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泪奔:峨眉山跳崖女孩的遗书

作者:章以诺     来源:旷野呼声作者 时间:2018-09-14 00:39:00

640.webp (17).jpg

  2018年9月4日中午,湖南一21岁女孩,在四川峨眉山舍身崖上仰天而下,结束了自己21岁的年轻生命。为何会选择跳崖呢?女孩的遗书说得很清楚,她患有非常抑郁症,这是女孩的直接死因。

  李依玲的遗书

640.webp (11).jpg

  第一页:

  我得了一种病,叫抑郁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我只知道,我活的很累,很痛苦!很多人把这种病当成脆弱,想不开。我想说的是:不是的!

  我从来不是个脆弱的人,就和不经常喝酒的人也得肝癌一样,没有太多的诱因,就这么发生了。这么久以来,可以说我一直活在噩梦里!不,比噩梦更可怕!就像一直有一只看不见的手,一点,一点地,把我的灵魂从身体里拖出来。然后一天,一天地,把它拖进深渊里。

  那些悲伤、绝望的情绪出现的莫名,却如蚀骨之蛆一直缠绕着我,无法挣脱。一宿接一宿地连续失眠,每分每秒都徘徊在生死的边缘。总有两个声音在脑海中盘旋。一边说:死吧,死了就能解脱了。另一边说:你不能这么自私,不负责任。于是,我每天都活在这种撕扯中,一直到今天。

  每次看到车,就想不管不顾撞上去,拿到刀,就想剁自己,去到人群中就想呕吐。因为责任,我只能用自己不多的意志去对抗身体的本能。在所有人面前装的谈笑自若,云淡风轻。就像在展示之前控制不住地说出自己患了抑郁症是个笑话一样。

640.webp (12).jpg

  第二页

  我竭尽全力的去扮演一个所谓正常人的样子。果然,演技是与生俱来的天赋,我演的够像,所有人都被瞒的很好。

  我不是没有去倾诉过,不是没尝试着救自己,也不是没有尝试过求救。然而,要不就是被当成笑话,要不就是觉得我想不开。或许换个环境就好了?或许去旅旅游就好了?或许去蹦一次极就好了。我换了地待着了,我去旅游过了,我蹦极过了,可是然后呢,还有别的办法吗?我想没有了吧?该放弃了吧?我一次又一次的努力尝试,一次又一次的寻找。换城市、换工作,给自己找事做。跑步、旅行、征兵,我真的受够了自己骗自己。一天又一天的演戏,我好累啊!这次兵检的结果告诉我,没用的。做这些徒劳无功的事干什么呢?每天像一具行尸走肉一样,浑浑噩噩,终于,我要撑不住了。终于,我崩溃了!

  如果你有幸读到这些文字的话,刘永辰,我想跟你说,你成功的一步一步把我逼上了绝路。害死一个人,很有成就感吧?我希望你长命百岁。希望你午夜梦回的时候千万不要梦到我。

  奶奶,我不孝,让你在如此高龄,又一次白发人送黑发人。对不起!请您怨我、恨我,

640.webp (13).jpg

  第三页:

  最好是马上忘记我,但就是不要为我伤心难过,我不值得。真的好想再听您哼一段小时候的摇篮曲啊,可惜没机会了,奶奶,请您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我走的时候一点也不痛苦,真的。

  妈,对不起,让你失望了,生我养我一场。死了还要让你背上几万块的学费贷款,不要来找我,找个好人好好地和他过好下半辈子。你还这么年轻,这么漂亮,你值得有更好的生活。

  我不想成为你的拖累,就算我继续苟活着,不能正常的工作生活,又有什么用呢?对你,对整个家都是承受不起的负担。你们会一直活在我失控的阴影下,不得安宁。

  不要觉得是病就一定治得好,不知道要折腾掉多少钱去等一个渺茫的结果。我对自己的状态,清楚得很。我只想在失控之前制止后续更严重事态的发生。我不想再让你操心了,原谅我,照顾好自己!

  李依峰已经是个大小伙子了,我相信他能承担起责任了。他一定会让你骄傲的,不像我。不要来找我,就让我埋在这吧。这里山清水秀,我会在这得到平静的。不要难过,不要自责,我不要葬礼,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吧。我不想经历那些闹剧,把钱给李依峰留着读书,一定要答应我!

640.webp (14).jpg

  第四页:

  在我做好决定的最后这几天里,是我很久未曾有过的轻松日子。贾亦雯、靓、慧灵、昊昊、舒安妮、小虎、我基,谢谢你们的陪伴,我发自内心的感觉到了开心、轻松。是你们让我在生命的尽头,感受到了温暖。基,对不起了,让你承受了这么久的心理压力。答应你的,我做不到了,所以不用等着我回来了。娟儿,没法参加你的婚礼了,也没法送上彩礼了。我相信,你一定会很幸福的!

  所有爱我和我爱的人,你们都要好好的。不要悲伤,不要哭泣,时光是最无情的武器,总有一天我会消失在你们的记忆力,无痕无迹。所以,不用太在意这件事,祝你们一切都好!

  希望以后大家能多多关注抑郁症这个群体吧,愿这个世界多些善意和美好,少些伤害。

  舍身崖的风景真的很好,云海涌动,美轮美奂,如同仙境。埋骨于此,我没有任何遗憾。佛经中说:自杀的人是没法入轮回的,挺好,不用再感受这些痛苦和无奈,也不用再孤单了!

  爸,我找你来了!

  人世间的诸位,今生,我就走到这一程,再见!

