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做牧师的神学解释

作者:上官伊汐     来源:作者原创 时间:2018-04-22 00:20:08

1女人做牧师的神学解释.jpg

  在很多年里,笔者一直关注着女人能否做牧师的话题。这不仅仅因为自己的职分,更是因为,我们无法从人云亦云中寻找到真理的答案,唯有回到圣经当中,回到合乎真理的解释之上,才是于人有益的。在很多年里,因为这一职分,笔者被人毁谤甚至咒诅,并没有为此多说一句。许多弟兄姐妹鼓励笔者撰文以对,不是为自己辩屈,乃是为真理争辩。只是时候未到。感恩的是,神藉着他仆人爱光老师之口,展现了他的美意、恩典与慈爱,也引领笔者再一次打量这个话题,并用圣经的教导来重新诠释。

  一个成熟的神学观念是:教会在大事上要一致,在小事上要自由,在凡事上要博爱。何为大事?就是全备的圣经真理。何为小事?就是圣经没有原则性教导的。何为凡事?就是一切事情。纵然我们说诚实话,也要凭着爱心。

  那么,问题来了:女人可以做牧师教导男人吗?这合乎圣经吗?答案是肯定的!无论何宗何派,在这一点上大家都有一个起码的共识:在基督里男女平等。这是我们明确的态度和立场,也是继续诠释的前提。人称大使徒的彼得都说:妻子是与丈夫“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并切切地嘱咐丈夫要敬重妻子。(参见彼前3:7)按照成熟的神学观,女人做牧师的问题绝非关乎救恩的大事,并非福音的核心问题,因而这不是特别重要的事,而是一个可以自由的选择:自身的蒙召,以及教会的认可。

  从旧约看,神创造的第一个女人,她有一个了不起的名字:夏娃。意思是:众生之母。亚伯拉罕的妻撒莱,她在蒙神呼召这件事上,与亚伯拉罕是一致的。她也成为恩典之子以撒的母亲。雅各的妻子利百加,神从她的腹中兴起了以色列。圣经记载的第一位女先知是摩西的姐姐米利暗,他们的母亲约基别,一人孕育培养了以色列的祭司、领袖和先知,实在是功不可没。狄波拉是以色列人唯一的一位女士师,也是所有士师中生命最好的。假如神命定有女先知、女士师的存在,那么就必然可以有女传道、女牧师、女长老的存在。在希腊文中,先知与传道原本就是同一个字。没错,旧约中的确是没有女祭司的。但是到了“人人皆为祭司”的新约时代,这个传统已经完全没有属灵的意义。

  约珥书2:28-29说:“以后,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你们的老年人要做异梦,少年人要见异象。在那些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我的仆人和使女。”彼得在五旬节的讲道中,特别引用了这两节经文,来证明圣灵降临的大能。“以后”、“那些日子”都是指向末后的日子说的。这日子有一个神学意义上的划分,通常是特别指向主耶稣降世后的世代。神的灵要浇灌谁呢?一切有血气的。这一切有血气的人,难道只是指着男人说的,不是指着女人说的吗?为了避免歧义,这里又特别强调说“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说预言”就是“传道”之意。是儿女都要说,不是单单儿子说,女儿不说。又说“我要将我的灵浇灌我的仆人和使女”。不是单单浇灌仆人(男性),而是同时也浇灌使女。神藉约珥和彼得之口,再三强调神的恩典绝无偏执地浇灌在他一切儿女的身上,有耳可听的都应当听。难道我们为了一私之念,就非得在神面前装聋作哑吗?

