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新的角度读圣经——列王记上6

作者:康来昌     来源:查经整理 时间:2015-05-28 06:16:00

 

副本_副本.jpg
 
        列王纪上第六章
 
        始建圣殿
 
        这一章讲得比较多是建殿的细节,我们可以看得快一点。
 
        王上6:1-2,「1以色列人出埃及地后四百八十年,所罗门作以色列王第四年西弗月,就是二月,开工建造耶和华的殿。2所罗门王为耶和华所建的殿,长六十肘,宽二十肘,高三十肘。」 
 
        有三个我们比较知道的殿,所罗门、以斯拉的殿,后来一场火,完全烧掉了,希律的殿后来也在罗马人时毁了,一直到今天以色列(犹太教)没有殿,他们在全世界有聚会的地方,叫做「会堂」。没有殿,不可能献祭,因为他们只能在耶路撒冷的殿才可以献祭。当然他们很看重这事,也有些基督徒说当那殿建好时就是主再来的时候,这我们倒不必那麽在意。
        这殿「长六十肘,宽二十肘,高三十肘」其实很小,比一般教会恐怕都小。这殿裡所有的东西固然根基是用石头,但殿本身比较多的材料还是木头包上金子。我们提几节说明:
 
        王上6:7,「建殿是用山中凿成的石头。建殿的时候,鎚子、斧子,和别样铁器的响声都没有听见。」
 
        我想那是要庄严的意思,不要有这些声音。不是做所有的部分都用「山中凿成的石头」,但也需要几万人工来运。那麽大的石头,真是不知道怎麽建起来的。人为了奢华、彰显自己的名声,实在建了太多不该建的东西。我们中国的万里长城是国宝,但我们听过孟姜女的故事,不知道有多少血泪、血汗在其中,实在很悲哀。
 
        11到13节等一下再看,先看14节: 
 
        王上6:14-18,「14所罗门建造殿宇。15殿裡面用香柏木板贴牆,从地到棚顶都用木板遮蔽,又用松木板铺地。16内殿,就是至圣所,长二十肘,从地到棚顶用香柏木板遮蔽【或作隔断】。17内殿前的外殿,长四十肘。18殿裡一点石头都不显露,一概用香柏木遮蔽;上面刻着野瓜和初开的花。 」
 
         看到这裡,不禁想到十诫裡不是有不可做任何东西像一切受造物的规定?甚至有些人觉得画像、照片都不可以,而这也不需要那麽死板。不过我对这样死板的人是很尊敬的,我宁愿你尊敬神的话而解释死板,而不要你太自由以致于把神的话解释掉了。
 
        我们人最不应该的就是拿受造物代替造物的主,但因为造物主看不到,我们堕落的人就喜欢拿一些看得到、摸得到的东西来代替。我们基督徒不一定是作偶像,但心中的一些目标(包括我要建多少人的教会)这些都可能成为偶像。让我们单单以主为我们的一切。
 
        王上6:23,「他用橄榄木做两个基路伯,各高十肘,安在内殿。」
 
         「基路伯」是遮盖约柜的,有时我们会把他讲成是天使,不过大家描绘得不大一样,因为这是失传的东西,即使照圣经的说法,画出来的也都不大一样。
 
        在圣经裡有画出「基路伯」的地方就像是两个翅膀遮脸、遮脚、遮胸,看起来像天使。不过在以西结书看到的「基路伯」好像「四活物」。而我们知道他们都是服事上帝的,不要太把他想成今天电影中的样子,穿着白袍,两个大翅膀的天使,圣经裡并没有这样的描述,更没有光着屁股的小天使,拿着箭射人。
 
        圣经裡,耶和华的使者出现时,应该是跟人的样子差不多。当跟参孙的母亲显现时,他母亲说,「他相貌可畏」:诗篇裡有说到「基路伯」好像是神的交通工具(诗80:1);「坐在二基路伯上万军之耶和华」(赛37:16);在以西结书耶和华离开圣殿时也是坐着「基路伯」。但这都是象徵,神不需要任何交通工具,神是灵,祂要做什麽,刹那之间都可以做得到。
 
