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新的角度读圣经——列王记上5

作者:康来昌     来源:认识基督教的神 时间:2015-05-21 05:48:32

经文:列王纪上4:6-5章end
 
        王上4:6-19,「6亚希煞作家宰,亚比大的儿子亚多尼兰掌管服苦的人。7所罗门在以色列全地立了十二个官吏,使他们供给王和王家的食物,每年各人供给一月。8他们的名字记在下面:在以法莲山地有便户珥;9在玛迦斯、沙宾、伯示麦、以伦伯哈南有便底甲;10在亚鲁泊有便希悉,他管理梭哥和希弗全地;11在多珥山冈【或作全境】有便亚比拿达,他娶了所罗门的女儿他法为妻;12在他纳和米吉多,并靠近撒拉他拿、耶斯列下边的伯善全地,从伯善到亚伯米何拉直到约念之外,有亚希律的儿子巴拿;13在基列的拉末有便基别,他管理在基列的玛拿西子孙睚珥的城邑,巴珊的亚珥歌伯地的大城六十座,都有城牆和铜闩;14在玛哈念有易多的儿子亚希拿达;15在拿弗他利有亚希玛斯,他也娶了所罗门的一个女儿巴实抹为妻;16在亚设和亚禄有户筛的儿子巴拿;17在以萨迦有帕路亚的儿子约沙法;18在便雅悯有以拉的儿子示每;19在基列地,就是从前属亚摩利王西宏和巴珊王噩之地,有乌利的儿子基别一人管理。」
 
        第6节,另外还有「家宰」、「掌管服苦的人」。这又叫我们看到很遗憾的事,在所罗门的统治之下,有一个重要的部门,就是「奴隶部」。这不人道,不神道,也不公道。固然我们承认在以前有这些神也允许的不完美,甚至除了外邦人,也有的以色列人是做这些低级劳力的工作的。再次说,旧约和新约都是神的话,没有冲突,但新约可以更清楚看到神不是要我们去伤害人,让人家作我们的奴隶。
 
        当然这裡有很多属灵的意思,包括保罗在哥林多前书讲,「你们是重价买来的,不要作人的奴僕」(林前7:23)我们已经得到释放了,不要再作奴僕,其实就是不要再作情慾和世界的奴隶,这就真像一首诗歌说的一样,「虽然作君王,仍受罪恶綑绑」。我们没有嫉妒的意思,即使郭台铭先生或作总统、名模,都是这世界的奴隶,他们是情慾的奴隶。我们是自由人,但我们的自由却又像保罗另一句话,「我虽是自由的,无人辖管;然而我甘心作了众人的僕人,为要多得人。」(林前19:19)这话路德讲得好,他说:「我们是自由的,不在任何綑绑、限制下,但我们的自由是用来作奴隶的,因着上帝给我们的爱来服事人」。这些都是很高贵动听的话,希望不要成为口号,而是每个人靠着主在生活中随时可以活出来的。
 
        所罗门帝国的崩溃,这就是原因之一,他底下太多奴隶了。他死后以色列人受不了,就跟新王讲可否减轻他们的痛苦。所以所罗门有非常辉煌的地方,甚至这些辉煌也看到神的默许,但不要搞错,不要以为所罗门那世代就是将来的新天新地,不是的,这个世界没有。
 
         第7节,「所罗门在以色列全地立了十二个官吏,使他们供给王和王家的食物,每年各人供给一月」,这12个官吏专门管所罗门的吃。所罗门的荣华富贵,一方面可以讲是神也允许的,但另一方面也看到他实在在食、性的享受上有极致的要求,这并不好。
 
        下面可以看到皇家吃的东西,我们看红楼梦之类的旧小说就知道,能够接皇室到你家一天,都表示你的财力雄厚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因为王室来,不会是国王、王后两个人,还有一大堆的卫队,那些要求,很难满足的。所罗门有12个人,一人负责一个月来管理食物,这好像太奢华了点。
 
