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在美国,一个自卑少女的逆袭

作者:寻求者     来源:作者原创 时间:2018-10-19 08:45:12

640.webp (2).jpg

  在我很小的时候,爸爸一个人去了美国,因此,我对他的印象一直很模糊。爸爸走后,妈妈经常需要晚上工作,一直是爷爷奶奶照顾我的生活。

  我是家里最小的女孩,又喜欢撒娇,爷爷奶奶从小就把我捧在手心。

  移民到美,生活变调

  在我9岁那年,我跟着妈妈移民到美国找爸爸。来美国后的第一站,住在纽约的中国城。

  爸爸妈妈不懂英文也没有高学历,他们一直都很辛苦地在餐馆和衣厂中打工,一个星期工作6天,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为了能多挣一点钱,爸爸又选择一人离开纽约,到外州的中餐馆打工。

  在我十年级(相当于国内的高一)的那一年,我们一家搬到C城。父母向亲戚朋友借钱经营起一家中餐馆。由于生意不是很好,我们一直没有多余的钱请工人帮忙,必须一家人一起在中餐馆里工作,当然也包括正在读高中的我。爸妈几乎全年没有休假,我每天放学后就得到店里帮忙。

  渐渐的,我的生活里只剩下在学校上课,在店里打工,和回家睡觉了!

  自卑又自闭,没有朋友

  在C城的前3年,我一直很难适应新的环境。

  搬到C城对我来说,最难的是我好像一下子失去了一群在纽约的朋友。虽然我们几个常常通电话聊天,但是彼此还是在慢慢疏远。在新的环境,我没有任何朋友,也没有机会去认识新朋友,更不用说融进什么新的朋友圈。

  每次放学看到其他同学不是有课外活动,就是相约一起聚集。而我呢?当所有同学每天都打扮得漂漂亮亮去学校时,我总觉得自己身上有一股怎么也洗不掉的油烟味。这种味道让我觉得很自卑。就算有一两个同学约我去什么地方玩,我的答案也永远都是我需要回店里工作。

  那段时间,我喜欢自己一个人呆在房间里。慢慢的,我甚至变得越来越不知道怎么跟人交流了。在这个人与人之间互相攀比的社会,我觉得自己哪里都不如别人。我不知道应该要做个什么样的人。逐渐的,我从自闭变为自卑,继而陷入忧郁的情绪中。

  在我们搬来C城后还发生了一件事:爸爸因为医疗事故需要紧急开刀住院。爸爸住院的那个星期,妈妈一直在病床边守着;而还在上高中的我,需要在爸妈不在的时候,一边撑起餐馆的运作,一边照顾还在上学前班的妹妹。

  在我们一家人最低谷的时候,教会的弟兄姐妹向我们伸出了援手。爸爸出院没多久,就决定和妈妈受洗归入主的名下。当时,正处于叛逆期的我一直觉得他们是被人骗了,我非常反对他们这个决定。无论他们怎么邀请我去教会,我都坚持自己的立场!

  愤怒而绝望的少女

  爸爸出院后,身体大不如前,我们决定暂时请个人来帮忙,这样他就可以多在家里休息。为了减轻家里的重担,我默默开始学习做一些平常爸爸在餐馆里的工作,比如:颠勺和搬运一箱箱食材。我在餐馆做的事情越来越多,投注在餐馆的注意力与心力也越来越多。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有一位顾客来店里点餐时,认出我是他们家小孩的同学。在聊天中他问:“你的兴趣是什么?”我一下子被问住了,从来没有人问过我这个问题!

  我想了好久,回答说:“我没有什么兴趣。”

  他以为我是在开玩笑,就接着问说:“你是否有参加学校的什么club(社团)?”

  我摇头。

  “你是学校拉拉队的吗?”

  我摇头。

  “你有参加任何学校的体育队伍吗?”

  我还是摇头。

  他继续追问:“你有参加什么学校以外的社区活动吗?”

  我更是摇头。

  他问我为什么?我说因为我没有时间,我需要来餐馆帮忙……

  当时,他带着一副不能理解也不知道怎么回应的表情离开了。

  他走了以后,我跑进厕所,把自己锁在里面,忍不住大哭了起来。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想:这就是我吗?我这一生就是这样了吗?难道我以后就要一辈子待在餐馆里吗?那我为什么还要读书?我为什么还要考大学?难道这就是我想要的人生吗?

  同学的爸爸问的每一个问题都深深地戳中了我内心的最深处。他不知道每一次当我摇头的时候,我的心就像被刀割一样。我是一个好强同时又对自己要求很高的人。我很清楚地知道这不是我要的人生,可是我有什么能力改变现状呢?我又有什么能力改变我的家庭背景?

