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种不同的信徒

作者:倪宏恩     来源:作者原创 时间:2018-08-24 08:31:27

  “耶罗波安在以法莲山地建筑示剑,就住在其中。又从示剑出去,建筑毗努伊勒。耶罗波安心里说,恐怕这国仍归大卫家。这民若上耶路撒冷去,在耶和华的殿里献祭,他们的心必归向他们的主犹大王罗波安,就把我杀了,仍归犹大王罗波安。耶罗波安王就筹划定妥,铸造了两个金牛犊,对众民说,以色列人哪,你们上耶路撒冷去实在是难。这就是领你们出埃及地的神。他就把牛犊一只安在伯特利,一只安在但。这事叫百姓陷在罪里,因为他们往但去拜那牛犊。耶罗波安在丘坛那里建殿,将那不属利未人的凡民立为祭司。耶罗波安定八月十五日为节期,像在犹大的节期一样,自己上坛献祭。他在伯特利也这样向他所铸的牛犊献祭,又将立为丘坛的祭司安置在伯特利。他在八月十五日,就是他私自所定的月日,为以色列人立作节期的日子,在伯特利上坛烧香”(王上12:25-33)。

  “利未人撇下他们的郊野和产业,来到犹大与耶路撒冷,是因耶罗波安和他的儿子拒绝他们,不许他们供祭司职分事奉耶和华。耶罗波安为丘坛,为鬼魔(原文作公山羊),为自己所铸造的牛犊设立祭司。以色列各支派中,凡立定心意寻求耶和华以色列神的,都随从利未人,来到耶路撒冷祭祀耶和华他们列祖的神”(代下11:14-16)。

  《撒母耳记》是一卷复兴的书,书中以君王大卫成为历代效法的榜样;《列王记》是一卷没落的书,书中以耶罗波安成为历代谨防的鉴戒。

  在《列王纪上》12章-14章记载了一件在以色列历史中最悲哀的事件。事件发生是这样的:当以色列国在所罗门做王时,国家最为强盛。但因为所罗门王朝兴修重大工程,百姓负重轭,做苦工。所以当所罗门的儿子罗波安做王时,百姓就请求罗波安王减轻重轭。结果罗波安不听老年人仁政的主意,却听了少年人b ao-/政的主意。对百姓说严厉的话,使众多百姓极其伤心、愤怒。于是以色列人便背叛罗波安王。另立耶罗波安作以色列众人的王。除了犹大支派以外,没有顺从大卫家的,以色列国家从此分为南北两国。南国以罗波安为王,北国以耶罗波安为王。

  当耶罗波安作北国以色列王之后。他深知要想国家稳固,就需要在政zh i、军事上强盛。在军事方面他在以法莲地建筑示剑,又建筑了毗努伊勒。加强的军事防御能力。但如果只有外面强大的军事防御力,却没有内部牢固的政zh i凝聚力,国权亦不会稳固。所以除了军事的强盛之外,最让耶罗波安忧虑的就是政zh i统一问题。因为当时以色列民每一年都要上耶路撒冷去,在耶和华的殿里献祭。这样年长日久,百姓的心必重新归向罗波安王。故此,罗波安王就筹划定妥,造了两个金牛犊,一只安在伯特利(以色列南方城市,在耶路撒冷以北十九公里处,是去耶路撒冷朝圣的必经之路),一只安在但(位于约但河上源(近黑门山),因地利之便成为以色列北部的中心城市)用来蒙蔽以色列的百姓。这事就叫百姓陷在罪里,也为以色列日后的亡国埋下了伏笔。那么耶和华神为什么许可这样的罪恶事件发生呢?神许可此事发生乃是为了检验以色列人的信仰。我们发现当这件罪大恶极的事件发生时,以色列中出现了三种不同的人群:第一种是堕落的人,就如那些与耶罗波安同流合污的百姓;第二种是中立的人,就如北国的老先知,面对罪恶他既不参与也不反对;第三种是得胜的人,就如那南国来的神人,不但不参与,更敢于舍身斥责罪恶。古时如此,今日亦然。此事真可成为我们今日教会的警戒。现在让我们来看看今日教会信仰中的这三种人群,因为这三种人群亦导致了教会的三种走向。而每一种走向又可分为两种不同的情形,现分析如下:

  一、堕落者:

