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带我走过离异的风暴

作者:袁翠娣     来源:作者原创 时间:2018-10-12 00:45:58

 

  2001年8月12日是个毕生难忘的日子,那是个主日,儿子生于主日,刚好6周,是我生儿子后第一次回教会与弟兄姐妹一起敬拜的主日,也是儿子的父亲决定离开我们的日子。

  那天我带著孩子从教会回来后,丈夫因为女儿的缘故吵闹了一番,最后说要搬走:「谁也别想阻止我,我早就想搬走了。」他的印度朋友来了,不一会儿就帮他搬完了他想要搬的东西,走了,真的就这样走了。走时抛下一句:「没有我的同意,不可以把儿子送走。」然后,就离开我们走了。

  女儿在一旁高兴地跳起来,她说:「哈利路亚,爸爸终于走了,不再有人老打我了。」可我一下子闷得喘不过气来,说不出来的窒息。为了保这个破镜重圆的家,我受尽委屈,竭尽全力,可这下子又完了。彷佛一个病人突然被通知得了癌症,又像一个很想出国的人,准备好一切却最后没签上证。我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彷佛是断了线的风筝,一下子迷失了方向。

  我抱著儿子,一会站起来,一会儿又坐下,一会儿往里走,一会儿又往外走,想著:「难道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不是神的意思?难道‘夫妻不可以分,分的也要和好’这句话不是神对我说的?」神明明很清楚地告诉我已悦纳了我们,难道这是我自我安慰而已?跟他回来是不是又是一个错误的选择?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除了惘然的泪水直流,不知道该做什么。

  女儿见我如此,高兴的心情一扫而光,一下子怯生生地跟著我往里走,又往外走,坐下,又站起......

  我要打电话给他,找到了那印度人的电话,果然他在那里,可他不愿意接电话,说是他累了要睡觉。这样反覆几次,那印度人很不耐烦地对我说:「不要再打了,他是不会接电话的!」

  女儿与儿子都睡了,可我无法入眠,女儿那晚好几次像在做恶梦被我摇醒。凡事祷告的我也不再祷告,因我已经不知道该跟神说什么,在这样的窒息中度过了两天。

  祂是我随时的帮助

  在这两天里,我想了很多问题,最多的就是,我怎么能带这两个孩子,这是每天要面对的问题。在美国我举目无亲,尽管我有朋友和弟兄姐妹,但他们毕竟不和我住在一起,再有爱心的人,帮助还是有限的;再说没有人欠我们债,也没有人有这个责任和义务来帮我们。我该怎么办?请他回来吧,一是他不一定愿意,二是回来还是老样子的话,我们也没有好日子过。

  暑期就要结束,女儿就要开学了,我也该上班了,儿子的保姆还没有着落,怎么办?要是让弟兄姐妹知道,他们又会怎样看这件事?他们是否会认为我在家里没有见证,所以导致他这样?也许无聊的人又会把我们的事当作茶余饭后的笑料。所以,我独自吞吃苦果,不告诉任何人这件事,也不许女儿在外边乱说。

  第三天,筋疲力竭的我糊里糊涂地睡著了,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一个残废的女人带著三个女儿,最小的还是残废,她坐在轮椅上,两个不到十岁的女儿在推著她,很吃力地上一个坡……。我的意识知道她是个单身母亲,便带著同情心去帮她,梦就醒了。

  一醒来我便思想,也许是神在藉这个梦跟我说话:「这样的单身母亲都可以带三个孩子,你一个人也可以带这两个孩子,而且我给你的是两个正常的孩子。」

  我心里一下子有说不尽的感恩之情,感谢神依然与我同在,感谢神给我两个健康正常的孩子。我马上祷告神说:「如果你说我一个人可以带这两个孩子,我相信我一定可以,只求主帮助我。」

  因著这简短的祷告,神一下子拿走了我这两天来的担心和不安。原来神都知道,尽管我没有跟他诉说,他知道我担心不能一个人带这两个孩子,他知道我怕张扬出去而没有见证......

