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婆媳斗

作者:蒙恩之城     来源:原创投稿本网站 时间:2015-01-07 07:30:55

 副本_副本.jpg

  人物:婆婆:一个性格刚烈的人

  王芳:婆婆的媳妇,刚过门不久

  二嫂:好多言多语惹事的人

  大妈:信主的

  婆:(唱)老婆婆我今年六十一,日子过的也不急;

  老头子是个窝囊包,家里地里我自己。

  两个闺女都已出嫁,儿子年前也娶了妻;

  现在的媳妇没法提,提起媳妇就有气。

  自从媳妇进了家,一个碗来都不刷。

  早上都睡到八点半,起来再把牙刷拿。

  刷牙洗脸到九点半,直到十点才吃早饭。

  要是饭菜不合口,不是翻眼把板櫈砸;

  老婆我也不是省油灯,我得向她问问清,

  今天我又起个早,找到媳妇问分明。

  (白)老婆子我这辈子,过的可真累,老头子一辈子就是个"吃饱蹲",啥事不问。里外都是我一人,好在我也个性强,两个女儿是大的,都操出门子了,儿子也操娶媳妇了。按讲老妈子我也该享享福了,哎,现在年轻人文化高了,但素质却下降了,你们都说说,咱娶个媳妇,都花十几万块钱,这媳妇进了门啥都不愿干,整天把个小脸拉的长白山似的,吃饭就像伺候老祖宗似的,可把我气坏死了,儿子在家,我忍着。昨天儿子出门了,这回我可得舒舒心、理理气了。不是说,咱这辈子,也不是穿小鞋的人,今天我可不再忍了,我要找媳妇问问,有啥不满意的,有意见就提出来。别都这样憋着难受。

  (向后喊)王芳、王芳,你可起来了?现在都九点了,饭都凉了,要不吃,我就把饭刮喂猪了,快起来!

  (自语)越说我越气,谁家的媳妇是这样的。(下)

  芳:(懒洋洋的上)

  (唱)王芳正在睡梦乡,听见门外叫王芳,

  急忙出门留神看,不见有人在这旁;

  昨晚电视真好看,一气看到十二点,

  现在还没有睡过瘾,外面喊叫气死人,

  自从王芳到他家,天天心情都很差,

  老婆婆整天板着脸,我一看见心就烦。

  (白)我呀,叫王芳,从进了这个家门,和我那婆婆就犯呛,我一看见那个老东西,我就哪个眼看哪个眼烦,哪个眼看哪个眼够,今天趁着他儿子出门去了,我要和她好好较量较量。明知是婆婆叫我,我装不知道,我单气她。

  (喊)哎?我刚才怎么听见有一只猫在门口“喵喵”的乱叫,一眨眼怎么不见了,死哪去了?咪咪咪……

  婆:(走上白)呦,你说谁呢?谁是猫?谁是猫?

  芳:(白)谁是猫?哪猫是猫,听你话说的,我还能说你是猫?

  婆:(白)我谅你也不敢,不管怎么说,你要知道我是你的婆婆!

  芳:(白)呦?婆婆?我叫你妈了吗?

  婆:(白)没有。

  芳:(白)我叫你娘了吗?

  婆:(白)没有,

  芳:(白)那你说你是我老婆婆,是从何而言?

  婆:(白)你都听听、你都听听,这可象话了,我告诉你,不管你叫不叫,我都是你老的,都是你婆婆,买个梳子没有齿—我就落个被了。

  芳:(白)我就是不叫,你看着办。

  婆:(白)呦,我咋听你今天说话,好像有点不对劲。

  芳:(白)哪不对劲了?

