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圈中的买卖

作者:义路同行     来源:原创投稿旷野呼声 时间:2018-08-09 07:19:55

 s.jpg

  内容简介:

  有一个老牧人让儿子去寻找迷失的羊,途中救了十个被强盗打劫的商人。十个商人为报救命之恩愿做牧人的仆人。老牧人和儿子要去远方预备更好的牧场,就把羊群分给了十个仆人来管理,仆人中有些在忠心牧羊,有些把羊群管理的一团糟,又有人打起了经商的主意,变更主人的财产,盖羊圈出租,出售羊奶羊毛与强盗作交易等事情。

  人物:老牧人,妻子,儿子,商人,强盗

  (本故事根据部分圣经内容及真理教训所创作,只为启发人,教训人,提醒人,认识神,认识侍奉)

  从前有一个老牧人,他有许多的羊,有一天他发现少了几只。就让儿子去寻找那丢失的羊。于是儿子就离开了家去到山中寻找那丢失的羊。

  有一天有一群商人到某地去做买卖,途中经过山地,却不知道山中住着一伙强盗。强盗看到有猎物出现,就带领手下上前去抢了商人的财物,又把他们下在一个深坑中,要强逼他们做自己的奴仆。商人中有一些屈服于强盗和他们的同伙出去抢劫。其中有十个人还未屈服,强盗就仍把他们留在深坑中。

  这一天强盗带着手下要去远方抢夺去了,强盗对那坑中未屈服的十个人说:“我们要出去抢劫,如果过两天我们回来,你们还是如此,那我就杀了你们。”于是强盗带着手下的人走了,也没有给坑中的人留下食物和水。第一天过去了,那十个人还很坚强,他们说:“我们怎能和他们一样去做强盗,那是不法的事。我们决不与强盗同伙。”到了第二天他们又饥又渴,其中有人说:“你们还打算如此坚持吗?我们都快要丧命了,还要如此坚持真理吗?”又有一个说:“不如等强盗回来,我们先屈服于他,等到有机会了再逃。”有一个说:“强盗人这么多我们那有机会逃,只能屈服与他,像那些人一样活着为他卖命。”另一个人说:“宁可正直地死去,也不愿意苟且地活着。” 这十个人还在坑中争执着。 有的在绝望地呼喊着说:“谁来救救我们。”老牧人的儿子找羊刚好走到了这里。他听到了有人呼喊的声音就走了过去,从他们口中得知是在这里遇到了强盗被下在坑中。他就用绳子放下去把他们救了上来。牧人要走时,分给他们一些食物和水。他们却说:“你救了我们的命,我们情愿做你的仆人,你往哪里去,我们也要往哪里去。”于是牧人就怜悯他们,同意收留他们。这时牧人听到了羊的叫声,他走进山洞一看,这正是他父亲丢失那几只羊。原来是在几天前被强盗偷去了。牧人领着那几只羊和那十个被救的人往回走。半路看到一群强盗迎面而来,后面还有一群人在追赶。那十个人看到强盗,吓的赶紧躲到牧人身后。牧人说:“不用怕,你们看后面追赶强盗的正是我父亲所带的人。”原来强盗们是去抢老牧人的羊。被老牧人和仆人们打跑了。强盗看到了那十个人被救了上来,十分生气,但是自己也正在逃命中也是自顾不暇。老牧人走过来看到儿子找回了丢失的羊,身边又多了十个人。儿子就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父亲。于是老牧人就带着他们回到了家中。由于牧人救了他们十个人的生命。他们在牧人的家中总是尽心尽力的忠心做工。有时老牧人也让他们和儿子一同去牧放群羊。老牧人的羊也渐渐多了起来。那些强盗抢不到牧人的羊,就在草场上多加破坏,使草场被污染,草渐渐的少了许多。