  当日耶罗波安的此等诡计今日十分容易分辨,包括:以金牛犊代替神;以邱坛代替圣殿;以不属利未人的凡民代替祭司;又以俗日代替圣日节期。这样的改革,是为了与犹大进一步分离,以致百姓可以渐渐忘记犹大,专心留在以色列。他一切的工作都是想利用宗教为他的政zh i服务。那么如此明显的罪行,为什么依然有那么多的人随从呢?如果仔细分析会发现当时的随从者有两种人:

  1、谋求私利的——故意的

  “凡愿意的,他都分别为圣,立为丘坛的祭司”(王上13:33)。

  这种信徒助纣为虐,对罪恶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这一类型的人,虽然外表好像很敬虔(会说敬虔的话,会做敬虔的仪式),但实际却是没有真实信仰的人,当然不会关心是否合乎真理原则。他们以敬虔为得利的门路;他们虽被耶罗波安王所重用,成为当时的祭司,但神却不认识他们(何8:4)。因为他们乃是不属利未人的凡民,这等人并不是为了侍奉神,乃是唯利是图;他们常会为利混乱神的道(林后4:3),更会听从耶罗波安的意愿,,并为耶罗波安的错谬辩解,使很多不明真相的百姓受蒙蔽;他们的结局必如伯特利的祭司亚玛谢一样凄惨(摩7:10-17)。

  2、遭受迷惑的——无意的

  这一群是无知、可怜的百姓。他们没有对“金牛犊”事件进行深入的分析,他们只看见了外表的假象。更何况耶罗波安乃是骗人的高手!耶罗波安的骗术很多:

  ⑴、首先是假善意

  明明是以宗教为政zh i服务。却假公济私的对众人说“以色列人哪,你们上耶路撒冷去实在是难”。让受迷惑的百姓心里觉得暖融融的,真是明明上当,还要说声“谢谢啊”!

  今日的新神学教派岂不是如此,他们说:“不要传耶稣是童女所生,也不要传耶稣复活了,更不要传神迹,这些谁能相信。如果只传信耶稣是叫人学好,谁还会反对呢?”这种学说似乎很有道理,但却违背真理。因为若没有这些,基督教又有什么存在的价值呢!

  ⑵、其次是假热诚

  耶罗波安积极地去参与宗教活动,“自己上邱坛献祭”(王上12:3),“他在伯特利也这样向他所铸造的牛犊献祭,又将立为邱坛的祭司安置在伯特利”(王上12:3)。此种宗教热诚怎能不让人感动,其实这不过是他狡猾的政zh i手腕而已。后来的希律王岂不是也以拜主为名去遮盖他的害主之实吗?并且当时的圣殿不也是希律为收买犹太人的民心而修建的吗?

  ⑶、再者是假敬虔

  耶罗波安的高明之处就是他没有取缔宗教。而是借支持宗教为名进行腐化宗教、淡化宗教。他似乎支持敬拜神,却私自更改了敬拜的内容;他似乎支持建立神的殿,其实却是为自己建立的殿——王的殿(摩7:13);他似乎为神培养祭司,其实是为邱坛、为鬼魔、为自己所铸造的牛犊(错误的信仰)设立祭司(代下11:15)。这些祭司都是绝对听从耶罗波安命令的凡民。

  对于耶罗波安的以假乱真(假善意、假热诚、假敬虔)宗教崇拜,众多的以色列单纯的百姓都被耶罗波安的宗教改革误导、蒙蔽了。他们的愚昧有两种:①、对耶罗波安的追捧,使耶罗波安的阴谋得逞;②、为耶罗波安的辩解,使以色列中的忠仆伤心。真是让亲者痛、仇者快。自己也成了“被人家卖了,还替人家数钱的人”。何等可怜!

