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的诗意 被点燃的生命

作者:绿茵1     来源:原创投稿旷野呼声 时间:2020-02-08 08:20:29

IMG_0975.JPG

  ——我的文字之旅

  在我的青少年时代,虽然心中对未来充满幻想,有一个五彩缤纷、色彩斑斓的梦,但是却从来没有想过要与写作挂上钩,那时常常想的是,如果将来考不上大学,找不上工作,没有饭碗怎么办?因此,上学是奔着考大学去的,奔着饭碗去的,但是,最后还是高考落榜了。

  从此,梦想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从天上落到了地上,向往飘落池塘,生活完全从梦想回到现实,脚踏实地。为了生存,思想就成天围着生活问题转,为了谋生,开始到处寻找工作,四处奔波,到处打工,不怕苦、不怕累、不嫌脏,只要给钱,什么活儿都干。但是因为一直以来,都收入微薄,所以成天想的就是生活问题,想的就是到哪儿打工能挣点儿钱。只有在业余时间,到图书馆借阅一些文学名著读,但那也决不是为了写作,而只是为了打发寂寞、无聊、孤独的业余时间,给单调乏味的现实生活增加一点儿情趣,让自己不要成为一台干活的机器,不要变成一台机器上的螺丝钉,只知埋头苦干,想让心灵从沉重的劳动中解放出来,获得短暂的自由。

  但是,就是这样艰辛、忙碌,为了生活日日奔波的日子也不能长久,后来竟然找不上打工的地方了,完全失去了生活来源,走投无路了,生命和生活完全被推到了社会的边缘,再加上身体不好,更是雪上加霜。感觉就是看不见前途、迷茫,找不到出路,而且心情非常苦闷、压抑、焦虑、情绪不好、心情很差。这时就打听教会在哪儿,到教会借阅了《圣经》来读,其实,不久之前,我就来过教会,询问过到底有没有神,还读过《圣经》的新约,当读到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时,就被完全吸引住了,所以这次就一直读下去,当把整本《圣经》全部读完,突然明白自己就是《圣经》上所说的,那个罪孽深重的罪人,那个油蒙了心,耳朵发沉,头是铜、额是铁、硬着颈项,死不认罪悔改的罪人,眼睛也瞎了。所以就赶紧跪下祷告,这时就像一道很沉重的、锈迹斑斑的闸门突然被打开了,黄河和长江突然决堤,眼泪滚滚而下,泪流满面、泣不成声、痛哭一场。激动的心是大海掀起了波澜,掀起了滔天巨浪、汹涌澎湃,难以抑制。思想感情完全进入了另一种状态,另一种境界,马上就有想写的感觉,迫不及待地想写,立即就提笔写了一首诗《读圣经有感》,接着又写了诗《主啊 当我激动的时候》《你走近我》,不久又写了诗《遇见》等。

  那时由于找不到工作,为了谋生,就开始在街上摆地摊,每天用自行车带一个大纸箱子,还带一个黑色的大塑料袋出去,看到了一些被生活所迫,衣着暗淡陈旧、脸上布满风霜,一看就是饱经沧桑的妇女,在人群中穿梭,有的扛着大袋子、有的推着小平车,拾捡垃圾。内心突然感到很凄凉,感到我就是那个被生活所迫、贫困潦倒的社会边缘人,就是那个拾破烂的妇女,在生活的重负下,步履蹒跚,实在是太累了,太累了。想起耶稣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就非常渴望神能改变妇女们苦难的命运,在心灵的巨大震颤、激荡中,心里很难过。很想把这样的心声抒发出来,就好像是在地摊上,找了一张包裹搪瓷盆子、落满尘土的废纸,写了诗《拾破烂的女人》。但是由于摆地摊也挣不上几个钱,而且靠自己也搬不动那沉重的货物,后来就又开始到处打工。

  但是写诗一直还在继续,常常是在夜晚写,有时,在半夜三更突然醒来,头脑异常清醒,睡意全无,灵感如展翅的群鸟飞上天空,就奋笔疾书。并且写诗与生活有非常紧密的关系,由于我每天都要祷告,其中为婚姻的事就几乎每天晚上跪在床上祷告,恒切地祷告、连续祷告了六年,才把这件事交托出去,交托与神,后来也有时为此事虔诚祷告,但是祷告了很多年,很多很多年都过去了,经历了漫长岁月的等待,直到现在还是单身,并且没有男朋友,那应该怎么办呢?因为中国人把婚姻看作是终身大事,所以因为这件事有很强烈的感动,就写了诗《一件没有办法解决的大事》,还因为社会上把单身女人称为找不到丈夫的《剩女》,就想到单身女人活的有没有价值的问题,于是就写了诗《女人的价值》,另外,也希望能遇到美好的人,就写了《你的美好》系列诗歌,希望神赐予我美好的婚姻,就写了诗《美好的希望》以及《人啊 你要休息》。

  而在半夜三更突然醒来,所写的诗一般都是认罪悔改的诗,如《既然 一切都是错误的》《一切都是自己的错》《曾经的过错》《当夜深人静的时候》,还有时心灵突然受到很大的触动、心情很激动,心中有一股强烈的冲击波突然袭来,仿佛飓风突然降临,扫荡我的灵魂,心灵的天空电闪雷鸣,发出很强烈的呼唤,灵魂在激烈颤栗,她在迅雷不及掩耳、迅猛的狂风暴雨中接受洗礼,仿佛失魂落魄,在一种沉重的压力、心灵的呼唤中,催促我要认罪悔改,我就迫不及待地记录下这难忘的时刻、忘我的时刻、奇异的时刻、灵魂进入另一种境界的时刻,心灵中经历的暴风骤雨。这时写的诗一般比较激烈,如:《惊雷啊 怒吼吧》《罪人啊 醒悟吧》。

