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架上帝!

作者:勺勺.天爱     来源:旷野呼声作者 时间:2019-11-22 07:01:10

绑架上帝!.jpg

   ……迫不得己的他,终于做出了这个决定!

 
  那家他去过几次的教会张牧师,收到他发出的请求为他家临终的老人"施洗"的信息后,张牧师便立即放下教会手头上的工作,疾速地赶到了他的家中。
 
  "你家的,要求接受施洗的老人呢?″
 
  张牧师一踏进他的家中,便急着要着手对老人进行"施洗″的工作。一路忙着赶过来的张牧师,顾不上歇下来喝一口他刚刚沏好的茶,便要见他家临终的要求施洗的那位老人。
 
  他心事重重地将为张牧师泡好的那杯茶放在客厅的茶几上后,他迟疑着,艰难地抬起了头,面对着一脸温情与关怀的张牧师,他的眼睛却没有对视张牧师,他复杂的目光盯在了地板上:
 
  "我家……没有临终的老人要求施洗,我以……这个……这个借口……找你来,是想……是想请求你帮忙做一个……做一个向你所信仰的那位神求助的……祷告!我因为多年的赌博,也因为生意上的一次失手,落下了巨大的……债务!这几天,已经有债主联名向法院起诉我了,我实在是……走途无路了!如果你能够……帮助我向你所信仰的那位神求助,使我能够逃脱这一场官司,那么,我就信仰你所信仰的那位神,认定他不是假神而是活神!是真神!是可以值得我信靠的!″
 
  他吞吞吐吐,艰难,晦涩的,怀着满腔的希望,鼓起极大的勇气,终于说出了他找牧师来的最终的目的。
 
  张牧师在他的这一番话中愣怔住了,他皱着眉头目光定定地看着对方:
 
  "你没有开玩笑吧?!″
 
  他愁苦地咧嘴一笑:
 
  "我此时哪里还有开什么玩笑的心思,来跟牧师你,开这种……玩笑呢?″
 
  张牧师喘息着,一脸极力压抑的怒容:
 
  "抱歉!你的这个忙,我实在是帮不了!我所信仰的神,他也不会给你帮这个忙!你信仰神,或者是不相信神,以这种愚昧无知的试探方式,来作一个信仰上的决定,这种意图实在是可笑可悲而又可叹!你信不信仰神,其结果在于你最终能不能够得救,关键在于你是否能够得益,而与神却没有丝毫的损失!你知道吗?神,他呼唤世人,神,他拯救世人,那是缘于他对被造的,后来堕落,陷在死亡中的罪人我们的大爱!人,只有认识到神的卓越和崇高,才能够认识到自身的卑微和渺小!神,理所当然地应当受到被造者人类的敬拜,而不应该受到什么`假神′的评论!神,理所当然要受到被造者人类的尊崇,而不应该受到任何的愚昧无知的质疑!……很抱歉!你的这个忙,我实在是帮不了!但是,但是我可以为你的得救,为神最终能够拣选上你,而向神恳切的祷告!″
 
  说到这里时,张牧师的手机响了,他忙打开手机接听,是教会的一位同工打来的,询问他下午探访侍奉上的某个事情该如何安排,以及教会中其它的几个事情该如何处理和安排。
 
  "我马上回教会。"
 
  收了电话,张牧师向他告别时,表示他会为他的得救而持续的祷告。
 
  他突然以宽阔厚实的背部一下子挡在了客厅反锁的大门上,他一脸的凶恶:
 
  "你现在不肯向你所信仰的那个神作一个帮助我脱离目前这一场官司的祷告,那么,这就证明了你所信仰的这个神,完全是一个不能显现出神迹能力来的假神!这证明你欺骗了我!也欺骗了教会中的那些许许多多的信徒们!你们教会每个周末开展什么主日崇拜聚会活动的时候,那些四面八方前来参加聚会的信徒们,他们该奉献上了多少的钱呐!你们的教会完全是骗财的教会!″
 
  张牧师大为震惊!
 