  感谢神,从祷告以后,我如释重担,这让我想到以前神种种奇妙的带领。上学、毕业、找工作,跟他相处的每一个细节,都有神大能和妙爱的带领。

  于无奈中的希望

  我生于文g e中,所以对文g e没有多大的印象;长在一个佛教的家庭中,从小跟母亲学拜佛。可能受佛教观念的影响,处世的态度呢,平安就是大吉。我从来没有什么梦,一定要干一番事业什么的,只要能平平安安地过日子就行了。我跟许多来美国的学者不太一样,他们都是百里挑一的聪明人,博学多才,是来干一番事业的。而我是不学无术,稀里胡涂地跟来的,以前我连做梦都没想到过要来美国。不只是没想过,并且当时根本就不想来,因为我追求的是平平安安地过日子就行了。来美前当年我已经结了婚,生了孩子,也分了房子,本以为能平平安安地到老。

  然而,生活却偏偏要跟我开玩笑,让我这个想过安稳日子的人,经历各种各样的磨难,体验百般无奈的人生。来美国后,丈夫生活、工作、学业压力很大,我和孩子就成了他的出气筒。信主前多半的日子,我是在泪水、叹息、无奈、绝望中度过的。感谢我所信的神,就在我走到人生尽头的时候,他亲自向我显现!

  每个人的信主经历都不太一样。学问高深的人经过一番理性的挣扎,然后才归向神。而我第一次去主日学就被圣灵感动,一个月后就决志,两个月后就受洗。也许你会说我很盲目,而我要告诉你,我因此而蒙福。

  我开始听圣诗,有一首歌《他的旨意不能拦阻》,给了我莫名的安慰。歌词中的每一句话都带著力量,特别是「耶和华要打破恶人的计谋,信靠他的人永远稳固」这句话,伴我度过好长艰辛的日子。我是个信靠神的人,所以永远会稳固!

  藉著祷告、读经、听圣乐、听布道的磁带,我的心慢慢地安静下来。可当孩子有病的时候,我又不由自主地打电话找他,「有病就去看。好了,知道了,没事了吧,我挂了。」我话还没说,他已把电话给挂了。

  他走了后女儿非常痛苦,有时我也会埋怨:「叫你不要跟爸爸吵,你就是不听。」当时,无知的我还不知道这无形中给她更大的压力。我拼命地祷告,希望女儿能脱离那种痛苦,可不见效果,我又卷进因女儿痛苦而痛苦的伤害中。

  我又去求他说:「你可不可以每天打一个电话给女儿,告诉她你还爱她,她痛苦得受不了。」他答允了,打了一次,以后再也没有了。我对女儿说:「你看,爸爸还是爱你,他跟妈妈有问题,与你无关,所以不要总伤心了。」女儿好像受不了这样的谎话,对我说:「如果他真的爱我,为什么他那样打我呢?」

  我自己终于受不了。我告诉了管我们国语工作的牧师和师母,他们来看了我们,祷告了,走了。

  我又打了一个电话给我学校团契里一个较属灵的姐妹,她听了以后说:「是不是你生孩子期间没有跟神有很好的交通,我寄一盘磁带给你听听,神要用的人都会经过苦难,看你心里也没有苦毒,你不会有事的。」这些话不但没有安慰我,反而雪上加霜,是一种不被理解的苦。

  再打电话给上学时最要好的姐妹,她还没听完就把我好好地骂了一顿:「叫你不要回到他那里,你就是不听......」

  从人那里我找不到帮助,女儿依然痛苦,我依然伤心,我祷告神说,「谁能理解我呢?谁能帮助我呢?谁能拿去我女儿的伤痛呢?」

  神忽然让我想起我以前去过一个教会的薛孔伟牧师来,我上过他太太的主日学课,知道他太太是学心理学的。我不知道薛牧师知道我的事后会有什么反应,但为了女儿,我冒险打了一个电话给薛牧师。出乎我意料的是,他彷佛什么都知道,他一下子说出我心里的种种为难、担心和自责。他要我告诉女儿,爸爸的离开完全由爸爸自己负责任,因为爸爸是大人,他应该对他自己的选择负责任,根本不能怪女儿,也不能怪妈妈。就算他生气了,也完全可以选择好好地去解决,不应该选择用打骂的方式来发泄。薛牧师说,如果我们过多的自责,得到的是双重伤害。