  这时,我就强烈地感到我是罪孽深重的罪人,我不仅是亚当的后裔,本来就是罪人,而且,由于我从小就不认识神,从来都不知道有神,是绝对的无神论者,凡事都是随心所欲、任意妄为,犹如一匹脱缰的野马,横冲直撞,因此在我的人生中,就凡事都违背了神的旨意,造成我不可弥补、无法挽回的损失,造成人生的失败、悲剧、苦难深重、患难如影随形。我深知我就是一个浪子,误入歧途的罪人,迷失的羊,与耶稣基督一同钉死在十字架上的强盗。因为不明白真理,听不进真理之言,成为聋子,因为凡事都违背神的旨意,造成凡事都失败,从此失去信心、希望、力量,陷入绝望之中、黑暗之中,迈不开前进的步伐,成为瞎子、瘫子。啊,这时我的内心是多么渴望,强烈地渴望神,以致于望眼欲穿、望穿秋水、望穿天空、望穿星空,心中的渴望如火一样焚烧;同时心中又是多么难过,对过去所做的一切是多么难过,但是追悔莫及、悔之晚矣,因为使我与过去隔开的不仅有岁月、还有风烟,所以我的心情异常激动,如黄河之水汹涌澎湃,波涛翻滚,又如大海波涛汹涌,掀起了狂涛巨澜、波澜壮阔。我像盲人渴望光明一样,迫不及待地渴望耶稣医治我的一切,彻底改变我的生命和生活,彻底扭转乾坤,啊,那时我真恨不得立即把自己这个罪孽深重的罪人、浪子、强盗与耶稣基督一同钉死在十字架上、重生;恨不得立即把自己这块顽石、废铁交给他,由他造就;把自己这个瞎子、瘫子交给他,由他造就,使我能变成一块宝石、熠熠生辉、光芒四射。使我心灵的眼睛能看见、能站起来行走,使我重获新生、重生,揭开人生的新篇章。

  但是因为我的生活环境基本没有彻底改变,而我又特别希望神能够彻底翻转,在长期忍耐等候的漫长岁月中,有时难免产生怀疑,信心发生动摇,那就是我等候这么长的时间,我所祷告祈求的事神会赐予吗?他在什么时候赐予?他会不会耽误了。在激烈的思想斗争、内心的挣扎中,就是要高举信心的旌旗还是要放弃信心,是要继续祷告、感谢、赞美神,还是要放弃的思想斗争中,我觉得我就像一个战场上的战士,在冲锋陷阵。这时我写了诗《再也不能让绝望占据我的心房》《黑暗与绝望》《抉择》系列。而《圣经》上说:要常常喜乐、不住地祷告、凡事谢恩,因为这是神在基督耶稣里向你们所定的旨意。但是,在逆境中、苦难中生活,要为一切苦难的事、患难,感谢赞美主又很难,尤其是为一些事,比如:已经向神祷告了二十三年,但是他还没有成就的事感谢赞美主,更是极大的挑战,因此是凡事都感谢赞美主呢,还是拒绝,这就是个问题,这时我认识到,无论我们的生活有多么艰难,苦难有多么巨大、多么深重,神都是掌管宇宙万物的神,一切都在他的掌管之中。我就写了《我的祈祷》《主啊 我赞美你》《你和生活》等一系列关于在苦难之中赞美主的诗歌。

  由于长期以来,我不仅身处人生的惊涛骇浪、狂风暴雪中,而且还像一枚落叶在寒风中漂泊,经受着风刀霜剑、寒风冷箭、腥风血雨、枪林弹雨、以及纷纭践踏。因此根据生命和生活的体验、灵感的启示、以及我所经受的烈火熔炉的熬炼,我写了诗《生命境界》《信心》等系列诗歌,还因为我有时也在想祷告的事,就写了诗《祈祷的意义究竟是什么》《祈祷是世界上最好的事》系列诗歌,我想到我的人生会不会失败,就写了诗《在神那里没有败》,我希望神引领我出埃及、走旷野、到达流奶与蜜之地,就写了诗《生活在别处》《我要出去》《并不想遮蔽过去》《往事》,我希望神把我从黑暗中引领出来,就写了《拉撒路出来》系列诗歌。而有些诗的写作,则是触景生情,比如:我早晨起来出去玩,看到有大片的桃花、丁香等绽放、香气四溢,就写了诗《黎明 走进这花香鸟语之地》,我去汾河公园玩,看到了太阳在徐徐落下,微风吹落树叶,河水哗哗地流,一种凄凉与孤独感顿时涌上心头,就写了诗《黄河落日》,我坐车出去,在山上看到夕阳落山的美景,写了诗《黄昏》,还有一次,是平安夜即将来临,我想起了每年唱的那首歌《平安夜》的旋律,写了诗《今天是平安夜》,写的时候也是泪流满面,因为那时我的生活异常艰难,几乎是不能生活下去,而我想到神,想到我是神的儿女、是公主,心里很难过。有些诗,是在写诗的过程中,突然有感而发,就像是心灵突然被强烈的飓风所冲击,非要表达不行,这类诗主要是写对于诗歌的认识和体会、以及诗歌与生命、处境的紧密关系,如:《序 诗》《不想无病呻吟》《诗是生命的火焰》《让诗站起来》《诗人》。

  还有少数诗我是哭着写的,如诗《读圣经有感》《主啊 当我想起你的时候》《主啊 当我激动的时候》,尤其是当写诗《主啊 当我想起你的时候》,因为突然想到、强烈地意识到神是何等伟大、荣耀的神啊,他创造了宇宙万物、日月星辰与人类,而我自己又太卑微、渺小、宛若纤尘,甚至比尘土还要渺小、微不足道。他竟然能与我同在,圣灵常常感动我,在我里面工作,更新我的心思意念,使我写出诗篇,从腹中流出活水的江河,神使我们合而为一、道成肉身,耶稣活着,与我同在,并且在常常工作,我就感到自己非常的不配,因此很激动,心潮汹涌澎湃,掀起了巨大的波澜,因而泪流满面,就这样哭着不由自主地写这首诗,一行行的泪水滴落在信纸上,把信纸湿透了,我竟然都没有察觉,直到写完还在哭,因为情绪还是很激动。

  另外,我还写了一部分诗,这些诗的思想是出自于《圣经》所言:你们是世上的盐,你们是世上的光。如诗:《你的到来》《献给你》《你就是月亮》《你是上帝的使者》《这是多么美丽的花园》等。其中《这是多么美丽的花园》是我早晨去山西大学玩,看到树木郁郁葱葱、鲜花绽放、生机勃勃,一缕金色的阳光正好照耀在青翠的树叶上,这时我想到:新生命如花绽放,就仿佛看到了花开的姿势、很美,触景生情写了这首诗。

  在写诗的过程中,我认识到神是活神,耶稣活着,他早已复活了,并且在工作,他与我同在,因此写了《耶稣活着》系列诗歌。我希望把我这个罪人、旧人与他一同钉死在十字架上、重生,就写了诗《十字架》系列。

  经过这么多年的写作经历,既然写了许多的诗歌,我也希望能够发出自己的声音,但是青春的森林好大啊,我的声音又太微弱,因为其实在很多年以前,我就开始投稿了,第一次投了一部分诗,第二次记得把所有的诗都投稿了,但是大部分都没有发表,只是在《诗刊》《天风》还有报纸发表了几首诗,由于我当时投稿就花了约五六百块钱,但是稿费一首不是八十元,就是二十元,有的我干脆放弃了,而当时我打零工一个月才挣三四百元,所以我太心疼钱了,总觉得自己为了投稿已经是倾家荡产了,就像《圣经》上那个奉献了俩个小钱的妇女一样,已经是弄得倾家荡产了。所以就下了决心,以后再也不投稿了。

