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何奇异:从蒙羞(奴隶贩子)到蒙恩(教会牧师)

作者:极地火种     来源:新浪博客 时间:2014-10-30 05:31:55

001HZjq1gy6MGjiBNPz59&690_副本.jpg

       “奇异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前我失丧,今被寻回,瞎眼今得看见……”这首传唱全球的经典基督教圣诗《奇异恩典》在教会内外为人所熟知,它那优美的旋律,它那真情的流露,它那信息的传讲,已经成为经典中的经典!

  很多人可能和我一样,对这首经典圣诗的作者和其来龙去脉所知甚少。直到前不久读完了《奇异恩典:约翰·牛顿传》,我才首次对这位圣诗作者的信仰和服侍历程及其传奇性有了一个全面认识。

  约翰·牛顿是英国人,生于主后1725年7月24日,安息于主后1807年12月21日,享年82岁。约翰·牛顿大部分人生岁月活动在18世纪,要了解约翰·牛顿的信仰历程,需要先了解他所处那个时代的历史背景。

  18世纪的英国,处在一个社会急剧大变革的时代。在政zh i上,经过1688年的光荣g e命,确立了议会民zh u制,扫除了资本主义发展的制度障碍。随之在经济上,资本主义工商业迅速发展,带来海外殖民贸易的大力拓展,“日不落帝国”正在形成中。这时期的英国是一个正在崛起的新兴大国。但另一方面,各种罪恶同时也在蔓延,表现在两极分化严重,富人穷奢极欲,穷人挣扎在温饱线上。无数失地农民涌入城市沦为无产者。工厂工作环境极为恶劣,超长工时、劳动压榨和童工现象非常突出。很多底层工人意志消沉,沉溺在酒精里面。记得我在1993年读初中时政zh i课大谈资本主义社会的黑暗,主要就是取材于这个时期的不良现象。

  此时的英国在道德信仰上,清教徒信仰的影响已经式微,国教会(英国圣公会,又叫安立甘教会)死气沉沉,人民灵性普遍冷淡,人们关心的话题是赚钱发财,追求商业利润高于道德良心(当时从事海外贩奴贸易就是一条最来钱的捷径)。而与此同时,怀疑主义(以大卫·休谟为代表)、理性主义的哲学思潮已经在英国抬头,表现在神学上是自然神论大行其道。这时的英国在社会、道德和宗教上的状况并不比法国好到那里,令一些有识之士担忧。这时百病丛生、动荡不安的英国要么继续沉溺在各样罪恶和混乱中走向大分裂大动荡,像1789年以后的法国那样;要么通过一场改革消除社会和灵性弊病,迎来一次大重整大更新。幸运的是,英国走了后一种道路,因为18世纪的英国爆发了一场持续数十年的福音大复兴运动,国民自上而下灵性得到复苏,基督教信仰根基得以重建和巩固,并对社会道德产生了极大的改良,由此刷新了整个英国的面貌。这一复兴浪潮甚至还燃烧到远在大西洋彼岸的北美,给新大陆带来第一次大觉醒运动。

  约翰·牛顿就是生活在这样一个风云激荡的时代,既是最好的时代,又是最坏的时代。从家庭出身看,和1300多年前的圣奥古斯丁一样,约翰·牛顿也有一个敬虔爱主的母亲。也和青年奥古斯丁一样,年轻时代的约翰·牛顿过着放荡不羁、混乱不堪的生活,充满对神对人的亵渎和咒骂。为了满足心里的发财欲,他随从当时的社会风潮,从事着贩卖奴隶的罪恶勾当,在金钱和性的诱惑下无法自拔。

  约翰·牛顿的归正始于茫茫大西洋上的一场突发而来的剧烈风暴,发生于主后1748年3月21日。在性命悠关而万般无奈的危急时刻,他突然想到了母亲的上帝,并第一次渴望向上帝求怜悯。约翰·牛顿的祷告蒙了垂听,这次经历成为他一生归主的转折点。当约翰·牛顿随船平安返回英国,他同时意识到自己踏上了灵魂的救赎之途了。就像他后来所写的那样,“从此,我开始知道,有一位上帝,他倾听并回应祷告。”