  婆:(白)咋有火药味。

  芳:(白)这就对啦,知道就好

  婆:(白)那你有啥意见,就说出来吧,我可不能受这个气。

  芳:(白)好,你听——

  (唱)王芳开口把话云,你要不知听原因,

  自从我到你家下,你天天生气为的啥。

  我到你家刚三天,你把你儿赶出家,

  这样的老的真少见,自己想想可像话。

  今天早上天刚亮,你又在这里叫嚷嚷,

  我要不和你较量,你难把我放心上。

  婆:(白)呦,你还有理了来,我也得把我的委屈说出来——

  (唱)听你说罢我火星起,你都听听是啥道理,

  你说我让儿子离开家,这俺也是没有法。

  为娶你花了十四万,借了人家七万八,

  眼看人家要建房,借的钱来还不上。

  你整天在家板着脸,想想这事可怨俺。

  芳:(白)不怨你怨谁?娶一个媳妇花钱,还借帐?你嘴这么厉害,你的本事呢?一个儿子都借,那人家要领两个、三个的,就不要活了,嘴还啵啵啵的,不知道嫌丑。

  婆:(白)哎呦,你都听听,越说越不像话,我娶媳妇借钱正大光明,丑啥丑?不像那有的人会办事,领闺女卖钱给儿子娶媳妇那才叫丑呢,俺不也领两个闺女么?咋没想起来要钱呢?

  芳:(白)这个老不死的,说着说着,邪风捎雨还说到俺妈身上来了来,看起来我得给你点厉害。(拉打架的样式)

  婆:(白)咋地?想打架?老娘也不今天老娘来教你几招,

  芳:(白)好!看看谁教谁。

  (二人打起,老人打到在地)

  婆:(喊)救命啊!救命啊!

  芳:(看见人来,)娘唻,来人了,别叫人看见了,多丑。(下)

  (两邻居走上)

  大:(白)我说你呀,年龄这么大了,走路一点也不小心,看摔倒了吧,快起来。

  二:(白)也就是的,媳妇都娶了,还毛手毛脚的,有媳妇了,啥活都该叫他学着做,自己也该想享福了,看看摔坏了吧?

  婆:(白)哎,你们哪知道啊——

  (唱)你们俩个把我问,慢慢听我说原因,

  今天早上我把她叫,起来她就和我闹,

  不容分说他就打,把我打到留底下,

  幸亏你们来的巧,晚了我命都难保。

  大:(白)大姐呀——

  (唱)叫声大姐别难过,你听妹妹对你说,

  现今的社会就这样,媳妇面前多忍让,

  王芳刚刚把门过,什么活来不会做

  你要慢慢引导他,千万不要来吵架。

  婆:(白)我和他吵架?你可知道现在的媳妇多娇气,我连一句话也不能说,还天天生气。哎!我的命好苦啊!

  二:(白)嫂子啊——

  (唱)嫂子不要泪悲提,你听我为你出主意,

  媳妇既然进了门,她就成立自家人。

  做饭洗衣让他做,要是不会跟着学,

  他要和你来板脸,你到门口把人喊。

  东邻西舍到门口,也让你媳妇出出丑,

  若要和你再纠缠,你到娘家把兵搬

  (白)好了好了,不要难过了,快起来吧,你看我这个主意可好?

  婆:(白)好、好,谢谢你的提醒,都给我气糊涂了,把这一茬给忘了。你说我那几个侄子,一个个都跟虎羔子样,打她跟捻个蚂蚁一样,

  二:(百)对对对,你呀,要早和我说,早就把她治服了,还能由着她撒野?

  大:(白)看你说的是啥话,上帝爱人,让我们人与人之间要和睦相处,何况是自家媳妇,更要怜爱,你对她好,她才能对你好呀?

  二:(白)我看你信主都信傻了,和睦那也得看看是跟什么人,对他这种人,就该这样。

  婆:(白)对,对,对,我听你的,不能太由着她了,这以后还了得?你看咱们都说这么大一会了,到屋里坐坐喝口茶吧。

  大:(白)不了,我还有事,我走了。(拉住二婶下)

  婆:(白)你们走了?

  二:(白)走了,(又回,小声说)可别忘了我的话。

  婆:(白)好,我记下了。

  (自语)说了半天,我还真饿了来,做饭吃去。(下)

  芳:(走迎上)干嘛去?

