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言寸草心 ,报得三春晖

作者:陈亚群     来源:原创投稿旷野呼声 时间:2018-01-31 08:47:29

 S139337T1430895625850.jpg

                           
        百善孝为先,因生养之恩一生难报。中国人很重孝,但行孝并不容易,所以古话说:“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子女谁见了?”古人又讲“弃老而取幼,家之不祥。”有多少人做着这家之不祥之事!古往今来不孝子孙着实不少啊。父母为孩子鞠躬尽瘁,流尽最后一滴汗,用尽最后一分力。当他们老了,病了,要人赡养服侍了。有些子女互相推诿,扯皮争闹置父母于凄风苦雨中;老人还有能力时,抢着用;老人无用了,弃如敝屣;甚而有子女辱骂殴打父母,使老人心碎;一些人服侍心不甘情不愿,随随便便,令老人没有尊严,生活毫无质量可言。老人可怜啊!争父母财产打得头破血流,孝敬老人退避三舍。农村里一些儿女自己住高楼大屋,父母窝居旁边破败小房;儿女与时俱进过好日子,父母灶头烧火做饭,生活原地踏步没一点现代气息……我本是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若不是信了耶稣,神改变我,恐怕也是个不孝之女。
 
        我妈妈今年75岁,是2011年3月发老年痴呆病的。起先在家待了一段时间,后又送敬老院9个月。因妈妈在敬老院状况很不好,2014年7月我就把她接到上海家里。她现在完全丧失自理能力,差不多是个瘫子;基本没有记忆、语言和思维力,差不多是个呆子;又有精神症状,差不多是个疯子。回想伺候她的一千多个曰日夜夜,感慨万分,痴呆病太可怕了!服侍老年痴呆病人太难了!三年来,老公都是单独睡一房;我没出去锻炼过身体;也没出去旅游过;连公婆也不曾去看望一次;平常出个门也来去匆匆……
 
        先说说吃喝。妈妈刚来上海时自己还勉强能吃饭,后来不管吃喝什么,都得喂。她手脚是健康的,只是指挥手脚行动的脑神经病变退化,力不从心了。我一边自己吃一边喂她,有时等不及,她就吃手指头或撩起衣襟来吃,还会从位置上走开。所以我一边喂她,一边还要用一只脚拦住她。有时就索性先喂她吃饱,或我自己抓紧吃好再去喂她。吃早餐很奇葩地,妈妈经常背靠椅子,闭着眼晴边打瞌睡边吃,偶尔睁开眼瞄一下,又闭眼“睡吃”。妈妈有严重的鼻窦炎,一吃饭一动嘴就开始流鼻涕,还流得很厉害。用药也没啥果效,时好时坏一直反反复复。我一边喂饭,一边不停地给她擦拭,通常吃一餐饭,就要扔一台子纸巾。我切切求告神。在到上海三年后,妈妈的鼻炎完全好了,她吃饭再不流鼻涕了。感谢神怜悯医治!老妈有好长一段时间还很怪,最后一口饭菜常含着不肯吞下去,转而就随地乱吐,走哪吐哪,嘴角总是挂着饭菜和口水的混合物,不断滴落。我只好跟着擦,最厉害时从上一餐饭结束一直擦到下一餐饭开始。有时我就用纸巾去掏出她嘴里的一些碎食。吃好饭后喂她开水,她会连水也含在口里。更难以理解的是,妈妈像一些小婴孩,嘴里不停地流口水,下巴总是挂着水珠,似雨一般走哪滴哪,嘴角和下巴经常一长串口水或口水混浊物,有时甚至两串,像瀑布一样。家里到处是她的口水印子,床上和枕头上也是一滩又一滩的。天凉时,我给妈妈胸前围上围兜,脖子上圈好毛巾,布兜和毛巾很快就湿了臭了,所以必得勤换勤洗!后来,我用很薄的口罩给妈妈戴上,里面垫上纸币,及时抽换纸币即可。最近用上了透明又不捂口的塑料口罩,很好。小方法解决大问题了!吃药也是一件麻烦事。她要么把药含在嘴里不动,要么嚼药丸,还会直接吐出来。每天晚上吃药都要一番小折腾。
 