  但他的归正并不是一帆风顺,而是充满了挣扎。为了迎娶他心深爱的女孩,他需要赚钱养家。为此他一度重回海上去做贩奴生意。在1748-54年之间,约翰·牛顿四次远航非洲,其中三次担任贩奴船船长。不过,信主后的约翰·牛顿在这时候生命初步显出改变的迹象,他对船员和黑奴的态度非常仁慈,并创下了零死亡率的奇迹。他的言行举止也不像从前那样粗鲁和充满亵渎,而且他带领船上所有人在礼拜天进行崇拜。约翰·牛顿非常渴慕真道,在远航中带了很多属灵书籍,一有空就钻研装备自己。在贩奴过程中,约翰·牛顿亲眼目睹了欧洲白人对非洲黑奴犯下的种种骇人听闻的罪行。30多年后约翰·牛顿以权威见证人身份出现在英国议会,以亲身经历述说着贩奴贸易的种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罪恶行径,令在场议员无不震惊!

  【关于基督教界对贩奴问题的反省和批判】要知道这个时候的西方基督教界对奴隶贸易问题普遍缺乏道德上的敏锐和质疑。最先意识到奴隶贸易的不道德性和不义性,并发出抗议之声,是在北美的贵格会(基督教的一个宗派,诞生于宗教改革时期的英国)。1758年在费城的年度聚会上,宾夕法尼亚州的贵格会信徒声明奴隶制不符合基督教原则。1783年英国贵格会信徒建立了一个“救济和解放西印度黑人奴隶与阻止非洲海岸贩奴贸易”的协会,标志着近代废奴运动的开始。此事发生在约翰·牛顿担任贩奴船船长25年之后。因此,我们不能太苛责约翰·牛顿。

  1754年上帝藉着一场疾病(中风)阻止了约翰·牛顿,使他被迫放弃贩奴生意。在养病期间,他和上帝的关系越来越亲密。所有的礼拜天四处奔走在不同地方参加敬拜活动。

  约翰·牛顿的属灵成长,与他身边聚集的属灵导师是分不开的。特别一提的是,在约翰·牛顿的前半生,他和英国18世纪福音大复兴运动领袖约翰·卫斯理(1703-91)、乔治·怀特菲尔德(1717-70)很有交集。他曾多次现场聆听怀特菲尔德的讲道,两人也有过私下交通,这让约翰·牛顿的灵命深得造就。约翰·卫斯理对约翰牛顿影响也很大,当时他在利物浦担任海关稽查主管,这是一个油水很大的职位,但约翰·牛顿受到约翰·卫斯理一篇反对不道德交易的文章的影响,毅然拒绝随波逐流,拒收任何贿赂。还有一位属灵导师就是前面提到的圣奥古斯丁,奥古斯丁虽然死了,但藉着他的着作(特别是《忏悔录》)仍然在说话,约翰·牛顿从奥古斯丁的作品中受益匪浅。

  1758年约翰·牛顿领受到从上帝而来的全职呼召,甘愿放弃在利物浦海关优厚的职位。经过六年努力,遭遇多次拒绝,最后在一位富有绅士的大力帮助下,获得英国圣公会按牧。这一过程也见证了英国国教圣公会内部的种种官僚习气,特别是贵族绅士赞助金钱和教会之间有着说不清的牵连(当时圣公会的主教、牧师背后都有固定的一个或几个富有绅士的经济赞助,这些绅士被称为赞助人,给予主教牧师生活费事工费赞助。这一赞助人现象为人所诟病。约翰·牛顿后来在圣公会系统里长期受到一位叫约翰·桑顿的富有绅士的经济支持,这位绅士因乔治·怀特菲尔德布道而改变信仰,很敬虔,对基督教圣工的捐助非常慷慨。约翰·牛顿对他有很高的评价。我想,英国那些深受基督教信仰熏陶的富有绅士们不一定是要以金钱操控教会,而是出于对主的爱。)。约翰·牛顿虽然对约翰·卫斯理、乔治·怀特菲尔德及其倡导的循道宗路线非常敬重,但他受妻室的影响最后还是选择了圣公会,成为国教会福音派牧师。1764年约翰·牛顿被分到奥尼镇担任坐堂牧师,一直服侍到1779年。

