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N次不认主!

作者:井中蛙     来源:原创投稿旷野呼声 时间:2019-11-21 06:45:07
timg.jpg
  谈到耶稣基督的十二个门徒,我们往往津津乐道大门徒彼得,这是一个栩栩如生的人物,性格鲜明,形象凸现,跟主脚步走,有几分虔诚,又有几分鲁莽,耶稣在加利利海边一招呼,正在打渔的徒得和他的兄弟,立即舍网,跟随耶稣,可爱;耶稣被 b u时,别的门徒不见动静,只有彼得带着一把刀,就拔出来,将大祭司的仆人砍了一刀,削掉他的右耳,可敬;也只有彼得,敢于弃船,体验海上行走的神奇,可歌可笑。然而,最让人可怜的,就是彼得三次不认主了。
 
  彼得三次不认主,几乎成了历史的笑柄,也成了我们主内的茶余饭后的谈资,一提到彼得,首先进脑海出口舌的,往往是他三次不认主的那些臭事情。我们常常拿彼得开涮,笑他太小信太软弱。我们也常常庆幸自己,认为我们比当时的彼得刚强胆壮了许多,至少,我们认识主以后,一直是认主的。
 
  我信主以后,在相当长的时间,与弟兄姊妹们交通,或是读圣经碰到彼得,也是常常不开哪壶开那壶,老爱揭彼得的短,笑他三次不认主,比照自己,觉得比彼得强了,自己认了主啊。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我对自己发生了怀疑,我扪心自问,或者圣灵在我里面发问:你认主了吗?
 
  这一问,我面红耳赤,羞愧不已,心慌意乱的。
 
  曾几何时,礼拜天,我到教会聚会,半路上,碰到熟人,对方打个招呼:“你去哪里?”
 
  我象做贼一般,心里慌乱,不敢直说,只好支吾着说:“上街走走”,或者说“到那边去。”
 
  有一天,我上教会,路经电信局门前,听到有人喊我,扭头一看,原来是我一个熟人,一身保安武装,站在门口,笑咪咪地向我招招手,大嗓门一喊:“去哪里?”
 
  问者无心,听者却心里一惊,我没有停下脚步,步履匆匆,赶办急事的样子,一面指着前方,用连我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回答:“去哪边。”
 
  吃一堑,长一智,往后到教会,我再也不敢走直路,经过电信局门前了,我宁可多走几步路,也要绕个弯子,免得碰见那位保安熟人,询问我的行踪,让我尴尬,实话实说不是,虚说也不是。
 
  有一天,我去教会,走在街头,看见前面一对老年人夫妇,老头子退休前,曾任广播电视局的领导,他在任时,我与他有工作联系,彼此较熟。老夫老妻并肩走路,悠然自得的样子。我加快脚步,想要超过他们,在与他们擦肩而过时,他们不约而同在转过头来,看见了我,两老异口同声:“去哪里?”
 
  我虽然心里不悦,还是苦脸强为笑,说:“上街走走。”
 
  得过教训,往后呢,去教会聚会,路上遇见熟人走在前边,我先不莽撞从事,急着赶超,而是慢慢跟在后面,走到较为繁华地带,趁着人多眼杂,也趁着熟人不注意,迅速地从他身边超过去,不要扭头回望,以免四目相对,前功尽弃,这样,就是熟人认识你来,也看到你匆匆忙忙的背影,以为你忙碌奔波,不便打扰,放你一码。
 
  然而,无论我如何算计,总是逃不出熟人的眼光布下的天罗地网,常常的,走在街头,冷不防的,就有人拍着你的肩膀,问你去哪里?或是低头走路,抬起头来,近在咫尺,熟人堆起了满脸的笑,问你去哪里?你甚至警惕百倍,还有熟人骑着摩托车从后面追来,问你去哪里?
 
  真是防不胜防!
 
  我开始厌倦恨恶中国人的习俗习惯了。
 
  过去,在“红太阳”泛滥成灾的时候,中国人一见面,劈头就问一句:“吃了没?”据专家考证,这一句问候语,源远流长,比万里长城还老,可以追溯到五千年幽深的历史中。吃饭,历来是中国的大问题,饥饿,也是中国历史悲歌的主旋律,因此,“民以食为天”成为至理名言,见面打招呼,问一声“吃饭没有?”那是对人最大的关心了。
 
  十多年来,改革开放,祖国大门敞开了,中国在尉蓝色的大海里弄潮了,经济腾飞了,大河涨水小河满啊,大多小民百姓基本上可以填饱肚子了,慢慢的,“吃了没有”的问候,成了多余的话,淡出我们这个文明的古国了。
 