        我想教会裡大概不可能有个部门,专门管牧师的饮食。这也不全是笑话,在罗马、中国、全世界,台湾、中国大陆现在也是一样,当一个社会富裕了,就会有这些现象。所谓精緻文化这些东西,吃东西要吃得那麽讲究,说得难听真的是吃饱饭没事干,就想尽办法怎麽样能够酒池肉林的享受。
 
        我遗憾的说所罗门好像有这种走向,也诚实的说,所罗门这样的奢华似乎神是允许的。就像今天作总统的人,总不好穿着破烂的衣服,作牧师也有牧师的样子,不要失礼,但怎麽样是最恰当,求主不要让我们被这世界和自己的肉体引诱去了。
 
        13节,「在基列的拉末有便基别,他管理在基列的玛拿西子孙…」。这地方大概也比较是兵家必争之地,以致于后面也看到亚哈王也是在这裡跟其他国家发生冲突。「都有城牆和铜闩」这我们今天都不觉得重要,但看尼希米记就知道当时很重要,一个城没有城牆、厚重的城门是不行的,那是个保护,连启示录都讲新耶路撒冷象徵性的被保护得非常好。在当时的争战、攻城陷阵中,城牆、城门极其重要。
 
        当然,耶路撒冷的城牆跟巴比伦比起来,是差得太远,巴比伦比起后来的君士坦丁,也差得太远,但这些后来通通都陷落了。天下没有攻不破的城,也常常都是从自己的腐化开始。只有一个攻不破的城,就是诗篇裡写的耶和华的城、神的城,那是神建造、神保守的,属神的儿女、爱神的人在其中。
 
        15节,「在拿弗他利有亚希玛斯,他也娶了所罗门的一个女儿巴实抹为妻」这讲的就是所罗门这些管理饭食的人家在各地都有,也不知道这些人后来是不是变成像税吏长一样的,要蒐罗各地的珍禽美味供给王家,自己是不是也在其中得利、中饱,但看他花这麽多篇幅来讲这些人,谁谁谁有多大的地,跟所罗门的女儿为亲等等,我们觉得遗憾。在这裡也可以看到后来国家的分裂,在之前就已经有这因素存在。
 
        所罗门之富强  
 
        王上4:20,「犹大人和以色列人如同海边的沙那样多,都吃喝快乐。」
 
        犹大人就是南国,以色列人就是北国。也讲一下这几个字「犹大、犹太、希伯来、以色列」的用法:
 
        「犹大跟犹太」,可以说是讲一样的事,「希伯来」则比较多用在文字上,很少说「以色列文或犹太文」都说「希伯来文」。「希伯来」也用在人种上,「希伯来人」,这几个都可以用:犹太人、犹大人、希伯来人、以色列人,都可以指种族。「以色列」在今天也是个政zh i名称,不说「希伯来国或犹太国」,而说「以色列国」。宗教方面,则是「犹太」,没有说「希伯来教或以色列教」,而说「犹太教」。所以这几个名称可以互用,但也有在历史发展上的不同。在这裡,犹大就是指犹大支派,以色列就是指犹大以外的,后来就形成南国、北国的对立。
 
        这时候他们统一得还不错,但分裂的因素在士师记时就有。扫罗作王,后来死亡被另一个支派来取代,也就继续让分裂的因素存在。圣经的话都是准确、正确的,只是我们要看得完整一点。这裡讲他们「都吃喝快乐」表示所罗门的统治比其他的王要好一些,但我们也看到,在这许多欢笑和富裕当中也有不少的泪水、汗水、贫穷。
 
        这也想到上帝的应许实现了。「犹大人和以色列人如同海边的沙那样多」是在创世记22章就有的应许,「都吃喝快乐」也显示所罗门时代的丰富,不过圣灵在这裡恐怕也提醒我们:在灵裡的丰富大概相当不够。 
 
