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零何处归

作者:何天朵     来源:旷野呼声作者 时间:2019-10-31 07:00:15

timg (5).jpg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恋人般的秋天。它饱含了一些婉约、离愁、怜惜、相知……它接纳你所有倾诉与沧桑,像跋涉归来的游子,在秋的天地里找到了情感的皈依。

 
  然世人也伤秋,盖因为秋主凋零,让人联想到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繁华终究落幕,宴席终会散去——“光阴如箭,似无言、有意伤侬”。
 
  想到我苦命的堂姐就是这个时节走失的。
 
  堂姐比我大了十多岁,也是叔叔抱养来的孩子。
 
  自从我上小学时,便经常见神情漠然的堂姐,穿着一件不合时宜的衣服呆呆地站在路边,东张西望。有时是在田野里漫不经心地走着。
 
  每年春天,我总会在辽河河畔遇见她,见她和一群小孩子在抢着追蝴蝶,时不时地嘿嘿笑笑。小孩子们也经常拿她开心欺负她。
 
  记得有一次,小巷里来了一个卖苹果的小贩,他的车子刚停下,堂姐便跑过来拿苹果吃,嘴里喃喃自语:真好吃。邻居笑着对商贩说:这是个精神病。
 
  长大后才从长辈口里知道,大我十多岁的堂姐原本很正常,她十九岁远嫁福建。我上初中的时候,还听婶婶说她生了个儿子,他丈夫有家暴行为。还劝诫我们以后找婆家不能远嫁,远嫁的姑娘十有九伤等。
 
  后来事情的变故出在他的儿子身上,他儿子军军五岁那年暑假,跟着小朋友去野外玩,掉进了水潭里,等发现时已经没了呼吸。孩子死得有点蹊跷,此后她便很受刺激,白天哭,晚上也哭,她丈夫也受不了这样的打击,用喝酒和赌博麻醉自己。有时候喝醉了对着堂姐便是一阵毒打,生性老实善良的她一直忍气吞声。后来,她的丈夫留给她一套房子后,就带着另一个女人不辞而别去了别的城市。
 
  堂姐曾经用自己的全部生命深深地爱过自己的丈夫、儿子和家,失去儿子,后来又失去丈夫,她的精神彻底崩溃了。
 
  最后一次见她,是在她家门口,她整个人瘦的变了形,目光呆滞,穿件睡衣在家门口呆坐。见她这般光景,我的心里很悲恸。我和她拉家常,说了一些劝慰的话,她似乎都听不懂。
 
  人们都把她的故事当做笑谈,因为这个世界许多人把精神病当作嘲笑的对象。我却很难过:不论怎么说这样一个善良无辜的女人难道不应让我们去痛惜和怜悯吗?
 
  无独有偶。同样是精神方面的疾病,可这一位妇人的命运就大不一样。
 
  就在上一周,教会里有三十个人受洗。这里面也有一个叫小兰的精神病人。
 
  小兰信主两年了。在牧师给她受洗的时候,我们觉得小兰的病也因着这圣洁的一洗就要好了。
 
  受洗后,牧师打开圣经,给小兰念了一段话:岂不知我们这受洗归入耶稣基督的人是受洗归入祂的死吗?所以,我们藉着洗礼归入死,和祂一同埋葬,原是叫我们一举一动都有新生的样式,像基督藉着上帝的荣耀从死里复活一样。(《圣经》罗马书6:3)
 
  基督徒受洗,意味着一个旧我的死去,一个新我的诞生。
 
  听说这个小兰,也是因为生活受挫患上了精神分裂症。十多年来,时好时坏。好的时候,样样都好,坏的时候打人骂人,无法控制。
 
  发病的时候,几乎没有人敢搭理小兰,但教会里的几个姊妹没有放弃她,她们督促她按时吃药,倾听安慰开导陪伴她,为她代祷……小兰一天天好起来了。
 
  就在上个主日,小兰主动要求受洗,皈依基督。
 
  受洗那一刻,我看着小兰吃圣餐时意气风发的模样,不自觉地又想起了失踪多年的堂姐,她们两个人的形象在我脑海里重叠在了一起,似乎微笑着迎面向我走来,她们是两个崭新的轻盈而美丽的生命。
 
  时光无声,圣爱有痕。亲爱的堂姐,这么多年,您到底在哪里?在人不能在主都能,愿上帝也眷顾拣选医治你!
 

  TAG:飘零 何处

【作者简介】 何天朵:旷野呼声作者。大学中文系毕业,受洗归主十多年,被主呼召福音文学写作,文章散见于主内外杂志和平台,愿意在文字侍奉上尽绵薄之力!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为了你和孩子的福祉,请远离万圣节!  上一篇:借给上帝 打印文章   录入:溪水鹿   责任编辑:溪水鹿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9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