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普通乡村女传道的生命见证

作者:杨宁     来源:作者原创 时间:2018-07-20 05:47:45

001c7y8Hgy6TJDhANJ37d&690.jpg

  今天我给大家讲一个普通乡村女传道的见证。她是辽西人,很普通的农村家庭妇女。我和她的相识,乃是神的安排。这里,我就叫她郭姐吧。

  郭姐是在30多岁的时候,突然得了一种很奇怪的病,就是突然股骨头溶化,据说全世界也没有几例子这样的疾病。她有两个孩子,还都没有成年,一个农村妇女,突然什么都做不了,瘫痪在炕上,那种凄凉和绝望,我想大家可以体会。

  就在她走头无路的时候,有人把福音传给她。信主还没有三个月,她就可以走路了。她感恩的不行,就把自己的见证见人就说。家里因为给她看病,外债累累。为了还债,他丈夫就用钢筋焊了一个铁筐,挂在自行车的后架子上,郭姐就骑车出门卖菜。就在一个月内,她借着卖菜的机会,传了100人信主。

  后来人越来越多啊,需要买房子聚会。正好乡里有个工厂停产,要把房子卖掉,他们就想买来做教会。可是,他们都是农村人,刚刚信主不久,也没有钱,郭姐她们就跪下求神开路,祈祷的时候,神给他们感动,要她们各个教会去募捐。

  我不知道其他地区的教会有没有这样的情况,就是一些贫困地区的信徒为了建教堂不得不走出本地区,到外地教会募捐求援的。

  一般情况市区的教会是相当有钱的。我所在的地区的教会,信徒每年奉献款至少400万以上。但是,若要贫困的教会来求援,他们仅仅象征性的给几百元。其实,一个偏僻地区的农村,建设一个过得去的教堂,20多万就足够,但是这些大教堂,宁可把钱放在账面上,或者挪作他用,也不肯把钱放在扩张属灵国度的用途上。

  因此,出来募捐的人,往往被看作骗子,就是有自己教会的介绍信,证明,很多教会也不接待,所以,募捐的人是非常辛苦和委屈的。

  更为难的是,郭姐要走出家门募捐的时候,两个孩子,竟然躺倒在门槛上,告诉郭姐,妈妈你要出门不管我们了吧,你一定要走,你就从我们身上踩过去。我想,唯有做过母亲的人呢可以体会那一刻郭姐心里的苦楚。但是,她还是咬着牙,眼泪汪汪从孩子们身上跨过去。两个孩子当时就是嚎啕大哭,说妈妈只要上帝,不要他们了。

  郭姐就这样走出自己家乡,跨出募捐的第一步。

  有的教会招待,她们就可以吃一顿饱饭,睡一晚好觉,不招待,她们就在火车站过夜,没有吃的,就禁食。

  就在1998年8月份,郭姐到了我原来所在的教会里面。

  那是周六的晚上,她来我们教会。正好,我有一本沈阳张学军牧师的讲道磁带落在教会值班室。张牧师的磁带,里面有讲到他一个同学,为了建教堂禁食40天的见证。郭姐在值班室听到这个讲道磁带,特别感动,就很想要这个磁带。她问了值班的姐妹,这个磁带是谁的,值班的姐妹说是我的,她就暗中祈祷,求神感动我把这个磁带送给她。

  周日,她在我们教会作见证,讲道,一下子感动全教会,当时教会的负责人说,这个周日,无论信徒奉献多少钱,都归郭姐教会所有。我原来的教会也是农村,信徒也不多,很破烂的老房子,教会很缺钱。但是,那天,一下子奉献了超出历史水平的钱数。

  我那天去教会去的很早,没有吃饭,等她讲完,已经中午12点了,我饿的不行,没有任何停留,赶紧往家里跑要吃饭。

  可是,就在我拿起筷子的那一刻,心里突然有感动,要我祈祷。我就离开厨房,到一个小房间里面跪下,我想,神啊,我饿得不行,你有什么事情这样着急,要我祈祷什么啊?我跪在那里正发愣,突然有一个很强烈的意思出现在心里面:你把你那套张学军的讲道磁带给她!

