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节谈谈为父的心

作者:章以诺     来源:旷野呼声作者 时间:2015-06-23 00:01:28

父亲节谈谈为父的心.jpg

  今天又是父亲节,在谈我在神面前预备的主题之前,我想谈谈一些往事,2010年的6月21日是父亲节,我得知北京青年政zh i学院的杨支柱教授因四十来岁的妻子突然怀了二胎,不忍心堕胎下来而失去教学岗位,还要面临20多万的社会抚养费。杨教授无可奈何,只能靠行为艺术式的荒诞呐喊“卖身交罚款”的方式从网络到现实的方式,直到如今他称为了生育问题方面的专家,屡屡为尚不能为自己维权的腹中婴儿狂飙式呐喊:“住手吧!”牺牲孩子的生命换来短暂的苟且平安。向杨支柱教授致敬,我写了一篇《父亲节谈谈超生》,希望能读读这篇带血的记忆。我为父辈集体的名义犯下的罪孽,求神饶恕,很多人读了这篇文章后又鼓起勇气生了二胎,据我了解有好几个,公务员不要饭碗的有,市井小民也因此而成为伟大的父母亲,还有一些面临堕胎的年轻人也勇敢的生了下来,当然主要的都是基督徒。

  今天又是父亲节,能够在弟兄姊妹当中作见证,我就跟大家谈谈为父的心。

  我老家在川东明月山下的丘陵地带的县城北门外一个叫皇锣坝的地方,估计那里以前专门是给皇家制作铜锣的地方吧,不然怎么敢起这样一个地名。今天早上收拾书柜,我从百岁老人那里复印而来的族谱一下子重现,我赶紧展开,从1369年(洪武二年)至今的章氏族史耀然纸上,远的与姜姓的渊源暂且不表,知道“粤稽章氏世居福建省蒲城县,至29世裔孙诏公任湖广夷陵州知州,遂居三楚,自章昂、章孔、章兴、章彩兄弟四人,于明朝洪武二年,由湖广黄州府麻城县孝感乡北门外高岗堰入四川。”四兄弟散居县城几个地方,我的祖上孔公思念家乡而选择北门外的皇锣坝,“子子孙孙一脉相传,无不秩序可稽,衅由姚黄叛乱,谱系既久,张献忠叛乱,谱系又失……”六百年来改朝换代、兵荒马乱之后,家族谱系并不完整,只能尽量周全在清朝光绪四年(1878年)章宗武“追思祖德,不忍久失其傅……注名修谱,别派分支,俾后世子孙永传无替,以垂不朽焉耳。”

  在艰难的生存环境里,祖先修家谱是为了尽孝,进一步的目的写在家谱上——“以垂不朽”,也就是孔子说的:“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学而》1:2)这“本”与“道”都搭上关系了,“务本”“本立”才是“道生”,用研究《论语》与《圣经》而开展“对读”的北京大学哲学博士石衡潭的精妙概括来说“孝——中国人对永生的盼望”。(见《论语遇上圣经》石衡潭著,第十八页)我的祖先当然不例外,血脉相传,族谱总在修谱续谱中一代代流传,即使中途有间歇,只要稍微安定就开始修谱。可见追求“永生”是何等的切。

  尽管殷勤,祖先并不能庇佑后代,到了我曾祖父这一代,清末到民初,四川匪患,祖宅设有纺织厂,被匪敲诈不成便纵火焚烧,据族中百岁老人转述,当时烧了两天两夜,家中老人遭遇突变,两日之内气死八人,曾祖父埋完先人,自己一病不起,撇下孤儿寡母而去……

  曾祖父章大贵,生于1896年农历1月18日,逝于1924年农历2月19日及至祖父章开荣(1917年农历4月22日至1962年农历11月)悲剧重演,饿死在大饥荒的1961年大概是初冬,具体日子族谱也没有记载,父亲章文明时年7岁。父亲活到38岁,逝世在1991年11月21日,那年我14岁,“永生”的担子落在了我的肩上。

  

父亲节谈谈为父的心1.jpg

  (《我的父亲母亲》1976年张永华摄)

  

父亲节谈谈为父的心2.jpg

  (《我的一家》1989年春天余孟良拍摄)

  三代不幸,对我的伤害很大,我承受着巨大的单传压力和寿数的心理压力,若不是信了耶稣,按照我最初的想法是38岁(父亲的年龄)是绝不结婚的。感谢神,我放下这个血气承诺,在不到28岁结婚了,提前十年结婚,很感恩生育了三个孩子。