  一一在地上拓展神的国,必有各种各样的争战!
 
  在他咬牙切齿地说着这一番话的过程中,受到了不小震惊的张牧师愣怔了片刻后,一下子镇定了下来。
 
  他的目光直直地看着挡住了客厅的大门,就像是竖起来的一堵厚实的墙一样拦阻他出门一脸凶狠的对方:
 
  "你的话,好像还没有说完吧?你的意思是……?!"
 
  对方将脸扭向一侧,他极力地避开张牧师的视线:
 
  "我希望你能够将信徒们奉献建新教堂的那些钱,拿一部分出来,帮助我偿还这些年我所拖欠下来的……巨大的债务!至于以后,以后嘛,我会去教会参与……"!
 
  张牧师的一只手按着他隐隐疼痛起来的胸口部位,他颤着嗓音缓慢而坚定地对他说道:
 
  "我虽然是教会里的牧师,但是,我完全没有这个资格,我也完全没有这个胆量,敢去将信徒们所奉献的那些建新教堂的钱,拿出来给你,帮助你去偿还你私人所欠下来的债务!″
 
  挡在门上的他气极败坏,他迅猛地一把夺下了张牧师手中的手机,旋即将张牧师扑倒在地,然后将他拖进了卫生间里捆绑起来:
 
  "你既然来了,你既然来了这么一趟,我又怎么能够就这样,这样轻易地放你轻轻松松的回去呢?″
 
  他将一只脚使劲地踏在捆绑起来的牧师的腰背上:
 
  "是死是活,聪明的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反正也逃脱不了这一场官司!我不想进监狱!我实在是活得不想活了,我弄死了你,再去自杀!有你陪着我死,也好给我垫个背!作个伴!″
 
  地上的张牧师此时在心里切切的向神祷告着,嘴角鼻孔里喷溅出来的几线鲜血,溅落在了他身前的白底花纹瓷砖铺成的地面上。
 
  此时此刻的张牧师,他深切地感受到了遭受逼 -/迫时,这种屈辱和辛辣疼痛,以及苦涩苦楚的滋味。
 
  "你为什么不吭声?!你在祷告吗?你在向你所崇拜所信靠的那位神祷告吗?你在请求他帮助你逃脱今天的死吗?你今天如果不答应我帮助我脱离这一场官司,那么,你今天也就死定了!你为什么不吭声?!你现在不祷告你的那位神,是因为你知道你所信靠的那位神是一位假神吗?你不是经常在圣台上宣扬你所信仰的那一位神是又真又活的神吗?你不是在那一次的见证会上,讲叙你多年前读神学时,有一天你临时离开了你所租住的那个住处,急着连夜赶回了你的家,去取你过冬的衣物,恰巧在你回家一趟的那一天晚上,你租住的那个简陋的住处,因为电线老化而导致一夜之间整排租住房都被烧毁了!你感叹你的那一位神保守看顾了你。你今天就要死在我的手上了,我倒要看看:看看你所信靠的那一位神,他今天究竟是怎么样的前来搭救你!″
 
  地上的被捆绑起来的张牧师艰难地吐出了一口带血的唾沫,他咽了咽他干涩的喉咙,声音沙哑,低微地说道:
 
  "我不肯向神为你的这一场官司,照你所说的请求神帮助你脱离而祷告,并且以你想象中的,神可能对你的这一种`帮你还债′的方式,来吸引你归在神的名下而祷告,是因为,是因为你还一直没有向神认罪悔改!是因为没有认罪悔改的罪人的祷告,公义而圣洁的神是完全掩面不听的!而你以神答应帮助满足了你的某种要求,从而来作为你信仰神的一个条件,这实在是羞辱神的圣名!也是在践踏神的真理!"
 