        王上6:29-38,「29内殿、外殿周围的牆上都刻着基路伯、棕树,和初开的花。30内殿、外殿的地板都贴上金子。31又用橄榄木製造内殿的门扇、门楣、门框;门口有牆的五分之一。32在橄榄木做的两门扇上刻着基路伯、棕树,和初开的花,都贴上金子。33又用橄榄木製造外殿的门框,门口有牆的四分之一。34用松木做门两扇。这扇分两扇,是摺叠的;那扇分两扇;也是摺叠的。35上面刻着基路伯、棕树,和初开的花,都用金子贴了。36他又用凿成的石头三层、香柏木一层建筑内院。37所罗门在位第四年西弗月,立了耶和华殿的根基。38到十一年布勒月,就是八月,殿和一切属殿的都按着样式造成。他建殿的工夫共有七年。」 
 
         有很多植物在裡面做成凋刻的样式。
 
        现在有一点需要提一下,当看到注释书、圣经字典上说,所罗门的圣殿其实又小、又不豪华时,我很失望。因为这是唯一真实的上帝,祂的圣殿应该比什麽神庙都更棒。但各位也知道希腊雅典时期,那些大理石的圣殿神庙,才真是叹为观止;还有印度王妃的陵墓,都非常漂亮,远胜过所罗门的圣殿。
 
        在更早一点,出埃及记讲到会幕的建造,那裡面有个特点,就是所用材料的数目字,很难理解。建造会幕用的金子是一吨、银子两吨、铜三吨,所罗门圣殿也是,几乎是天文数字。这些数目字一般学者都不愿意接受,历代志上29:4,「俄斐金三千他连得、精鍊的银子七千他连得,以贴殿牆」,算算实在不会用到这麽多。但在会幕和圣殿都讲到很多有金子。我认为这并不是奢华,神也不需要这些东西,这殿也不大。但用金、银、铜表示的确是金碧辉煌,要反映出神的荣耀。人是软弱的,在一个比较圣洁或光耀的地方,会比较敬畏一点,这我们能理解,神这样做,我们也感谢主,当然更重要的是用属灵的金银宝石来建造人。
 
        神住的会幕就更有意思,万军之耶和华怎麽会住在会幕裡?会幕主要材料就是海狗皮,用个两、三年都会破旧了。相信从在旷野西乃山底下建好之后到后来,会幕上的皮不知道换过多少次,因为太阳那麽大,拆、建都容易受损伤。会幕不过是一些海狗皮,圣殿那麽小,不过是贴金的木头,我觉得非常感谢主,我们的上帝的确没有看重一个物质的殿,不像其他的宗教,那是假神才需要那麽大一个庙,打肿脸充胖子。神看重的是最宝贵的材料,就是我们这些人。 
 
        「户兰」这位有名的巧匠是位总工程师,他所製作出来的,也实在不能想像,在那些荒野地方哪裡来的材料做这些?金、银、铜如何融化?
 
        出埃及记31章讲到的巧匠,「比撒列、亚何利亚伯」,他们有圣灵的充满,可以像司提反,和那时候七个管理饭食的人一样。不要以为管理饭食和平常的行政工作就不属灵,这世界上没有什麽事情不属灵,收垃圾也是属灵;也没有什麽事情是属灵的,擘饼、讲道可以很不属灵;心中不敬畏神,讲得再好,甚至能叫人得救、医病赶鬼,你自己都不能得到什麽好处。属不属灵,真的是看你的心是不是敬畏、信靠上帝。
 
        现在回来看11到13节,圣殿当然很仔细的做,做了七年,用了那麽多奴工,做成了。但最重要的是:
 
        王上6:11-13,「11耶和华的话临到所罗门说:12论到你所建的这殿,你若遵行我的律例,谨守我的典章,遵从我的一切诫命,我必向你应验我所应许你父亲大卫的话。13我必住在以色列人中间,并不丢弃我民以色列。」
 
        耶和华没有住在殿裡,但这形容要叫以色列人有个观念:越亲近神的时候就要越圣洁,神说,「我必住在以色列人中间」。在以西结书有描述后来上帝离开,祂无法忍受以色列人的背道,但也讲到后来上帝和上帝的荣耀回来了,而且更重要的,「住在我们当中」就是约翰福音讲的,「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我们也见过他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约1:14)神与人同在,以马内利,神住在我们当中,这是有福的事,但也是件最危险的事,因为你不圣洁的话,神的同在就常常会叫人死亡。
 