  后来回想,当时所写的大部分诗,由于自己水平有限,写的还是稚嫩,不够完善。但是由于灵感常常降临,还是一直坚持写诗,为了提高写作水平,还到图书馆借阅一些诗集来读,或者到书店阅读诗集,经过多年之后,有一天突然顿悟,突破了瓶颈,有所提高。随着诗越写越多,那时就有出诗集的想法,但是经过打听得知,出版费那要花四到五万元,就是从香港出,最低价也要花上一万元,根本承担不起这个费用,所以坚决地放弃了。

  本来以为这件事就已经完了,只能自己关起门来阅读,孤芳自赏,自己写的诗自己看,只能有这唯一的读者,就是自己。但是没想到,后来在网上看到了那么多的文章,并且发现如果发表在网上,不用花一分钱,完全免费,所以就开始触网。开通了自己的博客:绿茵1的博客和微博、绿茵2019的博客和微博,并开始在网上发表诗歌、诗论、诗评,主要发表在:旷野呼声、百度文库、今天文学网站、新浪网,还有部分发表在诗词在线、圣网,另外有少数发表在圣网微信平台、中国梦文学网,以及杂志《关雎爱情诗》《诗中国》上。

  回顾我的文字之旅,发现不是我刻意要去写诗,而是因为常有灵感降临,吸引着我去写诗。从我本人来说,没有上过神学院,没有上过文学院,也没有参加过培训班,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当诗人、作家,只想能够挣点儿钱,维持生活,不要活的饥寒交迫、负债累累,别无他求,平时祷告也主要是围着生活问题转,主要是为了衣食住行祷告,我记得为了能有一个稳定的住处,我就祷告了四年。但是为了写作却极少祷告,好像只是在十几年以前,做过几次祷告。但是由于灵感的吸引,写作还是坚持下来了,这完全是:意外的诗意,被点燃的生命。因为起主要作用的完全不是我,而是灵感的吸引。是灵感的频频光顾吸引着我,使我的写作坚持了下来,而我只是在灵感降临时动动笔而已,在兴奋中、激动中、心中那强烈的呼唤和催促中动笔写作而已,完全地、全身心地投入进去,去品尝那写作的激情、那心中的火山突然爆发时喷火吐光的激情;那深埋地下的、炙热的岩浆被突然推到火山口的时刻;那难以忘怀的、激动人心的时刻;那心潮汹涌澎湃、热血沸腾的时刻;那生命的火焰熊熊燃烧的时刻;那青春的热血激荡的时刻;那惊雷向我呐喊、电闪雷鸣、泪水如大雨滂沱降下的时刻;那黄河怒吼、长江咆哮、激荡心灵的时刻;那惊雷在呐喊、霹雳在震撼、大海在呼啸、要我认罪悔改的时刻;那春风浩荡、春风化雨、甘雨沛降的时刻;那灵魂在电闪雷鸣中接受狂风暴雨洗礼的时刻;那认罪悔改、痛哭流涕、灵魂接受洗礼的时刻;那灵魂翻江倒海、掀起狂涛巨澜、波澜壮阔的时刻;那风声鹤唳、在呼唤我,要我认罪悔改的时刻;那惊心动魄、像一个婴儿突然降生、放声大哭的时刻;那心中之歌像生命之河缓缓流出的时刻;那从腹中流出活水江河的时刻;那心跳急速加快、蓝色脉搏加速跳跃的瞬间、荡气回肠的时候;那寒风怒吼、冰雪化为春水、潺潺流去的时刻;那思想的另一种境界,如《圣经》所言: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的境界;写作的快乐、幸福、那在地如同在天的幸福、那与耶稣基督同在的幸福;那灵光乍现的刹那之间、那听到微小的声音的时候;那因为心中得到无限的、温柔的安慰而激动得泪流满面的时刻;那道成肉身的时刻,那我与神合而为一的时刻;那触景生情的忘我时刻,那无限甜蜜的美好时光;那一个个睡意全无、头脑异常清醒、用青春的热血浇灌生命之花、诗歌之花的时刻;那用青春的热血涂抹着苍白的岁月的时候;那杜鹃滴血、夜莺歌唱的时刻;那冰冻的大地苏醒、种子萌发、幼苗破土、鲜花绽放的时刻;那时真的感到神与我同在,正如《圣经》所言: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写作时激动的泪水常常在眼睛中满溢,就一边流泪一边写诗,记录下每一个痛苦与欢欣的一瞬。

  到现在为止,我感到写作是快乐的、幸福的、新奇的,在写作中,是我最快乐、幸福的时候,因为它能使我畅所欲言,直抒胸意、倾吐衷肠、自由释放,尤其是能够抒发那被压抑已久的、像被顶天立地的雪山长期压抑已久的感情,当我写作的时候,真的感到就是,那座被压抑已久的、沉重的、死去的火山突然爆发,那沉睡已久的、被深深埋没在地下的岩浆,那无比炙热的、滚烫的岩浆突然被一只看不见的巨手,一股无形的力量推到火山口,它们肆无忌惮地喷吐火焰,酣畅淋漓地喷火吐光,而且必须一吐为快、淋漓尽致,否则心中就魂牵梦萦、寝食难安、若有所失,但是在写完之后,就感到那憋在心里的话,那千言万语、万语千言、那发自肺腑的心声、是冰冻已久的冰山突然化为江河,化为长江黄河,滚滚滔滔、一泻千里,心中顿时如释重负,如一块石头落地。而如果当时不写诗,不把一切的思想感情抒发出来,憋在心里就感到压抑、沉重,写了就感到如释重负、心里畅快。在写作中,我这个人,真的就像一根被暴风雪摧折的树枝,落在雪地上、结满冰霜,却突然被点燃、熊熊燃烧,犹如死灰复燃;我这个人,真的就像一块被扔在地上的煤炭、落满积雪,却突然被点燃,冒出火焰。我像聋子听见、瞎子看见、瘫子行走,那血漏的妇人,病得痊愈,又像铁树突然开花,枯枝绽放新芽。一切都恍如梦境、如梦如幻。