  后来才知道,薛牧师在婚姻家庭方面辅导很多年了,特别处理过很多家庭虐待的案件。这分明是神早就知道,才把我带到这么个有丰富经验的牧者那里。从薛牧师那里我得到最大的帮助,就是把我自己从希望他回来,又怕他回来的那种矛盾心理中调整了过来。我终于决定,完全地原谅他,但不再要他回来,除非他真的悔改。这决定一作出,心里就平安了。我用我的不变,应他的万变。

  您的杖,您的竿都安慰我

  以后的日子里,我有时很平安喜乐,有时又会郁郁寡欢,情绪不能完全稳定在无穷的平安喜乐中。当儿子开始会笑了,会认人了,会坐了,会爬了,会喊爸爸妈妈了......我连同享这种快乐的人都没有;当孩子生病时,女儿情绪低落时,公司大裁员的时候......我连商量的人都没有。

  我便与神来分享我所有的喜怒哀乐,我的神真的与我同喜同乐,同悲同哭。有时儿子醒得太早,我说:「主啊,我好累!」儿子就又呼呼睡了,直到天明。有一次儿子高烧不退,几天几晚后我筋疲力竭,半夜儿子高烧又上来了,吃药洗澡都不管用,我抱著儿子高声唱赞美诗时,儿子的烧忽然退去,我的焦虑被喜乐所代替。女儿心生嫉妒,总跟弟弟比谁更得宠时,我跟神说:「你知道我已竭尽全力,我没有办法使她能理解我,你去跟她说说。」不一会儿,女儿眼泪汪汪地走来,说:「妈妈,我爱你,我知道你已经尽力爱我了。」)

  因为他不付抚养费,我的收入不能支付房租、水电、保姆费、生活费的需要,我们搬进一个卧室的房间来省一部分开支。可不久女儿就开始埋怨,因弟弟晚上常常起来,特别是弟弟生病时半夜哭闹,害她休息不好。她说她的同学都住大房子,她连自己的卧室都没有。我祷告神说:「我真的没有办法,除非你开路,给她一个卧室。」几天后与一个邻居聊天中得到亮光,我决定与儿子搬到客厅,女儿自己就住一个房间了。......像这样的小事,举不胜举,我的神赐给我的恩典远远超过我现实生活中的难处。

  祂的供应足够我用

  我需要把儿子换到教会托儿所,对我来说就是价钱太高。为这件事,我要女儿与我一起跪下来祷告:「天父,我知道你爱我的儿子比我爱他更多,如果托儿所有空位,托儿费有来路,我就知道这是你的旨意让他去教会托儿所,你是全能全爱的神,我们知道你能够。」奇妙的是,祷告后的第二天,他爸爸送来了5000美金,也许要赎他内心的不安,因为他真的要回国了。打电话去托儿所,也刚好有空位。我们所信的神,是一位又真又活的神,是爱我们的神,是知冷知热的神。他是我的供应者,他是我患难中随时的帮助,我感谢称颂他的名。哈利路亚!

  大多数的时候,神让我很快乐,他会让我从许多负面的事情中,有正面的看见。一个人带两个孩子真的很辛苦,在这样的辛劳中,神让我享受从中的无限乐趣。帮儿子洗澡时,看他那快乐戏耍的样子,一种幸福感油然而生。啊!真的好美!许多诗人作诗,画家画画,想把这种场面放在人的记忆里,而我却每天生活在这样的诗中画里,不由自主地心生赞美感激之意。

  弟兄姐妹和一些朋友们很关心我们。特别到圣诞节的时候,总有人送来钱、孩子的玩具,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没有感到任何人看不起我,我为此感谢神。可有时我想,幸亏我有神事事为我撑腰,如果我事事去找人帮忙,他们会不会还是那样爱我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为今天我依然能爱神,为我自己和两个孩子而感谢神。

  先生终于要回国了,他把我们带到了这异国他乡,就这样扔下我们走了。我又痛哭了一场,跟神说:「如果没有你,我将怎么过?」

  临走前,他买了些东西给女儿,没有买任何东西给儿子。我告诉女儿说:「爸爸表示对不起。」女儿说:「真的吗?他为什么不说呢?妈妈,我还是爱爸爸,你还爱爸爸吗?」

  我说,「当然爱,他把你和弟弟给了我,所以我的生活不再寂寞。」「爸爸会信耶稣吗?我不想他进地狱。」女儿又问。「有一天,爸爸会信的,你要天天为他祷告。」

  走的那天他打电话给我,说是银行拿不到钱,问我要200美金,并且想最后看一眼儿子,要我请假早点带儿子回家,我答允了。我告诉他我完全原谅他,他不需要再自责,谢谢他带我来美国认识了耶稣,希望他有一个好的未来。他还是说:「我不欠你什么!」但他要求我们四个人拍一张合影,我同意了,因为我觉得他比我们更可怜,也让他尝一点点天恩的滋味。愿他早日接受神的救恩。