  我当时就愣住了。因为,这个她,神很清楚的要我明白是给这个郭姐妹。我只是在台下远远的看着她讲道,我根本不认识她啊!为什么要我给磁带,还给全套的呢?正在犹疑的时候,又一个强有力的意思再度出现:你赶紧去,她要走了!

  我马上站起来,在书架上找出那一盒子张学军牧师的讲道磁带,就往教堂那里跑。说明一下,我家那时候距离教堂的院子2分钟的路。

  我刚刚推开教堂办公室的门,郭姐和她同工正好往外出。

  我说,是神要我把张学军牧师的磁带给你的。她很惊喜的跟我说,是不是连同我放在教会值班室的磁带可以一起给她呢?我说是啊,神要我都给你的。

  因为当时郭姐着急去另外的教会,我们就简单说了这几句,再次联系,是她们买下那个工厂当作教会之后,时间已经是1998年的中秋了。

  她们邀请我去她们教会看看,我那时候也很好奇,想去看看,坐了一天的火车,又做了那种三轮子车,才到郭姐家里。

  是很破烂的农家院子,窗户一半还是纸糊的。晚上交通的时候,她给我讲了信主的经历,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从全村子第一个信主的,到开始建立教会,期间的艰难不一而足。最委屈的是,来自教会同工们的不解和逼 -/迫。

  她跟我说,自从有带领建立教会,预备买教堂这2年开始,各样的艰难历练就开始出现。神甚至在她晚上祈祷的时候,直接给她一个异象,就是有手指在她窗户上写了2个字--“苦难”,然后,她家里猪瘟,耕地的大马说死就死,她爱人开车拉化肥,还把人家给刮了,赔了很多钱,她自己没有多久被别人开车给刮进大车底下,她还一分钱赔偿都没有要,总之很多不顺利。

  我那时候很无意之中问了一句话,我说,大姐,我给你的磁带你听没有啊?她说,没有啊,因为录音机坏了,现在也没有钱买。

  我顺口就来了一句,有机会我买一个录音机给你吧。这个承诺,我大概是在1999年冬天兑现的。

  是在1999年夏天的时候,我只要一祈祷,就有这样的异象出现,看见她跪在那里求神要我把录音机送去。

  其实,我自己的环境,在1999年开始,也变得艰难。原因就是我已经很清楚的确定,我必须要走奉献的道路,我必须要做我特别不喜欢做的传道人,神那时候用各样的环境逼着我去传福音,讲道。

  所以,我不能够去工作,买一个好一点的录音机需要至少200元吧,对我来说也不是容易的事情,所以,我即不明白那个异象的意思,为什么一定要我送去录音机。

  其实,那时候郭姐已经被环境逼得几乎走投无路。

  一个是家庭非常贫困,如果她不做传道人,她去经商,外债对她来说根本不是问题;但是,神的呼召带领太清楚,她不敢动;一个是,教会的负责人嫉妒她在信徒里面的威望,还有一个是,教会的那个法人啊,很想要教会的钱自己使用,因为她在啊,负责人的打算实现不了,所以就想法子说她是邪教,传邪教的,动不动就去县里面告状,要找公安局抓她,而她的女儿,对教会里面的勾心斗角的事情很看不惯,认为基督徒除了她妈妈以外,没有几个好人,也整天闹着她不要她做传道人。

  她女儿就问郭姐一句话:你不是说基督徒说话算话吧?那么,杨姨答应给我的录音机怎么还不送来?

  这些环境,都是我们再次见面的时候,我才知道的。

  我终于无法消灭圣灵不断的感动和催促,把录音机送去的时候,郭姐在那么严寒的天气,还是出去传福音,讲道,很多的侍奉工作,对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农村妇女,唯一的办法就是不断的禁食祈祷,每一件事情都要问神怎么办。

  农村,迷信多,拜偶像交鬼的多,生病的多,所以,医病赶鬼砸偶像,是郭姐经常的工作。

  而那天她女儿看见我送去的录音机,什么话也没有说。其实,在我送录音机的路上,还有一些见证,因为与郭姐的见证无关,所以我不写了。

  事后,郭姐给我电话说:我走之后,她女儿说,妈妈,我现在知道真正的基督徒是什么样子了!从那天开始,这个女孩子再也不拦阻她妈妈做工讲道,而且开始非常支持自己的妈妈给神做工。

