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谁能体谅你是精神病人?

作者:卞东吴     来源:作者原创 时间:2018-03-21 09:29:46

 hoe-begeleid-je-patienten-in-de-veranderingen-binnen-de-zorg

 
        二十几年前,一个静得让人不敢大声呼吸的冬夜,在三间互通式的土胚瓦房里,有昏黄暗淡的煤油灯做照明。熟睡的我被一阵奇怪声音吵醒了:“哈哈哈哈……呜呜呜呜……十五的月亮,照在家乡找找边关。”又是哭、又是笑、又是歌唱。
 
        “爸、爸……”
 
        “干啥?”父亲不悦的问。
 
        我惊恐地小声说:“妈妈为什么不睡觉?还在那又哭又笑还唱歌呀?”
 
        “你管他她那么多干啥?睡你的觉,”父亲愤怒地回答我。
 
        我吓了一跳,缩在被窝里不敢出声。我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这样?当时我还小,可能3岁、可能4岁、我不记得了。
 
        早上起来,看到母亲头发凌乱,浓黑的眉毛下,那双本来就不大的眼睛因浮肿而显得更小,再加上黑黑的眼圈、高高的颧骨、拉长的脸、因疾病发作而愤怒的表情,显得格外的可怕!吓得我不敢跟她说话。
 
        不大一会,在跟父亲的争吵打骂声中,母亲又一次离家出走了。父亲不能体谅母亲是精神病人,因此他们几乎天天吵架、打架,然后母亲离家出走。
 
        我的父亲,已68岁。目前在家依靠去各村收捡废品变卖维生。
 
父亲生于50年代,出生不久爷爷离世,然后奶奶改嫁。父亲经历过1959年的大饥荒,也经历了1975年河南特大洪水,所以父亲一直觉得只要有口饱饭吃就知足了。因他经历的饥荒时代连大雁粪都是美味,这对他影响实在太大,他觉得能吃到白面馒头已经是最好的生活了。
 
        “他妈妈是精神病,你们看他的手,脏的简直像粪堆里挠粪的鸡爪,哎吆!他浑身都脏的恶心,我呸……”
 
        面对小伙伴们的嘲笑,我气得要命,但我无力反驳,确实是这样,我妈妈是精神病人,我确实浑身都很脏。我好想揍扁他们,但是我不敢,他们有好几个人,我连一个也打不过。我只能愤怒地瞪着眼睛,在心里把他们祖宗十八代都骂个遍。可我还是不解气,跑到没人的地方委屈地哭了。
 
        我母亲是精神病人,她根本不怎么管我的生活起居。生活琐事都是父亲在做,但一个农村男人是无法把他的家庭及孩子收拾的干干净净的,何况是一个经历过饥荒,觉得有口饱饭就知足的男人。
 
        但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却对自己的儿女充满了慈怜!在家里实在揭不开锅的情况下,父亲听说:“卖一袋血可以换回50元钱。”于是父亲骑自行车到几十公里以外的血站卖了一袋400毫升的血,换回50元钱跟一块面包。抽出一大袋血需要补充体力,血站就给一块面包。这块含糖的甜面包对于一个穷孩子来说是最美不过的零食。父亲舍不得吃,连50元钱跟那块面包一起带回家,他笑眯眯的把面包拿给我吃,我看到面包眼睛瞪得大大的,抓起面包狼吞虎咽地就吃完了,吃完还把手指舔了又舔。
 
        母亲不但有精神病,而且还属躁狂症,犯病的时候会骂人、打人,虐待我跟我姐姐。
 
        姐姐大我两岁,我们都被母亲虐待得很惨。“来、你俩跪在门口,一个左边一个右边,不许乱动。”
 
        我跟姐姐都是几岁的小孩,怎么可能一直跪着,没办法,跪不好就被母亲劈头盖脸;拳脚相加的暴打一顿。不止这些,母亲还会做很多奇怪的事。
 
        “过来、你俩听我给你们讲故事,是这样的,以前有一个人,他嘴巴里上牙齿非常长,长到咬着地面,下牙齿也长,长到捅到天上。”
 
        天哪!这是什么故事呀?我一点也不想听。
 
        “站住、别想出去,我还没有讲完呢!给我回来。”母亲在后面怒声喊着,我拼命地跑出门,可是母亲很快追上了我,把我拉回那三间能够遮风避雨的互通式土胚瓦房里,把门关住并挂上门锁以防止我再次逃跑。
 
        然后……就只剩下:“叫你不听话……”这五个字的重复、跟我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我恨母亲、不能体谅她是精神病人,我甚至希望母亲不要存在,恨不得她死去,我就跟父亲生活在一起就好了。
 
