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先锋亚伯拉罕

作者:史百克     来源:作者原创 时间:2018-01-24 09:09:57

 

  上帝為什麼吩咐亞伯拉罕拿兒子來獻祭.jpg
 
        读经:希伯来书第十一章十三至十六节。
 
        我们现在回头来看亚伯拉罕,他是属天道路先锋的一位代表人物。开头我们要重述一件事,这件事在亚伯拉罕身上如何是真实的,在每一位属灵的先锋,每一位要往前探索并开拓属天国度的人身上,也都是真实的,就是在他的深处,他内在的意识里,知道他是神所命定的。司提反题到关于亚伯拉罕的事,说:“荣耀的神向我们的祖宗亚伯拉罕显现”(徒七章二节另译),那时他还住在迦勒底的吾祖。我们不知道荣耀的神是怎样向他显现的,也许正像在旧约中通常那样的显现,籍着人的样式,就如亚伯拉罕晚年时所见的,但是我们却能从他整个的一生中看出神那次向他显现的结果,在他里面产生了一个极重的命定的感觉一一这感觉使他离开了他过去的生活,这感觉在他里面产生了深重的不安,一种正确的不安,一种深重神圣的不满足。
 
        不满足的感觉也许是不对的,但是这里所说的不满足却是正确的。但愿更多的基督徒能有这种感觉就好了!在亚伯拉罕的里面开始有一种催促,这感觉随着年日而逐渐的加剧,并且使他不能安定下来,也无法接受够不上神完满心意的任何事物。他不能接受那些次好的。自然这种感觉是逐渐扩大的,他需要渐渐的来认识这种感觉所指的到底是什么。事情常是这样:当他来到一个地方,他想这或者就是神所指示的那地,可是不久他发现这里并不是,所以他必须再往前去。然后又来到另一个地方,也许他又想〔现在应该是了罢
 
        一一但是不,还不是这里。我不知道是什么,我说不出,解释不出,然而在我里面我知道不只是一块地,在此之外仍有些东西是神所要我得着的。”正如保罗所说*这不是说我已经得着了,已经完全了,我乃是竭力追求”(腓三章十二节);经过了多少的年代,这种催促在保罗的身上依旧显为如此的真实。他经不能接受神的次好。在已往的历史中,一次过一出神发现祂都不能实现祂的“上好”,祂的最好。百姓不愿意往前去。祂只有说,“好罢,你们就要我的次好算了。”于是他们就接受了神的次好。但是,作先锋的人从不这样。亚伯拉罕不能接受这个。
 
        但是请不要误会,也不要给予错误的解释,这不是人天然或性情上的不稳定。如果你是一个天性上不易满足的人,请不要将它当作神圣的不满足。这可能是人的个性使然。你可能像有些人一样,从不能在一件事上持久,常常从一件事跳到另一件事。若果如此,那么你在现今的世界上与在神的国度里都是不适合的。但是亚伯拉罕并不是这样。乃是某些属天的东西在他里面运行;这可以从他一直往上向前的事上得到证明;他的行动不是在一个水平面上,乃是往上去的,他一生都是逐步进前的,不仅在属地的事上,在属灵上更是如此。
 
        但在亚伯拉罕身边的罗得就不是这样。罗得是一直想在地上安定下来的人。他想要一座城;他想要一个住处。他不喜欢帐棚的生活。他盼望在这个世界上安定居住下来,他时常这样的打算。然而他在这一切的事上是一个软弱的人。亚伯拉罕虽然一直住在帐棚里,却是一个刚强的人。这完全不是出于天然的,乃是属灵的。这力量是从天上来的,这种属灵力量大能的作为在亚伯拉罕里面运行,将他的不安,一种正确的不安,一种深重神圣的不满足。
 
        不满足的感觉也许是不对的,但是这里所说的不满足却是正确的。但愿更多的基督徒能有这种感觉就好了!在亚伯拉罕的里面开始有一种催促,这感觉随着年日而逐渐的加剧,并且使他不能安定下来,也无法接受够不上神完满心意的任何事物。他不能接受那些次好的。自然这种感觉是逐渐扩大的,他需要渐渐的来认识这种感觉所指的到底是什么。事情常是这样:当他来到一个地方,他想这或者就是神所指示的那地,可是不久他发现这里并不是,所以他必须再往前去。然后又来到另一个地方,也许他又想〔现在应该是了罢——但是不,还不是这里。我不知道是什么,我说不出,解释不出,然而在我里面我知道不只是一块地,在此之外仍有些东西是神所要我得着的。”正如保罗所说*这不是说我已经得着了,已经完全了,我乃是竭力追求”(腓三章十二节);经过了多少的年代,这种催促在保罗的身上依旧显为如此的真实。他经不能接受神的次好。在已往的历史中,一次过一出神发现地都不能实现祂的“上好”,祂的最好。百姓不愿意往前去。祂只有说,“好罢,你们就要我的次好算了。”于是他们就接受了神的次好。但是,作先锋的人从不这样。亚伯拉罕不能接受这个。
 