  但是,与“吃了没有”万古长青的“你去哪里?”却不见衰微,反而丰盛起来,愈演愈烈。
 
  专家们说,中国封建统治太长太长,社会太黑太黑,透明度能见度太低太低,人这种精灵呢,好奇心又特别强,你越要遮掩什么,他越想看什么,黑箱里越黑,他越想知道黑箱里有什么内容?谁操作?操作规程是什么?结果如何?人心在历史的长河里就这么流淌着,于是变了态,对所有的黑箱都感兴趣,不管是对任何党派、团体,或是个人的隐私,都想掀起铁幕的一角,透过一个小孔,看看黑箱里面的内容,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以至于从这种心态发出来的,成了见惯不惯的问候语:“你去哪里?”
 
  当然,迎来如此问候,当行光彩的事情,可以爽快地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比如“我去开市里的党代会”,或是“市长请我吃饭”等等,如果是去干见不得人的勾当,比如,去行贿受贿呀,约见情人呀,就讲不出口了,心里不悦,真想回骂一句“我去哪里管你什么事?”不过,话出嘴巴,只好含糊其词,借口应付了。
 
  那么,我是去教会的,我敬拜我天上的父,他是万军之耶和华,全能的上帝,创造天地的主,这本来是全世界最荣耀的事情,我理应向全地夸胜才对,我为什么羞于出口呢?
 
  从客观环境来看,称为神州的这个地方,背离神太长太久了,号称几千年的文明史,那光辉灿烂的广告牌后面,挡住了多少自相残杀的战争与内讧?又掩蔽多少如山的尸骨多少如河的血流啊?
 
  活在骗子的汪洋大海里,我们小时得到的启蒙教育,是要认猿猴为祖宗的,相信的,只有眼见的东西,崇拜的是一个假神。今天,国门启开了一条缝,照进来一缕阳光,人们如梦初醒,发现受骗上当之后,意识里那些神圣的东西哗啦啦如大厦倾,又是一窝蜂地当白猫黑猫,你争我抢,疯狂地抓老鼠去了,于是乎,物欲横流,人心败坏。
 
  人们可以拜偶像拜邪灵拜魔鬼,热衷于择吉日算好命,不说别人,我所有的亲戚朋友熟人,凡是我认识的,不下三百人吧,没有一个信神的,但是没有一个不信邪灵的,2004年,我第一次走进教堂,这才第一次遇见信神的人。
 
  信神的,反被认为那是迷信、落后、唯心、无知,被人看不起。记得我信主以后,有一次,在一个家乡人家里聚餐,来人都是老乡,大多是小学或中学教师,也有当村干部的,他们都是我的朋友,平日对我很是敬重,都说我脑子好,会写文章。酒逢知己,我们十来个家乡人畅谈畅饮,好不快活,就象鲁迅先生说的“屋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笑声”。席间,我接着一个话题,顺水推舟传福音,渐渐的,我这只白天鹅就变成了丑小鸭了,他们眼光里敬重的成分消失了,取代的是疑惑不解,慢慢地又生出不屑、轻蔑的意味来了,好象就凭我信神,我就比他们没智慧没文化没水平,低他们一等了,他们还不敢嘲笑我,就拿上帝开涮……
 
  忽然,有一天,我不敢承认自己去教会的情景,就象过电影一样,老是在脑屏幕上放映,心里生出莫名其妙的难过来,我为什么这样呢?我是不是太小信太软弱太看重老我了?彼得不敢认主,那是耶稣基督受难了,如果他认了主,可能要受株连的,轻则鞭打,重则下监。那么我呢?如果我如实回答是去教堂,不就是怕人轻视我嘲笑我吗?我这是也不认主了吗?彼得三次不认主,我多少次不认主了?
 
  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敢笑彼得了,彼得那时不认主,因为圣灵保惠师不没有来,没有从神而来的信心和力量,凭着人的肉体,自然很软弱,又没见过身体复活,盼望渺小,难以抵挡魔鬼撒但强大的攻击,可是,活在恩典时代的我,主爱我,为了我,为了一个不如虫不如蛆的罪人,连命都舍了,我连主都不敢认,这是何等的卑鄙啊。
 
  (太 10:33)“凡在人面前不认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认他。”
 
  求父神赦免我不认主的罪,愿天下与我一样不认主的弟兄姊妹,从今以后刚强胆壮,认我们的救主我们在天上的父!
 

  TAG:N次 不认主 我有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沐沐的传奇!  上一篇:赵弟兄戒烟酒 打印文章   录入:井中蛙   责任编辑:溪水鹿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9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