岂曰无衣 与子同裳

作者:何天朵     来源:旷野呼声作者 时间:2022-01-05 04:32:55

 微信图片_20220103214601.jpg

 
  过了冬至,一天比一天冷起来。
 
  那天接到快递小哥的电话,说有我的快递,等拿到包裹,一看地址是山东的,知道一定是慧娟姊妹寄来的。打开袋子,看见里面有三件羽绒袄,一件红色一件黑色一件银色,是给我还有一双儿女买的。这三件衣服拿在手里沉甸甸的,但摸着里面松松软软的,仿佛还有阳光的味道。
 
  记得孩子小的时候,我总托老家的阿婆给他们做棉花袄,她们只会做那种老式的,但是很暖和。十年来,每年刚入冬,我就会给他们准备棉花袄,一件厚的一件薄的。
 
  可是转到市里上学,小孩子也有了攀比之心,有次早晨给儿子穿衣服,他竟然说:“妈,我以后不要穿棉花袄了,我同学穿的都是羽绒服,他们笑话我穿的是睡衣。”
 
  听到他说这样的话,我的心里吃了一惊,也有些自责,今年的冬天实在很冷,我依然给一家老小准备的是棉花袄,再说十来岁的孩子已经开始爱美了,他的同学也没人穿这种棉袄了。所以,我又不得不把他们的棉袄都整整齐齐地叠起来放在衣橱里。
 
  周末的时候,我去商场里闲逛,给一家人买衣服,转了半天,只给他们买了几件棉裤。因为大人和小孩的羽绒袄好点的都要五百以上,一家人买下来得好几千,于是我又回家了,打算在网上买。
 
  没想到第二天,慧娟便寄来了。
 
  晚上,我给她打电话表示感谢,她叹口气说:“小孩子们都淘气,衣服都脏的快,你不给孩子多备几件羽绒袄怎么能行呢……”抚摸着这三件羽绒袄,一股暖流涌上心头。
 
  我感动慧娟姊妹有一颗朴实无私舍己的心,她的孩子还小,也有一位长期卧病在床的母亲,还处处为别人着想,真是很贤惠很少见。
 
  这让我想起小的时候,父亲曾给我讲过一件事,说的是他七岁丧母十七岁丧父,由姐姐一手拉扯大,后来姑母嫁到了新疆,她亲手做了一套棉花袄给他,父亲一直穿了好多年,后来一直留在身边,因为旧时交通不便,他们好多年都没法见面,姐姐牵挂着弟弟,她要将自己的牵挂,做成衣服,在遥远的地方陪伴着弟弟。这样的心意,父亲当然知道。而我,也同样明白天父的心意,他也无时无刻不牵挂着他的儿女,连同我的孩子,他在用他的方式表达着关心。
 
  他知道我现在做了母亲,上有老下有小生活的重担,让我掉进了惆怅的深渊。一些繁重的体力劳动,琐碎的家务缠身,让我失去了情怀。
 
  我感动由生以来衣柜里的几件名牌衣服不是父母给买的,也不是丈夫买的,它竟然是天父买的,原来他知道我爱美,但是两个孩子生病刚住过医院,我为此节衣缩食,所以他感动姊妹买,我虽然做了母亲,一群人在一起生活,但这群人都需要我来照顾和供养,所以谁也驱走不了我心中的孤苦无告,但阿爸父是我随时的安慰和帮助,大到人生的理想和命运,小到衣食住行,他都顾念我。
 
  谁能使我们与他的爱隔绝呢?难道是患难吗?是困苦吗?是逼 -/迫吗?是饥饿吗?是赤身露体吗?是危险吗?是刀剑吗?……然而,靠着他的爱,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
 
  我曾经自闭忧郁,也曾经如此憎恶生活里的假恶丑和情爱的脆弱短暂,至高者却以他无微不至的爱拥抱了我,我惟有感恩。
 

  TAG:无衣  同裳

【作者简介】 何天朵:旷野呼声作者。大学中文系毕业,受洗归主十多年,被主呼召福音文学写作,文章散见于主内外杂志和平台,愿意在文字侍奉上尽绵薄之力!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谦卑的人,还要再谦卑  上一篇:过去的已经过去,新的既将来到 打印文章   录入:王庆荣   责任编辑:王庆荣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 赞助商链接
  •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21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