        列王纪上第七章
 
        建所罗门之宫殿
 
        王上7:1,「所罗门为自己建造宫室,十三年方才造成;」
 
        第七章也很遗憾,造圣殿七年,造自己的宫室十三年,还造利巴嫩林宫,这都比圣殿要大得多。也为法老的女儿建造了一座宫。
 
        王上7:9,「建造这一切所用的石头都是宝贵的,是按着尺寸凿成的,是用锯裡外锯齐的;从根基直到檐石,从外头直到大院,都是如此。」
 
        这裡所用的工具、运送也是我们难以想像的,都不容易。 
 
        王上7:13-14,「13所罗门王差遣人往推罗去,将户兰召了来。14他是拿弗他利支派中一个寡妇的儿子,他父亲是推罗人,作铜匠的。户兰满有智慧、聪明、技能,善于各样铜作。他来到所罗门王那裡,做王一切所要做的。
 
        户兰「是拿弗他利支派中一个寡妇的儿子,他父亲是推罗人」,这在以色列人来讲,出生是很低贱的,但神也使用了他,我们感谢主。 
 
        王上7:15-22,「15他製造两根铜柱,每根高十八肘,围十二肘; 16又用铜铸了两个柱顶安在柱上,各高五肘。17柱顶上有装修的网子和拧成的鍊索,每顶七个。18网子周围有两行石榴遮盖柱顶,两个柱顶都是如此。 19廊子的柱顶径四肘,刻着百合花。 20两柱顶的鼓肚上挨着网子,各有两行石榴环绕,两行共有二百。21他将两根柱子立在殿廊前头:右边立一根,起名叫雅斤;左边立一根,起名叫波阿斯。22在柱顶上刻着百合花。这样,造柱子的工就完毕了。」 
 
        学者也在研究为什麽这两根「铜柱」一根叫「雅斤」一根叫做「波阿斯」?「波阿斯」我们还勉强可以想到是路得的丈夫,「雅斤」就不知道了。对这种不太能瞭解、推测的事,我们就不多去研究。
 
        王上7:23-26,「23他又铸一个铜海,样式是圆的,高五肘,径十肘,围三十肘。24在海边之下,周围有野瓜的样式;每肘十瓜,共有两行,是铸海的时候铸上的。25有十二隻铜牛驮海:三隻向北,三隻向西,三隻向南,三隻向东;海在牛上,牛尾都向内。26海厚一掌,边如杯边,又如百合花,可容二千罢特。」
 
         「铜海」,应该是铜的器皿,用来装水,应该就是洁淨用的。不要忘记,圣殿不是一个好地方(从人的标准来看),它的特点就是腥臭。以赛亚书也特别责备过:神说祂厌恶一切的聚会,因为你们满手都是杀人的血。这是在讲以色列社会的不公正、不公义,对穷人的逼 -/迫和伤害。可能也有另一个意思,就是:你们满手都是献祭的血,献了这麽多祭,有这麽多宗教活动,但你们对人是这麽的苛刻,我怎麽会喜悦?
 
        在讲到圣殿裡这些活动时,有些人比较在乎礼仪,有些人在乎内心,有些人是两者都要兼具,如果能注意到内心的话,这些都有它的好处。像英国国教Anglican裡,最后是非常看重仪式的「高教派」得胜。我也知道有些人对这种很富丽堂皇的仪式很欣赏,我个人是嫌烦。这一点我知道蒋经国总统也是,能够尽量减少一些繁文缛节最好。日本的相扑就有很多繁文缛节,两个人要摔之前又鞠躬又抓米,又撒这个、那个的。
 
        以色列很看重洁淨的礼仪,耶稣不是责备过:「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将薄荷、茴香、芹菜,献上十分之一,那律法上更重的事,就是公义、怜悯、信实,反倒不行了。这更重的是你们当行的;那也是不可不行的。」(太23:23)用仪式来约束随便,是有它的必要,但若只有仪式,就很遗憾,内心的敬虔和生活的见证都很重要。整个以色列因为每天献祭,杀牛杀羊,又有洁淨的礼仪,就很需要有「铜海」,装很多的水。
 
        旧约裡除了用血,还有用水、油来洁淨。而再想想,希伯来书讲的,牛羊的血能叫人洁淨吗? 
 