        王上4:21,「所罗门统管诸国,从大河到非利士地,直到埃及的边界。所罗门在世的日子,这些国都进贡服事他。」
 
        这也是一般性的描述,就像我们说中国五千年历史,从尧舜讲起,其实还不一定,或许是扩大、大概的说法。
 
        「从大河到非利士地」,「大河」是幼发拉底河,亚伯拉罕的老家,现在是伊拉克所在之地,离以色列很远。照我们所知,所罗门和大卫可能有驻边防的军队去过那裡,但控制得是很有限。
 
        「非利士地」通常是指沿海一带,非利士人是航海民族。这就表示所罗门统管的地方从北方陆地到西方海边。他们不讲「海」,因为犹太人不是个航海的民族,虽然有革尼撒勒湖、加利利湖,但犹太人对海是负面的印象,甚至到启示录都说将来没有海,相信那是指一个负面的东西不再存在,而不会说新天新地裡一定没有海。
 
        「所罗门在世的日子,这些国都进贡服事他」这也是形容的说法,表示他的强大是真的。 
 
        王上4:22-23,「22所罗门每日所用的食物:细麵三十歌珥,粗麵六十歌珥,23肥牛十隻,草场的牛二十隻,羊一百隻,还有鹿、羚羊、狍子,并肥禽。」 
 
        这当然不会是他一个人要吃的,相信是王室、王宫要吃的,但是不是也稍微多了一些?我们中国东晋时有个富人石崇,他跟另一个富人斗富,满桌酒席,人人说好,但他不吃,说没有一样好吃的,结果另外一个人也就不吃了。我希望各位永远不要有这种臭架子,我是碰到过一些。在中国历史上有,罗马帝国时也是有,就是不断的吃。包括基督徒当中,实在这在台湾是很大、很普遍的罪恶,我们吃的很多。你看哪一个筵席不是食物过多,常常整道菜没有人动就倒掉,因为吃不下,其实三分之一就足足有馀的,一定要那麽奢华。当然有时这些排场也不是一定不可以,像圣殿裡的金碧辉煌也是神允许有的,不过还是求主让我们多在实际的事上做吧。
 
        王上4:24-25,「24所罗门管理大河西边的诸王,以及从提弗萨直到迦萨的全地,四境尽都平安。25所罗门在世的日子,从但到别是巴的犹大人和以色列人都在自己的葡萄树下和无花果树下安然居住。」 
 
        这境界真是我们羡慕的,「四境尽都平安」、「安然居住」,但这些也都是叫人掉眼泪的话。「平安、安息、和好、和平」这几个字都有共同的意义,就是一种没有恐惧。罗斯福说,「没有恐惧的自由」。我们台湾似乎少一点,但有时也会听到女同工说有时晚上坐计程车,要先在他面前打电话,把车号告诉朋友,这样好像比较安全一点。这就是不平安。这一点我也求主保守姊妹们,因为社会风气不好。我觉得叫人恐惧是一件很糟糕的事,不应该这样。台湾这麽多铁栏杆,有人失火了逃不出去,其实也是不平安。我们人间不平安,因为人贪婪、罪恶,但不只是这些,还有疾病,突然发现的不治之症;工作,突然不保;钱财,911时,谁会想到会有两架飞机撞上那不会垮的金融中心?这世界不平安。不过最重要的还不是死亡、罪恶,最可怕的是我们在上帝的震怒之下,所以我们有恐惧、不安。因此要知道耶稣所赐的平安、安息是多麽宝贵。
 
        平安、安息都是我们基督教裡重要的教义,跟神的创造有关係,「安息日」不是出埃及记裡十诫颁佈以后才有的,在创世记就讲了,神六天创造,第七天安息。那告诉我们一件事:这个世界,上帝都处理得很好了;即便是堕落罪恶,并没有丝毫减少我们的神把一切工作都做好了。安息的一个意思就是你不必担心,主都替你做好了;一个意思就是你不必活在上帝的震怒,和你对上帝的忿怒、无知当中,我们跟神和好了。平安、安息、和好,没有那种紧张和挂虑。这些信息如果能传得好,应该能减少很多现今这些忧鬱、燥鬱症,包括血压等这些恐怕多少都会受到影响,如果我们更在主裡有安息的话。当然我也不是说你有病就是没有安息,很多时候这也无法避免。
 