  在奥尼镇这十六年服侍期间,约翰·牛顿的侍奉(教导、牧养、关顾、植堂和文字等)大放光彩,经典圣诗《奇异恩典》就是在这个期间被创作(1772年底)的。18世纪大复兴的英国教会也迎来了一个赞美诗创作高峰。约翰·牛顿很有文字恩赐,出版了一本赞美诗集,写了诸多文字作品,这为他赢得了声誉。虽然约翰·牛顿属于国教(圣公会)系统,但对不从国教教派、独立教派和其他正统教派保持属灵的连接。英国国教圣公会有自由派和福音派之别,约翰·牛顿属于圣公会内部的福音派牧师。

  1779年约翰·牛顿转到伦敦服侍(背后也是受到绅士经济赞助人的调配),开始投入全新的侍奉中。他到伦敦没多久,就成为很有影响的伦敦福音派领袖。1783年他成立了一个定期的讨论小组,由福音派领袖和具影响力的平信徒组成,同年年底,这个小组被称为“折衷派社团”(the Electic Society),定期聚会讨论诸多题目,影响非常大。这个社团后来开展了基督教海外宣教事工,1813年社团变身为英国教会传教士协会(CMS),最后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宣教组织之一。

  从这个时候起,一位青年才俊出现在约翰·牛顿牧师的后半生中,这就是英国近代着名的废奴活动家、基督徒国会议员威廉·威伯福斯(1759-1833)。1785年约翰·牛顿鼓励劝说这位年轻的议员留在政界不要贸然进入教会全职服侍。这一劝说极大地影响了历史进程。

  如果说在约翰·牛顿前半生,乔治·怀特菲尔德和约翰·卫斯理是大的属灵导师,那么在约翰·牛顿后半生他成为威廉·威伯福斯的属灵导师。有人如此说,没有约翰·牛顿就没有威伯福斯,没有威伯福斯就没有废奴议案。约翰·牛顿亲自参与了贩奴运动,给威伯福斯提供了有力的属灵支持,并且亲自到英国议会出席作证,支持威伯福斯的废奴议案。

  在他们的背后是一个经历大复兴洗礼的坚强信仰群体——英国教会和基督徒——他们堪称为“社会的良心”、“道德的灯塔”。面对18世纪英国z /-府和社会的黑暗面,英国的教会和基督徒站了出来(前期的约翰·卫斯理和乔治·怀特腓和后期的威廉·威伯福斯就是其佼佼代表),带来英国福音属灵大复兴,更新了全民的灵性,革新了社会道德风貌,带动全民走向敬畏上帝,如此英国实现了平稳转型,而没有陷入法国那样的暴力恶性循环中。18世纪的福音大复兴为英国在19世纪迎来和平繁荣和普世宣教奠定了社会的和属灵的基础。

  威廉·威伯福斯在议会经过二十年艰辛努力,屡败屡战,他提出的贩奴议案最终在1807年2月24日英国众议院以283:16票绝对性优势获得通过。约翰·牛顿在有生之年看到了这一胜利。10个月后,约翰·牛顿安息主怀,结束了地上的劳苦,作工的果效随着他(启14:13)。

  约翰·牛顿留下的最后遗言是:

  “我是大罪人,基督是大救主!”