        下面27节、38节讲到的「铜座」、「铜盆」应该都是装水,用来洁淨,当然包括装饰作用。这些跟属灵的关係不大,就不多去看他们了。 
 
        后面还有「金坛」、「陈设饼的金桌子」、「精金灯台」、「精金的杯、盘、镊子、调羹、火鼎,以及至圣所、内殿的门枢,和外殿的门枢」这些东西都可以在撒迦利亚书裡看到,在希伯来书说,这些不一一细说,各位可以在圣经百科全书裡看到这些东西的说明。
 
        实在我们更关心圣殿外面的事情,因为圣殿裡就是两个部分,圣所和至圣所。圣所裡主要是摆一张桌子,桌上放了陈设饼,每七天要换一次,大卫逃亡时也吃过。这都是祭司、利未人做的事。祭司、利未人做的是圣殿裡的服事,除了杀牛杀羊这些献祭的事情,祭司还要做教导人敬拜的工作,利未人当然做的就是那些苦工。其实还有别的,利未人在圣殿中也成为诗班,历代志在这方面描写很多。另外就是烤饼。在圣殿中负责烤饼的也是利未人。所以利未人有三大本领,第一个是屠夫,第二个是麵包师傅,第三个是诗班。(各位可以开「利未烘焙坊」,这完全有圣经根据的)。
 
        这也有一点好笑,陈设饼每七天就要换新鲜的上去,是象徵性的给耶和华吃的。其实神哪裡需要吃这些?换下来就是给祭司、利未人吃。也看到耶和华给他们的一些规定,耶和华好像住在那裡,吃在那裡,跟他们一起敬拜,就是生活在一起的意思,这倒是我们今天要记得的事。
 
        列王纪上第八章
 
        运约柜入殿
 
        王上8:1,「那时,所罗门将以色列的长老和各支派的首领,并以色列的族长,招聚到耶路撒冷,要把耶和华的约柜从大卫城─就是锡安─运上来。」
 
        记得这约柜以前从祭司家裡运到耶路撒冷时出了好大的问题?包括乌撒的死。这一次是很近的,就是在耶路撒冷城中的某个地方运到另一个地方。大卫城就是耶路撒冷,锡安就是耶路撒冷城所在的山,所以「锡安山、大卫城、耶路撒冷」基本上也是同义字。 
 
        王上8:3-4,「3以色列长老来到,祭司便抬起约柜,4祭司和利未人将耶和华的约柜运上来,又将会幕和会幕的一切圣器具都带上来。 
 
        以后不是「会幕」,是「圣殿」了。希伯来书没有多讲「圣殿」,而是都讲「会幕」,它的重点是在说基督徒(或神、以色列人)在这世界上总是在流浪,没有一个固定的地方,会幕就是流浪的。
 
        王上8:5-6,「5所罗门王和聚集到他那裡的以色列全会众,一同在约柜前献牛羊为祭,多得不可胜数。6祭司将耶和华的约柜抬进内殿,就是至圣所,放在两个基路伯的翅膀底下。7基路伯张着翅膀在约柜之上,遮掩约柜和抬柜的槓。8这槓甚长,槓头在内殿前的圣所可以看见,在殿外却不能看见,直到如今还在那裡。」
 
        写这经文时还在,后来当然都没有了。
 
        王上8:9,「约柜裡惟有两块石版,就是以色列人出埃及地后,耶和华与他们立约的时候摩西在何烈山所放的。除此以外,并无别物。」
 
        在希伯来书说有些别的东西,我想这不是冲突,只是在强调重点。约柜最重要的就是两块石版,吗哪、发芽的杖也很重要,只是单讲石版是可以的,因为约柜又称法柜,有一个部分是纯金敲成,不是贴金的,很贵重。所以约柜失踪了以后就成为很多人追踪的对象,直到今天还有人传说在哪裡,也拍过「法柜奇兵」的电影。我相信(也希望)是找不到,因为找到了的话,人会来拜它。神不要人拜任何的受造物,包括名义上是祂的手指所写的那石版。写在石版上,人心不遵从,又有什麽意义?不过,对以色列人,这当然是很宝贵的东西。
 