        妈妈的痴呆病伴有严重的精神症状。她常有别人来偷来抢来杀的臆想,会乱喊乱叫,要跑到外面去,会不吃饭不睡觉不上厕所……当她“作”吃的时候,我真是一个头两个大!记不清她有多少次不肯吃饭了,有时有原因,有时完全没有来由,说不吃就不吃了。我先是劝、哄、骗,没用;接着吓、唬、逼,不行;然后不耐烦了,就数落批评,还不行;喂她,她嘴不张,甚至塞进去也吐出来,还吐到我脸上。我怒了,拍桌子,推搡她,要把她赶出去,她惊恐,茫然,却还是不吃。牛不喝水,按头也没用,真是如此。她还胡言乱语骂我,说我在她饭里下毒,要害她。我是个急躁又粗心的人,为妈妈不肯吃饭,发了好多次脾气,还好神怜悯我,不断加爱心、耐心和柔心给我。她是病人,怎能跟她计较?渐渐地我就可以心平和气地处理她不肯吃饭的事了。常常晾她一阵子,她饿急了,自然就吃了。如今她倒少有不肯吃饭了。
 
        2017年6月初有几天妈妈不大吃饭,经住院全面检查,没有其他毛病,就是缺钾。缺钾是她的老毛病了,在敬老院还因此几次昏厥。只是现在更严重了。我以前也通过食物和药物帮她补钾。因为她不大会吞药,现在我每次先把钾片化开拌在食物里喂她,每天又补充三、五勺肠内营养粉剂。让她少吃多餐,吃些藕粉、米糊、麦片、水果或营养果汁等易食易消化的东西。现在她吸收很不好了,若是哪一天粗心忘给服钾或营养粉,抑或看她情形不错减量了,缺钾症状马上就来。人歪斜,背弓到不像个人样,坐着时头几乎伏到膝盖上,走路跌跌撞撞,还控制不住往前冲,坐凳子没准头,一不小心就坐到地上,精神不佳,心率也不齐。现在我看她有缺钾苗头出来,就赶紧给她增服营养粉和氯化钾,很快她又恢复正常了。有几次看上去人都快瘫倒不行了,还给调养过来。营养粉和氯化钾是一点不可疏忽了,只能增加,不可减少了。还要想方设法地让她多吃东西。每餐看她多吃了,我就开心。她多吃就有精神。她精神好,我服侍也省力。若不是天天保证她营养尤其是钾的摄入,她恐怕早已不在人世或瘫卧在床了。若还在敬老院,大概也早已没了。
 
