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我和上帝有个约》(四)

作者:北村     来源:作者原创 时间:2018-09-28 00:29:45

 t017ee2b2692e54a044.jpg

  一、樟坂杀人事件(4)

  这时,外面传来杂乱的声音。陈步森感觉不对,他走出房间关上门,看到蛇子回来了。卧室的门已经打开,里面出现惊人的一幕:土炮用鎯头拚命敲打李寂的头部,发出通通的声音,地上都是喷溅出来的血。李寂因太过痛苦挣脱了控制,像割了喉咙的鸡一样满地乱扑腾。大马蹬示意陈步森上去帮土炮,陈步森只好冲上去摁住李寂,使土炮得以用力击打李寂,锤子几乎敲碎了李寂的脑袋,陈步森的口罩上被喷得全是血。土炮发了疯似地大喊大叫,他的铁锤砸断了李寂的脊梁骨、胸椎和颈椎。有一锤砸在后脑壳上,白白的脑浆溅出来。连大马蹬都看呆了,骂道,土炮,你这是干嘛?这时,陈步森感觉到李寂的身体完全软了,如同一条去了骨的鱼一样。他放弃了它。土炮也住了手。

  李寂的老婆目睹了整个过程。她先是一动不动地看着,后来嘴里突然吐出一口东西来,从胸膛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紧紧贴在嘴上的胶带纸喷出来。大马蹬立即上前按住她的嘴。但她大汗淋漓,已经昏过去了。土炮上前也要敲她,被大马蹬制止住了。也许是李寂的死状把大马蹬也吓住了。他恐惧地看着李寂不成形的尸体。李森的脊梁骨砸断了,头敲碎了,他的一颗眼珠子也挤出来了,挂在眼眶外面。

  陈步森肠胃一阵翻滚,当场扶着椅子呕吐起来。

  二、被害人的儿子(1)

  李寂死后的三个月,红星新村里的人躲到了外地。这是大马蹬的意思。也是他们的惯例。当然他们都分到了钱。陈步森得了五万块钱,这个钱数不算少,他已经很满意了。陈步森其实对钱并没有太大的欲望,他认为自己是个随性的人,走上这一行纯粹是命运的关糸。至少他自己这么认为,如果父母不离婚,可能他现在已经成了歌星,在某地开演唱会。陈步森昨晚就做了开演唱会的梦,醒来发现自己躺在红星新村的床上。他睁开眼睛,看见了肮脏的驼红色窗帘。中午的阳光已经透过它漫射进来。

  除了陈步森,没有人敢这么快回到红星新村,蛇子是后面跟进来的。在这个团伙里面,有两个胆大包天的人,一个是陈步森,另一个是土炮。前者成天像没睡醒一样,经常若有所思地注视着窗外的原野,或者原野上的巨型烟囱,大马蹬说陈步森脑袋里少长了一根筋,所以他什么也不怕;土炮的胆大表现在暴烈的脾气上,成天骂骂咧咧,好像跟谁有仇似的。他的人缘并不好,因为好发脾气,除了大马蹬,没人爱搭理他;但喜欢和陈步森说话的人不少,蛇子就是一个。蛇子总觉得沉默寡言的陈步森有学问,因为他不说话,所以让人拿不定他究竟在想什么。蛇子跟着陈步森在云南昆明躲了三个月,用的都是陈步森的钱,陈步森也没有不乐意。他觉得抢来的钱不算钱,应该就是这么个意思。

  陈步森点着了一支烟,从床上支楞着身子,呆呆地看着窗外楼底下的市场,也许是非典刚过,提着篮子的人有的还戴着口罩。空气中飘浮着消毒水的味道。陈步森突然间感到非常无聊。他在云南呆了三个月,本来想去西双版纳玩玩,这是他藏在心中好久的愿望。可是一到昆明他就哪儿也不想去了,这种愿望的消褪是突如其来的,宛如风把烟突然吹散一样,陈步森再也提不起动身的欲望。过去他从来没有这种感觉。陈步森在昆明熬了三个月,心已经飞回了樟坂。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那么渴望回樟坂,那里的危险并未消除。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回来了。