  我今天不是讲见证,因此不去细数这些年的感悟,仅仅从我家的族谱600余年的历史中看到一代有一代人的先人在传递血脉(基因),任何一个环节除了差错,就不会有我,哪怕是他们的早逝都是造成我今天所在环境的一部分。由此都要感谢神的计划,尽管中国的家族史跟中国历史一样充满了血腥与艰辛,即便孔子的家族都不能幸免,最近的一次文g e把历代孔林都给毁了大半,孔子的墓都被抄家一样的抄了,是2500年来没有的疯狂与残忍。我就纳闷了我们说日本人如何如何的坏,前几天日本公主出嫁才得知日本的皇室竟然有2600多年从不间断的历史,也就是说这个国家2600年都在一个家族的手中,这是怎样的精神遗产,尽管出现过军国主义的罪恶,但他们很快就恢复过来,实际上主导着全球的经济,日裔在列国中的影响力大部分都超过华裔。

  话题扯远,中国人虽然重视孝文化和家族文化,但文g e之后这一切都不能再恢复到传统上来,我参与救灾时在成都认识一位韩国弟兄,他是我朋友的租客,跟我一见面,当然很感恩。稍微作了介绍,弟兄姓任,五十来岁的大学老师,他从金黄素缎里掏出奏折一样的“家谱”,煞有介事的一张一张的跟我讲,他们其实是一千多年前的中国人,怎样去了朝鲜,祖先都有哪些荣光,一面说一面感谢神,非常的和谐,而在中国做了基督徒似乎都要立刻忘了祖先,这是偶像,那也是偶像。当然,我反对偶像崇拜,但反对过度的属灵自义。这位韩国弟兄是一位虔诚的宣教士,他说自己没有生孩子实在是不孝,但是能够在中国传福音等于血脉又流回了中国,也算对得起祖宗了。他又翻出他在中国事工的相册,一一告诉我这是谁谁谁,他们有什么样的个性,好像说自己的孩子一样,那一幕好像活动的《圣经》上说:“你们学基督的,师傅虽有一万,为父的却是不多,因我在基督耶稣里用福音生了你们。”(哥林多前书4:15)画面。

  任弟兄告诉我,韩国人相识只要谈得来,见面都是先谈家谱,基督徒也不例外。这让我想起了耶路撒冷的哭墙,那是以色列十二个支派后裔都要去追思往昔荣光的地方,600多年里我家的家谱中的祖先都不能记录完全,但《圣经》却记载了完成的耶稣基督降生前的谱系,以此来证明他真是那位大卫王的子孙,王怡牧师在2009年的灾区事工联席会上分享过,大家都说传福音别先跟人说《马太福音》第一章,那里记着连着人类始祖的“耶稣的基督的家谱”,一串串拗口的名字,不懂基督教的人看不下去,即便基督徒也是一眼扫过,但有一位知识分子,他读了《马太福音》第一章后就决志,他在谁生谁的传承里,惊叹人类的生生不息,上帝独具匠心的创造与保存,围绕耶稣基督降生的一切预备。这是圣灵的工作而非传福音的工人的努力。

  《圣经》是一本天书,却不是一本读不懂的天书,里面谈到“父”这个词达1103次,耶稣在教导门徒祷告的时候首先说:“我们在天上的父”,也可以说《圣经》不仅是关乎救恩的书,也是关乎父亲的书,藉着这本书,告诉我们怎样为人父母。“父亲”一词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是古今中外最深刻的一个词汇,在基督信仰里基督徒称上帝为“天父”,天主教里的人间最受尊敬的人是“教皇”,“教皇”一词的词根本意是“爸爸”,而天主教会的“神父”直接就是“父亲”这个单词来称呼,一面体现神父如父的慈祥,一面就是神父如父的权威。传统文化浓郁的中国父权亦是相当的分量,国有君,家有父,在一个家庭里总是父权居首,同时父亲的责任也是最大的。

  圣经中对于父亲的教导很多,但最能体现父亲(天父)心肠,为父的心当数首数“浪子的比喻”(《路加福音》15章)。我们常常都是在花大量的篇幅在讲小儿子的悔改,王华生牧师在证道中深入了剖析大儿子的问题:

  大儿子对自己身份认知的迷失和错位,也是今天我们要认真反思的。当这位父亲对大儿子说:“儿啊,你常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时,你还要求什么呢?上帝差遣他的独生子到世上来,为你生,为你死,并且复活。你的过去,和你现今的光景,都无关紧要。就像大卫,像使徒保罗,像奥古斯丁,像约翰·牛顿……你我所要作的,就是祈求上帝,开恩怜悯,除去心中的骄傲和自义。

