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明月照高楼

作者:莫非     来源:作者原创 时间:2018-09-21 08:26:01

640.webp (17).jpg

  所有的残缺,都渴望完整。曾经,生命像一块残了一角的月饼,碎渣滴滴答答地掉,人活得愈来愈减缩。于是,在另一人身上寻找那缺失的一角,曾是单身的我,最大的渴望与生活重心。

  当然,也有人想在我的身上,寻找他遗失的一块。彼此寻寻觅觅,总凑不出一个完整。但在勉强的拼凑过程当中,常会不可避免地带来伤害。

  那时我还在读研究所,在一座下一场大雪,天地便会全被淹没的大学城里。一直便未学会与孤独作朋友,孤独,仍是我最大的敌人。所以每当孤独当前,人便特别感觉无力又无助。

  可想而知,当一位男孩对我表示有意,虽然心中了然分明,绝对走不出什么样的结局,却无力挽拒对方提出只是“作作朋友”的建议。

640.webp (18).jpg

  但男女的内心揭露,常是一场冒险。当两人谈多了,谈深了,不知不觉心房似缴了械,护城河上的桥也放下了,常给予对方可以登堂入室的错觉。

  一旦对方真打起感情旗帜,准备攻城陷阵时,少女的心又那么爱憎分明,容不得一丝朦胧含糊,马上敏感地再竖壁垒,坚请对方彻退出城,并扫除对方留在城内所有的感情线索。

  那是一场不自觉的心灵拉锯,在异乡的两个孤独灵魂当中。自我欺骗,也使我看不清不带感情的心灵靠近,竟会是凌迟对方心灵的一场伤害。

  于是,多次他的来访,都成为一盘盘下不完的残局。任何一点亲近的暗示,都被封杀,有什么讨好,亦被无情地拒绝。少女的心冷酷起来哦!有时比城外波多马克河结的冰还要冷硬。一次次他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640.webp (19).jpg

  渐渐,他脸上的笑容日益僵硬,下楼离去的脚步愈益沉重,但从未收回“只作朋友”的邀约。

  而我因他真正是个可以谈心的朋友,也舍不得放弃这段友谊。但仍然,我开始良心不安了。尤其一个晚上,发现他在下楼离去后许久,都听不到预期中应接着发动开走的车声。那久久停在我二楼窗口下的车,了无动静。

  偌大漆黑的停车场里,就他一辆车泊在黑暗中,飘摇似一艘孤舟。我望都不敢窥望,只觉那车像镇在心头上的一块石磨,成为我的折磨,惩罚着我感情上的诸多不仁慈。直到夜深、人静,才听到他起动开走的声音,我也才松下一口气。

  关系是愈搞愈僵。我的态度也愈来愈封锁,甚至容不下一次友好的探访。

  那一晚,是中秋节,他又被我“逼”下了楼。楼下又开始沉默的抗议,我先是愤怒,愤怒他老用这种方式惩罚我。又怪怨,怪怨他不了解我们的“不可能”,诸多示意成为我们美好友谊的阻拦与困扰。

  但一念之间,我探头了,探头窥望停在窗下的他。月光灿然,更衬得他车内阴暗。隐约中,望见他像一只受伤的羊,双手捧头扶在驾驶盘上,伤痛的身影是那样沉重。我的愤怒与怪怨一下烟消云散。忽然体会到感情的不可捉摸。

  我常自怜自己的形单影只,渴望找到那遗失的一角,却怎样也无法喜欢他,那是一种感情上的无可奈何。就像他的喜欢我,也是一种无可奈何。我们只是捧着一颗残缺的心,在不同的人身上尝试搜寻。但感情无罪,对我的绝情给他带来的伤害,我多少是有些歉意的。

  扶着窗棂,有些不忍。忽然,瞥见桌角有室友分送的一个月饼,豆沙枣泥裹红泥金字纸的包装,在灯下焕发起温暖的光晕。中秋节成了中秋怨,是否能拿这月饼下楼与他一起分食,像过去分食我们许许多多孤寂的异乡日子?下去吧!在人不能团圆的夜晚,用两个残缺,凑一个圆,也是一种人生。

640.webp (20).jpg

  终究没有下楼。少女的矜持,以及潜意识里怕永远扯不完的恐惧,那块月饼还是保留了。而且报复似的,从来吃不了一整个月饼的我,那晚,一口口,拌着对方扶在驾驶盘上的身影,硬硬给吞咽下肚。

  泪也留了一晚,是在对一段共同的“过去”道别、送终,因为知道这段友谊已走到尽头。当晚天上那明亮玉盘,像盏灵堂不灭的长明灯,成为我最好的见证,见证我埋葬了那段深刻的友谊。

  多年后,读“爱在瘟疫漫延时”,提到人上了年纪,对年轻时的交往会有不同的宽容感觉。我虽尚未步入老年,但也已入中年,又为人母,有了点母性的怜惜,对自己年轻时一些感情的处理方式,常会感到抱憾。

  有些事,实在可以不要作得那么绝,那么伤害人的。于是补偿似地,一次次我作着同样的梦,梦到带着母性的我,在月光下拿着月饼飞奔下楼,去到车边,安慰车内那已面貌模糊的青年说:“人生还没走完,不要那么伤心。来,请你吃块饼,今夜月圆!”......

 

  ——本文来自《莫非不朽的传说》微信公众号,作者:莫非
 

  TAG:中秋 明月 照高楼

【作者简介】 莫非,海外著名基督徒作家。会计学士、电脑硕士、神学硕士。现居洛杉矶,从事写作、教学与广播工作。2008年创办“创世纪文字培训书苑”(“创文”)www.gcwmi.org。近年多次受邀在中国及海外举办讲座。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中秋散文:无情骨肉有情天  上一篇:真正的属灵老师 打印文章   录入:大漠   责任编辑:大漠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8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