何等严肃的事!其中必有重大理由!
 
  先知以赛亚预言说:“耶和华却定意将祂压伤,使祂受痛苦;耶和华以祂为赎罪祭”(赛53:10)神把主耶稣压伤,是因神以祂为赎罪祭。祂献上自己作赎罪的羔羊,祂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祂这样代替,是为了什么呢?“因基督也曾一次为罪受苦,就是义的代替不义的,为要引我们到神面前”(彼前3:18)祂死的目的,为要带领我们到神面前去。这岂非就是裂开的幔子所启示的。那遮掩法柜的幔子,现在裂开了。神的殿开了,法柜现出来。神因着祂儿子的代替,可以出来遇见人,因为祂的公义已经得到满足。从此人可以望见神,可以进到神面前。“祂给我们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从幔子经过,这幔子就是祂的身体。”祂的裂开,成了一条道路,引我们到神面前。这就是神的救法,这就是十字架的义意。
 
  坟墓开了
 
  当殿里的幔子裂为两半的时候,“地也震动,磐石也崩裂,坟墓也开了。”这是一件惊天动地的事。试想自从人类犯罪以来,数千年之久,人无法亲近神,有一层幔子隔开。不知有多少人想看见神,但是总是碰壁,似乎很近,却又隔别。今日忽然这层幔子裂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突然敞开。哦,这是何等的福音!人可以藉着主耶稣与神畅交,人得以重回神的怀抱,神得以无所顾忌的向人表示爱。这种光景多么新鲜,多少活泼!
 
  那时“坟墓也开了!”读者,请特别注意:坟墓乃在幔子裂开之后开的。什么是坟墓呢?坟墓乃是死亡掌权的地方。没有活人是住在坟墓里的。只有死人才埋葬在那里。今天这个世界岂非一个绝大的坟墓么?死亡在这地上掌了权。经上说:“你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弗2:1)主耶稣说:“任凭死人埋葬他们的死人”(路9:60)第二个死人乃是身体死了,需要埋葬。但是那埋葬他的,也是死人,灵魂死了。身体的死不过证明灵魂的死。这种腐烂是从里面开始,达到外面,所谓“穿心烂”。世人死在过犯罪恶之中,因为“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作”(罗7:19)这就是死亡的表记。我们并没有能力行善,就是我们所知道的善,反而被驱使去行那自己所不愿意的。谁愿意犯罪作恶呢?可是谁不犯罪作恶呢?是的,死亡掌了权,人人都被禁闭在坟墓里,没有自由,也没有生命。
 
  坟墓另有一个意思,即人生的归宿,“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罗6:23)无论老幼男妇,不管富贫强弱,总有一天踏进坟墓,了结他的一生。坟墓张着口把人一吞入,就不再让人出来。这个造成人生的悲哀,没有盼望!有坟墓摆在前面,还能作什么前途的梦想。这是一阵黑影笼罩了整个人生,也是一种威胁,惊扰了人的善梦。
 
  但是,感谢神,“坟墓也开了。”那种绝望的情景忽然过去。主耶稣“藉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并要释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为奴仆的人”(来2:14、15)请听主说:“不要惧怕,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又是那存活的,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启1:17、18)幔子的裂开带进坟墓的洞开。主耶稣宣告着:“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时候将到,现在就是了,死人要听见神儿子的声音;听见的人就要活了。”又说“你们不要把这事看作希奇;时候要到,凡在坟墓里的,都要听见祂的声音就出来;行善的复活得生,作恶的复活定罪”(约5:25、28、29)前面一句是说到“现在,”后面一句是说到“要到。”现在凡听见主耶稣的声音,相信接受祂作救主的人,就要活了。“当我们死在过犯中的时候,便叫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弗1:5)“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再无能了”(罗8:1另译)感谢神,死亡不再在我们信的人身上掌权,罪也不再作我们的主。坟墓的门已经打开,我们已经出来了。有永生在我们里面,这生命是满有力量的,叫我们能作所愿意的,也能不作所不愿意的。哦,主耶稣释放了我们,荣耀的释放,奇妙的释放!再往前看到将来,我们充满了希望。坟墓不是我们的归宿,因为主耶稣要第二次再来,那时祂要呼召所有信祂而已经睡了的人,他们都要复活与主永远同在。“因为主必亲自从天降临,有呼叫的声音和天使长的声音,又有神的号吹响;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复活。以后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必和他们一同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这样,我们就和主永远同在”(帖前4:16-17)所以我们的前途是光明的。哈利路亚!同等荣耀的救法!
 
  坦然进入
 
  幔子已经裂开,主耶稣已经在十字架上为着我们擘开,现在到神面前去的道路已经畅通,我们岂可犹豫不决,蹒跚不前。赶快进去,坦然进入。神在呼唤我们,叫我们近前来。因此我们“就当存着诚心和充足的信心,来到神面前”(来10:22)。
 
  

  TAG:幔子 裂开

【作者简介】 江守道(Stephen Kaung)中国上海人,卫理公会江长川会督之子,1936年毕业于东吴大学后,成为倪柝声的全时间青年同工。 1949年离开中国去东南亚。1952年移居美国纽约,那里有一个华人移民和回国传教士的小聚会。不久移居旧金山。1958年和李常受一同访问欧洲和中东,并回到纽约。 他主要的工作是把倪柝声的著作及信息翻译为英文,介绍给英语世界里的基督徒。 由他自己的机构,弗吉尼亚州里士满的Christian Fellowship Publishers (CFP)出版。也在北美与亚洲众教会服事。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雅各的信心  上一篇:主耶稣基督里的教会 打印文章   录入:华美   责任编辑:华美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 本作者更多文章
江守道
  • 赞助商链接
  •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8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