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2-06
    当第一次走进教堂参加主曰崇拜聚会的她,坐在二楼拐角的一个角落里,聆听着圣台上身着白衣白裙的唱诗班昂扬合唱着赞美歌曲《父啊,你赐何等慈爱》,《回到主身旁》这几首歌时,她任由抑制不住的泪水潸然滑落盈满两颊...
  • 2019-02-04
    她依然背着那个泛色磨损的双肩背包,依然是一身简便中性的运动服穿着,也依然是一头显得利落灵敏精神的短发,一脸不施脂粉的素颜。脚下的那双旅遊鞋不知道历经了多少个的春夏秋冬,看上去是一副踏遍红尘历经千山万水...
  • 2019-01-29
    这个年底,王小羽听说居处附近的那家教会,在春节期间要展开一次”得胜见证会"活动,他的心湖顿时掀起了—阵阵惊喜的波涛。...
  • 2019-01-25
    这一个月来,新闻媒体人资深记者雷明无数次濒临死亡的边缘线上,他无数次产生了跳楼自杀的冲动! ...
  • 2019-01-22
    "经历百转千回,祝愿你最终走上成义成圣的道路!从而获得永恒的生命!耶稣爱你!我也爱你!"...
  • 2019-01-21
    赵大伟与他的几位朋友在一家不知名的酒店里相聚,卸下面具和身份,吃吃喝喝之间,他们说说笑笑打打闹闹的显得格外放松。在权位上驰骋风云,大刀阔斧地指挥,耗心费神地指点江山,他们整曰里神经紧绷,长年累月大脑片...
  • 2019-01-16
    赵晓晓结束了在图书馆演讲大厅将近两个小时的信仰演讲后,她看了看时间,没有时间休息了,刘弟兄已经开车过来,在图书馆的大门囗临街的停车场中泊车等她了。...
  • 2019-01-04
    是夜,陈小欣在家中的沐浴间里爽爽快快地沐浴完之后,她掀掉头上的浴帽,拿起一条干爽的浴巾披搭在肩头上,裹住了身子,欲进卧室时,她忽然感觉脚下有异样感,透过沐浴间弥漫的泛着沐浴露醇香的团团缕缕的热气,她这...
  • 2019-01-03
    他深深地懂得:一个真正拥有新生命的人,会轻看暂时的苦痛,会轻看暂时的羞辱,会轻看属世的一切的利益!一个真正拥有新生命的人,他会和身边的.........
  • 2018-12-21
    小小说:牵手疼爱,他和她决定在教堂里举行婚礼。   ...
  • 2018-12-13
    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失落,都是因为我们自己没有成为更好的自己,却又总是习惯于奢求,甚至于要求别人成为更好的别人.........
  • 2018-11-22
    在一场国际艺术参展大会上,基督徒艺术家赵蒙恩参展的一件艺术品,是一种盘子,一种看上去普普通通的陶瓷盘子,通体洁白如玉,盘口呈一圈波浪状,这种形状的一个瓷盘子,放在那张铺着浅蓝色丝绸布的参展的桌上,远远...
  • 2018-11-15
    阳春三月,春暖花开,小绵羊花花,在她18岁的这一年,在妈妈的带领下,于草原广场上的那一座爬满了陈年的青滕,绽放着绚丽的鲜花,被色彩缤纷的花朵和网状的青滕所装饰的"十字小木屋"教堂,所举行的"复活节受洗礼...
  • 2018-11-13
    撒旦摇晃挥舞起了它阴谋的战旗:全球快覆灭吧!撒旦挥舞起它阴谋的战旗后,人类便开始大刀阔斧地互相踩踏,互相残杀,相吞相咬……于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了!...
  • 2018-11-12
     ……邱志摇晃着走上了长江大桥,是夜,长江两岸灯光璀璨,星空上群星闪烁,七彩的光影投射在他的脸上,笼罩于他的一身,他脸色灰暗,神情呆然,铅灰色,枯败的神态,呈现在璀璨夺目的光晕中,显得格处的突兀,不和...
  • 2018-11-09
    0条评论 作者:
    二十五.案情的逆转(2)   陈三木的探望对冷薇根本没有起到作用。因为陈三木沉浸在自己的观点和想象里,很显然,他一直是利用本案宣导自己的价值观。而冷薇面临的是现实痛苦。当晚她试图服用安眠药自杀,被她母亲...
  • 2018-11-08
    五年零六个月,地球上的这个孤小贫困落后的国家,2千多个曰曰夜夜滴雨未下,因干渴而死亡的人数天天都在不断地上升,嘶声裂肺的哭嚎声曰曰夜夜不断绝……这个国家山上的树木,随着国民人数的逐年减少,而相应地逐渐地...
  • 2018-11-06
    在信仰的真实真切的经历中,我们信徒在`旧我'与`老我'之间不断地争战着,一个真正的信徒,正是从不断的争战中,从而获得了灵命的成长与成熟。...
  • 2018-11-02
    0条评论 作者:
      十三.恢复记忆的试验(4)   刘春红说,那你想死,是不是?   陈步森说,我也不想死。我信主了。   ……刘春红骂道,你信个屁,信主能让你不被枪毙吗?信主能让你不被抓住吗?你这样的人,还信主?...
  • 2018-10-25
    0条评论 作者:
    陈步森觉得呆在刘春红家里让他不舒服,不是他对刘春红有所怀疑,只是和她住在一起时,陈步森会想起冷薇。这种滋味并不好受。他不可能和冷薇有什么关糸,但他仍然觉得和刘春红同床共枕,对冷薇就是一种背叛。这是很奇...
  • 2018-10-22
    杨虹和刘雪手牵手进入了这家大酒店,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她俩被安排在酒店三楼的一张酒席前落坐。在吃糖品茶等待参加婚礼的来宾们全部到齐后婚礼预备开场的这个期间,杨虹和刘雪谈起了刚才在路途中她们向路人传福音...
  • 2018-10-19
    0条评论 作者:
     三、神秘的吸引(4)   陈步森回到红星新村,有好一阵像丢了魂一样。他曾经捕捉到的某种隐秘的幸福感:明明是加害者,却能和被害人如此亲密来往的奇怪的幸福感,现在有可能失去。陈步森一步一步陷入这个家庭,...
  • 2018-10-12
    0条评论 作者:
     二、被害人的儿子(3)   来到了大街上,陈步森的脚不由自主地往一个地方挪,就是那个孩子的地方:幼儿园。自从昨天看见他之后,陈步森就有些魂不守舍了。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眼前老是甩不开那个孩...
  • 2018-10-05
    0条评论 作者:
     二、被害人的儿子(2)   突然,陈步森看到了一个摔倒的儿童,陈步森被他狗啃泥的样子逗乐了。可是当他再次把目光转过去的时候,他的眼睛不动了。陈步森张着嘴巴望着那个孩子。那个孩子也回头看了他一眼。他觉得...
  • 2018-09-28
    0条评论 作者:
    这时,外面传来杂乱的声音。陈步森感觉不对,他走出房间关上门,看到蛇子回来了。卧室的门已经打开,里面出现惊人的一幕:土炮用鎯头拚命敲打李寂的头部,发出通通的声音,地上都是喷溅出来的血。李寂因太过痛苦挣脱...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赞助商链接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8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