  那次之后,我发现自己常常跟爸妈吵架。我常常把一些小事夸大,故意跟他们大吵大闹。

640.webp (3).jpg

  我借着吵架向爸妈发泄内心的不满。我气他们为什么要开这个餐馆?为什么要把我拉进这个漩涡中?为什么在我还是孩子的时候,就给我这么多的责任和压力?为什么要逼着我长大?为什么我不能跟其他同学一样做自己?

  我觉得,爸妈一直专注在餐馆和他们的事情上,并不清楚我内心的转变。在他们眼里,我也就是个到了叛逆期的青少年而已。

  身边的人都认为我正处在一个未来有很多可能性的年纪,可我自己好像根本看不到任何的方向。在我心情最低落的时候,我想过自杀,我甚至想了很多具体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将残的灯火他不熄灭

  真正让我愿意走进教会认识神的,还是因为我爸爸。

  爸爸因为医疗事故需要紧急手术,爸爸出院后就让我找律师准备材料,要通过法律途径来索赔。我非常支持他的这个决定,一方面想对方是真的有错,另一方面,如果可以拿到一些赔偿金的话,也可以缓解家里的经济状况,毕竟餐馆生意不好,而我们家还欠了亲友十几万。

  可是没想到有一天,爸爸很认真地跟我说,他决定撤销所有的法律控诉。爸爸说,耶稣怎样原谅他这个罪人,他也要学习怎么去原谅其他人。

  当时我被爸爸的这个决定震撼了。我想,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信仰,会让一个人在唾手可得的赔偿金面前,愿意原谅那个误诊他的医生?我当时想,既然我都已经到了想要结束生命的地步了,为什么不给自己一个机会,去了解这个信仰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就在我人生最黑暗的时候,我走进了教会,并认识了这个能够改变我一生的主!他说:“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参《马太福音》12:20)他还说:“我来了,是要叫羊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参《约翰福音》10:10)

  我记得很清楚,我第一次跟神祷告的时候,是跪着大哭,我对神说:“如果你是真的神,请你改变我。我不要这样没有盼望的活着。我知道我改变不了我自己,可是如果你是真神,你就能改变我。请你让我知道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

  自从那次祷告后,我感觉到自己内心里有了潜移默化的转变,神听了我的祷告,并用他的方式来安慰我,抚平我内心深处的伤口。我开始固定每周去教会,开始读圣经、听诗歌。我觉得神借着我身边的人事物在帮助我、改变我。

  那段时间,我心里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平安,而这份平安就是神与我同在的确据!

  我到底是谁?

  刚开始去教会的那段时间,很多人都会很好奇地问我,为什么来美国这么久了,我的中文还是这么好?他们都很好奇我身上怎么没有ABC的味道……

  以前这一类的好奇心都会引发我内心深处的自卑感。奇怪的是,自那次祷告之后,我的自卑感好像收敛了很多,不会经常跑出来影响我。这些问题反而让我开始思考自己是谁,我的身份,我应该做个什么样的人?

  团契里有位弟兄用《天龙八部》里的萧峰来形容我。他说,我不像是个在中国长大的小孩,我也不像在美国长大的ABC。他认为我跟萧峰一样,挣扎在自己是谁这个问题上。

  他说得对!我确实不知道自己是谁!

  我感觉自己融不进中国人的圈子,也无法融入ABC的圈子;就算在教会,我都找不到自己可以完全融入的团契。可是我并没有放弃,那段时间,我一直跟神祷告。我祷告求神带领我走出自己黑暗的世界,进入到神光明的国度。我求神教导我、改变我,让我知道怎样做才能成为讨神喜悦的孩子。

  透过永恒,看待自己

  有一次在读经的时候,我看到圣经上说:

  “惟有你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神的子民,要叫你们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你们从前算不得子民,现在却作了上帝的子民;从前未曾蒙怜恤,现在却蒙了怜恤。”(《彼得前书》2:9-10)

  我看到这段经文的时候,眼泪又忍不住流下来。原来当我快要放弃自己的时候,神告诉我,我是被他所拣选的,我是他君尊的祭司,我是神国的子民。神借着经文再一次应允我说,他将要带我出黑暗入光明。

  原来,我的身份不在这个世界上,因为世界和其上的事物都是暂时的。也许有人看我不够ABC,有人看我不够中国,又有人看我不够跟着潮流走……这些评论对我都不重要了。重要的不是人怎么看我,而是在这位永生神的眼里,我是个怎样的人。

  神教导我不要用世界的眼光来看自己,而是要用永恒的眼光来看自己这一生!

  ——本文来自《海外校园》微信公众号,作者:寻求者,系毕业于美国杜克大学,医学信息管理硕士。

  TAG: 飘在美国 一个 自卑少女 逆袭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返回列表  上一篇:请给别人留一点空间 打印文章   录入:大漠   责任编辑:大漠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 本作者更多文章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8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