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外五首)

作者:绿茵1     来源:原创投稿旷野呼声 时间:2019-08-11 06:00:08

IMG_0974.JPG

《真实》

主啊 让我走近你 走进真实
紧紧地拉着你的手 不离不弃

摒弃一切的虚妄和虚谎
摒弃一切的海市蜃楼 空中楼阁
摒弃一切的水中月 镜中花
摒弃一切的假冒伪善 人间诡诈
摒弃一切装神弄鬼 欺世盗名的偶像

主啊 让我走近你 走进真实
紧紧地拉着你的手 不离不弃

远离一切的虚伪和虚浮
远离一切的过眼烟云 虚假的幻象
远离一切的灯红酒绿 虚假的应酬
远离一切皇帝的新衣 纸做的老虎
远离一切金子和银子包裹的偶像
远离一切装腔作势 面目狰狞的偶像

主啊 求你檫亮我的眼睛 使我心明眼亮
能够直面现实 走进真实
走进真实的生命 真实的人生
活在真实中 与真实紧紧拥抱

主啊 求你洁净我
让我转变成小孩子的样式 拥有一颗赤子之心
让我的心充满光明 充满希望 充满信心
让我的脚站在稳固的磐石上 坚定不移
活在你的旨意和计划中 活在真理中
与你同在 与你同行

像一条清澈的小溪 淙淙流淌 扬起波浪
像一条纯净的小河 潺潺流过 奔向远方
像一颗明亮的星星 熠熠生辉 照亮黑暗
奉耶稣基督的名祷告 阿们


《人类的思考》

人类一思考 上帝就发笑
因为在神的面前
人就是一粒尘埃 甚至比尘埃还小
宛若虚空 如同虚无

所以人的思考
不是坐井观天 鼠目寸光
就是盲人摸象
只见树木 不见森林

智慧人的智慧 顿时荡然无存
因为 从井底看到的一片蓝天
怎能与浩瀚无垠的宇宙相比呢
人的智慧怎能与神相比呢
是神创造了宇宙万物和人
被造者怎能与造物主相比呢

正如斧头怎能与造他的人相比呢
怎能说:你造的是什么呢?
器皿怎能与造它的窑匠相比呢
怎能说:你造的是什么呢?

如果人说:我为什么看不到神
那你要知道:大美无形 大音希声 大智若愚
耶和华说:天怎样高过地
照样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

人类一思考 上帝就发笑
因为在神的面前 人都是罪人
自从亚当夏娃因吃了神不允许吃的分辨善恶树上的果子 而犯了罪
人就活在罪中 不断地犯罪
都亏缺了神的荣耀

可是人类一思考
就把自己当做义人 完人
把自己当做一个完美无缺 毫无瑕疵的好人
甚至故意装扮成一个伪君子 假冒伪善 自欺欺人

不仅没有自知之明、不知认罪悔改
而且还是自己眼中充满了梁木
却去挑别人眼中的刺
岂不知 先要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
然后才能看得清楚
否则 就是五十步笑百步 半斤笑八两

人类一思考 上帝就发笑
因为不认识神的人
根本就不敬畏神
往往骄傲自满 自以为是
结果人一思考
就完全违背了神的旨意

天离地有多么遥远
他的思想离神的旨意就有多么遥远
东离西有多远
他的思想离神的计划就有多远

他的思想就像一个个五彩缤纷的气球
在与现实 这块强大的巨石碰撞时
那都是以卵击石 纷纷破灭
惨不忍睹

人类一思考 上帝就发笑
因为 在神的面前
当人为自己有所发现而骄傲时
岂不知 对于浩瀚的宇宙而言
人的发现 不过像从一望无垠的大海中
捡到了一粒贝壳 那不过是沧海一粟