  婆:(白)你管的了么?我想干啥就干啥!

  芳:(白)呦,还来劲了唻,刚才来人了,是不是有人来给你出主意了?

  婆:(白)你不要胡扯,谁给我出主意了?我饿了,我吃饱了再说。(下)

  芳:(走上自语)不对,这老东西有心机,看样像是有什么事,我得去找那两个劝话的问问去。到底问个清楚,免得吃亏。我先问大妈。我三步两超,大妈家来到。大妈大妈,在家么?

  大:(唱)谁呀?

  芳:(白)大妈,是我,王芳。

  婆:(白)哦,王芳,快到屋里坐。

  芳:(白)不坐了、不坐了,我来是有点事想问问你。

  大:(白)好的,你说吧。

  婆:(白)刚才俺家的老东西和你们说了我什么坏话。

  大:(白)傻孩子,说到哪去了,你婆婆啥都没说,我们只是劝劝他以后别和你吵嘴了,免得别人看笑话

  芳:(白)真的?

  婆:(白)真的!我能哄你吗?别气了,再说他年纪大了,难免话多,别和她一样就是了。

  芳:(白)大妈,你说这能怨我吗?谁家有这样的老的能不生气,一天到晚的叫、叫、叫的烦人。

  大:(白)好了、好了,别气了。你听我对你说,圣经上说,当孝敬父母,能增加人的寿数,常常喜乐,全家人才能和睦相处。

  芳:(白)哎?大妈,你说的是什么圣经书?

  大:(白)就是礼拜天讲道人在台上讲的,有机会你也去听听?

  芳:(白)好,好,有空去。俺现在很忙,走了。

  大:(白)再坐会吧。

  芳:(白)不了,不了,你忙吧。

  (转过来,自语)真是干啥喊啥,买啥吆喝啥,三句不离本行,三句话没讲,就是传福音呀,悔改呀,信耶稣呀的,我可得闲听这,这信主的人嘴都紧,问啥都不会说的,我再去问二婶去。

  大:(白)哎,年轻人,嘴快,腿也快,看她走的这样快,也不知回家会生什么气,我上里屋给她祷告去。

  二:(唱)吃过饭来洗过碗,我到门外去转转;

  看看哪家在吵架,我到跟前把火扇。

  要是火气不够大,我就把油浇上边;

  他们闹得不开交,我的心里乐淘淘。

  东邻西舍都气我,说我是个惹事包;

  老娘生来就这脾气,看你能把我咋的。

  (大笑)这回可有好戏看了,那个老太婆听了我给她出的主意,一定得和他媳妇大吵一架,我去偷偷的看看去。(正好迎着二婶)

  芳(白)二婶,你到哪去?

  二:(白)哎呦,这不是王芳闺女么?

  芳:(白)不是我是谁,二婶,你慌慌张张干啥去?

  二:(白)我、我,(东张西望)我就找你啊。

  芳:(白)你找我有啥事?

  二:(白)当然有事,有事,有大事。

  芳:(白)有啥大事?

  二:(白)你来俺家干啥来了?

  芳:(白)我就是想问问,你到俺家,俺家哪老东西有没有和你说什么我的坏话?

  二:(白)哎呦,我的乖乖,咱俩可算说一快了,都是一件事。

  芳:(白)是吗?你说还是大事?什么事。

  二:(白)也不算是什么大事了,只不过你婆婆她……

  芳:(白)那老不死的真说我了?

  二:(白)说了、说了,说的可多了,你也知道,我是热心肠,好帮忙,到看不惯的就要说说。

  芳:(白)我来的不久,但也听说了你的“美名”,

  二:(白)那是、那是,我这人,吃饭能吃几大碗,从不觉得撑的慌,可这话要是有几句放在心里,就直翻腾,不说出来难受。

  芳:(白)那你快说啊!