        再说说拉撒。初来上海时,大小便妈妈自己会讲。我伺候她上厕所,因为她不会脱裤子也不会穿裤子。后来大小便都没意识了。开始她小便是挺有规律的,晚上起夜一次或一夜无尿,白天三到四次。我候着点拉她上厕所,所以很长时间没有为小便用过尿不湿,小便也不曾拉到裤子上。她也养成了坐在马桶上拉尿的习惯。从第四年开始,妈妈小便开始混乱,要她拉不拉,不要她拉她又乱拉。后来24小时垫尿不湿还时常弄湿衣裤,弄脏床褥。她现在越发糊涂了,不知拉小便为何事,不肯坐马桶,一让她坐下,她就要挣扎着站起来。小便若不急,任我磨破嘴皮都不拉。拉一次小便常要进出厕所间几趟,我还要双手摁住她双肩或双腿,她才肯把小便拉完。真好麻烦!妈妈大便没有规律且严重便秘。开始一星期到半个月拉一次,后来更日趋厉害。我每天让她吃蜂蜜和香蕉,没用;给她顺时针揉肚腹,也没什幺用。就只有吃药和用开塞露了。一吃通便药,她就乱拉,每趟拉三、五次才干净,都拉到裤子上。现在主要用开塞露。我看她不拉大便有点久了,就开始用开塞露。用几支拉一点,再用几支又拉一点,到后面通了又乱拉,还会拉肚子。最吓人的是,我刚焦头烂额收拾好了乱局,不一会她又拉了。天热垫纸尿裤遭罪,妈也不频繁拉大便,所以好长时间我不大用纸尿裤。有时连续用纸尿裤她不拉,我给她抽掉她又拉得一塌糊涂。穿上尿裤后拉小便不方便,穿穿脱脱又松了,拉大便了也起不了多大作用。即使拉纸尿裤上,也要好一阵忙乱!其他时间还好受点,冬天她拉屎到裤子上,真是苦不堪言!我把她鞋子、袜子、所有裤子,有时还有上衣,全部脱下来,把污秽全部清理干净,把她全部擦洗清洁,再换上干净衣裤后,又把脏衣物初步清理好。卫生间一乱摊,妈妈冻得发抖。我安顿好她,又转回清洗马桶、卫生间和浴室,更有她拉大便的地方,或阳台或客台或房间,有时从阳台到卫生间一路都有脏物,我要反反复擦拖洗才可以。我跟妈妈说话,她不懂,我发指令她没反应或反应错误。她自己已不会说话了,说了只有音节没有意思,我也听不懂。穿衣脱衣她又不会配合,每这样一回,我满头大汗忙碌几个钟头!累得腰酸背痛手抽筋!直到衣物洗干净,垃圾扔掉,开窗把满屋子臭气放清爽才算了了此事。此时的我又疲惫又软弱,也想不干了。可是不行啊,这也是神给我的托付和功课。为基督作见证,开弓没有回头箭!也真难为我老公了。虽有抱怨还善待妈妈!
  
        又说说洗和睡。妈妈一切洗漱的事都要我服侍。洗手、洗脸、洗头、洗脚和洗澡,假牙晚上睡前卸下清洗,早上给装上。现在洗澡若无人帮忙,只有让她坐着才可以洗。冬天洗澡是个浩大工程!她极怕冷,衣物厚重,穿脱实在费劲,怕着凉,速度又要快,常常弄得我是手忙脚乱加心慌!我穿上雨衣戴上雨帽给她洗澡,每次还淋得湿透!
 
  妈妈是极勤快之人。生病前每天很早起来烧早饭,料理家务。生病后什么都不能做了,还是要早起。白天她沉浸在她自己的世界里玩家里各样东西,不玩了,就常在沙发上打瞌睡,甚至呼呼大睡。有时,我刚服侍她起床,她又到沙发那边眯眼了。日间多睡,又有根深蒂固的早起习惯。没办法不早起。她一般5点前后就要起床了。
 
        妈妈这样早起真苦煞我,累煞我也。我是个有睡眠障碍的人,不吃药完全不能入睡。又不习惯早睡,药效又常常不好,11、12点后入睡是经常的事,原来我早上要7点多起来。妈妈来后,我不得不每天跟着早起。如此我睡眠时间严重不足。只可怜我白日又一丝一毫也睡不着。半年后,我人急剧消瘦,面色萎黄,满脸憔悴,最瘦时只有82斤。
 
        我千方百计要拦阻妈妈早起。我把她的上床时间不断延后到9.30以后,没用,她还早起;白天见她瞌睡多了,叫醒她,拉她去活动。没用,你一不注意,她又坐那打盹了。我就劝她:“妈,你早上醒来,先不坐起来,还躺着,说不定过会又睡着了。等我醒来一起起床,好吧?”起初她还有点思维能力,劝诫有点果效。后来反正不管你说什么,她每天率性而为,一早醒来,坐起来,不管几点钟。有多少次,我太困了,她一坐起来,我就让她再躺下。她就很痛苦,一边哭哭啼啼,一边拼尽全力地又坐起来,似乎在被窝多呆一秒都难以忍受。无论我努力多次回都没有用。即使我埋怨她,训斥她,早起依然如故。她糊涂了,油盐不进哪。醒了,就坐起来,而且必须坐起来,不管半夜,黎明。醒与坐起来像设计好的程序一样。我若不立刻起来给她穿衣,她就要把被子掀掉了。哪怕困得眼晴都睁不开,我还是起来伺候她起床。没办法,得上厕所,再说,受凉了可就糟了。
 