  大家记住这个女孩子哈,后面的见证和她有关系。

  我不知道大家眼里的传道人什么样子的,但是,我去郭姐那里几次,我把我看见的写给大家。

  除了周日,周三的聚会讲道,每天,她家里都有人找她祈祷,信徒围绕着她就像羊围绕牧人找草吃一样。

  生病的,找她祈祷,夫妻要离婚的,找她解决;甚至有信徒家里老母猪下崽子,都跑来找她祈祷。往往的,本来极其反对妻子或者丈夫信主的人,因为郭姐的祈祷,交通,劝勉,基本都是一家子一家子信主,极其虔诚。

  而那个教会的法人,还动不动就去三自会告她一状,因为她给信徒祈祷,给教会祈祷,经常感动落泪,那么在旁边的人也就特别被感动,也哭起来,所以,这个法人就说她是哭哭派,邪教,经常给公安局打电话。

  郭姐是一边传福音一边被逼 -/迫。郭姐在艰难的环境,几乎三天二头禁食祈祷。

  但是,她那里教会的信徒,因为她的迫切祈祷,辛苦做工,组成一个个祈祷的小组。很多信徒都会说方言,会赶鬼。

  最要人感动的是,有一天,来了7个10多岁的男孩子,他们慕名而来,要郭姐她们给认罪祈祷,乐意接受耶稣的救恩,祈祷之后,这几个都没有成年的男孩子被圣灵充满,都会说方言。非常喜乐的离开。

  而很多外地教会的信徒慕名而来,找他们祈祷。非常软弱的来,很刚强的离开。就我自己,也是多亏了郭姐的祈祷,交通,终于下决心全职奉献。

  大概2000年,郭姐所在地区发生很严重的禽流感,唯有郭姐自己所在的乡里,没有一家养鸡场的鸡被感染。我还记得郭姐跟我说这些事情的眼神。是的,对一个虔诚的神的使女,教会的守望者来说,她所在的这片土地每一穗丰收的玉米,水稻,甚至那些家畜,都有她祈祷的眼泪。她是很多人的祝福。

  我在2003年再次见到她,她家的房子已经破烂不堪,旁边的邻居都盖起来新房子,下雨的时候,雨水都跑进来,冬天,气压低,邻居做饭的烟火气也往屋子里面钻。邻居亲人都笑话她,说,你看看你今天给这个祈祷,明天去哪里讲道,你自己连房子都盖不起。教会里面一些阴暗人物说:她那么属灵,神怎么不赐福她?

  郭姐的女儿,因为妈妈在教会里面侍奉,家庭贫穷,早早下来打工,认识一个男孩子,都已经在女方的家里办了喜酒了,男方突然变卦。这个在农村,是很大的羞耻。女孩子很无辜的成了二婚的。这样的条件,女孩子再好,也不会有什么好人家肯娶的。

  这些压力,郭姐就是祈祷,不断的在神面前祈祷。就是把眼泪留在神面前,却不要任何人看见一个神使女心里的委屈,心里的痛苦。因为,指望在耶和华那里,跟人说有什么用?

  有一天祈祷的时候,神给了郭姐一句话:我会把暗中的宝物和隐秘的财宝赐给你的。这个话,给在巨大的压力之下的郭姐特别的安慰。

  到了2006年初春,辽西地区一个很有势力的人的亲属信主了,这个很有势力的人有一种极其麻烦的皮肤病,怕风怕冷,头发毛囊那里一到冬天就流脓水。非常痛苦,这个人甚至多次求死。他亲属辗转听说了郭姐祈祷很有恩赐,就找郭姐来给这个男人祈祷。

  这个人看着郭姐穿着寒酸,外貌平凡,一个很普通的农村妇女的外貌,根本没有看得起。再说,他也不信什么神,就在这样尴尬的时刻,郭姐暗自祈祷,说,神啊,你要是需要我给这个男人祈祷,你就感动他自己开口吧,不然,这个福音我真的很难传啊。

  没有几分钟,这个男人突然说,大姐,我看你很实在,你就给我叨咕叨咕吧。

  就在郭姐给他祈祷的时候,圣灵突然告诉郭姐---你给他按手祈祷。

  这个人剃了光头,头皮上全是脓水。脏兮兮的。郭姐只好把手按在他脖子上。正祈祷的时候,这个男人突然跳起来说,神医治我了!

