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耶和华我的牧者

作者:陆约翰      来源:《生命与信仰》 时间:2019-01-03 09:24:05

 

  2017年9月下旬,我飞越大洋,只身一人,从中国来到美国求学,做博士后研究。
 
  在踏上这块土地之前,我从未真正接触过基督,根本不明白基督是什么,更没想到,经过不到一年的时间,我会相信基督,接受他做我的救主。这在当时看来,于我,仿佛是天方夜谭的故事一般。来美之前,我甚至告诫过自己,要窃窃地戒备那些基督教人士,免得他们可笑的世界观干扰我的内心。但神的计划不可更改,当他定意拣选你时,你的出身背景、个人意志都将会变得毫无意义,你唯一所能做的就是顺从。
 
  我的背景应该代表中国的很大一部分群体。从小接受无神论的教育,唯物主义的思想在我内心根深蒂固,因为起码表面看来,这样的世界观是符合我们所处世界的运行规律的。而对于有神论者,我的内心总是常存鄙夷,并且深深地防备。因为在我看来,他们把世界的创造和运行归于某个神灵简直是不可理喻。科学发展到如今的地步,早已把世界的物质构成解析到原子或更小的层面,即使是人的思想,心理学家们也早已发现这不过是一堆生物电子信号的作用。即使现在的世界存在很多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也只不过是问题解决时间的长短而已。而且世界上如此多的宗教,每个宗教都相信自己信奉的神,这岂不是自相矛盾?如果神真的存在,那岂不是会相互打架了?
 
  对于学理科出身的我,可以用著名统计学家C.R Rao的一句名言简要概括我对于世界与宗教的看法。他说:在终极的分析中,一切知识都是历史;在抽象的意义下,一切科学都是数学;在理性的基础上,一切判断都是统计学。我固执地相信世界建立在科学理性的基础之上,而所谓的宗教,也不过是历史长河中的一种特殊的社会群体或组织。
 
  然而这一切的转变,发生在导师蒋老师邀请我去他家做客的一次经历中。导师家有例行的查经活动。记得当时碍于情面,同时也抱着一丝好奇以及批判的心理,我参加了晚餐后的查经小组。那是我人生第一次接触到圣经。翻开第一页,就看到下面的经文:
 
  起初,神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创世记1:1-3)
 
  我从来没想到过,圣经的经文竟然如此富有文学色彩,如此的恢弘与美妙,以至于让我忘记了思考经文本身的合理性。而且,单从字面上看,神造天地万有是如此得井然有序。这开篇极大地震撼了我,让我一下子脱去了对圣经的防御之心。
 
  印象中,记得导师当时正在带出埃及记。在他对经文的娓娓道来中,我发现神的话语竟然是如此美妙,如此引人入胜!我依然记得,那个晚上,我不断地对导师和其他基督徒发问,我想,那就是我内心对生命终极的意义和真理的一种自发式地探寻。显然,我之前接受的教育并不能很好地解答这个问题。现在回想,这一切的转变竟然发生得如此迅速又悄无声息。在我还没有来得及批判时,我自以为厚重的心理防御线已经被击破。
 
  我有一位好朋友,他是虔诚的基督徒。我信主后,有次聊天中他告诉我,他曾经很多次地想尝试向我传福音,但他观察多次,觉得我实在太过固执和坚硬,对我没有任何信心,以致于他每每心生传福音的意念时都犹豫再三后而选择退缩。我想,其实神的话,或者说圣经本身就是优秀的传道者。如此美妙的话语,岂不是可以打动每一个认真聆听的人?!
 