  有一天老牧人对儿子说:“这里的土地被污染了,草地越来越少了,可是我们的羊越来越多,我们在远方还有一块地,不如我们去在那里建造更好的牧场。等到有一天可以把羊都迁到那边去。”于是老牧人就把儿子所救的那十个人都叫了过来。把羊群分给了他们,有的分了五千只,有的分了两千只,有的分了一千只。老牧人说:“我和儿子要去远方预备更好牧场,预备好了就会回来接你们到那里去。在这些日子里你们都要忠心牧养我的群羊。同时要防备强盗来偷抢我的羊。地里的粮食可做你们的食物,羊的奶也可做你们的食物,羊毛可以用做你们过冬的。你们要喂养我的小羊,牧放我的群羊。你们要彼此相爱,有多余的就要分给那不足的。免得使我的羊受到亏损,你们要使我的羊群更加兴旺。也好使你们得着奖赏。”

  老牧人和儿子走后,把妻子留下照看家中的一切。十个牧人也都是每天照老牧人所吩咐的忠心地牧养群羊。他们按时领出领入群羊,又留心数点查看,并按时分粮给群羊。主母也把每天日用的食物分给他们。他们有时也喝羊的奶。天冷时他们也穿羊毛的衣服。一切都井然有序。他们也盼望着主人早一点回来,好向主人交帐。

  有一天,他们在山中牧羊遇到了强盗一伙,他们赶紧警醒守望。强盗们走过来说:“我们不是来害你们的,你们知道今年的粮食收成不好,我们也没有什么生意可做,我怕我们吃的不够,就想从你们手中买些粮食。”一个牧人说:“这事我们不能做主,这一切都是我们主人的,我们得听主人的吩咐,我们的主人还没有回来,等主人回来再说吧。”强盗一听主人没在家就回去了,他在想,这主人不在家可是个好机会。

  第二天强盗又来了,强盗说:“你们的主人几时回来?”一个牧人说:“我们也不知道,他们已经走好多天了。”强盗说:“你们家中还有其他人吗?”他们说:“主人留下主母在照看家中的一切。”强盗说:“你们回去告诉你们的主母,我想从她那里买些粮食,我明天再来。”

  牧人们回去后把强盗的话告诉了主母。主母说:“这一切都是主人的财产,不能归给强盗。主人的物当归给主人。他们有需要他们可以亲手种地获取粮食。”

  第三天强盗来了,牧人们又把主母的话告诉了强盗。强盗说 :“你们看我们这么多天来没有偷你们的,又没有抢你们的。你们和我们不可以和平共处吗?”一个牧人说:“你们做惯了强盗,岂肯放下你们抢夺的刀。”强盗说:“我们手中是有刀,可是今天你们看,我们并没有用我们的刀来抢夺你们。”一个牧人说:“那是因为你们打不过我们。”强盗说:“你们看我们手中不但有刀,我们手中还有金钱。我们是来用手中的金钱来和你们做买卖。你们看可以吗?”一个牧人说:“是啊他们没有抢夺我们的财物,他只是要和我们做买卖而已,只要公平交易有什么不可?”另一个牧人说:“何况我们的粮食又吃不完,卖一些给他们也没什么大碍。”可另一个牧人又说:“他们的金钱是不义之财,我们现在是牧人不是再商人了。”牧人们中间起了争论。强盗对他的同伙说:“看到了吧,有时用硬的不行就来软的,总会让他们上当,早晚要把他们的财物夺过来。”强盗对牧人们说:“你们回去和你们的主母商量商量,我会足价付钱给你们的。”强盗们就走了。

  牧人们回到了家中,他们中有人支持这样的交易,也有人反对与强盗的交易。于是有人决定投票表决。结果有五个人支持,有五个人反对。一个牧说:“这样吧,我们把这件事告诉主母看她怎么说。”一个牧人说:“既然这件事情是不对的,又何必再和主母说呢。主母不是刚开始就不同意吗?”另一位支持和强盗交易的牧人说:“不如我们再表决要不要跟主母说这件事情。”结果有六牧人支持对主母说,四个人不支持。支持的人说:“我们支持的人多,所以我们决定还是要去说。”于是没支持的人就只好回去照管主人所交付给他们的群羊了。