  她还会“作”睡。好多次才躺下去1、2个钟头,要上厕所,拉起到马桶上,什么也没有。她有时前半夜不睡,有时后半夜不睡,甚至还好多个夜里整晚一分钟不睡的。我真是被她折腾得够呛。自从妈妈来了后,我睡得好的曰子实在是寥寥可数。
 
        为妈妈早起,我没少生气和发脾气。当初接妈妈到上海时,真没有想到这些问题,对照顾困难估计不足,所以常常有坏情绪。总想改变妈妈来顺从我,不是改变我来顺应妈妈。伺候老人是难的呀。没有奉献和牺性可能吗?再说,以前妈妈不也是这样把我带大的吗?妈妈为子女付出太多太多!我做再多,只是尽本份,也不过还债而已。还妈妈长阔高深爱的债!恐怕一生都还不清的债!感谢神,让我明白这些,我不再为妈妈睡觉的事烦躁了。她早起,我先服侍她起床,自己再睡个回笼觉,虽然回笼觉常睡不好,也多少能弥补一些睡眠不足。2017年7月,痴呆病开始侵袭手,妈妈右手弯曲变形无力。早上醒来她坐不起来了,我先把她整个人拉到床边,再让她起来。不过她不能随意坐起来,对我睡眠的影响倒少些了。近二个月,晚上安顿好她后,我自己就睡客厅沙发上了。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
 
        然后说说活动。 妈妈是个勤劳能干的人,一辈子像老黄牛般任劳任怨。但现在她什么也不能做,吃喝拉撒全要我伺候。她不能做什么,一般都安静地坐在阳台椅子或客厅沙发上,有时家里来回走走。虽然也会“胡作非为”,让人啼笑皆非,但不是常态。大约到上海半年后,她忽然非常多动起来。最喜欢扯电话线,所以我家座机经常忙音状态;就喜欢跑到门口去,把各式鞋搬回来,扔到家里各处;把床上、桌上、沙发上东西往地上丢,又捡起地上东西丢床上和桌上;把垃圾桶、厕所纸篓里污物翻出来,还把屋里东西塞到垃圾筒里。她会站在桌前拔弄几本书或抓弄几件衣服或拉卷筒纸几个钟头,也会连续不停地用手摩挲或敲打桌面……我查阅医学资料,并未见痴呆病有多动之症。可能脑病变影响到运动神经,她不由自主吧。
 
        起初我不耐烦她这样做,会数落她,斥责她,拦阻她;后来,就顺其自然;再后来我喜悦并鼓励她这样做。她若坐着不动久了,我就要催她起来走动,随意玩耍。因为她做这些,活动了手脚,利于健康;又消除了寂寞无聊。她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也能得她的快乐吧。我做我的,她做她的,两两相安无事。她弄乱弄脏了,就给收拾收拾;只是不准她玩电器,常把厨房门关上,也会把垃圾桶藏起来,吃好饭就快速把桌子处理干净。她想到玩什么就玩,累了,她自己就歇着了。她自己调节,自娱自乐,挺好。感谢上帝,她有事可做,日子好过多了,不是吗?
 
