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牧师的心声

作者:黄幸平     来源:作者原创 时间:2018-02-06 06:43:34

一个女牧师的心声.jpg

   国家有各项事业,宗教是其中一项事业。从事宗教事业的人,一度被称为宗教职业者,后来宗教界有人向中央提出,这个称呼不太好,后改为宗教教职人员,沿用至今。对基督教界,宗教教职人员,还有一个称呼,不是教职人员,是教牧人员,主要是指牧师、长老、传道等。这个群体,在我国,具体有多少人,我不知道,我估计教牧人员超过20万。

 
  这20多万人,有着神圣的信仰,从事神圣的事业,但生活中的琐碎,比如柴米油盐,衣食住行,赡养老人,陪伴爱人,照顾孩子,亲朋好友,社会交往,礼尚往来等等,一样都不会少。
 
  教牧这个群体,和国家各行各业的从业人员一样,都有着各自的艰辛,毕竟活着本身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但近来我稍稍理解到教牧这个群体中,女牧师,尤其是成了家的女牧师的不容易。以下是一个女牧师的案例。蒙允准,我说出来,大家可以思考。
 
  “我的身份是牧师。作为一个牧师,我有神圣的呼召,就是终身奉献给教会,服务教会。”
 
  “结婚前,没有那么多复杂的关系需要处理,就是单纯地服务教会,积极参与教会各项侍奉工作。可结婚后,一切都变得复杂起来。
 
  “教会有些人认为,奉献的人,不为名利,工资不要太高,给他们个生活费就可以了。我的丈夫,虽是个基督徒,但圣经真理懂得不多,信心小,还特别大男子主义。总觉得我工资那么少,不够他塞牙缝的,觉得我在家是吃闲饭的,是依附他的。
 
  “说实在的,结婚前,我是个好强的人。结婚后,我改变了一些。但我还是觉得,自己虽是一个女人,但不想依附任何人。我有自己的能力,我有自己的价值,我可以有经济能力,使自己的生活质量更高。
 
  “教会工资低,我想有份社会兼职。可不久就遭到同工的不理解,不过同工没有多说什么,信徒说的多,觉得我争强好胜,说我一个奉献的人,不能甘于贫穷。可我觉得凭自己的力气,不靠信徒私下的接济,也能改善自己的生活,这有什么不对。
 
  “我虽不觉得自己有错,可考虑到怕信徒软弱,我最后还是辞了社会的兼职。全职在教会,全时间奉献给教会。我努力做好在教会的各项侍奉工作,不仅规定的一些工作,还开拓一些侍奉领域,不断地给自己加压,因为我想既然全时间奉献给教会,就不让自己有一刻闲着,能多做一点就多做一点。就是在怀孕期间,我也没有请假,让自己歇着。
 
  “后来,生了孩子,我请了一个月的假。做完月子,我就又全身心地投入教会工作中了。教会工作没有双休日制度,没有上下班制度,没有礼拜六、礼拜天的休息,平时周一到周五也是做这做那,要么就是随时待命,就连做饭时间或者晚间时间,都可以随时被叫走,比如临时开个会,写个文件,出去探访祷告等。久而久之,自己的小家,就有了抱怨。先是丈夫,后是孩子。
 
  “丈夫觉得吃个饭都没有个饭点,按饭点吃上个像样的饭菜,咋就这么难。孩子觉得一天到晚很少见到妈妈陪他,别人家的事永远都是大事,别人家的需要永远都是第一位的。后来孩子上学了,别人的孩子都有妈妈陪着上学放学,而自己常常等到天黑才见妈妈匆匆赶来,有时候竟然忙忘了,让他一个人在寒风中在夜色里独自等候。因此,常被丈夫大骂,也被学校老师责怪,‘就你们教会忙,别人都闲,你们教会成天都忙些啥?’
 
  “全身心投入教会,陪丈夫的时间少,有时候与教会负责人,与同工,与信徒之间的冲突或者矛盾,搞得自己心情很不好,可又不能被丈夫理解,我只有自己去跟主倾诉。丈夫觉得我要么成天往外跑,要么一回到家就是进屋去祷告,而且是哭哭啼啼的,要么就是心里难受没有给他好脸看。可能是我实在做得不好,让他觉得没有男人的尊严,在这个家里他感觉不到妻子的温柔和家庭的温暖。他竟然在单位,和那些他的朋友吃吃喝喝,甚至还和一个女下属不清不楚。
 
  “这些事,我作为一个牧师,我心里有苦,也只能自己往肚里咽。不能照管好自己的家,焉能照管神的教会呢?失去了家里的见证,教会的侍奉被有些同工和信徒不接受。可是,对此,我又能做什么呢,如何做能使这种情况改变呢?
 