        但是请不要误会,也不要给予错误的解释,这不是人天然或性情上的不稳定。如果你是一个天性上不易满足的人,请不要将它当作神圣的不满足。这可能是人的个性使然。你可能像有些人一样,从不能在一件事上持久,常常从一件事跳到另一件事。若果如此,那么你在现今的世界上与在神的国度里都是不适合的。但是亚伯拉罕并不是这样。乃是某些属天的东西在他里面运行;这可以从他一直往上向前的事上得到证明;他的行动不是在一个水平面上,乃是往上去的,他一生都是逐步进前的,不仅在属地的事上,在属灵上更是如此。
 
        但在亚伯拉罕身边的罗得就不是这样。罗得是一直想在地上安定下来的人。他想要一座城;他想要一个住处。他不喜欢帐棚的生活。他盼望在这个世界上安定居住下来,他时常这样的打算。然而他在这一切的事上是一个软弱的人。亚伯拉罕虽然一直住在帐棚里,却是一个刚强的人。这完全不是出于天然的,乃是属灵的。这力量是从天上来的,这种属灵力量大能的作为在亚伯拉罕里面运行,将他带进一个非常严格的属天的训练里。对于天然的、属地的,和属肉体的而言,属天的训练是非常严厉艰难的,而亚伯拉罕却是由于那从天上来的催促被带进这样的训练里。
 
        【属灵的与属世的冲突】首先是属灵的与属世的冲突,就是那看得见的与看不见的冲突一一这是一个非常激烈的冲突。在亚伯拉罕的一生中,有时会落到极其严重的地步。一面你看见亚伯拉罕蒙受了主的祝福,因主而得以昌大,有许多事实都能证明主与他同在。他越过越发达,昌大,大大的昌大,几至容纳不下。他的牛群羊群也繁殖众多,成为那地的王子一一然而,主的这些祝福有时会因着一个严重毁灭性的饥荒,在转瞬之间忽然归于无有。为什么神祝福人,使人昌盛,而又使之忽被夺去呢?这岂不是令人费解么?与其在昌盛之后遭受剥夺,倒不如一直持守微小。有限更好!这使亚伯拉罕难以忍受。这问题使他失败。他下了埃及。
 
        【这实在是个严厉的训练】这是什么意思呢?好象神一手赐给,一手又拿去;一面使他昌盛、蒙福,一面又毁灭这些祝福。难道神是自相矛盾么?难道神是否定祂自己么?你知道每当遇到这种时候,我们常受到试探想给以解释。难道我们不过是棋赛中的一名小卒,任凭人手的摆布么?难道我们不过是受命运的捉弄,有幸与不幸么?到底主是不是在这里面?这真能解释主是一位始终如一的神么?
 
        这是一个艰苦的训练。但是,你会看见,这是与神的作为完全相符的。
 
        那么祂所作的到底是什么?
 
        祂若是祝福,必须基于两件事。首先,亚伯拉罕的祝福、通达与昌盛,必须是从天得着支持,而不是从地得着支持。神在此显示出一个重大的属天原则。主可以祝福我们,使我们昌大,但祂绝不容许我们到一个地步,自以为能够维持自己了,并且可以凭着自己的力量继续往前了。如果有一事物是出于祂自己,无论祂曾怎样祝福一一使它昌大,使它通达,使它增添一一一旦天不再看顾,就随时都有遭受毁灭的可能,这是一个该学的功课。不要自恃,不要以为什么都没问题了。每一时每一刻都必须靠天而活。蒙福的日子与艰难的日子该是一样,总要紧紧的抓住天,与天连接。
 
        另一点是:神要一直训练亚伯拉罕,使他能承受得住祝福,而不致遭受亏损。这是怎样的一个训练、试验和信心的试炼阿!但对亚伯拉罕,不论他所承受的祝福有多少,却从未许可这些祝福成为他属天异象的遮蔽,也没有让这些祝福拦阻他的脚步。这是一个大的得胜。你也许直到今天还不知道祝福是具有何等摧毁性的危险!但是神要保守我们,使我们在祂属天的国度里得蒙保守,在属灵昌大时得蒙保守,在被神大用时也得蒙保守。但是,如果我们被某些够不上神最高心意的事物所抓住,如果我们容让次好的成为最好的仇敌,我们就要落到危险之中了。在亚伯拉罕身上是非常清楚的,不论他在昌盛时或是在艰难时,神从不容许他停顿下来,也从不让他觉得已经达到目的地了。任何时候,如果他觉得已经到达了,那就糟了,他就再也不会向前了。“这些人都是存着信心死的,并没有得着却从远处望见,且欢喜迎接。”
 