  二:(白)好,我说你可别生气,

  芳:(白)不生气。

  二:(白)其实你老婆婆也不懂事,她说你懒,不干活,花了十几万买你留干啥?啥都不会干,现在要拿住你,啥都叫你干,不干,就骂死你,你要敢哽一声,动动手,她就叫娘家的侄子来打你,非把治服不可。好孩子,你可千万别再惹她了。

  芳:(白)她真是这样讲的?

  二:(白)你不信二婶?

  芳:(白)信,当然信了,要不我怎么来找你呢?

  二:(白)这就对了,我就是感觉着咱娘俩投缘,怕你吃亏,才不怕得罪人跟你讲的,要是换做别人,就是打金钩子钩也别想从你二婶嘴里钩出半个字来。

  芳:(白)那是,二婶的嘴,远近有名,不该讲的绝对不讲,该讲的,绝对得讲。

  二:(白)没想到你来咱庄不久,知道的还不少。

  芳:(白)别的不知道,二婶我还是听说过的。谢谢你,我走了。

  二:(白)谢啥,一家一道的,再坐一会吧。

  芳:(白)不坐了,也该回去了。

  (自语)这个老不死的,你等着,等会我叫你好看。

  (回头白)二婶,你忙吧,我走了。

  二:(白)王孩子,你回去是回去,可千万别生气,回来你又吃亏。

  芳:(白)不要紧,

  二:(白)别慌,我还有一件事,就是你可别说是我跟你讲的,你婆婆可不是省油的灯,俺是不敢惹她。

  芳:(白)你放心,我明白,不得叫你难看。我走了。(下)

  二:(暗笑)嘻嘻嘻,这回可有好戏看了。(下)

  婆:(白)哎?你说这都快晌午了,这媳妇也不知跑哪串去了,也不讲做饭,整天的不是看电视,就是串门子,像什么话。老娘我今天也不做了,咱都不吃!

  芳:(走上)都不吃?我得吃!

  婆:(白)谁吃谁做,老娘不伺候。

  芳:(白)我不会。

  婆:(白)不会不吃。

  芳:(白)我还就得吃,我还就得吃你做的。

  婆:(白)我就不做,爱吃不吃。

  芳:(白)呦,怎么没有好腔?

  婆:好枪?好枪叫八路军被走了,

  芳:(白)说话这么硬,有后台了?

  婆:(白)我能有什么后台?

  芳:(白)没有后台不有救兵么,去上你娘家搬兵去吧,我搁这等着。

  婆:(白)谁说我要搬兵,你听谁讲的?是哪个讲的?

  芳:(白)你也别问那个讲的,你有没有说过。

  婆:(白)我没有!

  芳:(白)你没有,好,我叫你讲了不承认。

  婆:(白)我没讲,我承认啥?

  芳:(白)你不承认,我打着叫你承认。(上前厮打)

  婆:(白)哎呦,这是弄啥,就救命啊!

  (二婶伸头鼠脑走上)

  二:(白)打起来了,又打起来了,有打起来了。嘿嘿嘿。

  (大妈走上,看见二婶)

  大:(白)他二婶,你怎么在这看着,人家打架,你怎么不上去拉拉。

  二:(白)我不去,我没时间,俺的碗还没刷来。

  大:(白)你望你这人,怎么这样。走,进去。(拉着进去)你们怎么了,又吵上了?

  婆:(白)哎呀,这日子没法过了,你看看,不知怎么弄得,今天溜了半天,回来就、就像火箭筒似的,见我就放,就跟要吃我的一样。

  芳:(白)你都看看,多会装,看来人啦,还不下劲么?

  婆:(白)我的天啊,我不活了,我没法活了。

  芳:(白)你死吧,我抵了去!有药、有绳、有刀、有井你自己选。那样舒服你选哪。

  大:(白)傻孩子,都说的是啥话。

  芳:(白)她不是说还要搬兵来吗?你去呀?我奉陪到底。

  婆:(白)你诬蔑我,找理由要打我。我什么时候说的要去搬兵的。

  芳:(白)不承认?可要我找证人?

  婆:(白)你找、你找。找不出来你不是人。

  二:(白)你们吵吧,俺忙,得回家。(拿势要走,王芳拉住)

  芳:(白)二婶,你别走,你说说,她是怎么讲的?