  我对写诗的感受是,神在高天之上,我在最低之处,灵感的降临,就是最高之处与最低之处突然接通,犹如电流突然接通,犹如大雨瓢泼而下,这种巨大的落差,就形成了极为壮观的瀑布;又犹如天雷勾动地火,就是当天上电闪雷鸣的时候,地上就产生了熊熊的火焰,比如火山爆发、森林大火;灵感的降临就是神的灵与人的灵相遇相交,就碰撞出思想的火花;因为,正如《圣经》所言: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这时他将人的思想提升、使之升华,于是,作者感到进入另一种境界,在兴奋中记录下这动人的时刻。而且,当我写作时,那时就感到一切的景物向我纷至沓来,都愿意化为我笔下美妙的意境,那天空、大海、风、云、鲜花、芳草、树木、街道、高山、平原、一切都在向我说话。我真的感到,神是无限的,他能调遣一切为我所用,神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圣灵无处不在、诗无处不在,思无止境、诗无止境。神是多么伟大啊,他使种子发芽、幼苗生长、花朵绽放、他使妙笔生花,有什么能使我们与神的爱隔绝呢,是刀剑吗、是患难吗,不,无论什么都不能阻挡,正像我的诗《你就是月亮》中所说:我看见上帝的爱,无论什么都不能阻挡。

  如果说诗歌是时代的号角、是先锋,是文学皇冠上的明珠、熠熠生辉。那么耶稣就是最伟大的诗人,他在十字架上将命倾倒,就是他所写的一首最壮丽的诗篇,那是用青春、生命和鲜血书写的诗,光芒四射、照耀千古,他诞生在马槽就是一首无比美丽动人的诗,那是黎明的曙光、无比灿烂的曙光照亮了黑暗,他的死就是一首无比感人、震撼人心的诗,那是夕阳西下,悲壮地落下西山,他的复活更是一首震惊世界、振聋发聩、让世人兴奋、流出激动的泪水的诗。他伟大的思想就是灵感,就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的灵感,他的话语就是意味深长的诗,余音绕梁、三日不绝,终生萦绕在我们的耳边,回响在我们的心里,指引我们前进的方向。同时,我也感到创作的乐趣,那就是自由释放,让被掳的得释放,让被囚的出监牢。在写作时,我真的感到自己就像一个国王,一切的字和词都听命于我的差遣,他们完全地顺服于我。在我的笔所指之处,一切的字和词都迫不及待地从词典中跳出来,争先恐后地要被我使用,跑得慢的就被我所淘汰。我一挥笔,就有千军万马冲上战场、纵横驰骋,心里的话像江河川流不息、滚滚滔滔,字和词都被灵感所指引,他们一从词典中跳出来,马上就由死里复活、生机勃勃,变成美丽动人的诗文。那真是清水出芙蓉,天然来雕饰。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

  感谢赞美主,他怜悯我、恩待我,所以灵感常常光顾我,造就了我的文字之旅,尽管我的人生不断地经历着电闪雷鸣、疾风骤雨、狂风暴雪、风刀霜剑、惊涛骇浪、大风大浪,但是诗歌却像是一道彩虹、出现在风雨之后,挂在蔚蓝的天空。虽然我是罪孽深重的罪人,一无是处,没有任何特长,始终连个像样的工作都找不到,是弱势群体,一直以来都是身处社会的最底层、边缘,曾经干的活儿,不是打扫卫生,就是打扫厕所,到处打杂。从来都是低头做事,感到自己是低到尘埃里的人,而且自知自己愚昧无知,被人轻视小看,所以写诗的事一般不愿意向人提起,以免被人更加轻视、小看、嘲笑,使人大跌眼镜、笑掉大牙、被人看作是异类。因为人们认为,诗人是了不起的人,比如:文学家、神学家、又上过博士、硕士之类的人,反正绝对不应该是像我这样的人,这样很贫穷、很卑微、很渺小的人。况且我也想到,如果说像我这样各方面条件都很不行的人,被人们认为是无用的人、垃圾,都能写出一千首诗的话,那各方面条件比我强、比我好的人,都多了去了,遍地都是,他们早就应该写出一万首诗了,并且是轻而易举、易如反掌。可是现实情况是,他们没有写。这说明什么呢,就是《圣经》所言:我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要恩待谁,就恩待谁。神是独行奇事的神,所以,无论我写出多少首诗,一切的荣耀也是归于主,因为只有他工作,赐予我灵感,我才能写,如果没有他的赐予,我的头脑就是一片空白,一句诗也写不出来,这正如《圣经》所言:各样美善的恩赐和各样全备的赏赐都是从上头来的,从众光之父那里降下来的。所以,我只是被他使用的一枝笔而已,没有任何可夸之处,而且,这枝笔是一枝破损的笔,犹如残破的手掌,被打碎的、碎了一地的青花瓷盘,因为我常常被沉重的、残酷的现实打得七零八落、落花流水、头破血流、创伤累累、头昏脑胀、晕头转向、找不着北。但是就是这样的笔,他也可以使用,正如《圣经》所言: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他以他的无限伟大覆庇我的极其渺小;他以他的刚强覆庇我的软弱;他以他的完善覆庇我的缺欠;他以他的美好丰盛覆庇我的无限荒凉;他以他的宝血洗净我的罪,使我因信称义;他以他的真理更新我的谬误;他以他无限的恩典、荣耀、覆庇我的荒芜、暗淡;他以他美善的恩赐覆庇我的虚无;他是窑匠,我是器皿。

  啊,  愿伟大的神、荣耀的神、崇高的神、圣洁的神、那从高天之上注目我的神、我日日夜夜盼望着他、向他呼求的神,我的日头、我的磐石、我的岩石、我的山寨、我的旌旗、我的盾牌、我日思夜想的神,我天天唱歌跳舞赞美的神,我赞不绝口的神,从灰尘里抬举我这个贫寒人,从粪堆中提拔我这个穷乏人,使我与王子同坐,使我成为贵重的器皿,世上的盐、世上的光,愿他帮助我,使我这个罪孽深重的罪人彻底死去,像那个强盗一样与他一同钉死在十字架上,在经过人生激烈的搏斗之后,死得比那湖水还要平静,能够彻底地舍己,天天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从主,能活出他的生命,荣耀他的名。愿他彻底改变我的生命和生活,引领我出埃及、走旷野、到达流奶与蜜之地,愿他祝福我们,愿他那奇异的恩典、无与伦比的恩典都一一临到我们,让世人认识他是真神、活神,愿他帮助我,使我这个长期以来一直都在等候他的人,从新得力,如鹰展翅上腾,愿我二十三年以来,向他所祈祷的一切事,他都能将那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最好的赐予我,让世人认识他是真神耶和华,他能在旷野开道路,在沙漠开江河,在他没有难成的事。愿他帮助我,使我生命丰盛、身体健康,所写的诗歌越来越好。愿我在《美好的希望》这首诗中,所写的一切美好的希望都能够实现,而且神能够照着运行在我里面的大力,充充足足地成就一切,超过我所求所想的。啊,愿他伸出他的膀臂,施行各样的神迹奇事,彰显他的荣耀。愿他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奉耶稣基督的名祈祷   阿们