  说到这里,张牧师难受地呻吟了起来,眼睛里流溢里几抹伤痛,但脸上,却显现出强大的坚毅,坚定来:
 
  "至于教会建造新教堂的信徒们的奉献款,我以我的这条命,来至死地守护它!我坚决拒绝天下的任何人以私人的名义去挪动它!"
 
  说到这里,张牧师落泪了,他想到了主耶稣十字架上的死,想到了主耶稣的门徒的死……基督教的发展史也就是教会以及敬虔的信徒们遭受逼 -/迫的历史!主耶稣的话此时在他的耳边不断地萦绕:
 
  "你们进入神的国,必须经历许多艰难″;"亲爱的弟兄啊,有火炼的试验临到你们,不要以为奇怪。″;"不但如此,凡立志在基督耶稣里敬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 -/迫……!"
 
  张牧师闭上了眼睛,神,在一个人心中所占立的位置,以及其价值,并不能够在一个人日常顺境的时候看得出来,只有当一个人处身在非常的境地之中时,信仰的立场,以及其坚守信仰的心态,才会得以完全的彰显了出来!
 
  ……
 
  ……此时,他的电话又响了,又是债主们打来的摧逼着他偿还债务的电话,他骂骂咧咧地气恼之极地挂了电话!
 
  "你他妈的快点想办法!不然,我们两个今天就只好一起同归于尽算了!"
 
  挂了电话,他惶恐不安地发疯地摧逼着地板上捆绑着的张牧师快想办法,他的脚重又踏在了双手反剪捆绑在地的张牧师的腰背上,并且使劲地踏踩了几脚,他清楚地听到,他脚下被捆绑起来的张牧师,他的手臂以及他的腰背间发出了几声"咔咔咔"的类似臂膀或是肋骨的断裂的声音。
 
  张牧师痛苦地抑制不住地大声地呻吟了起来,他不停地切切的含泪祷告着,他祷告神能够拣选此时正在逼 -/迫着他的,这个始终不肯认罪悔改的罪人,他同时也切切的祷告神能够救他脱离这一场凶恶……
 
  ……在切切的祷告中,他深深地懂得并体会到:神的儿女们受苦,受逼 -/迫都不是偶然的,乃是出自于神的命定!神的儿女们所临到的所有的一切的处境,完全是出自于神的旨意!神如果不许可,便是连一只麻雀也不会无故地掉落在地上摔死!神的儿女们受苦,受到各种的逼 -/迫,全都是神所要达成他的种种的目的!主耶稣十字架上的死,成就了神拯救世人的宏伟计划;主耶稣的门徒后来一个接一个的英勇不屈地殉道了!他们临死都不否定主耶稣的复活!他们宁肯惨烈地死去,也要英勇地坚定坚决坚强地见证主耶稣的复活!他们的殉道,为全地的人类见证了主耶稣基督复活的这个千真万确的历史事实!
 
  ……张牧师在他一阵阵发疯发狂的逼 -/迫中切切的切切的一直在不断不停地祷告着……祷告着……
 
  窗外,夜幕降临,卫生间的窗外亮起了一盏盏的街灯。
 
  ……一直处在不停地疯狂地逼 -/迫着卫生间地上捆绑中的张牧师的他,突然仰头绝望的嚎啕痛哭了起来,哭声瘆人可怕。
 
  他哭嚎着嘶叫着什么冲出了卫生间……
 
  少顷,他拎着一刀菜刀又冲了进来,他手中的那把从厨房拎来的菜刀,在窗外投射进来的路灯那几线橙黄色的光照映射下,闪着阴森森的,冰凉的寒光。
 
  捆绑在地的张牧师抬头望见了他手中的那把明晃晃的菜刀时,他的心立即剧烈地颠簸了起来,他终于停下了持续不断的祷告,他挣扎着竭力使自己平静下来,默了默,他含泪叹道:
 
  "我的神,无论您的旨意是什么,您的……仆人张思恩,在此!我恳愿……您的旨意在我的身上……最后一次……得以成就!愿您……愿您……纪念我!"
 