        「犹大人和以色列人都在自己的葡萄树下和无花果树下安然居住」,也有一点无忧无虑的意思,就是不要担心。这一点是郭台铭先生、比尔盖兹等,再有钱、再有保全,也会不安的,因为他保不住这些。越有钱越不安,因为越怕失去。我不是鼓励大家作穷光蛋,但相信一个乞丐不必怕小偷来偷。这也是这世界的矛盾。
 
        在这裡,若说所罗门象徵耶稣,是个可以解释的说法,因为耶稣赐人平安、丰富,不只是没有匮乏和危险。下面讲到所罗门的军力:
 
        王上4:26,「所罗门有套车的马四万,还有马兵一万二千。」
 
        马兵比步兵要贵重得多,这也是表示这国家的国力很强。 
 
        王上4:27-28,「27那十二个官吏各按各月供给所罗门王,并一切与他同席之人的食物,一无所缺。28众人各按各分,将养马与快马的大麦和乾草送到官吏那裡。 」 
 
        这好是好,但还是可以想到危险的地方。那「养马与快马」好像罗马帝国有,波斯帝国也有,似乎所有庞大帝国都有这些系统。运东西,传命令到国界都需要。知道为什麽会有「条条大路通罗马」的成语?因为他们修的路可以让快马驱驰,就好像接力赛一样。我中国唐朝也有,「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而恐怕这种富裕裡,还是有一些我们需要小心防备的地方。
 
        所罗门之智能
 
        王上4:29-34,「29神赐给所罗门极大的智慧聪明和广大的心,如同海沙不可测量。30所罗门的智慧超过东方人和埃及人的一切智慧。31他的智慧胜过万人,胜过以斯拉人以探,并玛曷的儿子希幔、甲各、达大的智慧。他的名声传扬在四围的列国。32他作箴言三千句,诗歌一千零五首。33他讲论草木,自利巴嫩的香柏树直到牆上长的牛膝草,又讲论飞禽走兽、昆虫水族。34天下列王听见所罗门的智慧,就都差人来听他的智慧话。 
 
         你觉得神太宽大、怜悯人吗?所罗门有许多过度的奢华和不当的地方,神怎麽没有制止?我觉得看所罗门还没有看到神多宽大,我们每个人身上,其实一草一木都显出神的奇妙。我们在一个大奸大恶之事上,怎麽看到神的奇妙?在一个延续几百年的残b ao-/政权,或杀人如麻的暴君、满街流氓身上,或无恶不做的人有善终,你看到上帝的什麽?不信主的人会看到上帝不存在;信心小的人会看到上帝打盹、睡觉了;有信心的人看到上帝的忍耐、宽容,这麽坏的人、事,神忍耐。所以爱是恆久忍耐,主要是在讲上帝对世界上的人,早就该罚了,「吃的日子你必定死」,早就该实现,但神一直宽容,一直给机会。当然这话实在也实现了,就是人跟神的关係断绝,就某种意义来说,人也是死了,但到肉身的死亡,神真是给我们好长的缓刑时间。祂的再来也是一样,那是个严厉的审判,但祂就宽容。彼得后书讲,祂不是耽延,祂是宽容。我们常常就把宽容当作积蓄忿怒、放纵情慾的机会。
 
        我看到这裡,真是觉得神好宽大,所罗门不过在梦中(当然也是异梦)跟神做了一个恰当的对答,真是美梦成真,神给他这麽多宽大。他有很多滥用的地方,神还是怜悯恩待他。最重要的是神实在给他好多智慧,他所有的富裕、荣华富贵都是来自这智慧。而所有的荣华富贵和后来的失败,也是他把神给他的智慧用世俗的方式来使用。所以「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这智慧是神给的,就如同美丽、才干都是神给的,但到底对你、对人造就不造就,就看你是不是好好的使用它。
 