        我们一直给妈妈服用治痴呆的药,但她还是越来越糊涂。她经常在坐的时候摔跌。没有凳子,她坐下去,摔跤;有凳子,她坐不准,摔跤;有时走路不避障碍,磕着,碰着,也摔跤。以前是缺钾才会坐空,现在不缺钾也坐空。还好,她是慢慢坐下去的,所以一般摔得不重。我们要时常看住她,也不能让她像以前那样玩耍了。可是我一不注意,她在我眼皮底下又摔倒了。有时还摔得很厉害,甚至好几次倒地时,后脑重重地撞在玻璃门和墙上。所以后来当我们顾不到的时候,就让她坐在阳台椅子上,前面扎一根绳子拦住她。但这样,她觉得不自由。我又怕这样久了,她难受,还会影响她站和走的功能,所以经常没多久,又让她自由活动。一放她出来,她就不停地玩这玩那。累了,想休息,没坐好,又摔跤。不知道摔多少回了。这种老人,摔一次都是不得了的事,这么多次都有惊无险,不是神保守,绝无可能。实在感谢神!现在,不管妈妈坐,站,走,我都要看住她。我有事,叫老公看住她。两人都有事,就只有把她拦在椅子上。2017年7月开始,受痴呆病影响,妈妈右手蜷曲无力,她再不能像以前那样玩了,走路也更不稳了。平时也只能让她坐椅子上,前面用一根绳子拦往她。坐久了,我就拉她起来在家兜圈子。我坐阳台上或小房间时,允许她在小范围内走动;我若坐沙发上,让她坐我旁边;我坐着做家务,她坐我旁边凳子上,我用一只脚拦住她。进入2017年冬天,妈妈完全不能独自站和走了。我拉着她走都很艰难了。从椅子上拉她起来或让她坐下都小心翼翼,最好有人帮忙。上厕所也如此。妈妈频繁摔跌,好多次都是我一个人拉起来,可能用力过猛或不当,我右肩膀筋一次次拉伤,后又导致挺严重的肩周炎,现在还在病痛当中。
 
        有时,我会带她出去散步。礼拜一、三下午还带她去参加家庭聚会。出了门,就一步也不敢放手了。上下楼梯时,小心翼翼,我先走一步站住,等她跟上一步后再走。礼拜天早上我带她一起去做礼拜。以前坐车,现在用轮椅推她去。她虽然糊涂,但每次敬拜神都很安静,见到耶稣姐妹还会笑!我服侍妈三、四年,她敬拜神三四年,晚上我唱诗歌她坐我旁边,我又拉着她的手祷告。她也有天上的财宝啊。这点我颇感欣慰。若是别人服侍,能这样顾及到她的信仰生活吗?
 
        小时候,妈妈牵着我手,伴我成长。如今,我执子之手,陪她走老。这就是人生了。小时,我是她的孩子,现在她成了我的“孩子”了。
 
        最后谈谈治病。阿尔茨海默症即俗称的老年痴呆,很多都是伴有精神症状的。妈妈也是,而且精神症状很厉害。从开始我们就用很好的药物为她控制精神病症一直到现在。她刚来上海不久,那时我看她状态挺好,就擅自给减了药,结果她整个人都乱了。胡思乱想,胡喊乱叫,还想方设法要出去。一次我出去买菜回来,发现她人在阳台外面,面向家里,双手在阳台栏杆里面,双脚落在阳台外面那点突出的石头上。我吓得魂飞魄散,赶紧央求人帮忙才把她拉回来。妈妈有多年的失眠病,严重时失眠到天亮,或一晚只能打个盹,用药果效不佳。治精神病的药有非常好的助眠作用,倒歪打正着地治疗了她的失眠。一般不“作”的日子,她沾枕就睡,一觉到醒,白天还可打瞌睡。这么多年来,老病了她才得安睡!我们也一直用进口药“美金刚”来控制妈妈的痴呆病,这药又贵又不好报销。不过贵药也没有贵效。妈妈的记忆力、思维力、语言能力和自理能力还是不断衰败到基本或完全没有。吃这药这么长时间仅仅是心理安慰而已。故此去年8月起,我们停用该药了。
 