  他是一个被奇异恩典深深摸着的人,自从第一次经历这美善的奇异恩典,他的生命就被扭转被塑造被更新——从对私欲的贪恋和被罪恶辖制的捆绑中释放出来,在基督里成为“新造的人”(林后5:17)。

  约翰·牛顿离世的那一年,英国的年轻宣教士马礼逊启航前往东方,历经千难万险踏上了古老中国的土地,要藉着福音的传布要把约翰·牛顿所经历到的“奇异恩典” 传递给中国的失丧灵魂。 以后一百多年经过无数宣教士的艰辛努力,才使这“奇异恩典”在中华大地扎根结果,活在今天中国的我们这些基督徒蒙了何等大的祝福!

  前面介绍了约翰·牛顿的生平事迹和信仰归正历程,也展现了18世纪英国的社会和属灵大变革大复兴。约翰·牛顿虽然远去二百余年了,但他所创作的基督教圣诗“奇异恩典”至今传唱不衰,震撼着每一位听者的心怀。

  “奇异恩典”的英文是“Amazing Grace”。我查阅了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amazing”这个英文单词的含义是“令人大为惊奇的;(尤指)令人惊喜(或惊艳、惊叹)的”。很显然,翻译成中文的“奇异”所表达的意思力度弱了许多。“奇异恩典”,乃是“令人大为惊奇的、让人惊喜惊叹的恩典”。这到底是怎样的恩典,又带出怎样的力量和权能?

  用一句话说,这“奇异恩典”之所以有如此大的力量和权能,是因为它能改变罪人的生命,能翻转罪人的人生,能更新罪人的灵魂!

  约翰·牛顿——昔日的贩奴凶徒——以自己的生命见证了诠释了这“奇异恩典”的美妙和权能。

  1807年12月,当约翰·牛顿在地上生命即将结束时,他回顾了自己从蒙羞到蒙恩的一生,以一句遗言宣告了他对这“奇异恩典”的生命体认:

  “我是大罪人,基督是大救主!”

  约翰·牛顿亲自撰写的墓志铭对这一宣告做了最美的注解:

  “约翰·牛顿

  曾经离经叛道  放荡无为

  做过非洲奴隶的奴仆

  蒙我们的主和救主耶稣基督

  丰盛之怜悯

  得保守、挽回、赦免

  受命传讲

  其多年意欲摧毁的真道”

  约翰·牛顿是一个被这神圣的“奇异恩典”深深摸着的人。他对上帝和救主耶稣基督表达了深深的感恩,是上帝赐给他如此宝贝而神圣的“奇异恩典”,把他从罪恶羞辱中拯救出来。自从第一次经历这美善奇妙的“奇异恩典”,他的生命就被扭转被塑造被更新——从对私欲的贪恋和被罪恶辖制的捆绑中释放出来,在基督里成为“新造的人”(林后5:17)。经历这大有能力的“奇异恩典”的更新和祝福,他不再在罪恶里打滚,而是成为荣耀上帝造福社会有益于邻舍的“新人”。

  看哪,在约翰·牛顿的生命里彰显出从上帝而来的“奇异恩典”的权能和荣耀。这恩典能改变罪人的生命,不管多硬的石头心遇见这恩典都能被融化。

  约翰·牛顿当上牧师之初,在一次讲道中对信徒疾呼:

  “在这里,有没有哪个人因为罪上加罪,而对怜悯失去信心,认为所有的盼望已然结束了的?——啊,绝非如此,看看上帝是怎样爱这个世界的——他是何等宽容的一位……上帝在福音书里宣告说所有相信他儿子的人都要获得赦免。难道你真的要拒绝倾听他的声音,漠视福音和属灵的救恩,让自己落入地狱的咒诅吗?噢,上帝我主,求你伸手阻止,愿你裂天而降,亲自触摸这石心,使它不再刚硬到底。”