  “我是牧师,我当然要以教会为重,以教会优先,我不能爱家人超过爱耶稣啊。可我分身乏术,两边受气。
 
  “情况的糟糕,不仅如此,还有我的孩子小的时候,我一大早外出讲道,把孩子放在家里,孩子受伤了,我别丈夫痛骂,他甚至连离婚的话都说出口了,‘离婚吧,我娶你,你连我的孩子都照顾不好,要你有什么用?’可孩子也是我的孩子,是我身上的肉啊,他受伤我能不心疼吗?可我能怎么办?父母年纪大了,身体有病,哪能帮我照顾孩子啊。好不容易,孩子大了,上学了,可只要考试成绩一下降,我的先生就会大为光火,朝我大吼,说我整天忙教会,连孩子的学习也没空管。我也不甘,所以家里就时常争吵,吵得很厉害。我知道作为一个牧师,我不应该吵,这样很不荣耀神,可我心里有太多的憋屈了。
 
  “在教会被欺负,受委屈,回到家里,父母、丈夫,从来就没有一个人说过一句安慰的话鼓励的话肯定的话,要说就会说我的不好,我的不是,告诉我这个要注意,那个要改正。
 
  “我娘家,我的兄弟姐妹多,亲戚也多,人多事情也就多。很多事,我没到场,或者到场了疏忽了那一点,我就会被父母骂,是自己的亲爹亲妈啊,可是就我这个女儿好像不是他们亲生的一样。他们二老总是袒护我的哥哥姐姐。
 
  “婆家父母倒是通情达理之人,因为离我这里远,一年到头,婆家与那边亲戚的人情往来,都是爸爸妈妈他们帮我们打理了,我自己的小家若有什么礼尚往来的事,婆家的亲戚都会把礼金放我爸妈那,爸妈再给我们,也是贴补了我的家用。
 
  “这原是我很感恩的事。可大男子主义的丈夫,觉得这是他心里的一个结。我的娘家,他常要上这个礼办那个事,而他工作生活中没有一个我娘家的人帮他。婆家的父母,生了病,甚至别人打过,都瞒着不告诉我们,他们知道告诉我们,我们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帮不到。这些让特别孝顺的他们的儿子,我的丈夫,心里受不了。他受不了,就朝我发火。我知道他心里也苦,我能理解他,就受着。
 
  “跟你说了这么多,耽误你不少时间了。我知道说是说了,可我不知道如何改变,但是说了心里感觉好受一点。请你为我代祷吧。有时候感觉自己好难。作为一个女牧师,首先神家要照顾好,信徒家的事要照顾到,还有我自己的小家,我的娘家,我的婆家,我真的分身乏术,有时候感觉自己都要崩溃,就只好躲到家的一个角落里切切祷告,或者捂着被子大哭。不这样,真不行,我会扛不住。神家,信徒的家,我自己的家,我的娘家,我的婆家,哪个家不重要,哪个家能不照顾到,哪个家没照顾好,就会被家人骂、被外人指指点点,可这么多的家,我一个人…….能照顾得过来吗?有时候被骂得就只好想到天家了。说句玩笑话啊。不要为我担心,请你为我代祷。谢谢你。”
 
  一个女人照顾一个家,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有的人,为了照顾好自己的丈夫,辞掉自己原先的工作,做起全职太太;为了照顾一个孩子有好的前途,自打孩子一入学,就辞了工作,当起全职妈妈。可是要一个牧师,一个女牧师,去照顾神家、信徒的家、自己的家、娘家、婆家……这么多的家,真是难上加难啊。这不是一个女人能做到的吧,能做到的那她一定是超人了。
 
  我讲完了,你也听完了。可事情并没有完,问题还摆在那呢!什么问题?应该有很多问题吧。比如:
 
  教会工作与家庭事务的关系;
 
  如何处理教会事务与家庭事务的时间分配问题;
 
  教牧能不能有相对高的薪水,相对高质量的生活水平?
 
  教牧能否有休息日、节假日、年休假,教牧的公休制度难以推行的阻力到底在哪?
 
  教牧的家庭缺乏见证,责任谁来承担,是否会牵连其在教会工作绩效方面的评估?
 
  教牧的身心健康,如何保障?教会同工、信徒能为教牧减压具体做点什么?
 
  ……
 
  对于像文中所述的这位女牧师的情况,如何改善?z /-府一直在说,也一直在引导,要切实关心宗教教职人员的生活状况。我相信基督教教中定有智慧人,大爱者,“怀大爱心,做小事情”,能够厘清思路,给出切实可行的方案,付出坚决恒久的努力,直到我们所亲爱的牧者的侍奉及生活状况,得到普遍的根本性好转为止。

  TAG:女牧师 心声

【作者简介】 黄幸平,生于基督徒世家,1992年蒙恩,1999年蒙召,2003年毕业于金陵协和神学院,神学学士。现居安徽宿州,从事教会与神学培训工作。任宿州市基督教两会秘书长。牧会至今九年,在青年事工、校园事工、文字事工、教会历史研究等方面深有负担。蒙神恩典,有机会受邀在安徽各地、河南、内蒙、浙江等地领会;热心文宣事工,在国内外各类杂志网刊发表论文、讲章、随笔多篇,已逾30万字。曾在全国两会举办的“中国教会写作人才培训班”学习,现被聘为中国基督教杂志特约撰稿人。

赞助商链接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6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
/shiping/284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