        这裡讲到所罗门的智慧胜过所有人,因为在当时这些「东方人、埃及人、以斯拉人以探,玛曷的儿子希幔、甲各、达大」大概都是有名的智者。事实上今天很多人也觉得古老的东方有很多智慧,包括印度、中国、埃及。我们相信有,甚至佛教也很强调智慧,但他们不认识神,那智慧结果就是叫人觉得人生真是空虚,不会有任何更正面的意义。
也可以看到所罗门不只有智慧,「他作箴言三千句」他是哲学家;「诗歌一千零五首」他是文学家;「他讲论草木,自利巴嫩的香柏树直到牆上长的牛膝草,又讲论飞禽走兽、昆虫水族」他是植物学家、动物学家、昆虫学家、海洋学家,天文地理什麽都懂。
 
        这裡有一点回应到神创造人的一个目标:「你派他管理你手所造的,使万物,就是一切的牛羊、田野的兽、空中的鸟、海裡的鱼,凡经行海道的,都服在他的脚下」(诗8:6)。当然诗篇和希伯来书把这用在耶稣身上,耶稣实践了这个,但所罗门也稍稍显出一点神当初造亚当夏娃希望他们表现出来的智慧。这也是我们将来在新天新地,以及今天在你的工作上就应该开始有所表现的。我不是说我们都要这麽聪明,但我们需要尽神给我们的恩赐,以敬畏祂的态度来作祂给我们的一切管理工作。
 
        列王纪上第五章
 
        所罗门与希兰王立约建殿
 
        王上5:1,「推罗王希兰,平素爱大卫;他听见以色列人膏所罗门,接续他父亲作王,就差遣臣僕来见他。」
 
        这推罗王,我们后来在耶利米书看到好像不是神喜悦的,甚至跟巴比伦连在一起。因为推罗是航海民族,航海常常带来财富,财富常常带来堕落,所以在以西结书、耶利米书、以赛亚书都有讲到推罗负面的地方。但这时候显然他跟大卫、所罗门两代的关係都不错。
 
        「以色列人膏所罗门,接续他父亲作王」,这写法也很有意思,可能一方面在提醒我们后来以色列的王并不是百分之百「世袭」的,因为「世袭」的话不需要百姓来膏,好像多多少少需要一点「民心」。这一点也还没有看到多少学者注意到,似乎在以色列中有些民zh u的萌芽,百姓所提出来的意见也是一个政权需要注意的。这在其他专制历史古国裡不太多见。当然我们孟子也讲过「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这样的话,但制度上不大有,而以色列立第一个王时,制度上就有。
 
        虽然这第一个扫罗王,神不是很喜悦,但也不要以为立王一定是神不喜悦,因为摩西五经裡就讲过:「将来你们到了迦南地若要立王,要立什麽样的王,这王需要遵行神的律法等等」。所以「民zh u、独裁、君主专政」从我们基督教来看,都没有绝对好,也没有绝对坏,都各有优缺点。有时神的确也用这些来惩治人,有时也用这些来让人民能鬆一口气。
 
        这裡说不是说希兰王听见「所罗门接续他父亲作王」,而是「以色列人膏所罗门,接续他父亲作王」,也就是所罗门得到了一些民心。于是所罗门就开始敦亲睦邻,内政、外交都需要注意。所罗门去跟希兰打交道,有一件重要的事就是他要建殿,另外还有一件我们会觉得遗憾的事,就是他要建宫。虽然神不需要那麽豪华的圣殿,但他有心要建,总是件好事。建皇宫不一定是太罪恶,但太多凋樑画栋不是太好的事。
 
        王上5:2-3,「2所罗门也差遣人去见希兰,说:3你知道我父亲大卫因四围的争战,不能为耶和华─他神的名建殿,直等到耶和华使仇敌都服在他脚下。」 
 
         所罗门这话讲得也对,也有些外交辞令,我不太敢讲他说的是粉饰太平或错误、掩饰。我们知道大卫很早就要建殿,历代志上22:7,大卫就一再在神面前明志,要为神建殿。神后来禁止他建殿,但很感谢主,这也是我们需要学习的:不只是主动积极的参与服事,也需要学习当上面的弟兄姊妹说「你不要服事;或这你很想做的事不要做」,这种顺服也是需要的。我们这两种都缺乏,又不想主动积极服事,服事时又想照自己的意思作,不太能顺服。各位,掌权的也会犯错,这我都知道,只是我们也需要学习着服事不按着自己的血气、喜好。而能够在这些事上学习的,实在都太有福气。
 