  那几位牧人来到主母面前把强盗今天所说的又告诉了主母。主母听后刚开始还是反对这事,可是在那几位牧人的劝说下,主母说:“要不等主人回来再说吧。”

  第四天那几位支持的牧人来见强盗,又把结果告诉了强盗。强盗首先感谢他们的支持,又把一些金钱送给了他们。其中有几个人说:“我们不能要这钱,这不合适吧。”强盗说:“你们付出就应当得到回报,你们回去可以对你们的主母说,主人不在家你就是家里最大的。你可以随意而行。”

  那几个牧人回去又来见主母说:“我们的主人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回来,现在他不在家。你就是家中最大的,你可以自己做主,更何况我们的粮食又吃不完。可少卖一些给他们,也可以为主人家中增加一些金钱收入。”主母在牧人们的劝说下就决定卖些粮食给了强盗们。那几位牧人用牛车拉着粮食来见强盗,强盗们很高兴把粮价给了那几位牧人,另外又给了他们一些作为酬劳,感谢他们的支持。

  过了一些日子,强盗们又找到那几位牧人说:“我们的粮食快用完了,需要再买些粮食。牧人们又告诉主母,主母就准许他们又卖粮给强盗。并且每过不久强盗们就来买粮食。他们也从强盗那里得到好处。这一天强盗们又来和牧人们做交易。强盗对牧人们说:“你们不但可以卖给我们粮食,也可以卖些羊奶啊,羊毛啊,羊圈啊,羊啊什么的都可以和我作交易。他们说:“这些我们还不能作主,羊是主人的,我们不能作主。”强盗又说:“你们每天给你们主人牧羊,他给你们发工资没有。”他们说:“没有,因为主人救了我们,所以我们是为报答主人的救命之恩。”强盗说:“虽说主人救了你们,可是你们也为你们的主人做了这么多年,并且没要工资,这些年也算是还了他的救命之恩吧。你们不能因为他救过你们的命,你们就一辈子为他做牛做马。你们没有听说过做工的人得工价是应当吗。你们也当为自己考虑,你们不但可以把你们主人的粮食卖给我们。如果你们有什么可以卖的,我们也可以做买卖,我是不会亏负你们的。”(撒旦也会引用圣经的话,再引伸出一些似是而非的道理来迷惑人)

  牧人们回到家中,就在一起商量今天强盗们所说的话,有人觉得有理,也有人觉得:“我们的命是主人救的,我们现在所用的也是主人给的,我们应当知恩感恩,并用实际行动去报答主人的恩典,而不应贪心。”那些觉得有理可以去行的牧人说:“我们服侍主人这么多年,又没有工价,已经够报恩了,更何况我们又没有贪主人的东西,主人交在我们手中的东西我们就有权可以随意而行。我们只是想把主人给我们所用的东西拿去和强盗们做买卖。卖主人粮食的钱我们又没得一分,都如数交给了主母。”另一位牧人说:“我们的生命是主人的,我们和我们所有的都是主人的,我们如此侍奉他乃是理所当然的。主人给的恩典是够我们用的。这样还不够好吗?”那些牧人们说:“就你们爱主,我们这么做不也是为了主人的家吗?如果你们觉得不对,你们可以不去做,请不要反对我们所做的。尽好你们自己的忠就是了。”这一次他们又不欢而散。那些反对的人常常提醒他们,他们却仍随己意而行,他们把羊的奶也拿去和强盗做买卖,又把羊毛也剪下来卖给强盗们。因为他们觉得这些是主人给他们的,他们可以任意而行。