        王上8:10-11,「10祭司从圣所出来的时候,有云充满耶和华的殿;11甚至祭司不能站立供职,因为耶和华的荣光充满了殿。」 
 
        这句话跟出埃及记40章,当祭司制度被设立,会幕被建好后,也有同样情形。当然我们不会觉得大的光有什麽特别了不起,今天的霓虹灯、五光十色乾冰、热门音乐会、甚至有些教会的聚会也都有很多的光,我们并不特别希罕那光。但是,当这光和云彩表达的是神的同在时,就叫我们非常敬畏了。
 
        虽然大祭司一年一次可以带着血进到至圣所,但如果神真的在,就形容来讲,大祭司也进不去。就我们的本相来讲,如果不是带着耶稣的血,无法到上帝面前,因为我们是罪恶的人,是该死的。这一点观念也是我们今天缺少的,我们不知道神多麽的忌邪,也不知道主的宝血有多大的功效。
 
        所罗门献殿祷告
 
        王上8:12,「那时所罗门说:耶和华曾说,他必住在幽暗之处。」
 
        这一点我们可能不大熟悉,其实旧约、新约都有讲到,耶和华住在哪裡?住在充满光明的地方,而耶和华又以黑暗为藏身之处。实际上这两个没有差别,太亮,亮到人睁不开眼睛时,就等于太黑,让人看不到一样。这都在告诉我们上帝高深莫测,若不是祂启示自己,我们人对祂是一无所知;若不是祂降贵纡尊、怜悯恩待,我们不会认识祂。祂也不需要住在我们当中,祂拣选了以色列人、教会,为叫万民得福。
 
        而我们是否让神住在我们身上、住在教会裡? 
 
        王上8:13,「我已经建造殿宇作你的居所,为你永远的住处。」
 
        所以如果要写信给上帝,祂的地址就是「圣殿,耶路撒冷,以色列,地球,太阳系」。就我们的想法,这怎麽可能?我们人实在有太多的自大狂,我也看过很多不信主的学者说,「人是上帝所造的,上帝按着祂的形像造人,人被上帝的儿子宝血拯救」怎麽可能,这是荒唐!我们知道地球在整个宇宙中淼小到不能再淼小,简直不堪一提,但神却眷顾了,让按着祂形像造的人在这裡。我觉得这都有好深的「神怜悯淼小者」的意思在其中。我觉得科学家说「地球太小,所以不可能是什麽神造、神眷顾的」,其实刚好相反,那麽淼小,神还眷顾,正更显出神的伟大和仔细选择。而且人的受造,把人放在这宇宙中,可真是奇妙,比整个宇宙都更奇妙,这是神的作为。
 
        现在,耶和华好像已经住进圣殿裡,然后所罗门在跟神说话,这也是很动人的一段话。原来没有人能进圣殿,因为有太多荣光,亮到人进不去。这在启示录也有,那裡讲到烟雾瀰漫,人进不去。总之我们知道一点,就是人靠着自己要去亲近神,真是没有办法,是神的怜悯,我们才有这样的意愿、能力亲近神。
 
        所罗门跟神讲话时就面对至圣所,然后14节,
 
        王上8:14,「王转脸为以色列会众祝福,以色列会众就都站立。」
 
        他是在祝福吗?再看看,他是在祷告,求怜悯,也在圣灵感动下说出很多预言,至终是喜乐的,但中间过程裡相当悲哀、遗憾。
 
        王上8:15,「所罗门说:耶和华─以色列的神是应当称颂的!因他亲口向我父大卫所应许的,也亲手成就了。」
 
        这是所罗门的祷告中不会忘记的一句话,「向大卫应许」。这应该不太是他的不安全感,而是觉得神应许的宝贵而不断的提。 
 
        王上8:16,「他说:自从我领我民以色列出埃及以来,我未曾在以色列各支派中选择一城建造殿宇─为我名的居所,但拣选大卫治理我民以色列。」
 
        「他说:自从我领我民以色列出埃及以来」这好亲切的话。有首诗歌「耶稣领我」,祂领我、牵我、怀搋我、保抱我、牧养我。不过我们现在总只喜欢讲祂怀搋、保抱,忘记很多时候祂是像牧羊人一样,带领我们跟随祂来走。早一点时,亚伯拉罕就在应许之地作客,在迦南地就到处流浪;晚一点时,神藉着摩西带领以色列在旷野也流浪。希伯来书12章说我们今天仍然在流浪,在这世界上没有常存的家,我们是天路客,彼此扶持往天上走。
 