        大卫不能建殿,但他一点没有我们今天在教会常常听到的「受伤的感觉」,他不受伤,还更欢乐的预备材料给所罗门来建。他不能建的理由就是因为他杀人流血太多。耶和华的殿是万民祷告的殿,不是一个战神的庙。的确在历史过程中,耶和华也以战争的方式出现过,但祂至终的目标是要和平,所以祂希望祂的殿所表达出来的是和平、和好、安息、喜乐,当然也有敬虔、圣洁等等。
 
        这裡所罗门说:我爸爸不能建殿是因为太忙了,东征西讨没有时间。这两个理由当然都是因为战争,但所罗门讲的就比较冠冕堂皇一点。当然希兰不会不知道,他跟大卫是好朋友,大卫可能也有跟他讲上帝不准他建殿,但有建殿的时候。
 
        我们今天想到建殿,一方面要想到所罗门的建殿,一方面要想到以斯拉的建殿,还有希律的建殿。所罗门的建殿让我们看到一个殿要造成真需要很多准备,是在太平盛世时人心预备好,建一个神喜悦、美丽的、圣洁没有瑕疵的殿。但要跟以斯拉记的连在一起,也要想到殿后来的毁坏,再豪华的殿,裡面没有神、不敬畏神,有什麽用?在以斯拉时就看到,那时兵马倥偬,以色列是被掳回归,没什麽能力,但也可以建殿。希律的殿就是耶稣时代的殿,比所罗门跟以斯拉的殿都更豪华、更大,但正统的以色列人不喜欢,神也不喜欢,耶稣也用此比喻出祂的身体才是殿。哥林多前书也有讲我们是神所盖的殿、所建造的房屋、所耕种的田地,然后说要用金银宝石,不要用草木禾秸来建造。我们就求主让我们把自己献上,让神来使用我们。你的恩赐不一定要大,我们可以求,但有时候恩赐是没有那麽大,我们只有两个小钱,但全然摆上,就比那财主所摆上的更多。那是对神的信心,和对人的爱心,才会把自己仅有的献上,让我们一起配合,把神的殿建起来。当然这直到主再来之前,没有停止的一天。
 
        王上5:4,「现在耶和华─我的神使我四围平安,没有仇敌,没有灾祸。」
 
        这是我们应该要求的,我们求主让我们不遇见试探、给我们平安,这都是需要的,但也知道人生在世总有苦难、争战,这一生都是争战。我们就求主若允许,给我们平安,少有争战;若真的有争战,我们也说,落在百般试炼中我们是感恩的。
 
        有些教会(基督徒)在有些时代,特别喜欢强调教会是争战的教会,在世时总跟魔鬼在作战。这个比方是对的,因为圣经这样讲,我们也深深体会跟魔鬼的作战没有停止,但教会不是只是一个军队,也是个牧场、医院,要让人得医治。只是有些人特别喜欢争战,我们教会有弟兄一听到有异端、错误,就马上拔箭而起,(幸好是圣灵的宝剑),又怪我都不责备。感谢主,教会需要这样的人,只是要小心自己不要搞错了。当然教会也需要巴拿巴那种人,叫人跟神和好。求主帮助我们是肢体彼此配合,大概很难有一个人像保罗那样,各方面都很齐全,他该严厉时会严厉,该柔和时会柔和。
 