而人面对的
依然是 无限广阔的、浩渺的未知世界

人类一思考 上帝就发笑
因为 在神的面前
当人认为自己有所成就而自豪时
岂不知 人的聪明、智慧、力量、机遇
全都来自于神的赐予

因为太阳照好人 也照歹人
降雨给义人 也给不义的人
所以 由于神的慈爱
罪人也得到了神的恩典

如果没有神的赐予
人就是赤身露体的乞丐 一贫如洗 饥寒交迫
在世上就像那一枚落叶 在寒风中漂泊 冻得瑟瑟发抖
一无所有 两手空空 赤身出于母胎 又赤身归于尘土

人类一思考 上帝就发笑
因为 在神的面前
人一思考 就诞生出无数的白日梦
人一思考 就诞生出无数的谬论
人一思考 就诞生出无数的歪理邪说
往往是失之毫厘 谬之千里 纸上谈兵 脱离实际
与现实严重脱轨

在《圣经》中 约翰一书说
神就是光 在他毫无黑暗
耶稣说:我是世界的光
跟从我的 就不在黑暗里走
必要得着生命的光
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可是 人类的思想 著书立说 从古流传至今
在历史的长河中 浩如烟海
又有多少能在黑夜里 灿若星辰呢?
又有多少能在黑暗中 熠熠生辉呢?

谁敢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就算有人敢说 那也是大言不惭
因为说了也是白说 空口无凭
又有几个人会相信?
只能欺骗愚昧无知、孤陋寡闻之人

人类一思考 上帝就发笑
因为 在神面前 人极其渺小
所以 人要认识到自己的有限、无知、愚昧
人要谦卑、舍己
认识真神 活神 认识真理 追求真理 接纳真理
追求与神合而为一 与真理合而为一
与神同行 与光明同行

《写诗》

不想无病呻吟
不想装腔作势
不想故弄玄虚
不想文字游戏

不想平平谈谈
不想轻描淡写
不想云淡风轻
不想和风细雨

不想用平凡的墨水
不想用平常的笔尖
不想用平淡的白纸
不想用平静的书桌

啊 只想用青春和生命的热血
只想用与耶酥基督一同钉死在十字架上所流的鲜血
只想用饱含的热泪 炙热的情怀 赤子的心灵 颤抖的手指
只想用饱经沧桑 饱尝苦涩 饱经忧患 流血流泪的生命
这支如椽巨笔

写出人生的跌宕起伏
写出人生的峥嵘岁月
写出人生的烈火熔炉
写出人生的如火如荼

写出生命中的霹雳
写出生命中的惊雷
写出生命中的闪电
写出生命中的雷霆万钧 暴风骤雨

写出生命中的刻骨铭心 锥心刺骨
写出生命中的脱胎换骨 石心变为肉心
写出生命中的死 与耶稣基督一同钉死在十字架上
写出生命中的生 因信耶稣基督而活
写出生命中的从死里复活

写出生命中的黑夜
写出生命中的白昼
写出生命中的曙光
写出生命中的旭日

写出生命的呐喊
写出生命的颤音
写出生命的旋律
写出生命可歌可泣 荡气回肠 动人心弦的乐章

写出灵魂之中的狂飙突进 疾风烈火 摧枯拉朽
写出灵魂之中的风雷滚滚 五洲激荡 翻江倒海
写出灵魂之中的惊涛骇浪 波澜壮阔 波涛汹涌
写出灵魂深处的g e命 每一天激烈的思想斗争
对于何去何从 所作的艰难抉择

写出生命中耶稣基督用他在十字架上所流的宝血洗净我一切的罪
写出生命中从惧怕到信心的转变
写出生命中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的跳跃
写出生命中的翻转

