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三位母亲

作者:何天朵     来源:旷野呼声作者 时间:2019-05-12 07:58:26
 
 

       夜深花睡,家人们均已酣然入梦,我却辗转难眠。

       推开门,满廊清辉。阶上有花弄清影,也有落叶余香。夜,深且静。含苞待放的康乃馨让我想到一年一度的母亲节到了,花香扑鼻,却撩人情思,内心泛起母爱的心泪。

       在我三十多年的曲折生活中,上帝竟然给了我三个母亲,一个是生母,一个是养母,另一个是干妈。

       我的生母是一个音乐老师。从我六岁第一次见到她时,就看见她在弹琴。坐在她的旁边,听着优美的曲子,我断定弹琴是件很高雅的事。

       数年以来,生母在我心里犹如青花瓷般珍藏着,岁月老去,润泽依旧。

       一个人的情感生活里,母亲无疑占重要位置,当这一位置空白时,他(她)将更早更多地领略到人间的冷暖。

       即使后来一年见一次面,她的喜怒哀乐也常常对我秘而不宣。我渴望心与心的交流,渴望温暖无私的母爱,然而这些都从未发生过,我们之间有了鸿沟。

       世事如烟,转瞬经年,我也成家。生女儿那晚,当难忍的疼痛一阵阵袭来时,我的脑海里浮现的是生母捻花微笑时的模样,她深弹浅唱时的闲庭信步,她的温柔和恬静。于是我鼓足勇气闯过了生孩子的死荫幽谷。

       渴望变成了失望,失望又化作了忍耐,我心里的创伤已被天父医治,我谅解了她。

       想到母亲,就不由自主想起,与养母相依为命的日子。

       虽然在别人眼里,我的养母是一个年老又贫苦、精神上还有疾病的妇女,但在我幼小的时候,她却给了我无私的母爱。在成长的岁月里,我的喜怒哀乐都牵动着她的心,因为有了她,我的生命,也从荒芜走到芳草萋萋。

       清晰地记得童年的时候,我每天放学后背着书包走在田野上的情景。有时是一个人,有时会有一个伙伴,然后,梧桐树下母亲的背影,庭院上空袅袅腾腾的烟雾,家里亮起的橘黄的灯光,只一刹那,就勾起了内心深处软软的、切切的、对家的渴念。

       当我从风雪中回到家里,小桌上热腾腾的饭菜,让我的寒冷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长大出外读书以后在校寄宿,每次返校,她总要我带上大包小包的食物,还有她和父亲辛苦挣来的生活费。

       读大学时,父亲打电话说母亲的病还得动第四次手术,我放下电话,坐在宿舍窗口凄淡的月光里,寂寞地掉着眼泪。

       那时,我就有一个心愿,希望等我事业有成、结婚成家的时候,有能力孝敬她,我们可以一起散步,看夕阳西下,看倦鸟归巢。

       毕业后,我的婚姻和事业都不顺利。十年的时光飞过,母亲已白发如银。那些年我满腔心事,却无法跟她倾诉。

       父亲过世后,老母亲来婆家和我们同住。

       在同住九年的时光里,我见她经常把自己关在屋里,不是睡觉就是坐着发呆,时不时泪流满面、歇斯底里莫名地找事,丢东忘西……

       我带她去教会,陪她逛街,给她买各样的药物,带她找老年人聊天……却还是无法让她喜乐起来,她永远是热闹场合的陌生人。

       她的病情时轻时重,她的眼神已经忧郁绝望了,她忘记了过去的很多事情。

       想起在故乡时,她和父亲相惜相守的日子,转眼都成过去。人世间,什么是永恒的呢?

       对于养母,为了她有一个幸福的晚年,我牺牲了很多,在婚姻里委屈求全,我已尽己所能地报答了她。

       我的干妈是我满月时认的,因为我一出生就没有奶水喝,身体特别柔弱多病,那个年代没有奶粉,如果不是她,还有一些邻居妇人的百家奶,我大概也早已夭折。

       今天,当我走过漫漫的人生岁月,回过头看,我的这三个母亲对我都有影响。如果说,我还有一副清秀的容貌,还有一些人生的理想,还有一点文学和神学的细胞,和我特殊的成长经历和心路历程是分不开的。

       世间太多不完美的事,我们要学会接受与面对残缺的人生,并且相信万事都相互效力,叫我们得益处。

       记得学生时代看韩剧“蓝色生死恋”,竟然发现恩熙的经历和我是何等地相似。剧中有一段她和哥哥的对白,哥哥问恩熙:你下辈子想做什么?恩熙说:我以后要做一颗树,因为树一旦种在一个地方,以后就不会换地方,这样就不会和家人分开了。

       被掉包,被交换,从白雪公主到灰姑娘,妈妈不宠爱,爸爸不在乎,一百八十度的转身。这类痛是常人所不能承受的,我们从一个无忧无虑的公主切换到一个穷人家的孩子,家庭所有的分量都由一个弱女子扛起来,多少委屈,多少无耐,多少心酸,挣扎在社会最底层。

       这些都不是我们的错。

       相比恩熙,我要幸福一点。因为失去了那么多之后,我还有爱我的主。他不仅是我们称呼作阿爸父的那一位,他也是造了我们的那一位,他的爱如父亦如母。

       我相信神的意思原是好的,如果他要造就我成为一个优秀的作者,我要告诉别人尘世的悲苦,自己焉能不经历悲苦,我若想安慰别人灵魂的伤痛,自己焉能不亲身体会伤痛?

       在这个温暖的节日里,我深深体会到母亲如何爱自己的孩子,盼望孩子长大成才,天上的父也一样眼目总不离开他的孩子,并保护他们,如同眼中的瞳仁。他也盼望漂泊的浪子回家,并要赐福给他的孩子们,直到将我们带进永远福乐的家园。

       世间所有的爱都指向团聚,唯有父母家人的爱指向别离。趁一切都还来得及,如果您还有双亲,有空常回家看看,让父母的目光多在你身上停留,而不是含着泪目送。

       孝敬母亲,不只是要照顾她体弱多病的身体,关心她心灵的需要,更要在上帝面前为母亲的灵魂得救而流泪代祷,使母亲和天父的心同得安慰。

       只有信仰虔诚的母亲,才是儿女的祝福,家庭的祝福,也是社会的祝福。多一位慈母,家庭就多一个幸福,社会就多一分安宁。

       今天是母亲节,愿天下所有的母亲,不只母亲节快乐,天天都快乐,健康到永久!

       也愿我们都不忘将感恩之情归于赐福这一切的天父,因为他是一切爱的源头。
 

  TAG:母亲 母爱 

【作者简介】 何天朵:旷野呼声作者。大学中文系毕业,受洗归主十多年,被主呼召福音文学写作,文章散见于主内外杂志和平台,愿意在文字侍奉上尽绵薄之力!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  上一篇:将我放在你的心上如印记,带在你手臂上如戳记! 打印文章   录入:风雪夜归人   责任编辑:风雪夜归人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9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