  蛇子也醒了。他总是像一只猪一样,必须睡够时间,否则就会像孩子一样耍赖。他也爬到窗前看,问陈步森想吃什么,他下去买早餐。陈步森说自己什么也不想吃,并开始穿衣服,今天他想出去走走,去看看他的表姐周玲,一个嫁给教授的小学老师,在建设路小学教音乐。虽然陈步森对她的丈夫没有好感,但自从父母离异后,他被抛弃了,反而是表姐时常关心他。父亲癌症去世后,表姐更是拿他当亲弟弟看。陈步森爱唱歌也是受了表姐的影响。所以连母亲家也不去看望的陈步森,倒常常会去周玲家走动走动,用偷来的钱买一点礼物给她。

  表姐的家在建设路和东风路的交界处,离建设路小学也就走十来分钟的路。陈步森经过水果店时停了下来,想买些水果给表姐。可是他站在水果摊前,手摸着兜里的钱,突然犹豫起来。他觉得用抢来的钱给表姐买东西是不是不好。过去他从来没有这样的想法。但今天他突然觉得不合适了。也许陈步森回忆起了那天的事情:李寂的死状太惨,陈步森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的脑浆被敲出来。这样的想象让陈步森很不舒服。他在水果摊面前呆呆地站了一会儿,还是打消了主意。他想,今天我就不买东西了吧。

  表姐不在家。陈步森很失望。他好久没有见到她了。只有她的丈夫陈三木在家,陈步森认为陈三木一向不太看得起自己,至少他是这么感觉的。过去陈步森到表姐家玩,陈三木会一个晚上不跟他说一句话。但如果凑巧他闲着,兴趣来了有时也会跟陈步森聊会儿天,可是陈步森不喜欢跟他聊天,因为陈三木总想给他上课,教育他要重新做人。实际上陈步森除了被拘留过十五天,还没真正做过牢呢。所以,陈三木教育他的话,打左耳进从右耳出。眼下陈三木正闲着,就和陈步森搭讪,说周玲去排练歌咏比赛了,他说了一阵子话,大约是教育陈步森尽快找个工作,他说像陈步森这样的人一辈子也找不到老婆。陈步森听不下去,说他有事,掉头就出了表姐家。陈步森就是不愿意听陈三木教育。虽然他跟大马蹬混,但有时他觉得大马蹬比陈三木还强。大马蹬至少还分钱给他,从来没短过他钱。可是有一次陈步森到表姐家,表姐要给他削苹果吃,陈三木说先给他吃白地瓜。因为白地瓜比苹果便宜。

  陈步森把手插在裤袋里,一个人慢慢在路上走。他不知走了多久,来到成功广场。太阳渐渐爬上天空,把一盆热气倒下来。这时陈步森有些饿了,他对着一匹马的雕塑看了一会儿,想进旁边的麦当劳吃一个派。他喜欢透着清香的苹果派。突然旁边响起来一阵歌声,陈步森扭头一,旁边是一个幼儿园,孩子们跑到了院子的草地上。他们搬着硕大的玩具字母,跌跌撞撞地跑着,有几个连人带玩具跌倒在草地上。陈步森看着,就乐了。他觉得五六岁的孩子的脸长得很奇怪,肥肥的,就像老干部一样。其实孩子和老人长得是很相像的,只是人没注意。

  【作者简介】北村,本名康洪,1965年9月16日生于中国福建省长汀县,基督徒作家。北村的小说创作是从先锋小说开始,是位带有传奇色彩的有名作家。1986年小说处女作《黑马群》发表。作品因写法新颖产生争鸣。此后其主要作品有小说《谐振》、《逃亡者说》等一糸列"者说"系列小说,《劫持者说》、《披甲者说》、《陈守存冗长的一天》,《归乡者说》、《聒噪者说》。这个系列的小说使北村跻身于中国先锋小说家的行列,被誉为中国先锋文学的代表作家之一,受到批评界广泛关注。北村除了写作小说之外,还创作了诗歌和影视作品,如《北村诗集》,电影作品《周渔的火车》(改编自小说《周渔的喊叫》,与孙周和巩俐合作)、《冬日之光》、《对影》,《武则天》(与张艺谋合作);23集电视剧《台湾海峡》(与张绍林合作),30集电视剧《风雨满映》(与雷献禾合作),17集电视剧《城市猎人》(与吴子牛合作),此外还有姜文买断的小说《强暴》即将拍摄成电影。

  TAG:连载 有个约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连载小说:《我和上帝有个约》(五)  上一篇:连载小说:《我和上帝有个约》(三) 打印文章   录入:大漠   责任编辑:大漠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8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