  我们就这样真的成了孤儿寡母,但神的信实和慈爱,让我心里还是有盼望。神昨天看顾我们,今天看顾我们,我相信他明天依然看顾我们。神是我们的避难所,是我们患难中随时的帮助。我们感谢赞美耶稣!

  想念刘爷爷刘奶奶

  昨天下班的路上,心想有必要写一写刘爷爷刘奶奶了。昨晚写完祷告词,电话铃响了,原来是刘奶奶从北京打电话来,因刘爷爷刘奶奶听说我儿子有中耳炎而总发烧,心里非常着急,刘奶奶还在叨叨:“要是你让我把孩子带回来的话,就不会受这个害了。”刘奶奶说马上会给我们寄些中药。

  说到刘爷爷刘奶奶,这要追溯到前年的圣诞节,因帮我带儿子的秦奶奶要出去玩,所以就把我5个多月的儿子转给刘奶奶看,就这样,可怜的儿子一下子成了受尽宠爱的骄儿。

  记得刘奶奶拿了我付她的第一笔“工钱”就去买了布,借了缝纫机帮儿子做了一件外套,把她女儿的一件很漂亮的外套送给了我女儿,给我包了一大盘饺子,当刘奶奶把衣服食物给我的时候,我哭了。一个平白无故的人,才看了我儿子两天,凭什么把东西给我这个与她毫不相干的人。多少人为多挣一点点钱而撕破脸皮,而刘奶奶竟对我说:“小袁,你少付一点,不要让人知道。”现在我知道,原来他们一家有怜悯人的心肠。

  以后的日子里,我们被刘爷爷刘奶奶宠坏了。儿子的衣服由刘奶奶全包,刘爷爷成了我女儿聊天的好朋友,尽管他们是用一半中文一半英文,这并不影响他们融洽的交流。我下班到刘爷爷刘奶奶家去接儿子时,儿子已经洗完澡,吃过晚饭,很多时候,我们的晚饭他们也已准备好,我带回家一煮就可以吃。

  记得2002年1月份,我与女儿同时得了流感,高烧几天不退,刘爷爷刘奶奶就成了儿子24小时的全职保姆。整整一个星期儿子没回家,当时儿子还在吃母奶,晚上要起来2-3次,而刘爷爷刘奶奶每晚这样起来,有时会因为来不及供应不烫又不冷的“母奶”,儿子便起来不睡了,玩上2个小时再睡。为了不让我儿子哭一声,刘爷爷刘奶奶就只好起来陪他玩,他们没有一句怨言,也不愿意多拿一分钱。

  感谢神,这件事使我们的关系更加亲密。在这以前,每天接儿子时会与刘奶奶分享耶稣的奇妙圣爱,从这以后,我也有机会与寡言少语的刘爷爷分享福音。每天我会从网上找一份我认为较适合他们“胃口”的见证来给他们。很少与他们谈自己,我对他们来说,也像一个谜,刘奶奶说我整天“装”得快快乐乐的样子。

  有一天,刘奶奶说想到我家看一看,尽管他们家离我家开车只有5分钟,我真的还没有请过他们。一个星期六,刘爷爷刘奶奶第一次到我家做客,还是让刘奶奶忙了半天煮中饭,感谢神,那一天我们有机会谈了很多,我第一次那么详细地向他们见证神在我生命中的作为,神怎样带领我度过每一天。我对刘爷爷说:“我知道你们非常非常地恩待我,就像对亲生女儿一样,可我一贫如洗,也没有权势,我没有什么可以报恩的,可我有一样就是,神的儿子耶稣基督,我把祂看作至宝,我愿意把祂介绍给你们,希望你们愿意接受。”刘爷爷答应会想想。也许他们看出,我真的是出于真心。