  今天不少人凭着自己的思想制造某些宗教,自称为基督教,但不是根据圣经而行,这些流行的新派神学使教会失去为神作见证的力量,这些行动正如耶罗波安自金牛一样,以别样事物代替了真神,他们如此作,不但害了自己,也是败坏了教会。

  亲爱的弟兄们啊,我们并非不晓得魔鬼的诡计(林后2:11)。所以“总要儆醒祷告,免得入了迷惑。你们心灵固然愿意,肉体却软弱了”(太26:41)。

  二、中立者:

  这一类型的人是对罪恶既不参与也不责备。他们抱着“明哲保身”、“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理念。他们知道如果参与罪恶就会得罪神,而斥责罪恶又会得罪人。所以他们选择了一条两全其美的道路——沉默。其实对于真理并没有第三条道路可走,对于罪恶的沉默,本身就是一种默许。

  “那暗昧无益的事,不要与人同行,倒要责备行这事的人”(弗5:11)。神的仆人“却要凡事谨慎,忍受苦难,作传道的工夫,尽你的职分。……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提后4:5、2)。

  中立者也有两种:

  1、为自己保守的——老先知

  当耶罗波安王造金牛犊,使百姓陷在罪中的时候。在北国有一位老先知,他既没有参与(13:11),也没有去斥责。这位老先知可以说是保全自己的典型例子。他之所以没有参与耶罗波安的典礼,不是行动不方便,既然他可以骑着驴追赶神人,可见他不是因为健康问题不能参加。乃是说明他知道“金牛犊宗教”和耶罗波安的政权是一体的。斥责“金牛犊宗教”势必得罪当权的耶罗波安王。这样必使自己的前程受到影响。以后又怎能安逸地生活在耶罗波安的管辖之内呢?所以他认为“识时务者为俊杰呀”!不如静观其变为上。这种工人虽能保持实力,却起不到化危机为转机的作用。

  对于老先知的举动,我们有很多疑问?他为什么诓哄欺骗那个神人呢?又为什么嘱咐儿女将他与神人同葬呢?其实这里反应的是老先知的双面人性——对神人又敬佩、又嫉妒。

  ⑴、因有软弱——对神人有嫉妒

  老先知在当时一定是一位“德高望重”的神的仆人,或许以往曾经是神重用过的器皿,得到了众人得尊重。斥责耶罗波安的罪恶本应该是他的份内工作,结果因自己的软弱,却被一个从南国来的神人所替代。当他听到神如何重用那个神人,显出荣耀。他的心怎能不酸楚,真不是滋味。故产生嫉妒之心,便诓哄神人,使神人功成身败。自己也得了一个假先知的头衔,真是可怜哪!老先知的软弱造成的危害有三种:

  ①、被神遗弃

  为什么神不差遣这个老先知呢?老先知住在伯特利。伯特利既为新宗教的范围,他能在此一言不发,显然这个老先知已经向环境妥协了。虽然他知道耶罗波安所行的不蒙神喜悦,但他没有勇气站起来反对他。他已经失去了先知应有的素质。所以神也不再使用他了。老先知曾经一度是神所重用的人。但他不能持守自己的信心,结果被神遗弃了。当他听见犹大神人的激发人心的见证,以及他那坚定顺服神的心志时。他不禁想起自己当年对神的热心,可惜这热心今天已经荡然无存。

  ②、使人受害

  如果你向世界、向罪、向肉体妥协,久而久之就会变得像老先知一样,徒有一个属灵外壳,因为神已经不再使用你了。神不能使用你祝福他的百姓,你惟一能做的就是绊倒、害死年轻的信徒。老先知身在以色列,却不能带给以色列人属灵复兴,最后还害死了年轻有为的神人。教会不能复兴,问题可能不在年轻信徒身上,而是在“老牧师”、“老传道”身上。我们当重新检讨我们跟神的关系,不要做一个害人害己的“老先知”。老先知不仅不能造福以色列人,他还害死了一个神人。这是多么可悲啊!

  ③、对己自欺

  “我也是先知,和你一样。”(13:18)他真是神的先知吗?他的信仰、灵性、与神的关系如何,还不自知呢?何以言“我和你一样”呢?岂真一样吗?

  ⑵、因有信仰——对神人有敬佩

  老先知虽然软弱,但必定还是有信仰的人。他是多么景仰那个年轻的神人啊!在他身上正体现了圣灵与肉体的相争。

  ①、关心神的事

  老先知虽然自己没敢参与“金牛犊宗教”,但他的心却一直关心这种错误信仰对以色列民的影响,并为之焦急。所以打发儿子去打探消息(13:11)。

  ②、关注神的话

  老先知虽然诓哄了神人,但他“对他儿子们说,我死了,你们要葬我在神人的坟墓里,使我的尸骨靠近他的尸骨,因为他奉耶和华的命,指着伯特利的坛,和撒玛利亚各城有丘坛之殿所说的话必定应验”(13:31-32)。老先知非常明白神做事情的原则,所以他确信神人的话一定会应验。

  神的仆人啊,神需要的是能为真理作见证的人。你是否也为了个人的利益,而不敢斥责罪恶呢?