        老屋,外裹青砖的土胚瓦房,已有近40年,父母至今还在里面入住,旁边厨房是我跟父亲15年前合力搭建。
 
        有时我会一个人陷入幻想!我幻想着母亲是正常人,我不会天天被妈妈揍,我家也不会贫困得让我没有零食吃,我也可以像其他小朋友一样有一毛两毛的零花钱、有新衣服穿、父母也不会天天吵架打架……
 
        我就这样的想着、想着、想到了远方、想到未来、想到了天堂……
 
        但这只不过是昙花一现,转瞬即逝的美好!在我回过神的瞬间,虽嘴角挂着浅淡的笑,可这一切美丽的幻想却烟消云散。环顾四周,我还是在这三间互通式的土胚瓦房里。
 
        母亲一但犯病看到谁就骂谁,同村很多邻居都被她骂过,好些邻居因此跟她冲突。她们把她打伤,还跑到我父亲那里诉苦,说我母亲欺负她们,打骂她们。父亲碍于脸面就回家教训母亲,结果换来父母继续吵架,打架。
 
        后来越来越多的邻居来找我父亲诉苦,父亲就说:“我管不了,你们可以把她杀了,我没办法,不要找我了。”邻居也只能骂骂咧咧作罢!
 
        这样、邻居也不能体谅母亲是精神病人。当然啦!丈夫儿女都不能体谅!凭什么要邻居体谅呢?其实连我们家的亲戚也不能体谅母亲是精神病人,亲戚来走亲的时候也会被母亲骂,所以我们家跟任何人的关系都不太好。
 
        母亲虽然是精神病人,但却有一双巧手,在她稍好些的时候就会给我们姐弟两个及父亲做鞋子。我家几乎没有给任何人买过鞋子,我们穿的鞋子都是母亲的双手做出来的。
 
        母亲不发病的时候除了智商低、人懒,其它跟常人无异,她会把乌黑的头发编成一个粗长的辫子,她的眉毛浓而黑,一双小眼睛因疾病的缘故而经常露出凶光,但笑的时候却眯成一条线,显得是那么的朴实,可爱。她高颧骨、长脸、尖下巴、薄嘴唇、小嘴巴,一笑就露出她因喜欢吃甜食而坏掉的黑碎牙齿,很是逗人。她有一米六的身高,但因她人懒从不干活而又喜欢吃甜品跟肉食,所以一直非常肥胖,总是保持在一百六十斤以上,这也导致了她后来的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等。
 
        母亲不犯病的时候也很关爱我,家里没钱给我买衣服的时候,她就把自己长而粗的辫子卖掉,给我买新衣服穿。我生病的时候,她冒着雨背我去几公里外看医生。还有一次我出水痘,一直高烧躺在床上昏睡。每次我醒来看到都是母亲坐在床边,看到我醒了就赶紧问我:饿吗?渴吗?我当时虽然还小却也感觉温馨!但她对我的这些关爱,并不能让我原谅她在犯病时对我的伤害,我依然不能体谅她是精神病人。
 
        在这样惊恐、无奈、恨天怨地的环境下,我读到小学五年级患了抑郁症。开始失眠,上学不专心,整个人怪怪的,每天昏昏沉沉,总是出现莫名的恐惧,且恐惧到浑身冒冷汗。
 
        由于我经常莫名的恐惧跟失眠,我无法安静做任何事,常常转身就忘记我即将要做什么。在这样糟糕的状况下我不想读书了,不久我就辍学了。但我不想呆在这样的家庭,更加不愿意面对母亲。也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性格变得更加的暴躁,孤僻。我好想离开家去外面打工,哪怕是能有口饭吃我都愿意,我就是不想呆在这样的家里。
 
        母亲犯病的时候又骂我,甚至打我。那时候我已经十二三岁了,在恼怒夹杂着内心无处发泄的痛苦下,我第一次打了母亲,也只是把她推倒,但我没有再动手打她,因我知道再怎么样对我她都是我的妈妈。
 
        父亲也过来制止,狠狠地教训我,说你怎么可以对自己的母亲动手。听到我这样对待母亲,我的舅舅阿姨对我非常恼怒,见到我就骂我,说我是一个无法无天、不孝的坏孩子。
 
        我也觉得愧疚,觉得愧对母亲,知道她是精神病人还这样对待她!可我内心又有一个声音说:“在这样的状况下,谁都会控制不住的,这也不完全是你的错。”当想到这些的时候,我得到了些许的安慰!也就不那么愧疚了。
 
        但我还是很烦躁,常常失眠、恐惧。我厌恶我自己活得是这么痛苦,就想到了自杀,我拿起农药打开瓶盖准备喝下。
 
        “但万一喝不死呢?那样家人又要花很多钱带我去医院看医生——不行、不行、不行,我不能让家里为我花一毛钱。还是上吊吧,这样会死得彻底一点。”
 
        我找到绳子绑在瓦房的木梁上打好结,然后用力拉一下看够不够结实。拉完放心了,就学着电视里演员上吊的场景,踩在凳子上,把头放进打好的绳结里。
 
        就在要踢开凳子的那一瞬间,一个声音对我说:“凭什么呀?凭什么你就要这样的死去呀?这多窝囊呀!还不如学那些报复社会的人,跑出去见人就砍、见人就杀、杀一个值了、杀两个赚了、杀越多越好,杀越多越解气!”
 