  刘奶奶原先信佛教,也打坐,家里还有一尊开光观音像。尽管与她分享自己的一些经历,还是不能使她信服。直到有一天,我偶然找到《走出迷宫》(见《生命与信仰》总第1期)一文,刘奶奶的想法开始改变。

  4月底,刘爷爷刘奶奶要回北京了,我最大的心愿是希望他们临走前会接受耶稣。3月份的一个星期六,我约来了经过三福训练的弟兄姐妹到我家,当然也接来了刘爷爷刘奶奶,经过2个多小时的探讨,高级知识分子的刘爷爷刘奶奶双双归到主耶稣基督的名下,我高兴得一个劲地拍手。

  刚信主的刘爷爷刘奶奶就开始为我们祷告。刘奶奶说,她在走路锻炼身体时,都会想着我儿子为他祷告。感谢神,凡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

  刘爷爷刘奶奶要回北京了,刘爷爷刘奶奶不知道哭了多少回,舍不得我们。我一直告诉自己不要在他们面前哭,心里知道,刘爷爷刘奶奶走了,神一定会继续看顾我们,可心里实在是舍不得他们走。

  临走前,刘爷爷刘奶奶反过来请我们去吃海鲜来道别,流着眼泪给儿子一个100美金的红包,叮嘱我一定要好好替儿子过个生日Party(聚会)。最后一天终于来临了,除了圣经外,刘爷爷刘奶奶把其他所有的福音资料还给了我,经过风浪的他们害怕随身带这些资料。此时的我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哗啦啦地直流,刘爷爷刘奶奶都在流泪,女儿也泣不成声,只有儿子还是傻傻地笑着看我们。

  刘爷爷刘奶奶走后,儿子整整哭了两个星期才适应托儿所的生活,每天接完孩子回家,我抱着哭哑嗓子的儿子哭,我好想刘爷爷刘奶奶,我甚至后悔当时不让他们把儿子带回国。

  刘爷爷刘奶奶跟我们认识只有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可结下了深厚的感情,我多少次感谢神让他们在我的生命中出现,他们怜悯人的爱心将会影响我一辈子,从他们那里,我学会了很多,感谢神把最好的人赐给我。

  我们想念刘爷爷刘奶奶。真盼望他们快再来!

  找工作

  主是我力量,

  主是患难中力量

  主是我帮助,

  主是我唯一的帮助

  大地虽会改变

  高山虽会摇动

  大海翻腾

  大浪颤抖

  我的心却不害怕

  哈利路亚

  哈利路亚

  不到两岁的儿子,半年以来因中耳炎而时常发烧,在大人小孩因此筋疲力竭之下,终于等来了2003年2月24日,给儿子装微耳管的日子。

  医生拍醒在祷告中的我说:“手术很顺利……”听完医生的一番叮嘱,我匆匆忙忙地走进儿子所在的暂时护理室,儿子半醒不醒地在哼,耳朵外尚有未干的血迹,小床和衣服上也有血斑,不多,但已经够让人心疼得掉泪。

  第二天,把儿子送到了托儿所再去上班,心里阵阵心酸,多么希望能多请几天假来照顾他(但因前一段时间为他请假已经太多,加上公司一年一度的盘货就要到了,再多请假实在不好意思)。想着想着,莫名的泪水又从眼眶中涌了出来。哦,不要让人看到。可偏偏就在此时,老板走过来说有要事宣布,我悄悄地抹掉眼泪,抬起头来问:“什么事呢?”同事应声说:“为盘货的事吧。”老板却笑着说:“你马上就知道了。”

  出乎每个人的意料,公司将与另一子公司合并,除了个别人将转移到另一公司外,其他的雇员三个月后将全部裁掉,当然我们会计部也不例外。倘若我们工作到公司要我们离开时才离开的话,将会得到三个月的薪水作为补偿,提早离开,补偿自动取消。“O My God!”“O My God!”大家不知所措地在呼喊着上帝,有人是出于真诚,也有人是出于习惯。我嘴里什么话都没说,心里同样想到了这位我所信靠的信实的神。出乎意料的平安代替了几分钟前的忧伤,仿佛是在听别人的事。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哦,我的救主耶稣,我相信你一定会在最适当的时候,预备最好的给我。你知道我信。

  当天我把将要失业的消息email给一些弟兄姐妹,并且也贴上了“彩虹之约”(一个基督教论坛),“彩虹”上的弟兄姐妹们蜂拥而至表示会为我祷告,感谢主!