因为诗是生命在歌唱
是道成肉身
是用青春和生命的热血 奔腾的、滚滚的热血浇灌
生长出鲜艳欲滴的红玫瑰 郁金香 杜鹃花

诗是灵感在降临
诗是心灵在激荡
诗是激情在燃烧
诗是热血在沸腾

诗是生命之火在燃烧
诗是生命之光在闪耀
诗是生命之花在绽放
诗是灵魂在飞翔

愿每一首诗
情深是火 思想是光
愿每一首诗
月亮一样皎洁 星星一样发光

愿每一首诗
幼苗一样脱颖而出 青葱翠绿
愿每一首诗
鲜花一样蓓蕾绽放 美丽鲜艳

愿每一首诗
红梅一样开放 不惧风刀霜剑
愿每一首诗
白杨一样挺拔 不惧风寒雪飘

愿每一首诗
是雄鹰走出黑暗的巢 展翅飞翔 穿云破雾 飞越万水千山
愿我的生命 击开捆锁 胜过幽暗 高举信心的旌旗
走出黑暗的坟墓 监牢 铜墙铁壁 黑暗 迷雾 展翅飞翔
飞越顶天立地的重重雪山 浩瀚无际的汪洋大海

因为《圣经》上说:
等候耶和华的 必从新得力 如鹰展翅上腾

感谢赞美神
愿他的旨意成全在我身
愿他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奉耶稣基督的名祈祷 阿们


《一个时代结束了》

一个时代结束了
结束的干脆 彻底
以致于在这空旷苍凉的大地上
再也找不到一枚它残留的落叶
再也找不到一丝它遗留的痕迹

一个时代结束了
结束的坚定 决绝
以至于凡是思想未来得及转变的人
都要被残酷的现实钉在十字架上
留下永久难以愈合的创伤
留下永久难以拂去的阴影

一个时代结束了
它在漫长的岁月中 日积月累树立起来的
光辉灿烂的理想
也在与现实激烈的碰撞中 成为火车脱轨
不得不接受着现实 无比残酷的惩罚

并且从此
理想的光环破灭 美丽的颜色退却
成为空中楼阁 白日做梦 水中月 镜中花
成为空洞的妄想 苍白的幻想

一个时代结束了
它在漫长的岁月中 日积月累建立起来的
根深蒂固的偶像
也在年年岁岁的电闪雷鸣 疾风骤雨中轰然坍塌
我将它们彻底砸碎 焚毁 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并且从此
决心远离一切愚弄人的偶像
无论它是包裹金子的 还是包裹银子的
是镶金戴玉的 还是精雕细缕的、是木制的、铜制的、还是银制的
是新兴的 还是陈旧的

一个时代结束了
曾经的忠诚变为愚昧 顺从变为盲从
朴实变为痴傻 单纯变为幼稚
以至于在人山人海 摩肩接踵的大地上
却感到咫尺如同天涯 心与心有着遥远的距离
再也找不到一个可以信任的人

一个时代结束了
曾经天真的的童年 迷茫的青年
与耶稣基督一同钉死在十字架上的痛苦
追寻真理 上下求索的中年
饱尝艰辛 饱尝苦涩 饱经忧患 饱经沧桑

一个时代结束了
它的结束无声无息
像秋天来了 树叶悄悄飘落
像一个患病的人 终于耗到灯枯油尽
像一个中毒的人 在不知不觉中造成慢性自杀
这是因为世上的一切都是短暂的
草必枯干 花必凋残

当最后的满怀理想 满怀激情 满腔热诚的诗人
人间诞生的赤子 大地之子 真实的诗人英年早逝
将青春与热血洒在人间 将满腔的激情化为一缕烟云
将身影消失在落日的余辉中 将人生的帷幕拉上

理想主义的光芒也随之远去
如流星划过黑暗的夜空
时代的号角也暗哑失声
陷入无限的沉寂

这时 我听到了从历经百年沧桑的教堂
传来了沉重的 深远而悠长的钟声
在黄昏的城市上空回响 穿越心灵 震撼心灵
那是长长的叹息 深沉的呼唤
你在哪里?