  婆:(白)她二婶?是你讲我讲的?

  二:(白)哎,好了,你们别吵了,这事都怨我。

  芳:(白)都怨你?

  二:(白)都怨我,是我在你们中间多讲了几句话。

  婆:(白)哦,是你讲的我要去娘家搬兵可是的?是你讲的,俺娘家人多,不要怕她,怎么怎么的,怎么成了我讲的了?

  二:(白)哎,我就是管不住着张嘴,你娘俩都来打我吧。

  婆:(白)你看我挨得可冤枉。

  芳:(白)你两句话,我们打了一架。

  大:(白)好了,好了,真想大白了。我的祷告上帝垂听了。

  芳:(白)你说的是什么?

  大:(白)你们不知道,为了这件事,我在上帝面前祷告多少遍,这回天父开恩啦。

  婆:(白)祷告开恩叫俺家打架?

  大:(白)你误会了,怎么能祷告叫俺家打架呢?

  芳:(白)那,你啥意思?

  大:(白)上帝爱世人,他愿万人得救,不愿一人沉沦,圣经上记载着有一个叫路得的女子为了年迈的婆婆,情愿离开自己的家乡、亲人,一路要饭,陪着老人回到遥远的家乡,留下了美好的名声,千古传颂。可以成为婆媳相爱的楷模。

  婆:(白)现在那还有这样的媳妇。

  芳:(白)现在那还有这样的婆婆。

  大:(白)世上是没有,但在主里就有,只要你们信神,主里面什么都有。

  芳、婆:(白)真的?

  大:(白)真的。你若信了主,听了道,就再也不会吵架了,媳妇爱婆婆,婆婆更爱媳妇。那才是辛辛福福的一家来。有一首灵歌唱道:媳妇信道孝公婆,公婆信道疼媳妇,弟兄信道不分家。妯娌信道家中和。

  芳:(白)若是能改,就叫她去。

  婆:(白)若是能改,就叫她去。

  大:(白)不是叫她去,而是我们每个人自己去。

  芳、婆:(白)那好,我们都去。

  大:(白)这就对了。

  二:(白)大姐,你们信主,可能管住嘴不肯说的。

  大:(白)有啊,在箴言书上就有,14章5节说:诚实见证人,不说谎言,假见证人,吐出谎言。在25节又说:作真见证的,救人性命,吐出谎言的,实行诡诈。15章28节也说:义人的心,思量如何回答,恶人的口,口吐恶言。这样的经文多的很,我不能一一都说出来,你听着觉得如何?

  二:(白)说的真好,说的真对,我的事,怎么那书上都知道。说的就是我。

  大:(白)圣经是一面镜子,谁看他就照谁。

  芳、婆、二:(齐白)那咋办?

  大:(白)不要紧,主就是叫我们看见自己的罪,承认罪,后悔罪,才能脱离罪,成为圣洁,永远不再被罪辖制。

  芳:(白)说的真好,下礼拜我就和你去教会看看。

  婆:(白)我也去。

  二:(白)还有我。

  大:(白)真好啊——

  (唱)感谢上帝帮助我,让我工作没白做;

  他们三人都悔改,真是让我乐开怀。

  芳:(白)开口我把大妈叫,我的心思你知道;

  今天你把我教育,今后和你信上帝。

  婆:(白)感谢妹子你好心,今天教育特别深。

  让我们娘俩都认错,以后愿意跟你学。

  二:(唱)未曾开口我心内疚,今天我真出了丑,

  望大姐以后多帮助我,我也和你把礼拜做。

  大:(白)上帝真是大有能,

  芳:(白)就我罪人脱迷蒙;

  婆:(白)恩主就了我的命,

  芳:(白)我们跟主奔灵程。

  ——剧终——
 

  TAG: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小品:借对象  上一篇:剧本:好人 打印文章   录入:蒙恩之城   责任编辑:离箭红尘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 本作者更多文章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21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