  从两个浪子身上,我们看见的是我们自己。小儿子通过分了家产离家出走控制父亲,大儿子却以自己的良好表现、自义控制父亲:他们想要的不是父亲,而是父亲的东西,他们都迷失了。你呢?是要上帝的东西,还是要上帝呢?最后,上帝不但呼唤小儿子回家,也呼唤大儿子回家,也呼唤你回家。(王华生长老:浪子的比喻经文:【路15:11-32】)

  浪子悔改,天上地上都是喜乐的一件事情,“孝——中国人对永生的盼望”是出于人的思考,一代代的都在孔子的带领下在做,但这只是人血脉基因的延续,反而成为了一种偶像崇拜“香火”,今天福音早已临到神州,孝与福音并不矛盾,在十诫中唯一带有应许的就是“孝敬父母,使你得福”,孝是福的因,福是孝的果。今天的中国弟兄当兴起,我们既是基督徒也是中国人,我们无论是做了父亲的还是预备做父亲的都要在“孝”上下工夫,做了基督徒不是忘记祖先而是更新孝的文化,孝文化的基督化才能引向“永生之道”。

  【路1:17】“他必有以利亚的心志能力,行在主的前面,叫为父的心转向儿女,叫悖逆的人转从义人的智慧;又为主预备合用的百姓。’”

  弟兄们啊,当然也包括姊妹,“他必有以利亚的心志能力,”我们都知道‘以利亚’是旧约时代最著名的先知,他曾单独对抗巴力的数百个先知,将他们全部杀绝(参王上18:19~40),使以色列从拜巴力的时代,转变为拜耶和华的时代。今天我们既然认识神,就要首先将我们的家庭从祭拜祖先转向复原到祭拜的真实意义上来,我们先前祭拜祖先却忘记了那位创造祖先的神,我们的上帝,义人的智慧在于认识上帝才是智慧的开端,敬拜上帝才是祭拜的真义。【约4:23】“时候将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灵和诚实拜他,因为父要这样的人拜他。”悔改转向神,并用心灵和诚实敬拜神,“又为主预备合用的百姓,”也就是回转归向主,摆上自己成为愿意被祂差遣使用的人,这就是为父的心。相信神必大大使用你的家庭。

  【林前四15】“你们学基督的,师傅虽有一万,为父的却是不多,因我在基督耶稣里用福音生了你们。”

  为父的心事不仅自己作基督门徒,还要有“师傅”的责任,“师傅虽有一万,”‘师傅’是当时罗马人雇来陪伴照料孩子的教师,其职责是带孩子上学,教以礼节,照顾看护。这种教师虽也爱孩子,但他们与孩子间的关系,不可以和孩子的生身父亲同日而语。“为父的却是不多,”‘师傅’偏重在外面的教导,‘为父的’是指里面生命的分赐、供给;‘不多’指只有一个。“因我在基督耶稣里用福音生了你们,”传福音带领人归主,就是生养儿女,也就是结出果子(参约15:1~8)。

  神藉着保罗你的话,给我们很多的亮光:(一)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罗一16);今天如果我们肯为福音受苦,去传福音,就会用福音生出许多人来。(二)主的工人对待信徒们,要有为母的心肠,和为父的态度(参帖前二7,11)。(三)只有生命丰富的人才能生养众多。人若不肯走十字架的道路,就不能达到丰富的境地;人若贪图名声、富足、赞美、兴隆,他的生命必定贫穷。若要生命丰富、成熟,就必须甘愿忍受藐视和厌弃,凌辱和飘零,直到走完十字架的道路,这是神的定律。为父的心要像保罗那样爱福音,传福音,训练门徒,这才是好父亲,因此【林前四16】“所以,我求你们效法我。”“效法”变成跟从者。像保罗那样以身作则,希望信徒学习他的榜样和教导。从前引导我们,传神之道给我们的人,我们要想念他们,效法他们的信心,留心看他们为人的结局(来13:7)。我们效法主的仆人,如同他效法基督(林前11:1),也就是效法他身上的基督。每一位神的儿女都有像神的一点,我们就是要学他们的这一点,如此我们也就要像基督。