  再看新约,牧养关顾一直是女人明显的职责。蒙大恩的马利亚成为耶稣肉身的母亲,她的表姐伊利莎白孕育了开路先锋施洗约翰。耶稣出来传道,一直由姐妹们供应。在他脚前听道的伯大尼的马利亚,耶稣称赞她得了上好的福分。抹大拉的马利亚,耶稣吩咐门徒,无论到哪里传福音,都要记念她一切所行的。当耶稣从死里复活之时,他也是首先向抹大拉的马利亚和姐妹们显现。耶路撒冷教会的执事腓利,就是那个向埃塞俄比亚太监传福音并为他施洗的腓利,他有四个女儿,全部都是先知。卖紫色布匹的吕底亚,本身就是腓立比教会的家长、带领人、女长老。保罗向罗马教会举荐的非比姐妹,“她是坚革哩教会中的女执事”。在这里,“执事”原文是:diakonos,与罗马书15:8“基督是为神真理作了受割礼人的执事”和哥林多前书3:5中“亚波罗算什么?保罗算什么?无非是执事,照主所赐给他们各人的,引导你们相信。”中的“执事”是同一个字,绝非指我们通常理解的“执事”职分,而是指他们担当的职责所言,无非在词性上因性别不同分作阴阳罢了。如此,基督的职责是什么?他是传达并履行天父旨意的那一位。亚波罗、保罗又是什么呢?他们是牧养教会、设立长老的。那么非比呢?没错,她的确是坚革哩教会的女牧师,并且是得着保罗称赞的女牧师。保罗恳求罗马教会“为主接待她,合乎圣徒的体统。她在何事上要你们帮助,你们就帮助她;因她素来帮助许多人,也帮助了我。”(罗16:1-2)

  如果说圣经原文已经提供了真理性论据,那么有没有实践性证据呢?我们还可以看一下当时的现实。那时的洗礼都是浸礼,而且是赤身露体地入浸。根据圣经的记载,我们可以知道,耶稣曾经有三次是赤身露体的:一次当然是降生之时,一次则是受约翰之洗的时候,还有一次就是钉十字架时。当五旬节圣灵降临之时,彼得一次讲道就引领三千人归主。那么,归主之人当中有没有女人?答案是肯定的。女人要受洗归主,谁来为她施洗呢?答案更是不辩自明。为了杜绝淫乱之传闻和可能的谣言,神圣洁的教会一定是由男长老男牧师为弟兄施洗,而女长老女牧师则为姐妹施洗了。这是女人可以做牧师的极好例证。

  然而,圣经中的确存在反对的经文。提摩太前书2:12说:“我不许女人讲道,也不许她辖管男人,只要沉静。”哥林多前书14:34-35也说:“妇女在会中要闭口不言,像在圣徒的众教会一样,因为不准她们说话。她们总要顺服,正如律法所说的。她们若要学什么,可以在家里问自己的丈夫,因为妇女在会中说话原是可耻的。”这两处经文,成为许多人反对女牧师的证据。但是如果我们观看原文,并联系上下文,就很容易知道,这两处经文针对的不是教会的事,而是家庭的事,是夫妻关系的事,是日常生活的事,根本与教会无关。原文的意思是:“我不许妻子教导和辖管丈夫,只要沉静。”“妻子在会中要闭口不言……”是叫做妻子的女人们不要在会中喧嚷闹事,要顺服丈夫,有事回家再问,因为在会中喧嚷闹事可耻。圣经是绝对无误的,也绝不会自相矛盾。我们来看哥林多前书中另一处经文:“凡女人祷告或是讲道,若不蒙着头……”(11:5)这里的“女人”和上面的“女人”、“妇女”不是同一个字!原来女人既可以祷告,也可以讲道。这才是合乎真理的解经原则。至于女人在祷告和讲道时要蒙头,这与当时的社会情形密切相关。那个时代的哥林多,蒙头是良家妇女的标志,唯有从事不良职业的妇女才不蒙头。为了避免教会被人毁谤,保罗特地如此这般吩咐一番,真是操碎了心。