  2、为教会保守的——俄巴底

  当亚哈做以色列王的时候,亚哈“犯了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所犯的罪。他还以为轻,又娶了西顿王谒巴力的女儿耶洗别为妻,去事奉敬拜巴力,在撒玛利亚建造巴力的庙,在庙里为巴力筑坛。亚哈又作亚舍拉,他所行的惹耶和华以色列神的怒气,比他以前的以色列诸王更甚”(王上16:31-33)。当时以色列中有两位先知:一位是以利亚,另一位是俄巴底。以利亚敢于责备罪恶,与巴力的450个先知大战与迦密山,力挡狂拦改变了以色列属灵的状况。而俄巴底却和亚哈相处融洽,并被亚哈重用,成了亚哈的家宰(王上17:3),可想而知,俄巴底对亚哈的罪行,并没有严厉的斥责,但俄巴底也没有与亚哈同流合污。因他“甚是敬畏耶和华”(王上18:3)。俄巴底如此保守自己,并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乃是为了保护神的仆人。在“耶洗别杀耶和华众先知的时候,俄巴底将一百个先知藏了,每五十人藏在一个洞里,拿饼和水供养他们”(王上18:4)。

  俄巴底虽然有自己的苦衷,委曲求全。但却给别人带来了误解。

  ⑴、使神仆误会

  “俄巴底在路上恰与以利亚相遇,俄巴底认出他来,就俯伏在地,说:‘你是我主以利亚不是’。回答说:‘是。你去告诉你主人说,以利亚在这里’。俄巴底说‘仆人有什么罪,你竟要将我交在亚哈手里,使他杀我呢?我指着永生耶和华你的神起誓,无论哪一邦哪一国,我主都打发人去找你。若说你没有在那里,就必使那邦那国的人起誓说,实在是找不着你。现在你说,要去告诉你主人说,以利亚在这里。恐怕我一离开你,耶和华的灵就提你到我所不知道的地方去。这样,我去告诉亚哈,他若找不着你,就必杀我。仆人却是自幼敬畏耶和华的。耶洗别杀耶和华众先知的时候,我将耶和华的一百个先知藏了,每五十人藏在一个洞里,拿饼和水供养他们,岂没有人将这事告诉我主吗’”?(王上18:7-13)

  先知以利亚显然将俄巴底当做了亚哈的同党,俄巴底也只能在以利亚面前澄清事实,解开误会。

  ⑵、使百姓误导

  并且,俄巴底的这种举动很容易给百姓带来误导,当有人责备亚哈的罪恶时,一定会有百姓疑惑“如果亚哈是错的,为什么这样敬畏神的俄巴底也会同他在一起呢?难道俄巴底也会错误吗?”这样必使很多不知真相的追随者,误入歧途。

  三、得胜者

  可喜的是在当时神也保留了很多得胜者。这些得胜者是神所宝贵的仆人,他们是真正的光和盐。他们虽被恶人恨恶,却为神喜爱。他们体恤主的心肠,使主的心得安慰。这种信徒能逆转时局,抵制罪恶的泛滥是神宝贵的器皿。

  得胜者也有两种:

  1、斥责罪恶的——神人

  当耶罗波安正为所欲为的推行“金牛犊”的假宗教,倒行逆施之时,有一个神人奉耶和华的命从犹大来到伯特利,对耶罗波安施行严厉的责备。并以预兆和神迹证明了他的权柄和预言的真实性。

  那么神为什么不用北国近处的仆人,却用南国远方的神人呢?因为自从祭司、利未人和敬虔的人都离开以色列后,以色列境内敬畏神的人已经寥寥无几。神在以色列找不到可以差遣的人,只好从犹大差遣一位先知来警告耶罗波安。

  神人敢于仗义直言,堪称神的忠心仆人。为历代神仆人可效法的榜样。神人的忠心基于两个方面的原因:

  ⑴、顺从神的命——得胜罪恶的权势

  斥责罪恶是十分危险的工作,更何况神给他的任务就是责备耶罗波安王。指出他的罪,宣布神对他的审判。这项任务吃力不讨好,因为向以色列王说这么难听的话,肯定是自讨苦吃,甚至还性命不保。多人在耶罗波安王的罪恶行径面前,因畏于权势,敢怒而不敢言。神人或许被人看做“不识时务”者,但这位神人为了忠于神给他使命,将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他对神的信心可见一斑。先知的其中一项任务就是谴责罪。要成为神的先知,我们就必须舍己,一往无前,只求神的喜悦。那些即想讨好人,又想讨好神的基督徒是不可能成为神的先知的。求神使我们每一个仆人都能“照着当尽的本分,放胆讲论”(弗6:20)。成为时代的“坚城,铁柱,铜墙,与全地和犹大的君王,首领,祭司,并地上的众民反对”(耶1:17-19)。

  ⑵、听从神的话——得胜罪恶的诱惑

  面对王给予的赏赐——如此大的诱惑,神人愤然拒绝。如此圣洁,皆因遵从耶和华“嘱咐”的话(王上13:8-9)。

  2、分别为圣的——神仆

  面对不能逆转的局势,有很多忠心的仆人选择了离开罪恶的权势,他们中间有忠心的领袖,也有忠心的百姓。

  ⑴、有撇下一切侍奉神的——工人

  “利未人撇下他们的郊野和产业,来到犹大与耶路撒冷,是因耶罗波安和他的儿子拒绝他们,不许他们供祭司职分事奉耶和华”(代下11:14)。

  这些得胜者在艰难的环境中,毅然选择对神忠心,并为能更好的侍奉神而甘心撇下一切,这种为主舍弃的精神,实在难能可贵呀!耶罗波安王之所以不用这些属神的纯正祭司,是因为这些耶和华的祭司,必不会顺从耶罗波安的意愿去侍奉错谬的宗教,并且还会不断的指出“金牛犊宗教”的错谬之处。真成了耶罗波安的“眼中刺,肉中钉”,所以耶罗波安不但不会重用他们,还会对他们百般刁难,处处打压。使这些属神的人不得不背井离乡,去到属神的地方忠心的侍奉神。

  耶罗波安指派人员做祭司,而这些人不符合神在民3:6–9;8:5-20中所规定的条件。在新约时代,利未人祭司职任已不复存在,但神仍然为那些将要担任牧师或教会领袖之职的人设立了一些基本要求;这些灵性和道德上的标准定列在提前3:1-7和多1:5-9中。今日属神的忠心仆人当撇下那在假教会里所得的职分和人情,归到属神的真教会。

  ⑵、有立定心志寻求神的——百姓

  “以色列各支派中,凡立定心意寻求耶和华以色列神的,都随从利未人,来到耶路撒冷祭祀耶和华他们列祖的神”(代下11:16)。

  这是一群归回纯正信仰的百姓,他们能有正确的选择是因为:

  ①、因有正确的心志

  信仰的归正必会经历千辛万苦,所以归正者必须有立定心意寻求神的心志,才能不至动摇。

  ②、因有正确的带领

  这些百姓能离弃罪恶,皆因受到了利未人的影响。今日教会领袖亦是信仰归正的重要角色。

  ③、因有正确的信仰

  百姓并不是离弃背叛的人,乃是重返古道、回归正统的。因他们所信仰的对象乃是耶和华他们列祖以色列的神。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今天神所要的也是忠心的得胜者。愿你我能为主献上自己,忠于主的信仰,忠于主的圣工,成为新时代的忠心得胜者,阿门!!!

  ——本文来自《倪宏恩牧师讲章工作坊》微信公众号,作者:倪宏恩
 

  TAG:三种 不同的信徒

【作者简介】 倪宏恩,旷野呼声作者:男,汉族,1974年生于辽宁海城,1996年蒙恩,同年奉献传道。2007年授受牧师圣职。自从服事至今,渴慕圣道,喜爱文学解经,并开创《整全式研经法》。自2004年起,开始从事编著,和培训门徒事工。主要编著有《实用祈祷学》、《实用研经法》、《实用解经集》等40余部作品。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亚当的三种衣服  上一篇:要以基督的心为心! 打印文章   录入:大漠   责任编辑:大漠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8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