  是的,这具有荣耀生命权能的“奇异恩典”来源自高天上帝,在基督的福音里被表达,在基督的十字架上被成全,在罪人的生命中被彰显。罪人只要凭信心接受这位救主、接受上帝在圣经里所赐的应许,就能触摸到这“奇异恩典”,并经历其所带来的奇妙改变和更新,结出谦卑痛悔(在恩典之光的照耀下,看到自己的败坏不堪,在圣洁慈爱的上帝面前认罪悔改)、喜乐感恩(经历恩典的医治,心里的情感所起的积极变化)、公义光明(经历恩典的更新,恨恶罪恶,意志上趋向过公义圣洁良善的美好生活)的果子,也能发觉“主恩的滋味”是美善的(诗篇34:8)。荣耀归给天地至高的造物主上帝——圣父、圣子和圣灵三位一体独一的真神! 阿们!哈利路亚!!

  附录:圣诗“奇异恩典”歌词中英版

  中文版本

  1, (摘自《生命圣诗》)

  奇异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前我失丧,今被寻回,瞎眼今得看见!

  如此恩典,使我敬畏,使我心得安慰;初信之时,即蒙恩惠,真是何等宝贵!

  许多危险,试炼网罗,我已安然度过;靠主恩典,安全不怕,更引导我归家!

  将来禧年,圣徒欢聚,恩光爱谊千年;喜乐颂赞,在父座前,深望那日快现!

  2, (四言古体)

  奇异恩典,如此甘甜。

  我等罪人,竟蒙赦免。

  昔我迷失,今归正途,

  曾经盲目,重又得见。

  如此恩典,令心敬畏,

  如此恩典,免我忧惧。

  归信伊始,恩典即临,

  何等奇异,何其珍贵!

  冲决网罗,历经磨难,

  风尘之中,我在归来。

  恩典眷顾,一路搀扶,

  靠它指引,终返家园。

  主曾许诺,降福于我,

  主之言语,希望所系;

  此生此世,托庇于主,

  主在我心,我在主里。

  身心可朽,生命可绝,

  在主殿堂,我得慰藉。

  一生拥有,喜乐平和;

  丰沛人生,如泉不竭。

  大地即将,如雪消融;

  太阳亦会,黯淡陨没。

  唯有上帝,与我永在,

  召唤游子,回归天国。

  天堂境界,垂世万载;

  光明普照,如日不晦。

  万众齐声,赞美上帝,

  绵延更替,直至永生。

  3, (吟唱版)

  天赐恩典,如此甘甜。

  我罪竟已得赦免。

  我曾迷途,而今知返。

  盲眼今又得重见。

  神之恩典 教我敬畏。

  使我心灵更释然。

  归信伊始,即蒙恩惠。

  如何能够不称颂?

  历尽艰险,饱受磨难。

  我今安然得度过。

  蒙此恩典,赐我平安。

  引我终究归家园。

  人生在世,已逾千年。

  圣恩光芒照万丈!

  齐聚吟颂,神之恩典。

  从今万世永流传。

  牛顿原作“奇异恩典”(英语原文)

  Amazing grace! How sweet the sound!

  That sav'd(saved) a wretch like me!

  I once was lost, but now i'm found,

  Was blind, but now I see.

  T'was grace that taught my heart to fear,And grace my fears reliev‘d(relieved);

  How precious did that grace appear,

  The hour I first believ’d(believed)!

  Through many dangers, toils and snares,

  I have already come;

  'Tis(It is) grace has brought me safe thus far,And grace will lead us home.

  The Lord has promis'd(promised) good to me,His word my hope secures;

  He will my shield and portion be,

  As long as life endures.

  Yes, when this flesh and heart shall fail,And mortal life shall cease;

  I shall possess, within the veil,

  A life of joy and peace.

  The earth shall soon dissolve like snow,

  The sun forbear to shine;

  But God, who call'd(called) me here below,Will be forever mine.

  TAG:蒙羞 走向 蒙恩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为谁倾倒  上一篇:为什么一般的基督徒没有被圣灵充满? 打印文章   录入:汲沦溪   责任编辑:紫色羽毛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9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