        所罗门是一个和平的君(起码神希望他是一个和平的君),建一个和平的殿。 
 
        王上5:5,「我定意要为耶和华─我神的名建殿,是照耶和华应许我父亲大卫的话说:我必使你儿子接续你坐你的位,他必为我的名建殿。」
 
        我觉得所罗门在宫廷长大,是否多少有些不安全感?因为他真是从一条血路中厮杀出来的,因为几个王子要争这王位,都是你杀我,我杀你,没有停止。所罗门在宫廷裡似乎身份地位都不高,看看历史上,一个国王的儿子可能心态非常不健康、非常自卑。因为国王的儿子几百个,你是庶出的,还是嫡长子?若是妾生的而非出于正室,常会受到皇太子的歧视:「你是什麽东西?」各位,所罗门是什麽东西?他的妈妈可不是正经的人,在宫裡别人会怎麽看她?像亚多尼雅,别人都请了,就是不请所罗门,是不是也是看不起他?我们不知道所罗门自己对于要作王这件事知道多少,但知道耶和华喜爱他,不过宫廷裡没有什麽人喜欢他,是否这样就更让耶和华喜爱他?耶和华常常是孤儿寡妇的神。是不是在这情形下,所罗门少一点娇气,对他也是好事?但是不是在这种情形下,所罗门也有一种不安?因为每次跟神祷告,讲到大卫都提到,「你让我接续我爸爸作王」,他常讲这些宣告的话,好像怕人家忘记他是王一样。不知道他是感恩,还是多少有点不安,都可能有。
 
        第5节这是很好的一句话,「为耶和华─我神的名建殿」,就说「为耶和华建殿」为什麽要加上「─我神的名」?神的名,「名」这字在圣经裡,跟我们中国文化用法有点关係,西方人倒不太有这传统。中国人很强调「名如其实」,所以一个公司都要有「宝、来、发、大、财」等字,就是希望这公司名如其实,可以大发。有时取名字也是这样,可能庸俗,但也表现出父母的心愿,如「陈金财、康国雄、李美丽」等等,就是希望名如其实。当然,名不一定如其实。
 
        但圣经裡面神的创造、神自己是名如其实的。「耶和华以勒」就是耶和华是一位随时有预备的神;「耶和华沙龙」就是祂是赐平安的神,祂的名字跟祂的实际是一致的,祂是自有永有。
 
        因此,为「耶和华」建殿,就是为「耶和华─我神的名」建殿。就像「奉耶稣的名」就是「奉耶稣」,之所以讲「名」,只是提醒我们自己的不配,所以我们做任何事要高举耶稣。我做任何事要把我神的名字高举,所以这殿是奉神的名而建。
 
        还有另外一个意思,实际上以色列人应该都有这观念,就是耶和华并不是住在圣殿裡的。就表面上来看,耶和华先是住在会幕、至圣所、约柜那裡,后来约柜抬到圣殿裡。那一幕都有些像我们台湾民间宗教的「迎神」,把神迎过来,迎不好的话还会死人,乌撒就死了。当然这都是象徵的,耶和华哪裡需要住在圣殿裡?但为了要叫人学习敬畏神,的确也给人这印象:耶和华住在会幕、圣殿裡,包括撒母耳跟耶和华对话那一段,好像耶和华就住在什麽地方一样,那一天就跑出来叫一下撒母耳。圣经上的描述是这样,甚至说「耶和华站在撒母耳面前」。神不会住在殿裡,但为要叫人养成一个敬畏的习惯,所以要说这是为神所建的殿也可以,但若心中没有神作你的主就没有用,再富丽堂皇也没有什麽。
 
        王上5:6,「所以求你吩咐你的僕人在利巴嫩为我砍伐香柏木,我的僕人也必帮助他们,我必照你所定的,给你僕人的工价;因为你知道,在我们中间没有人像西顿人善于砍伐树木。」 
 
        这是因为在建宫殿、圣殿时需要上好的木材。当时的建材最重要的有两种,一个是木头,一个是宝贵的大石头。现在也看得到,那些豪华大厦大概都有花岗石。很多中世纪大教堂,真不知道当时是怎麽把那些美丽的木、石头建上去的。
 