        “对、没错!这样的比白白死去要好得多。”于是我放弃了自杀,开始寻找机会杀人。可是我怕,我才十二三岁,怎么杀人呢?我的内心就产生更大的仇恨!我恨那些比我生活好的人,我恨每一个比我幸福的人,我巴不得他们都遭遇不测,巴不得他们突然遇到大灾难一下子就比我还惨。
 
        每一次看到有人遭遇不幸我就心理暗自高兴:“你活该,你也有今天,你也有这样的下场,凭什么就我不幸,你也该这样不幸。”
 
        但这也并不能带给我快乐。我还是愤恨,还是悲伤,还是一有情绪就失眠、恐惧,痛苦的想要杀人来报复社会。
 
        15岁的时候我决定去南方的工厂去打工,这样就可以长久的在外面,最好永远都不回家,再也不用面对患精神病的母亲了。
 
        就这样带着对母亲的愧疚与愤恨、带着对家庭的厌恶,我踏上了南下的巴士。走时父亲眼睛含泪千叮万嘱地说:“你要小心、要注意安全、把火爆的脾气收一收、不要惹事打架……”
 
        我听的挺不耐烦的,巴不得马上飞到打工的地方,越快离开家越好。一去几年,我都没有回家。
 
        但打工所遇到的困难和不快都会引起我的愤恨,我又一次次地想自杀、想杀人。我常常坐在楼顶准备跳楼,我也去揣摩哪里的人比较密集,方便我动手的时候可以杀死更多。但我始终没不敢跨出那一步,因父亲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打小叫告诉我要努力,他这辈子算是完了,只有我能改变家庭环境了。我知道我出事情,父亲也就完全失去活在的勇气了,我就更加痛苦煎熬的活着。
 
        后来我遇到了人生的转折点,我遇见了我现在的妻子。在追求她的时候,我知道了她是基督徒,礼拜天她会去教堂聚会。她也愿意带上我,但我真的不愿意去,我觉得那是迷信,因为我叔叔就是一个拜菩萨的人,一年到尾的烧香拜佛,我觉得我叔叔也像个精神不正常的人,所以我不愿意去信任何的神,我甚至讨厌那些信神的人。
 
        但没办法我要追求她,我只能硬着头皮陪她去教堂。但我也打好了我的如意算盘:“我现在陪着她去,以后她真的接受了我,或者跟我结婚的话,我绝不再去了,而且我也不准她去。
 
        就这样,揣着诡诈的心,我一次次地去了教堂。去到教堂我发现教堂跟我叔叔所去拜菩萨的庙是不一样的,这里的每个人都面带微笑,非常热情、非常客气,跟我所遇到社会上的人不一样,这样的地方我几乎没见过。
 
        有一次聚会,主席说:“请会众低头默祷。”这时候我在心里虔诚地说:“耶稣啊!你知道我是真的喜欢XX的,请你保佑我跟她发展下去,让我们能够走在一起。”整个的聚会我只记得这些,但我有点困惑:如果我真的不相信有神的话,为什么我要默祷呢?而且还是那么认真、虔诚。信主后我知道了答案:上帝创造人的时候就创造人有追求祂的心,虽然人失败犯罪之后开始离弃神,但那颗追求的心依然存在。我们遇见困难会呼喊老天,遇见不公会呼求老天惩罚恶人,这些我们谁也无法推诿。
 
        我失败了,却也是成功了。失败的是自己内心诡诈的想法被瓦解了,成功的是我找到了人生的方向跟活着的目标。一次牧师跟我面对面的交谈当中,我悔改了,我信了耶稣。最后我不仅得到了妻子,我还得到了人生的至宝——“耶稣”。我知道:人活着的目标,就是要去荣耀创造我们的神,我知道:人生会因为耶稣而精彩。
 
        我感受到耶稣为我所付出的爱是那么伟大!我从来都没有遇到过,但现在我却遇到且得到了。我认识到自己的罪,我打骂自己的母亲、我恨世界上每一个比我幸福的人。我常常想要杀人,这些罪令到我羞愧不安,于是我在耶稣的面前认罪祷告:“耶稣啊!我感谢你让我认识了你,让我知道了爱是什么,让我有了人生的盼望!我知道我是罪人,因为我真的犯了好多的罪。请求你饶恕我所有犯的一切罪,我愿意悔改并永远的信靠你。奉耶稣的名求。阿门!”
 