  在导师家做客那天之后,我开始每周五晚上去他家查经,学习并思考神的话语,并在查经小组群里问了许多问题,每次都会有几位基督徒认真回答。同时我也进入导师所在的教会,开始每周听牧师讲道,这让我很受益,并且我也很享受跟大家一起唱诗歌的敬拜时间。这个过程大约持续了将近半年的时间。在那段时间,我读了不少圣经经文,也大约明白了神的救恩计划,可以说进步很大。但是我也发现自己始终停滞在一个将信不信的状态,因为我始终感受不到神的存在,我也觉得祂的计划好像跟我没有什么直接关系。我无法说服自己再往前多跨一步,去相信这位我还没有清楚认识的神。虽然那段时间,我也为了自己的论文、为了妻子的工作和家人,偶尔听从小组里基督徒的建议,尝试向神祷告,而且看起来似乎我每次祷告的事情都能有一个不错的结果,但我依然不太相信这是他们口中所谓的神对我的回应,我更愿意相信这是我自身的努力和好运相结合的结果。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6月中旬的周五。那天照常在导师家查完经后,导师的太太南姐告知我们第二天在教会有王峙军牧师主讲的培灵会,建议我们去听一下。当天夜里回到住处,我第一次不由自主地紧闭门窗,跪在床边,切切祷告,恒久默念,将自己的心完全敞开在神的面前。我说,神啊,如果你果真是唯一的真神,是又真又活的神,就让我感受到你的存在,不要让一颗追求你的心感到失落。
 
  第二天,我和另外一位慕道友罗同学如约来到教会聆听王牧师的讲道。我至今依然记得牧师的讲道题目是“扎心与悔改”。王牧师极富感染力的语言,精准的信息,在那个美好的下午,如咚咚作响的鼓声,毫不犹豫地击穿了我的心灵,让我大受感动。我依然记得他的证道信息:
 
  什么是扎心? 就是刺破你旧有的、固有的观念。什么是悔改? 就是要悔转归向神,抵抗罪恶的意念,以及罪恶的意念所导致的错谬的、神所厌恶的行为。就像以西结书14:6所写“……主耶和华如此说:回头吧!离开你们的偶像,转脸莫从你们一切可憎的事。”
 
  听着王牧师的讲道信息,生命中的往事仿佛电影放映一般不断地呈现在我脑海中。我想起了小时候跟小伙伴去小卖部偷东西的经历;想起了小学和初中欺负同班女生的经历;想起了研究生期间,总觉得导师偏心而内心不忿的经历;想起了因为固执,多次和父母争吵,还差点引起母亲心脏病发作的场景;想起了当初岳父岳母不同意我和妻子的婚姻,赌气毅然决然要狠心抛弃妻子的样子;想起了因为儿子和岳母大吵一架的情景……曾经,我一直骄傲地以为自己占据了所谓的道理,以至于无情地将最伤人的语言肆无忌惮地谴责于他人身上,自己却毫无羞愧感和负罪感。
 
  在那一刻,我似乎突然悔悟了,像我这样的罪人,做了如此多伤人的事,父母却依然无私地爱我;妻子被我离弃却依然决心跟随我;跟岳母吵了一架,但每次去妻子家岳母却依然殷勤款待我……我好像第一次真正地意识到人是有罪性的,因为从人的心里能够生发出来各样罪恶的意念,骄傲、贪婪、放纵、欲望等等,这些恶念不仅毁坏了我们的肢体,让我们行出罪恶的事来,更是阻隔了我们与神的联系。我们并非犯了罪而成为罪人,而是因为我们本身是罪人才会犯罪,而罪的代价就是死。这样的罪,靠我们自己无法解决,唯靠基督耶稣—上帝的独生子,道成了肉身,以祂从没犯过罪的身体受钉于十字架,将自己献为赎罪祭,用自己的宝血一劳永逸地替我们赎罪,满足了上帝的公义,才能使我们在上帝面前罪得赦免,使我们恢复与上帝之间的关系。
 
  我突然觉得很庆幸,自己犯了如此众多的罪,却没有被公义的神放弃,祂依然愿意拣选我这只迷路的羔羊,将我重新领回羊圈,想通了这一点,我似乎就在那一瞬间,愿意接受为我受死并复活的耶稣基督作我的救主。
 
  特别奇妙的是,讲道一结束,南姐就问我是否愿意跟王牧师做决志祷告,当下我就说愿意。那一天我做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决意一生信靠耶稣基督,将自己交托在他的手中! 我仍记得,在决志祷告的当天晚上,我的内心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喜悦,那种充实、满足、平和而不喧闹的愉悦之情始终盈盈充满在内心,盘旋萦绕在心口,久久都不散去。我想这就是被主圣灵感动的喜乐吧。
 