  附:我的诗歌分类

  一:致耶和华

  二:致耶稣

  三:随感

  四:思想

  五:生命

  六:诗

  七:  歌词

  八:诗论、诗评

  其中,有430多篇博文发表在绿茵1的博客,主要是诗也包括一些诗论和诗评以及歌词。还有86篇博文发表在绿茵2019的博客

  诗歌主要发表在:今天文学网站、旷野呼声、百度文库,还有部分发表在诗词在线、圣网,其余网站和杂志以及报纸发表的是少数。参与的圈子:中国诗歌网、中国诗歌流派网、诗词在线、圣网

  作品署名:

  笔名:绿茵     网名:绿茵1、绿茵2019

  所有写的诗都是有感而发,由于本人没有上过神学院、文学院、也没有参加过培训班,完全是业余作者,没有经过任何的专业培训,掌握的写作技巧甚少,思想、文化、诗艺、经济、身体各方面的条件都非常有限,所以为了能提高各方面的水平,希望读者多提美好的建议,欢迎交流指导。谢谢读者的阅读,谢谢。

 
附诗歌:《美好的希望》《你的美好》《一件没有办法解决的大事》《女人的价值》《序 诗》《伤痛》等
 
 
《美好的希望》
 
虽然  美好的希望
在残酷的现实面前
看不到一点痕迹
正如在这漫长的寒冬
到处是冰天雪地  草木萧瑟
找不到一朵鲜花
 
虽然  美好的希望
在残酷的现实面前
看不到一丝痕迹
正如在这浩瀚的沙漠
到处是千古荒凉  茫茫无际
找不到一棵青草
 
虽然  美好的希望
在残酷的现实面前
看不到一点踪迹
正如在这几十年的时光荏苒中
到处是辽阔的大地  平凡的泥土  暗淡的石头
找不到一颗璀璨夺目的宝石
 
虽然  美好的希望
在残酷的现实面前
看不到一丝身影
正如在这漫长的岁月中
饱经风霜  饱尝苦涩  饱经患难
找不到一朵冰清玉洁的雪莲
 
但是  如果美好的希望是扎根在真理的磐石上
我又怎能在这漆黑的寒夜  放弃希望的曙光
但是  如果美好的希望是扎根在真理的磐石上
我又怎能在这严寒的冬天  放弃生命的种子
放弃那希望的原野
 
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若有人要跟从我  就当舍己  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
《圣经》上说:耶和华是我的岩石,我的山寨,我的救主,我的神,我的磐石
那么  如果我舍己  放弃自己的心思意念  与主合而为一   与神同行
把美好的希望扎根在真理的磐石上
我就有无限的希望  美好的希望就一定能实现
如在漆黑的寒夜  经过忍耐等候  曙光忽然降临  红日喷薄而出
 
啊  愿神的旨意行在地上  如同行在天上
他的应许实现  与日同辉
彰显他的荣耀
 
当我把自己交给他  把生命之笔交给那位伟大的创造者
刻意选择顺服他  完全顺服他  安稳在他的手中
由他执笔来为我撰写  容许他创造奇迹
相信他为我撰写的超越我想象的生命故事
远比童话故事更精彩、更美好
他撰写的乐曲  比我所想象的还要更动人、更辉煌
 
因为虽然我是微不足道的人
但是他是创造宇宙万物、掌管宇宙万物的神
有丰盛的慈爱  满有怜悯  满有恩典  在他里面有丰富美善
他爱我  如爱眼中的瞳仁
他有奇异的恩典  无与伦比的恩典
 
天怎样高过地  照样
他的道路高过我的道路  他的意念高过我的意念
他是奇妙的神  能创造奇迹  让瞎子的眼睛睁开  聋子的耳朵听见
天上降下流星  铁树开花  麻雀变凤凰  灰姑娘变为公主  嫁给白马王子
他会以全能调遣最遥远的星星  最后一颗沙砾来帮助我
让美好的希望实现  美梦成真
 
他能伸出膀臂  做出惊世之举
让无与伦比的苦难  成就无与伦比的祝福
让万事都互相效力  叫爱神的人得益处
充充足足地成就一切  超过我所求所想  梦寐以求的
让美好的希望实现  美梦成真
 
他为我所预备的
是眼睛未曾看见  耳朵未曾听见  人心也未曾想到的
他能在旷野开道路  在沙漠开江河
在他没有难成的事  他的应许永不改变
他能让这座山挪到那边去  叫沧海变为桑田
他能让我心中最美好的希望实现  如日出东方
 
啊  我心中美好的希望
那惊心动魄  轰轰烈烈  刻骨铭心  美丽纯洁  震撼人心  无比浪漫的爱情
众水不能息灭  大水也不能淹没  海枯石烂  永不改变的爱情究竟在哪里呢
只有神能赐予
只有他能让我心中美好的希望实现  与日同辉  荣耀他的名
 
愿他美好的旨意成就  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他的应许实现
他对我美好的计划成就
如明星在黑暗中放射光芒  照亮黑夜
如曙光忽然来临  红日照遍了东方
奉耶稣基督的名祈祷  阿们
 
 
《伤痛》
 
 
伤痛是一辆鸣笛的列车
从心灵的轨道上滑过
伤痛是一阵凛冽的寒风
从心灵的旷野上刮过
 
伤痛是一把尖锐的利剑
从心灵的创伤中穿过
伤痛是一把闪亮的犁铧
从心灵的田野中划过
 
伤痛是十字架上的钉痕
在心灵的石碑上铭刻
伤痛是十字架上的鲜血
在心灵的管道中流淌
 
心灵被鸣笛的列车  惊醒
心灵被凛冽的寒风  吹醒
心灵被尖锐的利剑  刺醒
心灵被闪亮的犁铧  戳醒
心灵被十字架上的钉痕  唤醒
心灵被十字架上的鲜血  浇醒
 