        这些不是没有价值,但请记得我们是在建造一个灵宫,不是木头、石头、钢筋水泥的堂;那些也很好,我们也需要,但若我们自己的身体不是神的殿,就都空虚无用。记得圣经上讲的:你们的身体是神的殿;不是说灵魂,是说你的身体,所以你整个身体都要被保护得好。
 
        王上5:7,「希兰听见所罗门的话,就甚喜悦,说:今日应当称颂耶和华;因他赐给大卫一个有智慧的儿子,治理这众多的民。」
 
        我们也不知道希兰他们对上帝的信靠是到什麽地步,相信神是怜悯恩待的,可能大卫也对他有些影响,但他(以及后来的示巴女王)是不是真的归向耶和华,我们就有问号了。但他实在看到耶和华给大卫这麽一个有智慧的儿子,能治理这众多的民,那是很好的。
 
        这裡面也有外交辞令,他们两人在对话、称讚对方时,也在称讚自己。所罗门说,「在我们中间没有人像西顿人善于砍伐树木」我们中间没有人像你们那麽会砍树。这句话有智慧,意思是:「我们中间没有人像你们,能作我们的奴隶,帮我们砍树」。而这样讲就比较好听:「我不会洗碗,你来帮我洗」,是很智慧的客气话。而希兰也会讲:「你的神不错,给大卫一个好儿子,会称讚我和我的百姓,你也识货,知道我们会砍树,很好。」双方互相称讚了一下。
 
        王上5:8-9,「8希兰打发人去见所罗门,说:你差遣人向我所提的那事,我都听见了;论到香柏木和松木,我必照你的心愿而行。9我的僕人必将这木料从利巴嫩运到海裡,扎成筏子,浮海运到你所指定我的地方,在那裡拆开,你就可以收取;你也要成全我的心愿,将食物给我的家。」
 
        「树」真是神给人很大的一个恩典,有各样功能。这裡讲的也是真的,那麽大的树,怎麽运?就用水运,顺流而下,很奇妙,人也是很有智慧。 
 
        王上5:10-12,「10于是希兰照着所罗门所要的,给他香柏木和松木;11所罗门给希兰麦子二万歌珥,清油二十歌珥,作他家的食物。所罗门每年都是这样给希兰。12耶和华照着所应许的赐智慧给所罗门。希兰与所罗门和好,彼此立约。」
 
        他们其实在签订一个商业交易合约,所罗门给希兰的就是这些木头的报酬。其实所罗门给的恐怕还不太够,不过这到后面再看,现在又看到有服苦的人: 
 
        王上5:13-18,「13所罗门王从以色列人中挑取服苦的人共有三万,14派他们轮流每月一万人上利巴嫩去;一个月在利巴嫩,两个月在家裡。亚多尼兰掌管他们。15所罗门用七万扛抬的,八万在山上凿石头的。16此外,所罗门用三千三百督工的,监管工人。17王下令,人就凿出又大又宝贵的石头来,用以立殿的根基。18所罗门的匠人和希兰的匠人,并迦巴勒人,都将石头凿好,预备木料和石头建殿。」 
 
        我们中国在汉朝时,是每个男丁一生要有一次到边疆去修长城。万里长城不是秦始皇一个人修成的,一直到明朝都还在修。那都非常辛苦,遥役。天下的君王能顾到百姓的艰难的不大多。 
 
        服苦的人做苦工。在所罗门的统治下,有没有一点像出埃及记的时候,以色列在法老手下作奴隶?所以,也有负面的地方。
 
        (吕琪姊妹整理)

 

  TAG:列王 全新 角度

【作者简介】 康来昌是中华基督教长老会信友堂牧师,1948年父母来台,1949年出生在台湾,在台北和平基督长老教会过了快乐的童年。毕业于师大附中与文化大学,台北中华福音神学院,美国范德堡(Vanderbilt)大学基督教伦理学博士。1990-1996年在台湾中华福音神学院当任教务主任。从1996年起就在台北信友堂牧会。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最失败的父亲  上一篇:你使我安然居住 打印文章   录入:嘟嘟接力   责任编辑:嘟嘟接力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8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