  【以赛亚书38:19】“只有活人,活人必称谢你,像我今日称谢你一样。为父的,必使儿女知道你的诚实。”甚愿天下父亲都能担起父亲应担的担子,为父的必使儿女知道神的信实,在基督耶稣里的追求不是徒然无功,而是连着永恒生命的真永生。保罗提醒我们:“你们一定知道,在运动场上赛跑的人很多,但是只有一个得奖。所以,你们要抱着夺标的心来跑。每一个运动员接受严格的训练,为要争取那会朽坏的华冠;但是我们所求的却是那不朽的冠冕。所以,我只向着目标直奔;我又像斗拳的人每一拳都不落空。我严格地对付自己的身体,为要完全控制它,免得我召唤别人参加竞赛,自己反而被淘汰了。”(林前9:24-27)

  “可怜天下父母心,养子方报父母”,这么朴素的道理,我们当铭记,不仅是生养众多是神给我们的福份,当我们履行生养众多的命令时,神说:“我要眷顾你们,使你们生养众多,也要与你们坚定所立的约”(利26:9)神说:“我要眷顾你们表示神一定会帮助我们,不会使我们缺少”。“少壮狮子,还缺食忍饿;但寻求耶和华的,什么好处都不缺”。(诗34:10)

  我家有三个孩子,虽然孩子多,我们做家长会更辛苦一些,特别是孩子生病哭闹的时候,我们心里又怜悯又烦躁,一切的中心都集中到了孩子的身上,但你要知道你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主做,在照顾神所赐下的产业,你就会喜乐,因为你是为主受苦。“箭袋充满的人便为有福。”(诗127:5)这里没有提到金钱或地位:兴旺的家室便等于财富与名声。孩子是神的礼物,通常起初是“债务”一样沉重难担,至少是责任,后来才变成资产。将来愈有出息的孩子,在成为“利箭”之前,愈可能桀傲难驯,父母越有责任将孩子因材施教,训练成为神国精兵。

  道格拉斯·麦克阿瑟(1880至1964年),美国著名军事家,他为自己所做的祷告词:

  亲爱的天父,祈求您,让我成为一个比较好的父亲,教导我了解我的孩子,耐心地倾听他们想说的话,和蔼地回答他们的问题,让我避免打岔或驳斥。帮助我对他们有礼貌,就如同我希望他们对我有礼貌一样。禁止我嘲笑他们的错误,或将他们的言行视为可耻或可笑的。希望我永远不要因愤怒、怨恨而处罚他们,想藉以显示我的权威。帮助我,亲爱的主!藉由我的言行,让他们了解诚实的确可以带来幸福。减少我内心的不善,不要苛求他们有成人的成熟程度和判断力。让我不要剥夺他们想要为自己做事或自己做决定的机会。帮助我应许他们合理的要求,同时给我勇气拒绝可能会对他们造成伤害的特权。主啊!帮助我成为一个公平、正直、和蔼的父亲,让我得到他们的爱和尊敬,他们会想要学习我的榜样。这将是最高的赞美。阿们!

  这位虔信上帝的好父亲,为父的心也体现在他为儿子所做的祷告词中:

  主啊!教导我的儿子,在软弱时能够坚强不屈;在惧怕时能够勇敢自持;在诚实的失败中,毫不气馁;在光荣的胜利中,仍保持谦逊、温和。教导我的儿子,笃实力行,而不从事空想;使他认识您,同时也认识他自己,这才是一切知识的开端。我祈求您,不要将他引上逸乐之途,而将他置于困难及挑战的磨炼与刺激之下,使他学着在风暴中站起来,而又由此学着同情那些跌倒的人。求您让他有一颗纯洁的心,一个高尚的目标;在学习指挥别人之前,先学会自制;在迈向未来之时,而不遗忘过去。主啊!在他有了这些美德之后,我还要祈求您赐给的幽默感,以免过于严肃;赐给他谦虚,使他永远记着真正的伟大是单纯,真正的智慧是坦率,真正的力量是温和。然后作为父亲的我,才敢轻声地说:“我总算这辈子没有白活。”阿们!(见《论语遇上圣经》石衡潭著,第四十八——四十九页)

  亲爱的弟兄姊妹,愿我们都有麦克阿瑟将军那样的心志,仰望天父并践行在生活中,为人父母的操练成为合格的父母亲,尚未成家的预备成为合格的父母亲。

  TAG:父亲节 为父的心

【作者简介】 章以诺:旷野呼声作者,重庆垫江人。西安工程大学服装与艺术设计学院毕业,北漂三年,摆过书摊,做过演员,摄影师,参与过航空乘制服设计,归主后南下虎门创业,成功与失败之间曾赴川震灾区一年多。现居广东东莞,全职侍奉主。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购买上帝的小男孩  上一篇:富而不足 打印文章   录入:华美   责任编辑:华美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8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