        在亚伯拉罕身上另外还有一件:就是绝不许可任何显然的难处,(不论它们有多大)成为他属灵上向前与向上的拦阻。我们等一下还要回头来看这件事。你有否注意到在约书亚和迦勒的身上也是如此?约书亚和迦勒都是受过同样训练的人。如果他们没有受过这样的训练,他们就绝不能带领下一代进入迦南,只有神知道他们是怎样过来的。你知道圣经虽然只用短短的几节写到关于窥探迦南地的事,只有两个人带回来正面的消息,然后众人如何打算拿石头打死他们。但是事情并不到此为止。你还得加上以后那段很长的岁月,当那整个的一个世代都倒毙在旷野的时候,这两个人仍能持定那属天的异象。这实在是一个艰巨的训练。他们很可能会很快的灰心,半途而废说,*前途是毫无盼望的;”但是他们没有这样:因为天在他们的深处抓住他们,并且一直持守他们。因为天的持守,所以即使在最大的艰难中,他们仍能平安渡过,他们“已经胜了这世界。”
 
        【属灵的与属肉体的冲突】另外,在亚伯拉罕身上还有属灵的与属肉体的冲突:不仅有属灵的与属世的冲突,更有属灵的与属肉体的冲突。这个冲突是发生在内部的,就是我们平常所说家庭间的。这是家族中的事,也可说是血统里的事,就是在罗得身上的。我是指属灵一面说的。不仅罗得是基督徒家庭中某些客观事物的代表,(这当然是正确的,)更是我们天性里某些主观事物的说明,这是代表属肉体与属灵之间的冲突,属地与属天之间的冲突。
 
        罗得与亚伯拉罕有同一的血统;就在这血里,或者说就在这家里一一如果你愿意,也可说,就在这个基督徒的家庭里一一仍有属肉体的一面;罗得和他属世的光景,他属世的思想,属世的梦想,属世的雄心以及属世的盼望。罗得里面没有属天的异象,然而他却紧紧依附在亚伯拉罕的身旁。亚伯拉罕发现在他的血里,就有这种威胁他属灵进展的势力存在。也就在那里,就在我们里面,就在基督徒的家庭里,它跟着我们,是那么近一一切望安定下来,盼望能在今世有所得着——眼前的利益——看得见的事物——魂里的满足、渴望、安息。其实那种安息并不是真的安息,只不过是把它当作安息而已。
 
        你们许多人会知道我说的是基么。有的时候,我们的天性是何等盼望得到安息,并且也尽力设法得到它一一可是除非我们得到了主,否则我们就无法得到安息。真实的安息,是在属天的事物里,而不是在假日中;但是我们却一直盼望能离开,远走高飞。我们想:*哦,快离开此地。如果我们能单独住在一个岛上,那是何等的安息,何等的舒适!能把这一切都撇开!”然而事情却不是这样。只有在属天的事物里我们才能得着安息。只有在主的事物里我们才能得着真实的满足。当基督徒饱尝世界的滋味之后,他们会说,*再也不要这个了。”你知道你不能这样作。但是在我们里面却一直有这种渴望。肉体的势力在我们的血里。在这整个大的基督徒家庭中,一直向往一个属地的基督教,一直要把我们从属天的境界拖到属地的境界中。亚伯拉罕对这些是非常清楚的。
 
        这就构成了先锋工作的基本立场,要为着属灵的事开拓前往,要与属肉体的事一直争战,犹如拖着一具尸体,一些没有生命的东西,需要我们天天去克服。我们常需要对自己说:“往前罢,不要再要这些!”这就是作先锋的道路。你可以停顿下来,但你却要丧失你属天的产业。你知道肉体是有着太多狡猾的方法一一有着太多“属灵”的技巧的。
 
        这岂不是矛盾么?不,那是一种虚假的属灵,人所谓的属灵而已。我想到保罗,这个属天的人与哥林多,那个属地教会之间的争战。哥林多信徒被认为是属灵的。他们有各样属灵的恩赐;在他们中间有神迹、有神医、有方言。但是保罗说:“我不能把你们当作属灵的,只得把你们当作属肉体”(林前三章一节)。很显然的,肉体也能有许多*属灵”的表现。但事实上,他们是用肉体抓住属灵的事,使属灵的事来服事他们的肉体;籍着这一切的表现,宣示与显扬,来满足他们魂里的要求,以致将属天的事拖到地上来。我们不要单责备哥林多人,我们岂不也是一直盼望能看见,能得到真凭实据么?为什么人都想要有这些呢?因为在人的天性里总是想要得着满足,但在属天的路上,你既看不见,也摸不着,所以就感到无比的艰难。但这却是属天先锋的道路,他们要前去为别人承受产业。
 
        【得到属天异象的实际的证明】最后我们来看亚伯拉罕所得异象的证据:他对神所命定的感觉到底是真实的,确定的,出乎神的,还是仅仅是出于他的幻想。在他身上如何来证明这一点呢?
 