  耶稣曾经三次向门徒明言他的受死与复活。可是,当耶稣真的复活之时,是女人们前往坟墓,要膏他的身体,男人们已经重操旧业打鱼去了。天使向女人们宣告了耶稣复活的大好消息,并嘱咐她们:“你们可以去告诉他的门徒和彼得说:‘他在你们以先往加利利去。在那里你们要见他,正如他从前所告诉你们的。’”(可16:7)尽管她们当时又发抖又惊奇地逃跑,但当耶稣向抹大拉的马利亚显现后,她就去告诉那向来跟随耶稣的人(参可16:10)。天使在嘱咐什么呢?是要这些女人传讲耶稣已经复活的福音;讲给谁听?讲给那些男人们听!这真是最好的例证。天使不是嘱咐女人们去讲给孩子们听或其他女人们听,而是讲给男人特别是彼得听。

  一说到使徒,人们通常只想到耶稣亲自拣选的十二使徒,和做外邦人使徒的保罗。照着使徒的定义,亲眼见过耶稣、聆听过他的教诲、见证了他的复活升天、承接了他的使命的所有人,都是使徒。这使徒中没有女使徒吗?起码,抹大拉的马利亚算一个。有人曾经撰文力证,保罗“又问非罗罗古和犹利亚、尼利亚和他姐妹,同阿林巴并与他在一处的众圣徒安。”(罗16:15)中的“犹利亚”,原文中是阴性,即:犹利亚原是位女使徒。无论是与不是,女使徒的存在都是不言而喻的。

  那么,女人可以被按立为牧师吗?这显然是一个伪命题。整本圣经中从来找不到“按立”的记载,无论男牧师还是女牧师,按立都是不存在的。因为耶稣明明地说:“你们不要受拉比的称呼,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夫子;你们都是弟兄。”(太23:8)因此,按立牧师本身即非圣经性的,乃是人的传统。在圣经当中,既没有男人也没有女人被按立为牧师,只有按手差遣和按手祷告。

  按照圣经教导,牧师是一种恩赐:“他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弗4:11)这里“牧师”的原文是牧羊人,也即教会的牧者。耶稣是大牧者。牧师不是一个职位,而是一种职能。如果牧师离任,他(她)就不再是教会的牧者。

  从初期教会始,教会一直有女牧师、女长老的职分。直到第四、五世纪,随着“圣平”之分,教会开始强调“男女”之别。女牧师受到禁止,不能给人施洗,亦不能主领圣餐。然而,这只是人的传统而已,与圣经真理毫不相干。人的传统有些于教会有益,有些却引发了歧义,害人不浅。有人拿长老的资格“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说事,严令离过婚的人不可做长老。岂不知在教会初建的时代,男人是允许多妻的。当男人归主后,明白了符合圣经的夫妻之道,男人会选择只保留一位妻子,而与其他妻子离婚,但仍要把离婚妻子们的生活安排妥当。这就是“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的真实含义。中国当代最有名的例子之一,是张学良在受洗归主之前,先与妻子于凤至办理了离婚手续,然后才与赵四小姐双双受洗。

  那么,女人可以做牧师吗?符合圣经的回答是:如果小驴驹都可以为主所用,那么女人当然更可以了。不过,身为女牧师,笔者还是同意弟兄优先的原则。这与真理无关,但是与女人是软弱的器皿有关,是单单出于爱心的考量。女人的受造原本就不如男人强壮,尤其是体力上的差别十分明显。女人不仅要理家,而且要担当生养照料孩子的责任,已经十分辛苦。还有,一旦患难来临,弟兄们不必强调“耶和华在地上造了一件新事,就是女子护卫男子”(耶31:22)。这里的隐喻是:神可以让软弱的生命成为刚强,保护那自以为刚强的;而是要冲在前面,保护我们的姐妹。因此,在实践上,如果有合宜的弟兄担当牧师的职分是最为理想的。但是,如果暂时教会里没有兴起弟兄来担当这一职分,女牧师也不能推脱自己的呼召与天职。何况,教会的侍奉原本就是团队性的,为要成全圣徒;作为牧者,无论男女,都责无旁贷。

  TAG:女人 牧师 神学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返回列表  上一篇:从希伯来书看“一次得救,永远得救” 打印文章   录入:华美   责任编辑:华美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 本作者更多文章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8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
/jyts/290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