因为伤痛就是
将罪人与耶稣一同钉死在十字架上
所留下的伤痕
是刻骨铭心的教训
惊心动魄的教育
 
人生就是最真实的课堂
苦难就是最严厉的学校
要将罪人刚硬的心改变
将罪人顽梗不化的思想改变
将石心变为肉心
准备接受神圣的洗礼
 
啊  我为自己一切的创伤
感谢赞美主
因为万事都互相效力
叫爱神的人得益处
 
 
《序 诗》
 
不是无病呻吟  游戏文字
而是灵感降临  心潮汹涌  热血奔腾
所以  不仅要吟诵风花雪月
而且  要发出雷鸣般的呐喊
狂风般的怒吼  黄河般的咆哮
 
不是无中生有  捕风捉影
而是本来就有  天地可鉴  日月可表
所以  不是要虚构浮光掠影
而是  要发出月亮般的光辉
星星般的光芒  闪电般的光亮
 
不是空中楼阁  虚无缥缈
而是书写真实  根基稳固  坚如磐石
所以  不是要垒砌文字长城
而是  要发出真实的声音
心灵的呼唤  生命的歌唱
 
不是虚情假意  假冒伪善
而是赤子之心  真情实感  发自肺腑
所以  不是要质疑虚假
而是  要质疑笔力弱  难承当
因为真实是走着十字架的路  经历着血与火的洗礼
用鲜血和生命书写着诗行
早已超越了无神论者建造的诗歌理论
 
啊  在这平凡的大地上
在这饱经患难  饱经沧桑的地方
在这风刀霜剑  狂风暴雪扫荡过
严寒酷暑  疾风骤雨降临过的地方
 
不仅生长着美丽芬芳的梅花  清新翠绿的小草
不仅生长着苍劲碧绿的青松  高大挺拔的白杨
不仅生长着馨香馥郁的红玫瑰和娇艳欲滴的郁金香
也生长着生命、音乐和诗
 
世界上有什么能阻挡灵魂的歌唱
难道是崇山峻岭  艰难险阻吗
难道是苦难深重  患难重重吗
难道是黑暗遮蔽大地  幽暗遮蔽万民  黑暗遮蔽心灵吗
难道是痛苦刻骨铭心  创伤锥心刺骨吗
 
不  神已赐予我们自由
祂使人夜间歌唱
 
诗不仅仅是文字  而且是雕塑
是用文字建造的雕塑
栩栩如生  昂然屹立
彰显出真实的生命
 
诗不仅仅是文字  而且是音乐
用文字演奏的音乐
动人心弦  震撼人心
鼓舞着我们坚强
 
诗不仅仅是文字  而且是火炬
是用文字点燃的火炬
熊熊燃烧  照亮黑暗
激励着我们举起信心和希望的旗帜
 
啊   诗  我读你千遍不厌倦
因为你总是使我心潮澎湃 热血沸腾
啊   诗  我读你千遍不厌倦
因为你总是激励着我  使我意气风发  斗志昂扬
 
你是我举起的手臂  升起的风帆
饱含着我心中满腔的渴望  热烈的向往
你是我举起的灯盏  升起的希望
照亮茫茫黑暗   漫漫里程
 
你记录了我在人生道路上的失败与挫折
经验和教训
这些宝贵的财富就像在狂涛巨浪的大海退潮后
留下了美丽的贝壳
 
啊  让我怎样来表达
你是我奔流的热血  饱含的热泪
你是我激动的心跳  跃动的脉搏
你用我的鲜血和生命铸就 是生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你是生命的乳汁  喂养着我
你是纯净的甘泉  滋润着我
 
你就是我的灵魂在倾诉:
决不愿作罪孽深重的罪人
决不愿与罪恶同流合污
决不愿被死气沉沉的物质世界所禁锢
 
决不愿做埃及被缚的奴隶
决不愿被面目狰狞的偶像所辖制
要击碎枷锁  走出幽暗  自由飞翔
飞向心中那梦寐以求的美好的理想
 
啊  让我怎样来表达
千言万语只能汇成一句话
我对你的爱  从来就是无怨无悔
我对你的付出  从来就是无怨无悔
 
因为你就是我灵魂的声音  生命的翅膀
是在苦难中百折不饶  永不屈服的灵魂
是战斗的天使  飞翔的天使
要冲破愚昧  冲破黑暗  冲出监牢
飞越顶天立地的重重雪山  飞向光明
 
啊  让我怎样来表达
虽然我的身体在日渐朽坏
必将死亡  走进坟墓
但是你  灵魂却永远向往着自由
锁链不能禁锢你  监牢不能囚禁你
因为神的爱永不改变  刻骨铭心  轰轰烈烈  熊熊燃烧
 
啊  让一切的苦难都被你踩在脚下吧
让一切的苦难都成为你的垫脚石吧
让仇敌在你面前胆战心惊吧
让死亡的营垒在你面前坍塌吧
让魔鬼在你面前退缩逃跑吧
奉耶稣基督的名祷告  阿们
 
因为等候耶和华的  必从新得力
如鹰展翅上腾
 
 
《一件没有办法解决的大事》
 
一件没有办法解决的大事
总是让我感到无奈  洒落一地
总是让我感到沧桑  写满岁月
总是让我感到莫名的悲哀  魂牵梦萦
总是让我感到命运的多桀  如影随形
使我欲罢不能  欲哭无泪
 
一件没有办法解决的大事
总是像一根尖刺扎在我心上   疼痛
总是像一副重担压在我肩上   沉重
总是像一片乌云罩在我心上   阴沉
总是像一把利剑悬在我头上   惊恐
使我寒凝脸上  结满冰霜
 
可是
如果我将这件没有办法解决的大事
完全交托于神  坚决地信靠祂
坚决地相信只要神的时间一到
祂一定会为我解决这件大事
并且充充足足地成就一切  超过我所求所想的
我的苦难将化为祂的祝福
 
我的刺就忽然感受不到了
我的担子就忽然轻省了
我的乌云就忽然消散了
我的利剑就忽然掉下了
我的心象雨后的天空  恢复晴朗
我的心像冬去春来  长出鲜花
 
因为坚信  就是一副医治心病的良药
使我的重担脱落  使我的心得享安息
耶稣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  可以到我这里来
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原来  坚决相信就是无比强大的力量
能穿透坚固的堡垒、穿越时空
能穿透一切铜墙铁壁
砸碎牢笼  挣脱锁链
 
使被囚的得释放  使被掳的获自由
使坐在死荫之地的人  看见光明
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
是未见之事的确据
 
因为神的目光能穿透万物
胜了世界的  就是我们的信心
愿我能坚决相信  信的透彻
神的眼光走到哪里
我的信心就能跟随到哪里
 
愿我的信心  像光明  照亮黑暗
像一束光芒  照到哪里哪里亮
愿我的眼睛有拨开历史风尘的睫毛
愿我的眼睛有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
愿我的眼睛成为一双火眼金睛
 
但是不看自己  不看环境
单单仰望那创始成终的神
像使女仰望着主母的手
像盲人仰望着心中的光明
 
坚决地用坚信的利剑
斩断世界对我一切的捆绑
击碎捆锁  走出幽暗
用坚定的信心  迎接黎明的曙光
我要对着世界说:我要信  坚决地信
魔鬼  退后去吧  不要挡住神的光
因为我要仰望祂
 