  回到家,儿子依然寸步不离地跟前跟后,女儿得知消息后兴奋地说:“今年夏天你有时间带我去迪斯尼乐园玩了。”哦,我想静静地休息一下,或者收到一两个慰问的电话也好,或许当地的弟兄姐妹尚未查email,我没有接到任何电话。打一个电话给外地的一个姐妹,我尚未开口她已经知道了,很少上彩虹的她,今天去了彩虹,第一眼看到的是我将要丢工作的消息。“这个主怎么搞的?什么人都可以丢工作,就是你不可以。祂为什么要你碰到这么多的难事?”她说。

  “我相信神一定会带我经过,我都已经跟神说了,要是祂不帮我的话,祂自己都会没面子,不要埋怨,祷告,等候!”我说。

  “对,你祷告得好,很多时候因着神对你的带领,我得到许多鼓励,但这次……我倒要看看祂怎样帮你!”

  后来找到工作后,那姐妹很高兴,且说:“你在两个月内就找到了工作,所以很有信心,我丈夫差不多一年没有稳定的工作了,我们等得都没信心了,也请为他祷告。”

  “因为神知道你们可以等一年,而我不能等,所以祂让我很快地找到了。”我说。我们为此同心祷告,不久,她丈夫也找到了工作。

  接下来两周,我在祷告、发简历、面试中度过。说起来很简单,一句话就说完了,可那两周累得我精疲力竭,因为每天还是要正常上班,每次得请假出去面试,完了得匆匆赶回来上班,早晚还是要接送孩子,有时候送孩子与面试地点是反方向,一天在路上开车就是好几个小时。晚上等孩子睡了,然后到网上去看广告、发简历……我祷告神说:天父,我好累啊,我只需要一份工,你就让我明白,哪一份是你为我预备的,这样,我不需要做很多无用工。

  我做完这个祷告后两周内一个面试机会都没有,尽管我还是如常发简历。这下可急坏了同上主日学的弟兄姐妹,有人开始忙着找同行的熟人,也有人要我的简历来帮我发送,我的主日学老师恨不得自己想开公司让我去上班。一次他抓住一个讲广东话的姐妹作了简单的介绍后,认真地说:你一定要为她找到工作。可几乎每一个人都是因为我需要办身份而觉得无可奈何,在经济很不景气的今天,本国人都很难找到工作。这个时候,神依然坚固我的信心,让我单单地仰望。

  复活节快到了,牧师找我做个见证,我答允了。讲稿在祷告中写了出来。4月20日是主日复活节,17日发完最后一批简历后,我就没有再去看招工广告,专心准备见证的事。我祷告了又祷告,讲稿改了又改,在家里练了又练,希望不会超过牧师规定的5分钟。主啊,求你的灵与我同作见证,荣耀你的名,也鼓励到你爱的人。可真的到见证的时候,刚开口讲话,心头一酸,泪如雨下,准备好的话一句都说不出来了。那天联合崇拜,英文堂、广东话和国语部的都在一起,平日不来的今天也来了,台下座无虚席约有一千人在等。我心里轻声地向主求救:主啊,我怎么办?帮助我镇静下来。我撑着把讲稿念完,与其说念不如说背,模糊的眼眶根本看不清字。在这几分钟内,我没有看到任何人,只听到诗班有人不断地说:阿们!

  这一见证轰动了整个教会。一下子我成了备受关注的宠儿,不断收到电子卡,电话等慰问。(其实有的事情已过去一年多了,大家只是才知道而已。)我相信整个教会的人在为我找工作祷告。奇妙的神仿佛故意让事情这样发生,好让众弟兄姐妹与我一同经历祂的信实和恩典。

  第二天,4月21日,我又接到一个要我去面试的电话。次日,送走了孩子,带着地图去要面试的公司,突然间,我感到主耶稣就在车子上方护送我,我又感动又兴奋,不由自主地开始唱赞美诗,感觉不像是去找工作,而是去教会敬拜神。