  决志之后的一切事情都变得非常自然。后来应王峙军牧师的邀请,我和罗弟兄前往王牧师所在的生命季刊办公室,那天王牧师解答了我们当时所有关于对耶稣基督的疑惑。后来我们又有机会去了赵约翰牧师夫妇主讲的退修会,两天的密集学习,夯实了我的神学基础,明白了“神的公义”与“神的慈爱”的意义与关系;清楚知道了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为人类付上了罪的工价,使我们一切相信接受这救恩的人,能够脱离公义上帝的愤怒,就是将来地狱的永刑。赵牧师说,若不知道我们靠自己无法自救,无法逃脱都要灭亡的“祸音”,就不会真正明白和宝贝上帝赐下独生子替我们受死,让我们不致灭亡反得永生的“福音”。这让我更明白为什么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
 
  再后来,就是8月5日,在上帝和众人面前我接受了洗礼。借着洗礼,表明我自己愿意与主耶稣基督同死,同埋葬,同复活,正式宣告自己是一名基督徒,我一生都要信靠主耶稣基督,愿意过以神为中心的生活!那一日是永远不能忘记的快乐日!当日,我也第一次与神家里的众弟兄姊妹一同领了圣餐,就是主的饼主的杯。
 
  受洗之后,虽然明白自己属灵方面依然稚嫩,但明显感受到了生命在属灵方面的成长,我开始每天读经,时常祷告,过上了凡事仰望神、倚靠神的生活,因为我知道前方的道路,有主带领和保守。借着主给我的力量和勇气,我也卸去了心中的固执和骄傲,向妻子和家人坦然承认了自己曾经所犯的过错,也和岳母重归与好,消除了妻子心中的芥蒂。
 
  更重要的,借着主给我的信心和爱,我也开始慢慢学习如何诚实地面对自己的内心,时常回到主面前,省察自己内心罪恶的意念,求主赦免我的过犯罪孽。我知道,在圣灵的光照中,我们罪恶的意念必定无处躲藏,所以这一切就更需要主耶稣的宝血来洁净了,这样我们内心才有真正的平安!如约翰一书1:8-9所说:
 
  “我们若说自己无罪,便是自欺,真理不在我们心里了。我们若认自己的罪,上帝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
 
  我知道这是一个告别老我,塑造新我的机会。
 
  记得年少时,我很喜欢苏东坡《定风波》中的两句词: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当时,我无比向往苏东坡这种不为外界环境所动的境界,这是何等的洒脱与逍遥。但随着年龄的增大,见识的增多,也开始怀疑这样的人生态度是否合理,因为作为人,总是难逃金钱、名利等各种属世的诱惑。现在想来,拥有这样境界的,或许只有两种情况,第一是人真的可以达到精神上的极高洁癖,可以无视周遭的一切环境;第二恐怕这只是精神上的自我麻醉,刻意地去忽略周遭的一切。及至我相信了耶稣基督,就似乎找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我想对于第一点,这样的精神或许是可取的,但真正能够做到这样的人又有几何?人终究是有罪性的,由于罪性的存在,我想,依靠自己的能力,应该始终无法达到这样的高度。对于第二点,更是极不可取的,精神上的自我麻醉在我看来是人的无能、软弱的体现。苏东坡的词固然美妙,但却无法成为我们生命的良药。人是有罪的、渺小的、软弱的、面对窘境常常是无能的,如此,唯有信靠主耶稣基督,我们才能获得拯救,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最后,我想用两句经文作为结束,这也是我信主心路历程的部分写照:
 
  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约伯记42:5)
 
  我现在要走世人必走的路。你们是一心一意地知道,耶和华你们神所应许赐福于你们的话,没有一句落空,都应验在你们身上了。(约书亚记23:14)
 
  如今,我已清楚知道,耶和华是我的牧者,祂必保守引领我一生的路程! 感谢赞美主,阿们!
 

  TAG:耶和华 牧者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从佛门到圣殿  上一篇:盛晓玫首场台湾巡回音乐会登场 打印文章   录入:刘长川   责任编辑:刘长川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 本作者更多文章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8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