        【(一)相居神作不可能的事】首先是亚伯拉罕对于不可能之事的态度。我们在前一章已经题过,新约已将关于他的整个故事告诉了我们。在旧约里,好象他在那不可能之事的面前已经垮了台。但在新约中却着重的告诉我们,亚伯拉罕面对不可能的事,仍然坚信它是可能的。在生以彻这件不可能的事上,他的态度证明在他里面确有些东西不是出于幻想的,在他的意识里,在他对神所命定的感觉里,确有些东西是具有大能的。当环境显得不可能的时候,我们是放弃,还是仍能坚持往前,这就是对我们的一个试验,证明我们到底有没有真属天的托付。事实是这样:虽然你想要放弃,但你却无法放弃。在你里面有些东西不许你这样作。你也许有几百次要写辞呈了,一次过一次的你都说,*我不干了,我再也不能这样下去;就算了罢。”但你却还得继续下去,还得一直往前。你很清楚在你里面有个东西比你决定告退的力量还要大。哦,在我们里面的这种感觉是何等的重要——这证明这个东西不是出乎我们,乃是出乎神的。这就是经上所说的:“照着运行在我们里面的大力”(弗三章二十节)——我们需要这种力量。
 
        【(二)接受改正的度量】我们再来看,每当亚伯拉罕发现错误的时候,他都能接受改正。这位先锋确曾有过错误,而且都是很大的错误。当一个神的仆人在众目昭彰之下,形成了一个错误,当一位负责人犯了一个可怕的过失时,那是何等的一个试探?他们会立刻说:*啊,我显然不适合这个职分,这不是我所蒙的召;神找错人了,我不是作这个的;我最好还是另找工作离开这里。”然而,亚伯拉罕虽然造成了这些错误——非常的错误,令人伤痛的错误,圣经中无法宽恕的错误,一直记录在那里,神也未将它涂抹一一并且不只记载在圣经中,也记载在人类的历史上:请看今日的以实玛利!(意指以实玛利的后裔亚拉伯人——译者注)一一虽然造成了如此的错误,但是亚伯拉罕却能接受改正。*虽然我下到埃及去是错了;但我绝不因此自暴自弃,或刚硬不肯回转;我要回来。我在以实玛利的事上错了,但我要回转,再恢复我原有的地位。”他虽然对自己失望痛心,但却肯回转并接受改正,他实在是一个伟大的人。
 
        【(三)属天的大能在里面运行】这一切都说出一件事,就是在这个人里面有一种属天的大能在运行工作。这不是天然的,也不是天然的方式。我们若是知道他所受的压力和所遇到的艰难,当我们读到保罗所写关于亚伯拉罕的话的修保,就不会不希奇。他说。(他将近百岁的时候,虽然想到自己身体如同已死;他的信心还是不软弱;并且仰望神的应许,总没有因不信,心里起疑惑;反到因信,心里得坚固,将荣耀归给神。且满心相信,神所应许的必能作成”(罗四章十九至二十一节)。*亚伯拉罕所信的,是那叫死人复活的神,他在主面前作我们世人的父”(罗四章十七节)。在他捆绑并拿刀杀他独生儿子的事上,证明了他的信心。因为神若不出来干预这事,再过片刻,这个所有应许都集中在其身上的儿子,就要死去。我实在感觉希奇。虽然神定规要收去时,他终归要收去,但是神取去是一件事,而我们肯不肯又是一件事。然而亚伯拉罕却是甘心献上自己的儿子。这不是出于人的天然,也不是这世界或地道上的道路。这是属天的路。亚伯拉罕正在开拓这条属天的道路。因此他不只在以前的时代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就是在今天以及将来的永远里,也是如此。他实在是位属天事物伟大的先锋。
 
        这也可以说出许多我们自己的经历。当今天祂的教会属灵情形日渐低落,而又倾向世界的时候,神更是需要得着这样的百姓。也许他们的存心是好的,动机也单纯,然而他们却企图以世界的体制与方式,来完成属天的工作。对此必须有所反应,必须有器皿起来证明在此并不需要世界的帮助。天已足够应付所有的需要。
 
        ── 史百克《属天道路的先锋》
 

  TAG:伟大的先锋亚伯拉罕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如何领受上帝应许之福  上一篇:一起走过的日子 打印文章   录入:嘟嘟接力   责任编辑:嘟嘟接力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 本作者更多文章
  • 赞助商链接
  •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8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