  不知不觉已来到了目的地,我与往常一样,下车前先祷告。以往总会求神赐我智慧和知识,能对答如流,让雇主对我有个好印象,可这次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祷告神把三个月的补贴给我,并且许愿说,我会奉献其十分之一给他。奇妙的是,后来我得到这份工作,提早离开原来的公司,补贴还是拿到了。一下子拿三个月的工资,对我来讲,十分之一还是蛮可观的一笔钱,为了不做许愿不还的愚妄人,我一点也没有心疼,马上把钱捐了出去。一个月后,我收到一张没有预想到的支票,一分也不多,一分也不少,刚好是我捐出去的数目。原来神并不要我的钱,而是试验我的心。当然第一个听到我这见证的是我的女儿,愿她在神面前永远有一颗谨守诺言的心。

  面试时的问题与其他单位大同小异。唯一吓倒我的是,每个月头需要加班,我喃喃自语:我有孩子怎么加班?一周后我打电话问他是否已决定雇用谁时才知,我的失态没有逃过雇主的眼睛,我是在60多人中被选来第一个面试的。后来又收到许多简历,总共有100多人来应征这个位子,感谢神把它给了我。为此,他又面试了9个人,而他还是觉得我最适合,星期五晚上打电话找我,我却去了查经班。感谢神催促我去打电话问他,也感谢神听我唠叨的祷告,从面试到被录用,我每天在为那个公司负责招聘作决定的人祷告:主啊,愿他的心思意念都受你掌管,如果你认为我能胜任这份活,就把它给我吧,让他最后决定用我。现在每个月头要加班,我又一次学会把孩子交托给真正养育他们的神,也让孩子有长大的机会。

  面试结束前他问我有没有要问他的问题,当然我最关心的是能否办身份的事,他竟然一口答应。上班后才知,原来有误会。我是指工卡和绿卡,而他以为只是工卡,到底怎么回事,唯有神知道,而我能做的是祷告。

  4月30日正式得到雇用。我高兴地想向全世界宣布这个好消息,但不到一个小时,那种兴奋感就消失了。当时我在开车回原公司的路上,我不解地问神怎么回事,一个意念到我心里说:不要因找到了工作而过分地高兴,你要以神的名欢欣,要以神的救恩而快乐,这才是长久的福乐。哦主,是的,我要以你的名欢欣,因你的救恩而快乐!

  再次仰望神

  感谢神在我上次找到工作时提醒我:不要因为找到了工作而高兴,应该为有那位神的同在而快乐。工作有得到的时候,也有失去的时候,只有慈爱、公义、圣洁的神却永远与我同在,无论我在光明的前途中,还是在死阴的幽谷里。

  感恩节前两天,老板告诉我是我最后一天在该公司上班,尽管十二月份(2003年)还发我工资,但他们不需要我去上班。这对我而言并不意外,为办不办绿卡的事已经跟老板谈了三个月有余,他最终还是不愿意办。

  忽然间,我对自己的经历发生了兴趣,要是我真的像自己所要的那样,那我的生活必定平淡无奇,然而我却有如此丰富多彩的人生,都是造物主的厚爱。既然神允许这件事在我身上发生,那神也一定带我经过,但我觉得好累,我真不希望经历如此多的风风雨雨、曲曲折折。主啊,我真的好累!

  如果想留在美国的话,我必须在12月份找到一个可以办身份的单位。然而,因为是年底了,大多数的公司已经停止招工,除了一个朋友介绍的一个机会外,没有任何面试的机会。感谢神继续坚固我在祂里面的信心,让我知道,尽管我会经过一段很困难的时期,因着神的同在,我将会平安度过,不至于跌倒。

  是的,以色列经历了前有红海后有追兵的时刻,全 - 能 - 神还是救他们脱离了敌人的手。我相信永不改变又慈爱的神也会对我施行同样的拯救,在祂没有难成的事,在祂没有来不及的事。如果没有这位信实的神在我的生命中,我不知道我将怎样度过现在的每一天,但我知道,赏赐的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值得称颂的,阿们!

  ——本文来自《信仰的力量》微信公众号,作者:袁翠娣,曾在美国居住工作,海归基督徒。
 

  TAG: 带我 走过 离异 风暴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抗癌女牧师:年逾花甲之年的婚礼  上一篇:我所要的男人和金钱,那里没有 打印文章   录入:大漠   责任编辑:大漠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 本作者更多文章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8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