啊 人生短暂 春花易凋
必将归于尘土
人不能定自己的脚步
在世上不过是客旅 寄居的

尤其对于一无所有 流离失所 饥寒交迫
为勉强糊口 而总是忙忙碌碌 奔波不息的人
就像一叶小舟在惊涛骇浪的大海上漂泊
朝不保夕
多么渴望驶入温馨而宁静的港湾
人的尽头 是神的起头

一个时代结束了
我这个罪人的人生也该结束了
因为罪孽深重 苦难深重 早已不堪重负
理应追求真理 彻底认罪悔改 洗心涤虑
重生
揭开人生的新篇章

一个时代结束了
当夕阳西下 夜幕降临
天起了凉风
我不愿将自己迷失在无限的黑暗里
举头仰望 看见明亮的星星在闪耀

啊 在黑夜的尽头 是黎明的曙光
当只争朝夕 迈开坚定不移的步伐
让希望之光闪耀 生命之火燃烧
去完成肩负的使命 让生命与使命同行


《曾经的罪》

曾经的罪是一道血红的伤口
使人触目惊心
曾经的罪是一道黑暗的鸿沟
使人望而生畏

曾经的罪是一抹血红的残阳
使人心中悲哀
曾经的罪是一盏十字路口的红灯
使人心中警醒

曾经的罪是一个凄凉的坟墓
让人看到罪人的结局 死亡
曾经的罪是一个竖立的十字架
让人看到这个罪人 已死
已经与耶稣基督一同钉死在了十字架上

我的心啊 你要彻底认罪悔改 洗心涤虑
愿耶稣基督十字架上的宝血洗净你一切的罪
使你的罪由朱红变为雪白

我的心啊 你要弃绝一切的罪
切断一切与罪联系的绳索
彻底脱离罪人的生活
认识真理 追求真理 重生

因为你这个罪人已经死了
已经像落叶被埋入土堆
身体日渐朽坏
重生才是你的希望
是黑暗中的曙光


《诗是生命的火焰》

诗是生命的火焰 熊熊燃烧
诗是浩荡的春风 吹过原野
诗是冲锋的号角 回响耳边
诗是擂响的战鼓 激情飞扬

诗是大海的波涛 汹涌澎湃
诗是远航的帆船 乘风破浪
诗是滚滚黄河 怒吼
诗是滔滔长江 奔腾

诗是明亮的星星 在黑暗的夜空闪耀
诗是美丽的鲜花 在荒芜的大地开放
诗是发自肺腑的心声 在倾诉衷肠
诗是生命的颤音 在大地回响

诗是升起的白帆
诗是举起的手臂
诗是渴望光明的心灵
诗是追求真理的眼睛

诗是天父在呼唤: 你在哪里?
诗是天父在呼唤 呼唤浪子回家
诗是先知在呼唤 是以赛亚先知 耶利米先知在呼唤 呼唤以色列人
诗是先知在呼唤 是哈巴谷先知 何西阿先知在呼唤 呼唤以色列人

诗是约翰在呼唤 在旷野呼唤 天国近了 你们应当悔改
诗是耶稣在呼唤 在加利利地呼唤 天国近了 你们应当悔改
诗是耶稣在呼唤 呼唤死人复活: 拉撒路 出来
诗是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大声喊着说:我的神 我的神 为什么离弃我?
诗是牧人在呼唤 呼唤迷失的羊

诗是高屋建瓴
诗是警钟长鸣
诗是感恩的泪水
诗是赞美神的颂歌 直达天国

啊 诗在我的心中流淌
是清澈的小溪送来甘甜
啊 诗在我的心中生长
是美丽的鲜花送来芬芳

诗是大雁飞向蓝天
诗是夜莺放声歌唱
世界上有什么能阻挡灵魂的飞翔
纵然是雪山重重 顶天立地
也阻挡不住生命的翅膀

  TAG:真实 思考 火焰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从台风看末后之灾难  上一篇:深夜中的客西马尼园 打印文章   录入:绿茵1   责任编辑:溪水鹿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9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