        感恩耶稣饶恕了我,并用祂在十字架上所流的宝血洁净了我,我也得到了内心的平静。我不再想自杀,也不再想杀人。我不再恨比我幸福的人,也更加不再恨我的母亲,而且我还深深感觉到对母亲的亏欠,于是我想到要孝敬我的母亲,我已经完全地被耶稣改变了。
 
        以前我打电话回家的时候只有父亲接电话,当我叫父亲问母亲要不要跟我说几句话时,母亲总说:“没啥好跟他说的,没事就挂了吧!”但当我因信耶稣而改变之后,母亲每次都会抢着接我的电话,而且在我没打电话回家的时候,她还会主动叫父亲打电话给我,说她想我了,想跟我说说话。这真的都是因为我信了耶稣,得到耶稣所给我的恩典!
 
        终于:我想回家了!出来三年,不愿意回家,不愿意见到自己的家人,不愿意看到母亲,但现在确是无比地思念他们。当我回到家时,看到父母显得异常的苍老,我落下了悔恨的眼泪。但我也就只能在家待20来天,又要踏上回南方的巴士,虽不舍却无奈。
 
        我的舅舅、阿姨以前见面就骂我,说我的不孝、说我的种种不好;可现在总是夸我是我们表兄弟当中最懂事的孩子!我母亲也夸我是孝顺的好儿子!每次听到这些,我心中暗暗将荣耀归于主耶稣!
 
        是的、没有人能够体谅一个患有精神狂躁症的人,因自从始祖亚当、夏娃犯罪堕落后,人就活在了罪恶当中,人变得自私、没有爱、冷漠到极处,但耶稣却有大爱,能够体谅任何人,包括精神狂躁症的人。耶稣更是体谅了我这个罪人。
 
        若不是认识耶稣而明白人生的意义,很可能我已犯下滔天大罪,也很可能已经死去。但这一切因耶稣而改变了,我不再是我。以前的我已经死去,现在的我是因信耶稣得到新的生命而活着。我现在活得无比感恩!无比快乐!
 
        但随着年龄的增长,父母身体越来越差。母亲在精神病以外又患了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而父亲却贫血、血压低,还有胃病。我一次次地想要放弃在教会的全职服侍,回到家中陪在他们身边,因他们真的需要我的陪伴。
 
        但我转念想:“母亲还是偶尔犯病骂人、打人、就算我能够承受,我的妻子孩子是否能承受呢?”
 
        我跪下流泪祷告,求主耶稣指引我该怎么办?在祷告时忽然我里面有声音说:既然面对那么多的难题,那你把父母交托在耶稣基督的手里,这样不是比在你自己手中要好吗?我一下子醒悟过来……
 
        于是我继续献上感恩的祷告:“主啊!谢谢你一次次听我的祷告!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你又一次给了我方向,让我知道我应该将我的父母交托在主耶稣你大能的手中,因为有你保护他们,远比在我的手中要好得多。我将我的父母完全交托给你,求你看顾他们、保护他们,而我继续在教会中感恩服侍。”
 
        如今我已经在教会全职服侍5年多了,虽经历过困难与软弱,但感恩每一次都蒙耶稣基督保守,平安渡过。我每年都会回家看望父母,每个礼拜都会打电话给他们。
 
        现在家庭虽不算宽裕但却充满温馨,没有了以前的争吵打骂,特别是今年6月份回家,我看到父亲每天做饭给母亲吃,看到从街市回家的路上妈妈要吃西瓜,没有水果刀的状况下父亲想办法打开西瓜,递给母亲吃。我真的感到无比的温馨,回想脑海中以前的记忆,除了他们打骂的场景再也没有别的,但现在父亲却也能够体谅母亲,我真的感动了!
 
        我再一次心里祷告说:“主耶稣啊!我真的无比感谢你!因为你不单单改变了我,也改变了我的家庭、我的父母。这真是我意想不到的,但你却都为我实现了,我觉得除了一生奉献服侍你,真的无以报答!惟愿你接纳软弱的我,使用软弱的我,直到见你面。阿门!”
 
        (注:见证写于2016年11月,修改于2018年3月。特别感谢教导并辅导我的揭阳神学培训中心:郑云翔老师!求主记念他!眷顾祂的儿女!以马内利!)
 

  TAG:母亲 精神病 体谅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到底谁才是盲人?  上一篇:我看见自己的耳朵了 打印文章   录入:嘟嘟接力   责任编辑:嘟嘟接力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 本作者更多文章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8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
/shenghuo/288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