        2016年春天,妈妈由感冒而感染肺炎。我和老公陪着老妈到上海二级医院检查治疗配药。又到地段医院吊了十二天盐水才痊愈。挂瓶是件很麻烦的事!妈妈手会前后左右上下地动,针头会歪,会掉出来,手会肿胀起来,还得重新扎针。所以每次吊瓶,我一直要用手摁住她输液的手到输液结束,还要时时叮嘱她不要乱动。她一个姿势坐累了,就要帮她换姿势。每次我都手酸背酸,累得够呛。妈妈吃惯了美味的营养粉汁,喂她开水她就不肯喝,要么含嘴里,要么吐出来,倘若营养粉兑薄了,她也吐出来。妈妈服用的营养粉是药物性的,有副作用,加上可能每天流太多口水致小便减少、不很通畅且失去以前的规律。很多次我服侍她拉小便竟要1到2个钟头。太折磨人!所以后来我又给升级了营养粉,沒有副作用的。
 
        2017年6月初,有几天妈妈忽然不大吃饭了,我怕她不久于人世了,就赶紧带她回金华弟弟家了。在那里她胃口也一阵好一阵坏。一次摔了一跤,左眼眉毛边裂了一道口子,封了5针又住了6天医院。六天里每天吊很长时间盐水,服侍她真是很累!经医生全面检查,妈妈除了缺钾,各项指标都还可以。我们用食物和营养品尽心为她调养了2个月。见妈妈状况好转,我就又把她带回上海了。 
 
        活着,对妈妈自己而言,可能并没多大价值。但只要她活一天,我就要好好照顾她,并尽可能地改善她的生活质量,不然良心有亏!我如果睁一眼闭一眼地照顾,妈妈可能很快就没了,也不会有人指责我。可是看着她难受,我怎可忍心不管?她如今活着,于我们而言也有价值!因为孝敬老人得福长寿!我愿好好服侍到她生命最后一息!到那一天了无遗憾地送别她!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祈愿为人子女者人人有孝心,个个有孝行!诚愿孝不是停留在言语和唇舌上,请不要在回忆的时候后悔和懊恼,趁着可孝敬赶紧孝敬! 
 
        我感谢神感动我接妈妈到上海来,也感谢祂赐给我健康的身体并孝心、爱心、耐心来服侍妈妈;感谢神使我老公接纳并善待妈妈,使我弟弟一家都有孝心;感谢神保守妈妈平安走过这7年;更感谢神因着我的服侍而大大赐福于我并全家!神允许:孝敬父母得福长寿!我一身的毛病被神医治,我的生命被改变;我们家去年中七个新股票;儿子在重点大学成绩名列前茅……我收获的远多于付出的,神说话真不落空!原来神要我服侍妈妈是要赐福我!这些福是因照顾妈妈而得的,所以我还要感谢妈妈!
 
        孔子在《论语》中提出,孝有四重境界。一赡养,二陪伴,三顺从和尊敬,四是爱。关于爱父母,孔子有个关键字是“色”。即要和颜悦色地对待父母。养易,色难,对此我深有体会。人本性中是不喜悦服侍老人的。带小孩越带越开心,老人是越伺候越没劲。所以说久病无孝子!服侍老人本来是我最不喜欢和最不擅长的。不知不觉负面思想出来了,不知不觉生气了,不知不觉脾气也上来了。我也曾一次次软弱和失败!感谢神,是祂奇妙地带领和改变,使我走到现在。并对妈妈有了爱的服侍,无论妈妈怎样,我都不发火了,可以说是有“色”了。妈妈也常会笑呢。以怜爱之心来服侍妈妈,感觉真是不一样,再苦再累心里有平安和喜乐!爱是这样美好,爱是根本,是联络全德的。有了爱,赡养,陪伴,顺从和尊敬都不是问题。没有爱,恐怕难以有真正的孝!
 
        很多人称我孝女,但我深知自己还有好多亏欠,所行跟神的要求还有挺大的距离。更何况,谁言寸草心,能报得三春晖!
      
写于2017年8月30日
改于2018年1月26日
 

  TAG:谁言  寸草心  三春晖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我收到的2018年情人节礼物  上一篇:平安旅途上主的祐护 打印文章   录入:嘟嘟接力   责任编辑:嘟嘟接力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 赞助商链接
  •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6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
/shenghuo/284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