  他满头的脓水就在那一刻结痂,刹那之间。神医治他很彻底,就在祈祷那半个小时之内。

  他本来很怕凉风的,但是那天,他自己站在楼下的院子里面,在北方初春大风里晃着头,高兴得跳来跳去。

  极度兴奋的他感动极了,立刻信主了。因为这个男人的归主,当地一些干部都暗中归主了。

  当他主动要求开车把郭姐送回家的时候,看见郭姐破烂的房子,郭姐的丈夫借了一些钱,那年准备扒掉房子重新盖。

  第二天,郭姐在其他聚会点讲道的时候,这个男人电话过来了,说:大姐,我在你家里。

  郭姐赶回去,看见这个男人拉来整整2个大汽车的空心砖。那是当时当地可以买到的最好最贵的砖。

  盖房子需要沙子啊,房子都扒掉了,郭姐的丈夫就是不买沙子。郭姐很着急,就跟丈夫大吵一架。晚上祈祷,神告诉郭姐,说,你要顺服你丈夫。

  结果,就在开始挖地基的时候,郭姐家里的玉米地靠近河滩,当地为了防洪开挖河道,用挖掘机把河里面大量的河沙推到郭姐家的地里。

  这是花钱都买不到的好沙子,神就这样白白给了他使女送来。

  等到房子开始盖,很多沈阳,锦州的弟兄姐妹,听说她家里盖房子,都跑来帮忙。弟兄姐妹,你可以想象吗,就是一个教会里面的不赚一分钱的,也没有什么牧师教师名分的很普通的农村姐妹,完全义务奉献的传道人。神感动100多人来白白帮忙,一分钱都不要。无论瓦工木工,全是信徒主动做的。

  成本至少要10多万的房子,就是招待信徒吃饭花了一点钱。其他的,全是神自己给的。

  院子里面铺的地砖,是跟县委大院一样的地砖,非常气派,这个,都是郭姐妹当时盖房子的时候,根本没有想到的。

  房子盖好不久,郭姐肺部长个东西,当地医院初步诊断是癌症,当时,弟兄姐妹一起在神面前哀哭祈祷,就这样祈祷不到2个月,神带领她去沈阳医科大学看病,神迹再次出现,很明显的癌症转为肺囊肿。这个手术费,也是神特别安排一个弟兄奉献的。

  因为常年的禁食祈祷,大量的在教会里面做工,郭姐的身体变得很坏,这次手术切除一个肺叶,不久,又切除一个胆囊。

  但是,就是因为郭姐的疾病,那里的很多姐妹都开始互相搭配,为主做工。

  郭姐家里,总有信徒在那里交通,祈祷。

  而那个逼 -/迫郭姐很久的教会负责人,屡教不改,结果唯一的儿子,才刚刚10几岁,突然暴死。

  现在,说郭姐的女儿,这个女孩子,被男方无辜抛弃之后,就来到沈阳西塔打工,认识一个比自己小4岁的朝鲜族男生。

  说来奇怪,这个女孩子17岁时候的照片是我给拍的,很土气很黑的乡下女孩子,初中都没有毕业。但是,神很奇妙,这个女孩子遇见这个朝鲜族男孩子的时候,简直变了一个人,你从外貌上,怎么也看不出这个是来自农村的女子。气质外貌都换了。2个人一见钟情。这个朝鲜族男生父母在韩国,爷爷奶奶在法国,条件很好,单单对这个一无所有的汉族女生,还是二婚的一往情深。真的是神的恩典。

  我前几天打电话过去,郭姐的孙女刚刚满月。曾经为神吃了很多苦,极其忠心的使女,神以这样的方式,大大的赏赐了她。

  弟兄姐妹,真正为主做工的人,神早晚都会赐福的。神纪念每一个忠心的仆人使女,并且在人意想不到的时候,大大的丰厚的回报。

  愿神赐福我们大家,阿们

  ——本文来自《信仰的力量》微信公众号,作者:杨宁

  【原题目】成为多人的祝福--一个普通乡村女传道的生命见证
 

  TAG:一个 普通 乡村 女传道 生命见证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追思缅怀丽卿姨  上一篇:追思:属天的平静与和谐 打印文章   录入:大漠   责任编辑:大漠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8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