  他手起刀落……
 
  他手中的刀尖一下子断开了捆绑张牧师的绳索!
 
  他丟下了菜刀,他又即刻丟下了张牧师的手机在张牧师的身边,他无声地示意张牧师离开这里!
 
  身上一下子断开了绳索的张牧师,他一时间没有能够立即起身,他缓缓地伸展开僵硬的疼病的不怎么灵活的四肢,平平展展地仰躺在地面上……此时此刻,他的心里升腾起了出死入生的无法言喻的巨大的欣喜感来!他感觉温热的泪水一波波的一波波的冲洗着浸泡着他的脸……此时此刻,他感觉到他的身上,尤其是他的腰背部,手腕处,仿佛断裂了一般疼痛不已。
 
  ……张牧师呻吟着,他张开两只手探摸着,艰难地缓慢地从躺卧的那个地方触摸到浴间的那扇玻璃门后,然后一点点地爬扶了起来。
 
  处在没有开灯的卫生间模糊不清的黑暗中,张牧师看不清对方此时此刻那脸上的具体的表情。
 
  张牧师下意识地朝着客厅落地窗那一窗街灯所投射进来的一束光照,由模糊不清的卫生间里一小步一小步地摸摸索索着走出了这个卫生间。
 
  蓦然地,走出卫生间的张牧师,他立即意识到了什么,他下意识地赶紧转身往卫生间挪去……
 
  一一模糊不清黑暗的卫生间里,他立身在窗前的那个动作,那副剪影,一下子深深地绞痛了张牧师的心!
 
  张牧师飞身而去……张牧师忍着浑身剧烈的疼痛,他大力地一把夺下了他手中的正在切割他自己喉咙的那一把菜刀!
 
  他哭瘫在地:
 
  "我对你下不了手!我他妈的对你迟迟……都下不了手!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已经……我已经没有任何的……任何的活下去的……希望了……!″
 
  张牧师哽咽道:
 
  "我一直在为你的得救,为神能够拣选你而祷告,你对我下不了手,是因为,神在拦阻你!是因为神要借着我来帮助你,从而引导你去寻求他的拯救!现在,你要先向他认罪悔改,你要主动以一颗认罪悔改的心,去寻求他的帮助!苦难,往往是神化装的祝福!神借着苦难使罪人能够寻求他的光照并认罪悔改而离弃罪恶,以避免有更大的灾难以及将永远的沉沦!罪人在苦难中接受神的光照和引领时,神,他必将因罪而受苦的罪人从苦境中带出来!来吧,我现在就带你向神作一个认罪悔改的祷告,引领你向神叩开你的新生命的那一扇一一门!"
 
  "神借着苦难救拔困苦人,趁他们受欺压,开通他们的耳朵。神也必引领你出离患难,进入宽阔不狭窄之地;摆在你席上的,必满有肥甘。″(《圣经》约伯记36:15~16)
 
  ……在张牧师的这一番含泪的引导下,他迟疑了片刻,最后,他终于随着跪下去的张牧师,首次谦卑了下来,他虔诚顺服地向崇高的尊崇的那位耶和华神一一跪了下去……

  TAG:绑架 上帝!

【作者简介】 真名:邵萍,旷野呼声作者。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曾用少苹,一叶萍,一湖萍,一湖青萍等笔名发表文章。有作品获奖并被《青年博览》,《微型小说选刊》,《特别关注》等刊物转载。小小说代表作《分手》1997年入选《中学语文教材》 2008年蒙召受洗归于天父的名下,生命得以彻底的大翻转。基督信仰是生命的全部,唯愿在有生之年,用天父赐予的文字上的恩赐,来传递福音,以见证天父的大爱与荣耀!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先生,你的眼泪是血红色的!  上一篇:雪地上的一一印证! 打印文章   录入:华美   责任编辑:华美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9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