  李依玲绝笔

  2018.9.4于峨眉山

  一封遗书一条命,李依玲的遗书让人泪奔。我看其中不仅是忧郁症,里面提到了债务“死了还要让你背上几万块的学费贷款”、“不要觉得是病就一定治得好,不知道要折腾掉多少钱去等一个渺茫的结果。”贫穷的心理负担加重了她的担忧,久病不愈,轻生的念头越来越强烈。还有,孩子的世界需要父亲,遗书中父亲早逝了“爸,我找你来了!”

  神啊!这是一个单亲家庭,父亲早逝,丧偶的母亲,抚养姐弟俩,似乎还得照顾年老的婆婆。上学都是贷款(这点我深有体会,大学期间贷款毕业时换不上,有的同学学位证书都学校被暂扣了,18年前毕业,我是母亲再借一笔钱去还清贷款的)。李依玲自己跳崖了,很可能母亲还得帮她还上学的贷款,真是悲惨。

  遗书中第一个提的人是刘永辰,估计是她的男朋友,也许是前男友?感情的受伤也加重了轻生的念头,无法享受到免费的医疗救助保障,没有更强大的力量支撑,情绪失控,绝望无助,无可倾诉,生无可恋,只好选择速死……

640.webp (15).jpg

  神啊!在看峨眉山跳崖女孩的遗书泪奔,又有男子峨眉山跳崖:

  9月12日12点30分许,在峨眉山景区金顶舍身崖,一名男子翻越护栏,跳下舍身崖。附近游客发现后,发出阵阵惊呼声。记者了解到,事件发生后,景区立即启动搜救工作,目前该男子的身份仍在核实之中……

  患上抑郁症,丧失了让自己快乐的能力,何以自救?有没有预防的方法?李依玲的遗书里描述了她的挣扎:这么久以来,可以说我一直活在恶梦里,不,比恶梦还可怕,就像一直有一只看不见的手,一点一点地把握的灵魂从身体里拖出来,然后一天一天地把它拖进深渊里……“沮丧”、“颓废”、“无助”、“绝望”、“觉得掉进了万丈深渊”、“掉进了无底洞里去”……这都是抑郁症患者发病时的常见体验。病人丧失了让自己开心的能力,病人即使遇到平常能让自己开心的事情,也无法令自己开心起来。药物只能减缓症状却无法从心灵根治。

  章以诺名字的由来

  我自己也曾抑郁,我14岁丧父,青春期情感也遇见不少挫折,18岁大量饮酒自杀过,大学毕业后,25岁时在茫茫北京奋斗不出成果,出国深造无望,又醉起酒来,几乎自杀成功……但外表看起来,大家都认为我是开心果,很多人把我当成长得像陈佩斯的“阳光少年”,内心痛苦,生来喜剧我也没办法。看上去就是心情很愉悦、精力很旺盛、健谈、乐观、开朗、自信的外向型。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内向,与人接触我内心深处是有障碍的。我学过影视表演,不过是善于伪装罢了。

  那个时候,没有人在意我的心灵顽疾。除了喝酒,在绝望的日子,我一会染一会又剪掉了长发,常常刮光头发,不断的折腾自己。我为什么没有像李依玲那样走向绝路呢?

  是福音使者给我传福音拯救了我。不仅传福音,还对我特别的好,常常请我吃饭,送我礼物,又带我上教会,交上一帮同龄的朋友,大家一起赞美上帝,一起祷告,彼此守望,发生什么特别需要代祷的事情,我们一起禁食祷告。

  【见证人】我在北京胡同里遇见“耶稣”

  不知不自觉,我发现我的抑郁气质在减弱,甚至消失。当然在债务压力大的时候,也曾失眠,我都怀疑是不是抑郁症又犯了。但至少至少心中有羁绊挂牵,我知道上帝会帮助我。流泪祷告,熬过黑夜就经历神迹转危为安。后来在超过我能力的为众教会奔走的担当中,引来反反反复的逼 -/迫,为此,有一段时间,一个人住在山间小屋避难。半夜里冷得打颤,我都没有想过以自杀来结束……

  我的心里存着盼望,我相信上帝与我同在,听我的祈祷。不仅是听,也实实在在的一件件的事情中回应我的祷告,供应我一切的需要。这样,我就像那压伤的芦苇,祂舍不得折断,又像那将残的灯火,祂也不吹灭。16年了,我学会了仰望上帝,太多的经历,数算不尽。上帝给了漂亮贤惠的妻子、三个可爱的孩子,尽管生活还常两地穿梭,但凡事谢恩,内心的喜乐不再被抑郁夺去。特别感谢上帝给了一支笔,常常藉着写作分享,使我心灵得了释放,一晃写作十年了,写微信公众号都四年多了……

  李依玲已逝,留下悲哀的母亲和弟弟、奶奶;跳崖男子背后也是惨痛的绝望经历……在患难中的心灵受抑郁折磨的人啊!寻必寻见!爱上帝爱耶稣其实不难,圣灵每分钟在你我心中同在,以祷告来到神的面前。我们要勇敢,当我们祷告的时候会有看得见的天使和看不见的天使环绕我们。求神怜悯,愿我们胜过世界的人跟黑暗争战,多带人归来!

 

 

  ——本文来自《章以诺的声响》微信公众号,作者,章以诺。原题目:神啊,在看峨眉山跳崖女孩的遗书泪奔,又有男子峨眉山跳崖,有没有什么干预方法?

 

  TAG:令人泪奔 峨眉山 跳崖女孩 遗书

【作者简介】 章以诺:旷野呼声作者,重庆垫江人。西安工程大学服装与艺术设计学院毕业,北漂三年,摆过书摊,做过演员,摄影师,参与过航空乘制服设计,归主后南下虎门创业,成功与失败之间曾赴川震灾区一年多。现居广东东莞,全职侍奉主。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当风暴来临,何处寻觅避难所?  上一篇:愿悲剧不再重演 打印文章   录入:大漠   责任编辑:大漠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 赞助商链接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8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