        「我未曾在以色列各支派中选择一城建造殿宇─为我名的居所,但拣选大卫治理我民以色列」这是对大卫的肯定,也提醒以色列人祂实在不需要一个圣殿,耶和华跟其他假神不一样。其他假神有势力范围、豪华庙宇来表示,替自己撑腰,耶和华不需要。 
 
        王上8:17-20,「17所罗门说:我父大卫曾立意,要为耶和华─以色列神的名建殿。18耶和华却对我父大卫说:你立意为我的名建殿,这意思甚好。19只是你不可建殿,惟你所生的儿子必为我名建殿。20现在耶和华成就了他所应许的话,使我接续我父大卫坐以色列的国位,又为耶和华─以色列神的名建造了殿。」
 
        这些话我们该想到的不只是所罗门,更应该是耶稣。不仅耶稣用自己的身体比喻过圣殿,耶稣实在做的也是这个工作,也记得耶稣讲过,「天和天上的天,不足为你的居所(等一下就会看到这话),神会住在这裡吗?」
 
        王上8:21,「我也在其中为约柜预备一处。约柜内有耶和华的约,就是他领我们列祖出埃及地的时候,与他们所立的约。」
 
        这讲到重点了。「约书」在那裡,契约书,那是最重要的。当然那还不是最重要的,神跟人之间的契约书、石版都是写在外面的,真正重要的契约书、爱神爱人的意思,应该是刻在我们心版上的。 
 
        王上8:22,「所罗门当着以色列会众,站在耶和华的坛前,向天举手说:」
 
        在这裡,所罗门是站着,举手祷告。我们可以在圣经裡看到很多祷告的仪式、形式,跪下、趴下、站起、坐下、低头、举手,我们都感谢主,因为肉身是神所造,不管用什麽姿势,最重要的还是你的心灵。但有姿势和声音也不是坏事,有默祷,也在诗篇裡常常看到,「耶和华,求你听我的声音」,出声和不出声都有它表达的果效。
 
        这裡他是站在耶和华的坛前,在54节,「所罗门在耶和华的坛前屈膝跪着,向天举手,在耶和华面前祷告祈求已毕,就起来,站着」。这真是叫做圣灵感动,他站着祷告,不知不觉就跪下来了。我想我们被激动时,可以有各种姿势来祷告、颂讚我们的神。 
 
        王上8:23,「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啊,天上地下没有神可比你的!你向那尽心行在你面前的僕人守约施慈爱;」
 
        这句话的意思当然不是说天上地下还有别的神,只是在异教的环境中他这样来形容:那些假神不能跟你比。有些神学家说以色列人信的是多神裡面的一位大神,这是错误的讲法,没有多神,只有一神,其他的是假神,只是有时拿来比较一下而已,其实其他的神并不存在。
 
        「你向那尽心行在你面前的僕人守约施慈爱」耶和华守约、施慈爱。这看起来又是双方的:我的父亲守律法,所以你也守你的应许。当然更广的来看是单方面的,人从来没有守约过,是神守约。人能够守约,也是神的怜悯,让大卫能守约。 
 