  由于他们常常忙着与强盗们作交易,而没有太多的精力去照管主人所托付他们的群羊,他们的羊群也没有再加添什么,羊的奶也都被他们拿去卖了,小羊也没有了吃的,许多羊都是又瘦又小。冬天来了他们却要把羊身上的毛剪掉拿去卖,以至使许多羊都得了病。而且羊圈也出现了破洞。有时强盗也会趁他们不警醒时把他们的羊偷走。而另外几位牧人,由于他们在这些事上并不与他们同伙,他们只是照主人所吩咐的忠心牧羊,看管主人的群羊,主人所交托他们的羊不但没有丢失一只,反而生养了许多只,比主人交付他们时多了一倍。而那些牧人,却为了利益使羊群混乱,羊圈也出现了许多漏洞。彼此相爱彼此相顾都成为了过去式,现在他们的眼中只有利益,一切都是向钱看。

  有一天他们又用牛车拉着粮食、羊奶、羊毛等物品来与强盗们做交易。交易完后强盗们说:“为什么你们卖给我们的粮食、羊奶、羊毛没有从前的多,反而越来越少了呢?”他们说:“没办法,粮草也不够,只是仅够羊吃,羊也不会生小羊了,一个个是又瘦又小。羊圈也破了,有些羊又被狼偷吃了。”强盗说:“看来你们的主母是不会管理。你们有没有听说过市场经济管理学这些东西?”他们说:没有听过啊,这是新道理啊。”强盗说:“你们看,我们原本是以做强盗谋生,现在我们学会了经商,这就叫转型,我给你们指条门路,你们要学会变通,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就是讲原则也要有弹性,只要能行出来就说明可行,不知道对错的也可以放心去行,就算做错了也是不知者不为罪。只要有人支持就放胆去行,做错了也没有关系,只要心是好的。你们要转型,你们几个人可以把羊卖给一个人牧羊,再把地卖给一个人去种,把羊圈再卖给另外一个人。把牛车再卖给另一个人。”一个牧人说:“这些都是主人的能卖吗?”强盗说:“虽然是卖来卖去不还是在主人家里吗?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应该你们的主母会同意的,如果她不同意,你们就说管理方法很重要,要想成功就要转型,或者让你们的主母把你们主人的东西变卖一些给你们,把东西变成个人的,人才会忠心,没有人会在别人的东西上忠心。你们就说我们还会在主人的家中为主人做工,我们做工你给我们工价,按劳分配多劳多得。”那几个牧人觉得强盗说的也有道理啊。

  于是那几个牧人就来到了主母面前。把强盗给的建议说给主母听。主母说:“主人的东西永远都是主人的,怎么可以变更给个人。那些牧人们说:“我们并不是想要贪主的东西,这一切都还是在主人家中,只是换种管理方法,是为了让主人的家变的更好,不然你看羊越来越少了,说明主人给我们的管理方法太落后了,已经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所以我们也要转型才可以。”他们极力地劝主母,最后主母同意他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但要记得羊群是主人的,羊圈、田地、牛车等物品可以转卖给你们,你们还要为主人家做工要有忠心。

  这些事情传到了那几位没有与他们同伙的牧人耳中,他们前来反对那些牧人,并指出他的错来:“主人救了我们,我们不当忠心的牧养主你的群羊吗?你们利用职务之便把原本属于主的归与你们自己,你们这样作合理吗?你们说是为主人的家,心却追随财利。你们是在为利混乱主人的家。你们体贴人的意思,却不体贴主人的意思。你们是又想侍奉主人,又想侍奉强盗。你们这么做对得起主人吗?”那些牧人说:“当初我们不是表决过了吗?我们通过了。”忠心的牧人说:“你们通过了,但主人会同意吗?”他们说:“主母也支持我们,我们支持的人多,真理在我们这边。别人都这样行了,我们也要去这样行。你们的反对无效。”