 
《你的美好》
 
你的美好  惊心动魄  壮怀激烈
你的美好  惊天动地  彰显神迹
你的美好  崇高伟大  充满荣耀
你的美好  光辉灿烂  照亮黑暗
 
啊  在这慢长的黑暗岁月里
在这严酷的风刀霜剑中
在这苦难的群山环绕中
你的来临  犹如曙光突然降临
使人的心  加速跳跃
你的离去  犹如黄昏悄然降临
使人的心  一落千丈
 
这是因为  你的出现
像天使一样  忽然降临
降临在苦难深重之地  那熊熊燃烧的烈火熔炉
降临在水深火热之中  那痛苦悲惨的人间地狱
降临在千钧一发之际  那走投无路的悬崖绝壁
 
你的爱深邃  纵贯天地
象气势磅礴的瀑布  从天而降
你的爱广阔  横穿地球
像浩瀚大海的波涛  从西而至
 
你的思想闪亮  照耀前方
像茫茫黑夜里的一颗明星  光芒四射
你的生命美好  光彩照人
像漫漫沙漠上的一颗红宝石  璀璨夺目
使人惊鸿一瞥  永难忘怀
 
啊  与你相比  高山失色  大地黯淡
啊  与你相比  众人羞愧  心中自责
冰雪在你面前化为春水  潺潺流去
寒风在你面前收敛锋芒  默默退去
 
啊  美好的人  你在哪里
我们祈盼着你的来临
望眼欲穿  望穿秋水
愿我们的目光汇成夜空上灿烂的星光  看到你的身影
愿我们的泪水汇成大地上奔腾的江河  流到你的身边
愿我们几十年来恒切的祈祷、感谢和赞美
像馨香的祭物一样达到神的面前  蒙神悦纳
 
愿你遵行神的旨意来临
像闪电般来临  像春雨般降临
让这沉睡的世界看到神的荣耀
让瞎子的眼睛睁开  让聋子的耳朵开通
 
因为  你就是从古至今一直在传说的那个英雄
你就是世世代代一直在述说的那个传奇
你就是从天而降的那个白衣飘飘的人间天使
你就是从童话中出来的那个善良勇敢的王子
 
你是明光  照亮黑暗  唤醒世人麻木的心灵
让我们殷切的希望  美好的向往更加坚定
你就是世上的盐  你就是世上的光
 
 
《女人的价值》
 
当那艳丽的鲜花
在蜜蜂的簇拥中
绽放着幸福甜蜜的笑容
当那漂亮的蝴蝶
在孩童的追逐中
展示着色彩斑斓的翅膀
 
当那精美的花瓶
在人们的眼神中
展现着优美动人的形象
当那新款的手机
在人们的追捧中
接受着无微不至的照料
 
幽谷的百合  却远离人间的喧嚣
默默地吸收着晶莹的甘露
悄然绽放在晨光熹微  清风吹拂的旷野
美丽清新  馨香馥郁  宛若仙子
 
冰山的雪莲  却远离人间的繁华
默默地吸收着清澈的玉液
悄然绽放在云遮雾罩  顶天立地的冰峰
美丽幽雅  冰清玉洁  宛若天使
 
因为不食人间烟火  远离污染
她们更加纯洁  更有灵气
 
啊 !一个女人的价值究竟是什么?
难道要从男人的眼光来看吗?
可自从始祖亚当夏娃犯罪以来
男人的眼中已充满了梁木
在罪中沉沦  却不知悔改
又怎能完全看清女人的价值呢?
 
啊 !一个女人的价值究竟是什么?
唯有神看得清楚
因为  人是神所创造
神就是光 在祂毫无黑暗
万物在祂眼前都是赤裸敞开的
 
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盐
你们是世上的光
这就是一个女人的价值
女人活着就要为主而放射光芒
照亮漆黑的夜  彰显出神的荣耀
 
一个在神的光照下
常常认罪悔改、重生的女人
是耶稣基督用他的宝血救赎的
在神的眼中看为宝贵
 
神爱护她  如同爱护眼中的瞳仁
神看顾她  把她的名字刻在掌上
她有神所赐予的形象和尊贵
哪怕世界上从来没有一个男人爱她
神却依然爱她
 
耶稣基督为了世人的罪
被钉死在十字架上
第三天从死里复活
为世人的罪作了挽回祭
 
女人啊!
不要被世俗之风吹的迷失方向
不要被男人的评判弄得晕头转向
不要把男人捧成偶像
男人的所造与女人一样,不过是尘土
你要专心仰望神
因为仰望神的
必从新得力  如鹰展翅上腾
你要专心等候耶和华
因为等候耶和华的必不至羞愧
愿女人活出耶稣基督的形像
结出圣灵的果子  活出生命的价值
愿那些被男人所轻视  所抛弃的女人
愿那些苦难深重  身处逆境的女人
接受神赐予的信心、希望和力量
坚定不移地背起自己的十字架  跟从主
在百般的试炼中  接受神的造就
像白蝶贝用痛苦的创伤
孕育着美好的珍珠一样
愿女人的生命  得到改变
走出沉寂  走出世俗  走出平凡
走向新生  走向圣洁  走向伟大
难道圣女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
不-- 平凡孕育着伟大
愿“剩女”在基督里成为“圣女”
愿他圣洁的儿女都能够荣耀神的名
 
