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草虫鸣

作者:何天朵     来源:旷野呼声作者 时间:2019-09-08 06:30:35

timg (12).jpg

  在岁月一个转身的瞬间,秋天,被躲在草丛中的蛐蛐唤醒。

  秋天总是伴着离愁,天上的那枚月,发出镀银的冷光。月如钩时,李煜无言独上西楼,离愁别绪“剪不断,理还乱”;落月成孤倚时,容若叹息“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月明之夜,我也忆起儿时的往事,有一次,我因打预防针过敏住进了医院。母亲在医院里陪伴我,记得当时已是立秋季节,是一年中天气最相宜的日子。

  那些月夜,常常有蛐蛐的叫声自周围传来,时停时续,忽高忽低,不紧不慢地在秋夜里弹唱。“月下草虫鸣,”想起这几个字,内心竟温暖起来。

  寂寞的夜、亮亮的星星、还有守护孩子的母亲,此起彼伏的草虫声带着迷人的歌喉,回荡在我心头,顿觉清醒和安详。

  伴着如水月华,蛐蛐给寂寞的夜晚抹上了一层亮丽的底色。它们抒发情怀,吟唱美好,不经意间轻轻打开你的心扉。为夜色平添一缕诗情。

  蟋蟀的鸣声,在不同境遇的古人心中,往往会产生不同的感受。杜甫的《促织》诗云:“促织甚细微,哀音何动人。草根吟不稳,床下意相亲。久客得无泪,放妻难及晨。悲丝与急管,感激异天真。”杜甫从蟋蟀的鸣叫声中听到了哀音。白居易的《新春夜雨》:“蟋蟀暮啾啾,光阴不少留。松檐半夜雨,风幌满床秋。曙早灯犹在,凉初簟未收。新晴好天气,谁伴老人游?”白居易是从蟋蟀的鸣叫声中听出了光阴的流逝,暮年的凄凉。

  对我来说,蟋蟀的鸣唱,在这点上我真与古人“心有戚戚焉”,自23岁以后失去故乡后一直在外漂泊,尝到了很多世态的炎凉,我觉得自己始终都无法和一座城市真正融合。每到秋夜,伴随着蟋蟀起起伏伏的鸣唱,心底的那一抹挥之不去的淡淡乡愁随之会被轻轻牵起,而在浮世的喧嚣里却无处安放……

  但信主之后,内心有了漂泊的港湾,这久违的虫鸣就是天父赐予我的最美妙、最动听、最具特色的音乐。

  这些月夜,我静静聆听,这飘向大地,飘向星空的鸣叫和教会的钟声和赞美诗融合在一起,已不单是动听的虫声了。它变成了安抚灵魂的巨手,把我从物欲横流的人海,一步步牵出。蟋蟀声声,这醒悟人生的晨钟暮鼓,这大自然圣洁的歌,它告诫人、启迪人、感化人。它仿佛是上帝手上一味良药,又仿佛是一位智者,在谆谆叮咛……它让我忘了为生存而挣扎的劳累,也忘了一切的迷惘、烦恼……心自然地清了、纯了。

  蛐蛐一波接着一波,直道月明星稀,它们才逐渐平息。

  夜越来越深。在蟋蟀声中,人们也都安然入睡了。

  儿时的秋夜所感受到的快乐和在医院的秋夜所感受到的哀愁都是生活的真谛。虽然身处逆境病痛,但因有圣爱在生命里,有温暖亲情的陪伴,一切的一切都不带丝毫的灰暗。

  月下草虫鸣的夜晚,至今忆及仍有恋恋的感觉。境遇不同,人生历程不同,面对喧嚣的尘世,需要有一颗盼望仁爱之心,让生命之花在世间每个角落都散发出馨香之气。只要内心敬虔知足,不妄求不计较,即使在淸冷的日子也有活泼的信心,那也算保守自己的心到一定境界了。

  TAG:月下 草虫鸣

【作者简介】 何天朵:旷野呼声作者。大学中文系毕业,受洗归主十多年,被主呼召福音文学写作,文章散见于主内外杂志和平台,愿意在文字侍奉上尽绵薄之力!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明月清照桂花间  上一篇:不敌时间 打印文章   录入:溪水鹿   责任编辑:溪水鹿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9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