        王上8:24,「向你僕人─我父大卫所应许的话现在应验了。你亲口应许,亲手成就,正如今日一样。」
 
        是神的成全,但可以再想想,神向大卫的应许是:你的位置上会永远有人作王(撒下7),而这并没有实现,他怎麽说实现了?因此我们说这实现是应验在耶稣基督的身上。
 
        也提一下:如果不相信神,不相信新约、旧约都是神的话,且神的话是应验在耶稣基督身上的话,很多这样的经文就没有办法解释。像诗篇78篇讲到以色列在旷野的背道,然后讲到神对他们的怜悯和恩待,60节讲到神「离弃示罗的帐幕,就是他在人间所搭的帐棚」,然后61节,「又将他的约柜(原文是能力)交与人掳去,将他的荣耀交在敌人手中」让约柜也被掳去,这都是指在士师记之后,非利士人把约柜掳去,之后也没有回到圣地,放在一个祭司家裡一段时间,扫罗时候没有把它找回来,直到大卫时才重新找回来。然后67到72节,说到祂拣选大卫的支派,牧养他们。这奇妙的牧养是上帝跟大卫所立的约,这所立的约应该是要存到永永远远,但看来好像又没有存到永远。
 
        还有诗篇89:26,「他要称呼我说:你是我的父,是我的神,是拯救我的磐石。」这「他」可以指大卫自己(或大卫的子孙、整个以色列民)89:34-35,「我必不背弃我的约,也不改变我口中所出的。我一次指着自己的圣洁起誓:我决不向大卫说谎!」上帝不改变祂的约,永远不废掉。但我们若再看两句就会讶异:「怎麽会这样?」89:38-39,「但你恼怒你的受膏者,就丢掉弃绝他。你厌恶了与僕人所立的约,将他的冠冕践踏于地。」前面信誓旦旦不废约,才过两节就废约,到底废了还是没有废?
 
        这答桉,简单的说就是:应验在耶稣身上就永远没有废,从人来讲的话就有废的时候,而我们在基督裡也就有那永远不废弃的约。若再讲得複杂一点也不是完全不可以,就是:上帝丢弃了祂的受膏者,是指着以色列,也是指着赎罪的羔羊代我们受我们该受的那个丢弃,就成全了上帝的话。这样讲也可以。
 
        王上8:27-30,「27神果真住在地上吗﹖看哪,天和天上的天尚且不足你居住的,何况我所建的这殿呢﹖28惟求耶和华─我的神垂顾僕人的祷告祈求,俯听僕人今日在你面前的祈祷呼吁。29愿你昼夜看顾这殿,就是你应许立为你名的居所;求你垂听僕人向此处祷告的话。30你僕人和你民以色列向此处祈祷的时候,求你在天上你的居所垂听,垂听而赦免。」
 
        这话耶稣在洁淨圣殿时也引过,「我的殿是万民祷告的殿」。圣殿、会幕、今天的教堂是做什麽用的?会幕,会见耶和华之幕,但以色列好像没有这权柄,只有祭司能进去。圣殿也是一样,有了圣殿反而进不去,反而不能会耶华的面。这一点,希伯来书也告诉我们,当大祭司一年一次带着血进去的时候,「圣灵用此指明,头一层帐幕仍存的时候,进入至圣所的路还未显明。」(来9:8)。
 
        当亚当夏娃被逐出伊甸园时,有基路伯拿着带火的剑防守生命树,从那时候开始,人就没办法回到神那裡;永远没有办法,神禁止人再回到祂面前,人的罪恶使人不能再回到神那裡,没有办法有生命,非死亡不可,那样我们就绝望了。但是感谢主,人到神那裡,此路不通;神到人这裡,道成肉身,耶稣就是道路、真理、生命,我们到圣殿就是到耶稣这裡来祷告。圣殿是做什麽用的?是敬拜、讚美、听训诲,而最重要的是祷告。甚至这裡可能也有一点因人软弱而神也允许的迷信:「向此处祷告」,在这裡和底下好多地方都出现的,29节:「垂听僕人向此处祷告的话」。
回教徒要面向麦加祷告,是从所罗门开始有的习惯;但以理面向耶路撒冷祷告,也是这裡讲的话,因为面向耶路撒冷就是面向圣殿,面向圣殿就是向神祷告。我们今天不面向任何一个地方祷告,因为耶和华无所不在,但在人软弱的时候有这种行动也是好的。
 
        王上8:31-32,「31人若得罪邻舍,有人叫他起誓,他来到这殿在你的坛前起誓,32求你在天上垂听,判断你的僕人:定恶人有罪,照他所行的报应在他头上;定义人有理,照他的义赏赐他。」
 