 
《耶稣与诗歌》
 
耶稣要进入抒情诗
像黎明的朝霞  瑰丽绚烂
染红东方的天际
因为神爱世人
诗人热爱耶稣
 
耶稣要进入哲理诗
像清晨的红日  壮丽辉煌
照耀辽阔的大地
因为神是真理
诗人追求耶稣
 
耶稣要进入朦胧诗
像黑夜的月亮  皎洁明朗
照耀黑暗的寒夜
因为神是个灵
他住在诗人的心中
 
耶稣要进入现实主义诗
像广漠的大地  坚实稳固
支撑着我们的信心
因为神是真实
他在诗人的心里运行
 
耶稣要进入浪漫主义诗
像黎明的曙光  璀璨夺目
唤醒沉睡的灵魂
因为神在天国
诗人向他赞美歌唱
 
啊  耶稣为世人的罪
被钉死在十字架上
他的宝血  洗净了诗人的罪
在诗人的血管里流淌
谁能阻挡
耶稣走进诗歌
 
虽然
庭院深深  深几许
崇山峻岭遮蔽
请看
一枝红杏  出墙来
耶稣灿烂的光辉将照耀世人
 
 
《诗人与诗》
 
诗人
是雕塑家
雕塑出栩栩如生的
人物形象  心灵世界
 
诗人
是绘画师
描绘出雄伟壮丽的
日月星辰  锦绣河山
 
诗人
是音乐家
创作出美丽动人的
生活旋律  生命颤音
 
诗人
是观察家
书写着风云变幻的
现实世界  理想王国
 
诗人
是思想家
追求光明  真理
追求信仰  生命
 
那儿有人类
那儿就有诗
那儿有生活
那儿就有诗
 
诗是美丽的花朵
在世界各地生长
诗是无声的音乐
在世界各地歌唱
 
诗是青春的热血
诗是跳动的脉搏
诗是赤子之心
诗是无声的语言
 
集山川之灵秀  日月之精华
生命之灵感  音乐之美妙与一体
融高贵纯洁  文明进步于一身
是文学皇冠上的明珠  璀璨夺目
 
世人
在痛苦中默默无闻
神拣选了诗人
让他们倾吐衷肠
 
 
《主啊  当我想起你的时候》
 
主啊  当我想起你的时候
就亲身体验到了你无限的伟大、崇高、神圣
在这庄严、肃穆、静谧之中
禁不住热泪滚滚而下
 
虽然 伟大、崇高、神圣这些词我早已知晓
可是  当我不认识你的时候
从未真正体验过  理解过
我是多么可怜、无知的罪人啊
 
多少年来  在这金钱至上、物欲横流的世界
世人年年岁岁、日日夜夜梦寐以求着发财
为了衣食、买房忙忙碌碌、奔波不息
发财  这两个字早已深深铭刻在人们的心中、血液中
 
可是  伟大、崇高、神圣这些词  早已从人们心中消失
他们像古董一样隐居在字典里  深居简出
人们把他们当做空洞的理论、教条
认为是空中楼阁、虚无缥缈
 
因为人们不知道何为无限的伟大、崇高、神圣
人们不知道他们究竟在哪里
因为人们没有亲身体验过
罪已蒙蔽了人们的双眼
人们不认识你
 
主啊  当我想起你的时候
我感到自己是多么不配  与你同在
因为  你是无限伟大、崇高、神圣的神
我却是罪孽深重、渺小的尘埃
我心感到万分惭愧、无地自容
禁不住热泪盈眶
 
主啊  创造宇宙万物的真神
求你去掉我一切的罪  洗净我一切的不义
从灰尘里抬举我这个贫寒人  从粪堆中提拔我这个穷乏人
用你的荣耀覆庇我
 
求你使我成为贵重的器皿
求你赐给我博大的心
求你救我脱离世界的缠累和捆绑
使我的心灵自由释放
 
求你使我不再做罪的奴仆
求你砸碎我的思想枷锁
解开我的精神捆绑
引领我走出罪的监牢
 
求你赐给我谦卑的心
使我能够凡事祈祷、交托  接受你的引领
走在超凡入圣的金光大道上
走在从人间迈向天国的光辉里程上
 
主啊  求你帮助我
使我能够背起自己的十字架 跟随你
在黑暗中  看见光明
在苦难中  忍耐等候
 
主啊  我要为一切的苦难感谢赞美你
求你使万事都互相效力
使我得到最多的益处
求你擘开我、造就我
使这粒尘土熠熠生辉
能够配得  与你同在
 
主啊  愿我依靠你
像一粒种子  紧紧地拥抱着土壤
像一棵小树  深深地扎根于大地
像一座圣殿  坚定不移地屹立在稳固的磐石上
 
 
《你就是月亮》
 
你就是月亮
在这冰冷的寒冬
你美丽的蓝眼睛  清澈晶莹
流淌着善良友好的目光
 
你就是月亮
在这冰冷的寒夜
你卓越的思想  光芒四射
照耀着茫茫无际的黑暗
 
你就是月亮
在这苦难的岁月
你每日的善行  光辉灿烂
照耀着寒凝大地的人间
 
你就是月亮
在这漆黑的寒夜
你默默无闻的善行
彰显出上帝长阔高深、坚定不移的爱
 
啊  你就是月亮
每当我接近你时
忘记了无限的黑暗、寒冷
忘记了悬崖峭壁  艰难险阻
 
啊  你就是月亮
在这漆黑的寒夜
每当我想起你  这世上的光
就望着天上那一轮美丽皎洁的月亮
 
我看到  层层乌云
最终遮挡不住月亮的光辉
我看到  重重雪山
最终阻挡不住月亮的光芒
我看到  上帝的爱
无论什么都不能阻挡
 

《黄河日出》
 
当那深沉浓重的黑夜的暗影渐渐隐退
在东方  一轮红日就喷薄而出
照耀着冰封雪覆的黄河
为她镀上金色的光泽
 
黄河开始慢慢消融
是一件冰雕人物正在融化
眼泪汇成了清澈的小溪
淙淙潺潺地流向远方
 
这时我听到了她的歌唱
歌声完全发自肺腑
太阳啊  请你加紧工作吧
完全唤醒沉睡已久的我
 
使我尽快解冻  冰消雪化
使我生机焕发  热血沸腾
使我这冻僵的生命复活
找回逝去的青春和热情
 
 
《黄河落日》
 
夕阳依依落山
晚霞染红了天空、黄河、河岸
微风轻轻吹落树叶
黄河汹涌澎湃  奔流不息
 
河水滚滚滔滔
带着落日的余晖
他是一个流浪的孤儿
急切地寻找着自己的家
 
河水泛起波涛
激荡着崇山峻岭
他是一个四处漂泊的浪子  历经创伤和挫折
满心疲惫  眼里是酸楚的泪
 
那滚滚的波涛是伤痛的血
此起彼伏  激烈动荡
奔向浩瀚的大海
 
大海  慈祥的父亲
呼唤着远在天涯的游子
他伟大的爱  宽广的胸怀
吸引着血红的  汹涌的波浪
 
大海  慈祥的父亲
期待着远在天涯的游子
他张开了有力的臂膀
准备拥抱创伤累累  精疲力竭的孩子
 
河水踏着沉重的脚步  走过漫长的旅程
他抖落沉重的黄土、泥沙和满身的尘埃
是《圣经》上写的浪子归来  投入大海的怀抱
他激动不已  热泪滚滚  汹涌澎湃  浪花飞溅
 
浩瀚的大海为他抹去创痕  抚平创伤
他不再是泥沙俱下的黄河  而是大海之子
成为湛蓝的海水  奔涌的海浪
彰显着大海浩瀚、壮丽、波澜壮阔的形象
 

  TAG:意外 诗意 点燃 生命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避免用“理性主义”解释未知  上一篇:一个人最大的富有:内心安宁灵魂葱茏 打印文章   录入:绿茵1   责任编辑:一道江河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9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