  反对的那几位牧人又找到了主母,主母说:“你们要心胸宽广,要彼此相爱不要相争,要学会变通,你们有你们忠心的方式,他们也是为了主人的家,我觉得他们做的也是忠心。你们这样论断人是不好的。只有主人才知道对与错。就算方法错了,结果也是为主人家挣了不少金钱啊。现在主人还没回来,当主人回来时一切自有定夺。只要羊不少就行,我只看着羊,其他的就随他们的意思吧。你们该说的也说了,该做的也做了。好了你们回去吧。你们看我最近也是为这个家忙的身上的衣服也破了,沾上污渍也没时间洗,脸上也满了皱纹,身体也累的是一身病。黑夜已深我也要睡了,说不定明天主人就回来了。夜里羊也是要吃草的你们去忙吧。”这些牧人只好忧愁叹息地走了,回去尽他们自己的忠心。

  而那些牧人也开始了他们自己的打算,有几个牧人的羊很少,但是羊圈很大,有几个牧人羊很多,但是羊圈太破了,由于主母的要求是羊不能少,其他的可以随意,并且主母还会下来查看。于是羊少的牧人就找到了羊多的牧人说:“当主母下来查看时,你们可以把你的羊租给我们,我们给你们付租金,这样我们羊就不至于被主母查出减少了。”那些羊圈大的又对羊圈破的说:“我的羊圈大,你们羊圈又小又破,我可以把我们的租给你们用。”他们之间的关系与利益就这样交织着,而那几位忠心的牧人由于不与他们同伙,他们就常到主母面前毁谤他们。其中也有牧人是只留够主人交给他们时的数目,然后把自己多出来的羊卖给了强盗,因为强盗们也开了一个叫金山羊的公司,也开始经营养殖、饲料、食品、娱乐等业务。强盗们又对牧人们说:“你们跟着你们的主人就只是放放羊,如果你们愿意随时欢迎你们加入到我们的公司。保证你们可以做主管,做经理。”有一位牧人觉得自己有能力管理一万只羊,但主人却只给了他一千只羊,他觉得跟着强盗干还是有钱途的。于是把他手中所管理的资产都变卖给了同伴,就加入到了金山羊公司。有一个牧人也想着,这些羊将来都是主人的,在羊身上的用心不如为自己做打算,他把从主母手中买的羊圈修理得又大又好,可以租放主人的羊,让主母给他们工价,还可以租给强盗们用,再收取租金。另一个牧人把从主母那里买来的牛车,一边拉主母的粮食,同时也为强盗拉财物。一举多得太好了。别的牧人看到了也都去效仿,时间长了他们中间也出现了争竞。他们比着把羊圈修的更高更大更好看,把车用羊奶洗刷,用羊毛铺垫。强盗们时常夸奖他们越来越有商业头脑了不愧为商人出身。他们与强盗的贸易也越来越多,他们的资财也越来越多,他们说:“我们发了财,我们富足了。”

  突然有一天老牧人和他的儿子回来了,并且还有许多随从,主母和牧人们看到主人回来了都很高兴,主人就查看走时所交付他们的,他看到那几个忠心的牧人所牧养的群羊,是又肥美数量又比从前多了一倍,主人心中很高兴。又查看到那几位牧人所牧养的群羊是又瘦又小,数量也不多反而有所减少了。并且主人得知他们所做的,就说:“夺过他们的羊群分给那些忠心的牧人。”他们说:“主人冤枉啊,我们也是忠心的,我们如此做也是为了你的家,并且主母也是同意的。”主人说:“所求于管家的是要他有忠心,不按我所吩咐的去做就不叫忠心。随己的侍奉就是乌撒的手,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才是爱我的人,爱我的人将要随我到那新的牧场。来人啊,把那不忠心的牧人送到强盗那里去,把他们和强盗一同关到那黑暗的无底坑中去。”主人又定睛看着主母,说:“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不结果子的树都要被砍去,现在斧子已经放在树根上了,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砍下来丢在火里。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忽然主人不见了,主母在惊恐中醒来,原来刚才主人回来只是一场梦,主母流下了悔恨的眼泪……主人回来我该怎么办……?

  TAG:羊圈 买卖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小品:有爱就有家  上一篇:剧本:谁是你的弟兄 打印文章   录入:义路同行   责任编辑:一道江河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 本作者更多文章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8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