        圣殿总是一个祷告的地方,祷告当然就是亲近神,这恐怕是我们最熟悉的一个意义。不过在32节这裡,可以看到圣殿是一个法院,在这裡审判。
 
        在旧约圣经裡,有些场所、职业好像不大看得到(在以色列社群裡似乎没有,而应该一定要有的),就是警察、监狱、医院。而这些功能大概都是圣殿裡的祭司来兼任,他们都有做这些。不过,王也有做这些事,我们看到百姓有了冤枉委屈向王讲,也有到圣殿做判断的。也就是说,行政和司法好像都可以被宗教使用,似乎特别在王的行政体系没有办法决定时,就到圣殿裡来决定。有时候是用乌陵、土明,有时候有些特别的方法,比方有通姦的试验方法,喝一种水,看他会不会产生一些现象,这都是在神的祭司这裡做。所以祭司有法院、甚至警察的功能,作惩治;当然君王也有这样的功能。
王上8:33-34,「33你的民以色列若得罪你,败在仇敌面前,又归向你,承认你的名,在这殿裡祈求祷告,34求你在天上垂听,赦免你民以色列的罪,使他们归回你赐给他们列祖之地。」 
 
        这裡一句话已经讲到以色列有一天会堕落到被掳的地步,但所罗门向神祈求:那时若祷告,请你带他们回来。这在以斯拉记、尼希米记、但以理书都看到,这种很不幸、最好不要应验的预言,应验了,就是:如果我们已经一再犯罪,你都不要我们了时候,我们想到、向你祷告,求主让我们还是得到赦免。
 
        王上8:35-36,「35你的民因得罪你,你惩罚他们,使天闭塞不下雨;他们若向此处祷告,承认你的名,离开他们的罪,36求你在天上垂听,赦免你僕人以色列民的罪,将当行的善道指教他们,且降雨在你的地,就是你赐给你民为业之地。」 
 
        「将当行的善道指教他们」,所以圣殿也是个学校,要教导。以斯拉也是做这事。
 
        也要说,我们不是成功神学或失败神学,我们不会说一个人倒楣或生病、遭遇饥荒患难,一定就是得罪神,但也不会说这些一定就跟罪恶没有关係。像在这裡就有讲到当国中有饥荒、灾难、仇敌的时候,很可能是你犯罪而神带来的灾难。利未记26章、申命记28章都有讲这样的情形。但这裡讲的更重要的是他们的悔改和得到拯救: 
 
        王上8:37-39,「37国中若有饥荒、瘟疫、旱风、霉烂、蝗虫、蚂蚱,或有仇敌犯境围困城邑,无论遭遇什麽灾祸疾病,38你的民以色列,或是众人,或是一人,自觉有罪【原文作灾】,向这殿举手,无论祈求什麽,祷告什麽,39求你在天上你的居所垂听赦免。你是知道人心的,要照各人所行的待他们(惟有你知道世人的心),」 
 
        「或是众人,或是一人」这太宝贵了,一个人的悔改会造成这麽大的恩典,就如一个人的得罪神,造成很大的祸患一样。这在罗马书第5章有讲,「一」与「多」的对比,也是我们自己生活中彼此会有的影响。
 
        「求你垂听,求你赦免」,看,主要都是认罪悔改。圣殿裡当然也有敬拜讚美祈求,但其中有一个真的是认罪。
 
        这麽富丽堂皇的殿,在开始时所罗门的献殿祷告就已经提出这殿要显出神的赦免。这当然很好,但更好的是不是神要显出其他方面的恩惠?显出神的赦免,不就是显出我们会不断的在犯罪?
                                            
        (吕琪姐妹整理)

  TAG:列王记

【作者简介】 康来昌是中华基督教长老会信友堂牧师,1948年父母来台,1949年出生在台湾,在台北和平基督长老教会过了快乐的童年。毕业于师大附中与文化大学,台北中华福音神学院,美国范德堡(Vanderbilt)大学基督教伦理学博士。1990-1996年在台湾中华福音神学院当任教务主任。从1996年起就在台北信友堂牧会。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胜过魔鬼  上一篇:今生与彼岸之比 打印文章   录入:嘟嘟接力   责任编辑:嘟嘟接力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8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